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30章 我謝你

第1830章 我謝你

    大戰酣暢,讓人看的心中激蕩,不管是狐天心,還是孫聖,都掌握有強悍的秘術,展現出其霸道的一面。

    這是以霸道對霸道的戰斗!這種局面之下,那就只有看看誰更硬了。

    九根狐尾擺動,九大秘術一起爆發,壓落下來。

    這一招,很像是當初在大壩前對付那神秘世界的九尾獅子一樣。只不過狐天心明顯的沒有那九尾獅子強大,因為那些年輕人都觸及到了大聖的領域。

    而孫聖,此刻也沒有神荒骨之力的相助,沒辦法如虎添翼,不如當初對付九尾獅子一般輕松。

    他出手硬撼那九根狐尾,與上面的秘術激烈的搏殺,打出一片片神光,炸碎在虛空中。

    那所使用的那種術式,也一再再發威,配合上他自身的道法,其威力,一點也不比黑暗聖拳弱。

    不過,這樣打下去依然不行,孫聖迅速後退,扯開身形……

    “你想走?”狐天心以為孫聖懼怕了,想要拉開距離,不敢和他硬踫硬,不禁露出了諷刺的笑容。

    “呵呵呵……”

    孫聖微微一笑,手中的印決再變,這一次,他的印決,牽動出了一股更加可怕的力量。

    緊跟著,孫聖一伸手,一張大弓凝聚在他的手中,這口大弓,是以他的道法為基礎凝聚出來的,但這其實是另一種術式,牽引出一股神秘的力量。

    孫聖弓拉滿月,一根大箭出現,同樣是以道法為基礎凝聚,黑暗逼人。

    “轟!”

    孫聖並未射殺出這一箭,但已經出現了天塌地陷一般的場景了。

    “嗷嗷嗷!”

    緊跟著,鋪天蓋地,都是哭聲,一副可怕的畫面出現了。

    虛空中,到處都是影子,那是一些先古聖人的影子,他們聚集在一片殘破的戰場上,每一個人身上都帶著鮮血,斷臂、斷腿、甚至是斷頭,他們在大聲啼哭,十分悲壯,讓人驚駭。

    “這……好可怕的異象。”

    “先古聖人在啼哭,當真是可怕!”

    “出現這樣的畫面,一般都是觸及到了禁忌!”

    一些人驚呼道,忍不住變色,孫聖究竟做出了什麼,竟然引來了這麼可怕的異象?

    狐天心也是大吃一驚,但他並未忌憚,九根狐尾沖天,帶動神聖的秘術朝著孫聖轟殺過來。

    “轟!”

    這一次,孫聖拉開的大弓終于松開了,一道黑暗光束襲殺出去,帶動神秘的力量,直接擊中了狐天心的一根狐尾,讓這根狐尾“噗”的一聲炸碎在虛空中。

    與此同時,一種神秘法則糾纏上去,侵蝕狐天心,讓他的傷勢無法愈合,那是先古聖人的詛咒……

    “你……”狐天心疼痛難忍,差點叫出來,但是礙于身份,他並沒有這麼做。

    “我瞄的很穩!”孫聖微微笑道。

    “給我死!”狐天心大喝,狐尾再次轟殺了過來。

    與此同時,孫聖拉開大弓,又是一箭射了上去,擊中一根狐尾,另其粉碎。

    “正對眉心,不是,正對目標,你要再來幾發嗎?”孫聖淡定的說道。

    這劇烈的疼痛,仿佛刺入了靈魂一般,同時伴隨著一種侵蝕之力,讓他的傷口無法愈合,皇族優秀的再生能力,一下子失去了功效。

    下一刻,孫聖動手,身形變幻莫測,來去無蹤,他出現在各個地方,拉開弓箭,射出驚天一擊。

    “噗!”

    “噗!”

    “噗!”

    眨眼之間,狐天心的三根狐尾炸開,爆碎成血霧,明明有九尾的他,現在只剩下四根尾巴了,這斷尾之痛,狐天心以前從未體會過,感覺屈辱萬分。

    最後,刷的一聲,狐天心剩下的四根尾巴了,全都消失,被他藏匿了起來,不敢再釋放出來了。

    孫聖呵呵一笑,散掉了手上的大弓,說道︰“早該如此,一個大老爺們兒帶著九根尾巴,賣你妹的萌啊你。”

    “你……”狐天心惱怒,憤恨無比,心說我特麼那是賣萌麼?

    “這麼明顯的目標,不是等著被人攻擊嗎?二百五一樣的做法。”孫聖冷笑道。

    狐天心憋屈無比,他不承認孫聖的看法,他的九根狐尾,不但是身份的向征,高貴的向征,同時,也是能攻殺,能防御,才不是什麼裝飾品。

    只是這個少年的攻擊太過霸道了!

    “饒不了你!”狐天心被諷刺,心中更加惱羞成怒,向前殺來,手中一晃,道法凝聚成一口兵器。

    這口兵器,極為怪異,像是一口大 ,但奇怪的是, 頭的位置,張開了一張血盆大口,仿佛這件兵器已經化作了生靈一樣,能吞噬萬物。

    這自然和狐天心的道法有關,他的道法,就是吞,吞掉一切,成為自己的戰力。

    這件兵器一出現,立刻朝著孫聖吞噬過來,想要把他吞的尸骨無存。

    孫聖也向前迎去,他沒有動用黑暗聖劍、黑暗聖拳這些他拿手的手段,也沒有動用一些仙術,而是依然使用那些神秘的術式。

    因為孫聖發現,使用這些術式激戰,能讓他更好的領悟,所以……他把狐天心當成了自己的一塊磨刀石。

    這一次,兩人一打,就是上百個回合。

    狐天心的強大,確實不是蓋的,比十二道生和天鸞聖女那樣的人只強不弱。

    他動用的手段,也都極為強悍,根本不是一般的皇子和皇女可比的。像是雷帝一族的二皇子那樣的人,在狐天心面前,根本就沒有一戰之力。

    孫聖演化術式,越來越靈活,越來越得心應手!

    “他在拿狐天心練手。”這時候,即便是再傻的人都看出來,孫聖只動用一種術式,而且越用用靈活,越用越強大,這擺明了是在把狐天心當成磨刀石啊。

    這也太自負,太囂張了,狐天心是什麼人?血統高貴,很多古老的皇族都對他的血脈忌憚。

    這也充分說明了狐天心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上百個回合的大戰,狐天心已經動用了數十種秘術,每一種都強大絕倫,但都被孫聖化解了,只用一種術式,但變化卻是層出不窮的。

    “你……”狐天心自然也知道自己被當成了磨刀石,一時間屈辱不已。

    “謝謝。”孫聖來了這麼一句。

    狐天心差點沒一口血噴出來,咬牙切齒,憤怒的眼神盯著孫聖。

    “我是真心的。”孫聖點點頭說道,這一次,他確實沒有說謊,發自內心的很感謝狐天心。

    “殺!”

    狐天心發狠,動用了極限手段,背後出現了一張銀光 亮的皇座,賦予了它無限的神力。

    吼!

    一聲大吼,一只猙獰的狐狸頭出現,那是他本體的影子,不過並非是本體。

    因為這是來自他血脈中的一大殺招,一顆碩大的狐狸頭,尖嘴獠牙,一口吞向了孫聖,使得乾坤扭曲,像是昆侖山的一角乾坤被這狐狸頭吞了進去一樣。

    孫聖單手結印,一掌拍了上去,這一刻,他手捏史前星辰,有古來的星辰纏繞在他的五指間,像是執掌星河的上蒼之手一樣。

    “轟!”

    伴隨著一聲巨響,那猙獰的狐狸頭,轟然粉碎,炸碎與無形。

    更強!

    這術式的威力果然更強了,現在,孫聖已經可以將這種術式演化出第九式了。

    “謝謝,謝謝。”孫聖笑著說道。

    “你……你m的!”狐天心爆粗口了,沒辦法,因為實在太憋屈了,他都想要吐血了。

    孫聖的道謝,不可能讓他感到欣慰,有的只是屈辱和憤怒。

    “唉……”

    即便是此刻那些皇族中人,也都一個個唉聲嘆息,甚至有種心灰意冷的感覺。

    這一戰,不管結果如何,他們實在是憋屈壞了,堂堂皇族,威嚴不可侵犯,但這個少年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讓他們顏面無存。

    他們很盼望著狐天心能擊殺這個少年,但是,結果誰能知道呢?

    “吞盡八荒!!”

    下一刻,狐天心突然大吼一聲,化作了一頭巨大的狐狸,通體雪白,尖嘴獠牙,瞳孔中,滿是嗜血之色。背後有四根狐尾,但也有五根斷裂處,還有黑色的血跡,是之前被孫聖射殺的。

    他化作了本體吞天狐,一口吞了過來!

    這一口,真的像是能吞盡八荒一樣,躲,根本就無法躲閃。這一吞,蘊含了太多的東西,畢竟是吞天狐流淌在血脈當中的力量,豈是非凡?

    “媽呀!”孫聖大叫一聲,一口被吞天狐吞了下去。

    緊跟著,這頭吞天狐竟然人形一般的盤坐,兩只前爪子在腹部的位置結了一個印記,然後身上道火熊熊燃燒,全都擊中在腹部,旺盛的燃燒著,無數的血脈之力,化作符文,也在朝著那里集中。

    “出現了!這就是吞天狐一族的禁術,流傳在他們血脈中的力量。”

    “他們能將一切吞食腹中,煉化為對自己有用的力量。”

    “狐天心這麼強大的人,吞噬過其他的東西過後,根本無需這麼麻煩,血脈之力會自主的幫他煉化。而這一次,他化作本體吞天狐,吞掉了那個少年,又配合血脈中的秘法煉化,我就不相信這個少年還能活下來!”

    域外皇族的人頓時打起了精神,幾個了解吞天狐能力的人道出了究竟,讓他們臉上都露出了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