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31章 詛咒爆發

第1831章 詛咒爆發

    吞天狐人形盤坐,煉化孫聖,所有的血脈之力,化作了燃燒的符文集中向了腹部。

    這一刻,域外人欣喜,興奮無比。第二世界人則是變色,這是一次莫大的危機。

    吞天狐他們都略有耳聞,這個強大的生靈,但凡是被他們吞入腹中,那幾乎是必死無疑了。此刻吞天狐將孫聖吞噬,並且全力催動自己的血脈之力煉化,擺明了不想給孫聖活命的機會。

    “不好!”

    蒼寶兒、麒麟王、帝清等人不禁變色。

    “該死,玩兒砸了我靠!”麒麟王更是爆粗口。

    他知道,如果孫聖一上來就展現出全部的力量,完全不至于會落得如此的。

    可惜,他太自信了,想要拿吞天狐做磨刀石,結果引來了這只狐狸誓死反撲。

    “哈哈哈哈哈!”皇族當中,有一人猖狂的大笑,是雷帝一族的二皇子︰“活該,他活該,自以為是,他以為對上的人是誰?呵呵呵,這下好了,被自己的自大作死了,怪得了誰?”

    “哼,說的也是,落得這般下場,不怪任何人,只能怪他自己。”另一位之前被孫聖一劍重創的皇子也說道。

    此刻,這些域外人來勁了,一個個激動的叫嚷著,喋喋不休,大為快哉,似乎已經認定必死無疑了。

    實際上,在他們的認知中,被吞天狐吞入腹中,確實和死沒什麼兩樣,因為他們的祖上,連天都吞過。

    狐天心雖然及不上他的祖輩,但是畢竟血脈中流淌著那樣的鮮血啊,真的把血脈之力體現出來,還是十分可怕的。

    “煉死他!狐天心做得漂亮!”

    那些皇女們也在怒吼著,眼下麒麟王、蒼寶兒等人,都顧忌孫聖的安危,沒有針對她們。

    在這些皇女們眼中,只要那個少年死了,一切就水到渠成了,其他人再也不敢造次。

    因為到那時,狐天心一個人,就能威懾這里的所有人。

    此刻,吞天狐盤坐在那里,體內發出雷鳴般的轟隆隆聲音。

    他一動不動,一坐就是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了。

    這不禁讓人納悶兒,以吞天狐的霸道血脈,需要耗費這麼久的時間嗎?按道理說,即便是再強的生靈,那血脈也能將其分分鐘煉化掉。

    但吞天狐吞了孫聖之後,竟然煉化了一個時辰,而且,眉頭一直緊皺,腹部一直傳來“轟隆隆”的聲音。

    最後,吞天狐突然仰天長吼一聲,一下子趴在了地上,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打擊一般。

    “轟!”

    與此同時,在吞天狐的脊背上,神光驚天,劈開了一個大洞,孫聖從里面飛了出來。

    什麼!

    這一幕,被域外人看到,簡直被打擊死了,他沒有死!被吞天狐吞入腹中,竟然都沒能殺死他!吞天狐煉化了他一個時辰,都沒有弄死他,這少年到底是什麼妖孽?他的強大,真的已經超出了吞天狐的血脈範圍嗎?

    “不啊!怎麼會這樣!”

    那些皇子和皇女驚呼,發出各種各樣難以置信的聲音。

    孫聖騰躍而起,落在了吞天狐的面前,然後做出了一個出人預料的舉動,他竟然朝著吞天狐抱拳拱手,一彎腰,說道︰“謝謝,太謝謝了,不是我不想出來,而是你肚子里面太適合我磨煉手段了。”

    “噗!”

    終于,吞天狐吐血了,氣急敗壞,直接爆粗口︰“孫聖,我c你先祖!!”

    吞天狐罵街了,這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

    而且,這估計是狐天心出生一來第一次說這樣的話。甚至,整個吞天狐一族,萬古以來,也是第一個這般爆粗口的生靈。

    不過每個人都可以理解吞天狐,別說是他,所有人都覺得郁悶壞了。

    這個少年剛才的話,儼然說明,他把吞天狐的肚子當成了自己的演武場,在里面淬煉自己的手段。

    這實在是太諷刺了,對強大的吞天狐一脈來說,是莫大的屈辱。

    而蒼寶兒、麒麟王、帝清和其他幾位王,則是臉上露出了喜色。

    也就是說,這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孫聖都在吞天狐腹中淬煉自己的手段,這是何其大膽的舉動,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他能做的出來吧。

    此刻,孫聖走向了吞天狐。

    吞天狐怒吼一聲,想要再次反撲,他脊背上的洞口已經被修復。

    域外皇族的驚人恢復能力,實在是沒的說!

    但就在這時,孫聖突然出手了,猛地一掌向前原來。

    霎時間,一只大手掌落下,那手掌之上,纏繞著史前星辰,狠狠地拍在了狐天心的身上。

    “轟!”

    強大的吞天狐,被這一掌壓制在地上,動彈的不。

    實際上,狐天心已經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創,傷到了血脈根基!

    因為孫聖在他的腹中折騰了好久,用來煉法,他越是調動血脈之力去煉化孫聖,所受到的傷害就越大。尤其是最後,孫聖突然反撲,破開了他的脊背出來,那可不是簡單的造成了肉身的創傷而已,而是深深地傷到了他的血脈。

    故此,此刻的狐天心,連全盛時期的五成力量都發揮不出來了。

    更何況,孫聖已經借助狐天心給他的“幫助”,徹底完善了這種術式,威力更加強悍。

    “嗷!”

    吞天狐發出淒厲的咆哮,被一掌壓制在地上,慘不忍睹,大口吐血,身上的骨頭,不知道斷裂了多少根。

    孫聖冷笑道︰“雖然很感激你,但也不能不殺啊,你說是不是?咱是講理的人。”

    “講……將你麻痹!”狐天心咬牙,已經絕望了,再次爆出。

    遠處那些域外人看到這一幕,也不禁心灰意冷,同時心里面把孫聖咒罵了千變萬變。

    這個少年實在太不是東西了,明明嘴上說謝謝,但手上卻下殺手。

    “住手!”

    終于,遠處的域外帝君不能容忍了,狐天心一死,他也要擔很大的責任,該族的那頭老狐狸,絕對不會饒恕他的。

    即便同為帝君,那頭老狐狸也能把他吞掉。

    他可以不顧及別的皇子的死活,因為他本身是帝君。但狐天心的死活,他不能不顧及,因為他背後的老狐狸太可怕了。

    此刻,這位帝君大吼。

    但與此同時,那位老大聖也怒吼一聲︰“N瑟!”

    “轟!”

    兩股強大的威嚴,于一瞬間在虛空中踫撞了一下,很明顯,那位域外帝君落于下風,只是一個嘗試,那位老大聖就壓制了他!

    這就是年輕帝君和老大聖的區別,即便是強大的域外人,也受制于其中。

    而這個時候,孫聖也下手了,一掌提起了狐天心碩大的頭顱,而後插進了他的紫府當中,捏住了他的元神!

    “轟!”

    在孫聖道法的全力一擊下,狐天心元神崩碎,慘叫一聲,碩大的尸體倒在了地上。

    死了!

    這位血統高貴而霸道的吞天狐,就這麼被孫聖擊殺在當場。

    一時間,在場的皇族中人,全都感覺到心血冰涼,那是一種徹骨的寒意。

    這個少年的強大,今天他們是設身處地的體會到了,有關于他的傳聞,十有*都是真的,他們再也不敢造次。

    甚至,很多人都心中生出了以後避免招惹第二世界人的想法。

    雖然,在他們看來,這些第二世界的人,絕大多數還是弱者。但是,只要他們其中走出來一兩個,那都是彪悍到極點的存在。

    狐天心一死,那些皇族少女更是失魂落魄,臉色發白,她們欽慕的人,敬仰的人,就這麼死了……

    最操蛋的是,他是被第二世界的一個少年“玩兒死”的。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確實是玩兒死的。

    “不!!”

    遠處,那位年輕的帝君在怒吼︰“小崽子,你不知死活,你敢殺他!!”

    狐天心的背後,有一只老狐狸,極端的恐怖!

    現在狐天心一死,等同于說吞天狐一脈絕種了,以那只老狐狸的脾氣,十有*要怒發沖冠,橫殺四方,注定血流成河。

    就在這時,孫聖臉色突然一邊,他的紫府中,一股強烈的詛咒席卷而來。

    這是擊殺狐天心的詛咒,侵入了元神,根本無法避免。

    與此同時,在孫聖的元神當中,有另外一種種詛咒之光綻放,那是他曾經擊殺過的皇族成員的詛咒,此刻竟然一股腦的全部爆發了。

    這股詛咒,本來是被孫聖壓制住了,他每擊殺一位皇子或者皇女,詛咒都會加重一分,而且越強大的人物,詛咒就會越強烈。

    而這一次,他先是擊殺了巫清瀅,最後擊殺了這頭吞天狐,這種積壓下來的詛咒,終于爆發了。

    “嗯……”

    孫聖悶哼一聲,當即半跪在地上,此刻他的臉色極為難堪,印堂發黑,眼中冒著青光。

    “孫聖,你怎麼了?”帝清驚呼道。

    “哥哥!”蒼寶兒也驚呼。

    而龍吟雪距離孫聖比較近,立刻就要沖過來查看,但卻被孫聖呵斥住︰“別過來!”

    他擔心身上的這種詛咒,會波及到其他的人,但實際上是孫聖想多了,現在這種詛咒,只針對他一個人而已。

    因為他擊殺的皇子和皇女太多了,而這些皇子和皇女,本身都是帶著大因果的。這種大因果,被他們的祖上祭煉成了詛咒,加持在血脈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