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33章 詛咒難解

第1833章 詛咒難解

    那個神秘的天地,是個未解之謎,他們很強,僅僅是年輕人,便觸及到了大聖領域。

    這一點,不管是這一界,還是域外人,都比擬不了。

    孫聖完全沒有料到,斬殺那里的生靈,竟然要承擔一種大因果。

    而這種大因果,又不小心和域外皇族的因果詛咒成為了一體。所以,孫聖這一次所面對的詛咒,異常的恐怖,連赤帝和南道主這樣的人物聯手都不行了。

    “看來,你擊殺過某種特殊的生物,一種攜帶著大因果的生物。”赤帝說道。

    孫聖沒有隱瞞,點點頭,說道︰“沒錯,有一次……觸及到了一群神秘生物,不小心……殺嗨了。”

    “你小子!”南道主怒喝道,不過轉念搖了搖頭,說道︰“其實怪只怪你成長的速度太快了,很多事情都沒有經歷……如果你活上個幾十萬年,或者是幾百萬年,就會知道,很多東西,觸及不得。”

    “什麼意思?”孫聖問道。

    南道主說道︰“實力越強,所觸及到的這個世界的禁忌就會越來越多,許多東西,千萬不要觸及,如果遭遇了神秘的生靈,你要做的,是先搞清楚底細再殺,不然,盡可能的不要斬殺他們的性命,有一些大因果,就算是古之大聖都承受不起。”

    聞言,孫聖不禁無語,看來確實是自己失策了。

    當時武靈帝撕殺了對方一尊強者,他以為沒事的,現在看起來,也許那種大因果干擾不到武靈帝這樣的強者。

    又或者說,武靈帝本來就是來自那里,不會被那種大因果左右。

    但孫聖就不同了,現在倒好,麻煩大了,這種大因果鑄就了這可怕的詛咒,此刻全力反撲。

    “時間拖得久了,孫聖,你會被這詛咒摧毀。”赤帝說道。

    孫聖點點頭,他自己也知道情況有多嚴重,雖然幾位大聖聯手壓制了這種詛咒,但它依然在緩緩地吞噬自己,這樣下去,被這種詛咒擊垮,是早晚的事情。

    “算了,先回去吧,回去之後再想辦法。”赤帝說道。

    當下,赤帝、南道主、玄機子帶著孫聖離開了大荒。在這里待下去沒有任何辦法,現在只有回去,聯合其他的幾位大聖,看能不能祛除這種詛咒。

    很快的,孫聖被帶回了那處遠古遺跡當中,他的詛咒暫時被壓制住了,但是赤帝叮囑他,這個時候,千萬不要動用自己的道法了,更不能大戰,不然這詛咒反撲的更加厲害,惡化的更加嚴重。

    “那頭豬了解不少,我去找找看,看他帶著那個小和尚去了哪里了。”南道主說道,決定去尋找豬聖。

    豬聖離開了有一段時間了,帶著釋如來前往別處修行,連聖根的造化都沒有用。

    豬聖同樣對釋如來十分看重,甚至超過了對孫聖的看中,將釋如來視為了自己的接班人,就如同當初季布對孫聖的那種情誼一樣。

    孫聖被安置回了原來的地方,聖庭的一些人,以及他的父母都簇擁了過來,詢問孫聖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不是一個月前前去聖根那里修行了嗎?怎麼如今被幾位大聖給護送了回來?因為聖根那里的消息還沒有傳回來,具體的,需要等到在聖根那里修行的人回來之後才會知曉。

    孫聖並沒有說出實情,以免讓這些人擔心,就算告訴了他們了,也幫不到什麼忙,只會跟著自己提心吊膽而已。

    “怎麼了?出了什麼事情麼?”劍璇璣在這里,走過來關切的問道。

    劍璇璣沒有去重新修行,依然保持在普通的仙人境界,也許她終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平平靜靜,無需打打殺殺,也沒有這麼多的勾心斗角的競爭。

    她現在的日子,過得十分清閑,和孫聖的母親白靈一起養養花,品品茶,簡直就像是一對好姐妹一樣。感覺完全沒有因為她和孫聖的關系而影響到了兩人的交心,這也讓孫聖郁悶了好久。

    此刻,看到劍璇璣關切的眼神,孫聖不禁笑了笑,說道︰“沒事兒,惹了點禍,回來避避。”

    聞言,劍璇璣不僅嗔怪的看了一眼孫聖,道︰“是不是又和域外皇族打起來了?”

    “嗯,小事兒,回來避避風頭而已,不過最近一段時間我倒是有很多時間留下來陪你,陪大家。”孫聖勉強自己笑道。

    其實他現在很辛苦,無時不刻不再承受著詛咒給他帶來的痛苦。

    但這些,孫聖都是可以承受的。

    當初為了走上這條特殊的路,他幾乎連著好幾年無時不刻的在承受道法自毀的痛苦,現在孫聖承受痛苦的能力,即便是古之大聖都比不上他。

    劍璇璣不禁眼神怪異,總覺得孫聖怪怪的,但是沒有多問,她倒是也很希望孫聖能平靜下來一段時間,輕松一下,不要再去外面廝殺。

    就這樣,誰也不知道大荒之中發生了什麼,眾人只知道孫聖被幾位大聖護送了回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

    而此時此刻,在大荒中的聖根之下,玄機子再次出現了,與坐鎮在這里的一位大聖交流,而後便匆匆離開了。

    而他們的交流,被那名年輕的帝君听到,故此,關于孫聖身中詛咒的事情,一下子在這個地方傳開了。

    “什麼!詛咒竟然有那麼嚴重?連赤帝和南道主一起出手也不行!”帝清驚異道。

    “好像說……哥哥這次中的詛咒非同一般,難道真的是因為他殺的皇子太多了?”蒼寶兒臉色蒼白。

    其他人,也都變色,包括龍吟雪和蒼如月,也是微微皺眉,現在他們都知道孫聖的狀態很不好,擊殺了狐天心,付出的代價也是慘重的。

    他殺了太多的皇子和皇女,詛咒本來就加持在他的身上了,只不過被孫聖全都壓制著。

    可惜這一次,他擊殺的狐天心血脈太過特殊了,何其強大,故此傾巢爆發,估計就算是一位古之大聖,都扛不住這樣的詛咒。

    “哈哈哈哈,報應,敢問蒼天饒過誰!”

    “這個惡魔終于栽了,我還真以為他能無視我界的詛咒呢。”

    “我界的詛咒,曾經摧毀了不知道多少人,據說在古老的年代,很多聖賢都是中了這種詛咒而亡,道法盡散,肉身銷毀,這個少年這次絕對活不下來了。”

    “即便是走上了特殊的路又怎麼樣?還不是終要一死?死人沒有任何價值,即便那條路再怎麼特殊,也失去了意義。”

    “依我看,不如趁著他還未徹底被詛咒消磨而死的時候,將他一身的道果轉化給他人。”

    那些域外皇族的人高聲闊談,似是生怕別人听不到一樣,故意用這樣的話來打擊他們。

    “不行!我要回去看看!”帝清說道。

    “我也要回去。”龍吟雪也說道,內心當中自責。

    她覺得這件事是因她而起,狐天心為她而來,結果觸怒了孫聖,現在孫聖被詛咒纏身,龍吟雪心里說不出的自責。

    “不用,還有一個半月的期限,你們安心在此修行,就算能回去,你們能幫上什麼忙?”遠處的山峰上,傳來一位大聖的聲音。

    這尊大聖走了出來,氣血很年輕,但身上卻籠罩著一層混沌氣,看不清楚,但在他的體內,仿佛有道鐘長鳴一般。

    最終,帝清、蒼寶兒和龍吟雪等人全都冷靜下來,確實,她們回去也幫不上什麼忙,一點意義都沒有。

    而域外的那些皇族中人,依然在信誓旦旦的議論著。

    “也許,等不到那家伙被詛咒摧殘,吞天狐一族的那位老前輩會親自去結果了他。”

    “嗯……那位老前輩听說前不久去了一個地方探尋古跡,也快回來了吧,等知道吞天狐一族唯一留下來的血脈被擊殺之後,肯定會發狂的。”

    “呵呵呵,另一界的人都要準備承受那位老前輩的怒火了!”

    ……

    轉眼間,又是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孫聖在這片遠古遺跡中安靜的自我調養,他身中詛咒的消息,還沒有傳開,只不過有好幾次孫聖被幾位鎮守在這里的大聖叫走,不知道去做什麼了。

    他們自然不知道,孫聖身上的詛咒有多麼恐怖,每隔幾天,就需要幾位大聖出手壓制才可以,不然詛咒會立刻繼續侵蝕他。

    這一個月里,孫聖出奇的安靜,也沒有修行,也沒有妄動道法。

    這不禁讓劍璇璣等和他親近的人覺得古怪,因為孫聖一直都勤奮,從不忘記修行。但這一個月里,他卻過得十分放松,什麼事情都不做。

    按道理說,這也沒什麼,畢竟每個人都需要放松一下。

    但是,他身邊的人都能感覺得到,孫聖絕對出了問題,他的印堂發黑,或者說紫府發黑,眼中總有若有若無的青光彌漫。

    有時候,孫聖會一個人站在一邊出神,眉頭緊皺,不知道在沉思什麼。

    “究竟出了什麼事情?現在外面有傳言,說你這次回來,是因為被域外人打傷了,是不是真的?”安璇璣關心道。

    這兩天,確實有風言風語,因為不管他身邊的人發現了他的不對勁兒,其他人也發現了。

    故此傳來了這樣那樣的說法,有人猜測,孫聖應該是遭遇了挫敗,被人擊傷了。

    但是,孫聖終究沒有回答,只說自己沒問題。

    終于在這一日,前往聖根修行的一批人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