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835.第1835章 趁火打劫

1835.第1835章 趁火打劫

    時間就這麼樣過去,孫聖的情況越來越糟糕,赤帝和南道主來看過兩次,但最後都搖著頭離開,說是再想想其他的辦法。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是有方法,也只是拖延而已。

    這種詛咒,根本不能根除!

    孫聖這幾天,每日里都是劍璇璣陪著他四處走走,甚至都不敢走出去太遠,生怕孫聖真的出了大問題,沒人找到他。

    龍吟雪和蒼如月來過一次,但也幫不上什麼忙,龍吟雪更是十分自責,好幾次開口想要留下來照顧一下孫聖,但結果卻被劍璇璣給擋住了。

    即便是孫聖不會埋怨龍吟雪,但想必他身邊的這些人,多多少少都會對龍吟雪有意見。

    比如說劍璇璣……

    龍吟雪兩次開口,表示自己可以留下來照顧孫聖幾天,但最後都被劍璇璣一句︰“無須擔心,我們會照看好他”給擋了回去。

    最終,龍吟雪也只能嘆了口氣離開了這里。

    這一日,劍璇璣陪著孫聖又逛了一日,返回遺跡當中,但是很快的,他們都發現了氣氛變得很不安寧。

    在這里,孫聖感應到了兩位大聖的氣息,這兩位大聖,氣息說陌生不陌生,說熟悉也不熟悉,帶著一股至高的威嚴,和淡淡的冰冷氣息。

    即便是沒有見到真人,孫聖都忍不住皺眉,因為這股氣息,他曾經在大道統中感受到過,是大道統的兩位老大聖。

    當初他去大道統調查大天魔的線索之時,曾接觸過這兩股氣息,他們雖然沒有露面,但孫聖絕對認得出來,他們是大道統中的兩位老大聖。

    “他們來做什麼?”孫聖皺眉。

    不多時,他看到了這兩人,這是兩名蒼老到一定歲數的老者,他們是躲過了大清洗的人,都和玄機子一樣,有大手段。

    這兩名老者,一個仙風道骨,身上籠罩著神聖氣息,宛如一位仙尊一般,舉手投足間,都流動出過人的風采。

    而另一名老者,則是看上去很普通,須發皆白,彎腰駝背,但眼神卻十分明亮。

    他們站在那里,卻仿佛是勾勒出了兩片乾坤一樣,刻意的散發出了自身的氣息,起到了一種威懾的作用。

    不遠處,帝清、蒼寶兒等一批聖庭的人如臨大敵,一個個神色繃緊,在這股大聖氣息下,動彈不得。

    顯然,這兩位老大聖,在刻意的用自己的氣息震懾他們。

    孫聖眉頭皺得更緊,說道︰“兩位,好大的氣概啊,舍得從你們那固若金湯的道統當中走出來了?”

    他的話,明顯帶著諷刺的味道,所謂的“固若金湯”,實際上是暗指“烏龜殼”的意思,是個人就听得出來。

    這兩人平日里不會輕易露面,即便是這一界和域外人發生大規模的交手,他們也不會走出大道統。因為大道統現在處于一個敏感的位置,而里面的幾位老大聖,幾乎都壽元不多了。

    當初狐天心來提親,開出的條件讓大道統動容,因為狐天心說,他能拿出讓古之大聖續命的東西。

    所以大道統的幾個老大聖,都很支持狐天心迎娶龍吟雪為道侶。

    只可惜,現在不行了,狐天心已經被孫聖在大荒中擊斃!

    對這兩人,孫聖說話自然不會客氣,因為他知道,這兩個老家伙,絕對的來者不善,不知道是做什麼來了。

    聞言,兩位老大聖不禁神色一冷,似是沒想到孫聖這般姿態,還敢這麼說話。

    孫聖讓劍璇璣離開他的身邊,而後邁步向前走去,說道︰“兩位來這里準備做什麼?”

    “听說你詛咒纏身,特地來看看。”那名仙風道骨的老大聖說道。

    “哦?你們會有這麼好心?”孫聖不以為然的說道,而後語氣平靜道︰“我很好,謝謝關心了。”

    “是嗎?”那仙風道骨的老大聖微微一笑,說道︰“還是老夫親自來查看一下吧,你現在的身份很重要,你的安危,很多人都掛心的。”

    話音落下,突然,一股大聖氣息壓制過來,直奔孫聖落下。

    “你們……”

    帝清、蒼寶兒、甚至還有在場的幾位王都是神色一變,孫聖現在不能妄動道法,所有人都知道,而這個時候這名老大聖突然用大聖氣息壓制他,這是擺明了在欺辱。

    他們算是看出來了,這兩人,就是來刁難孫聖的!

    當初孫聖全盛時期,曾讓大道統吃癟,而他們覺得孫聖不好惹,其化身天地之外,根本殺不了他,故此沒有怎麼樣。

    現在,孫聖詛咒纏身,不能施展道法,這兩名老大聖頓時來勁了,竟然絲毫不顧身份,來此欺壓一個年輕人。

    “不要!”劍璇璣更是張口驚呼道。

    “轟!”

    一股強烈的大聖氣息壓制下來,籠罩住了孫聖,那名仙風道骨的老大聖,皮笑肉不笑,眼中帶著明顯的惡意,死死的盯著孫聖。

    但是,孫聖的肉身發光,抵擋住了這股威壓,他依然站在原地,無動于衷,甚至背負起了雙手。

    聖體的光輝,保護著他,這股大聖氣息落下,並未傷害到他分毫。

    “呵呵呵,你覺得怎麼樣?”孫聖望著那名老大聖。

    那位仙風道骨的老大聖不禁眯起了眼楮,說道︰“你竟然還敢動用道法,依我看,你越是如此,詛咒就越是嚴重。”

    “呵呵呵,確實如此,不過現在你們動手還是早了一點,以我現在的狀態,你們依然不能拿我怎麼樣。”孫聖弱閑庭散步一般向前走去。

    “那你覺得你能撐多久呢?”那位老大聖說道。

    孫聖笑道︰“別的不敢說,至少現在我想搞點事情,你們還是攔不住的。嗯……許久沒有去你們的道統走走了,听說你們的山門舊了,該換一換了。”

    這句話,絕對是赤裸裸的威脅,孫聖對大道統做過最過分的事情,就是不止一次的拆了他們被視為尊嚴的山門,現在他又把這件事拿出來,可以說是一點面子都不給。

    “你們就直說吧,想要做什麼?”看到兩人的臉色不好,孫聖繼續說道。

    這時候,那須發皆白的老大聖走過來,彎腰駝背,盡顯老態,其明亮的眼楮盯著孫聖,道︰“我們來此,是想勸勸你……”

    “勸我?”孫聖不禁眉頭一挑。

    那須發皆白的老大聖說道︰“你自己的情況,恐怕你比誰都清楚,你身上的詛咒無解,不管誰來都沒用,所以我等想要勸你,在你還能行動之前,為世人再作點貢獻。”

    “譬如說……”孫聖隱約中猜到了什麼。

    那須發皆白的老大聖說道︰“你走上了一條特殊的路,這難能可貴,又是大成聖體,還修煉有那部曠世經書,老夫覺得,在你被詛咒摧毀之前,這些道果不能陪你一起浪費掉,希望你留給世人。”

    “什麼!”

    聞听此言,聖庭的一批人頓時惱怒,沒想到他們來此的目的竟然是這樣,要逼迫孫聖把自身的道果交出來。

    這絕對是趁火打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