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39章 季布歸來

第1839章 季布歸來

    “打開陣法吧。”孫聖對著豬聖說道。

    豬聖神色復雜,很不情願,其實他寧可與老吞天狐大戰一場。

    但是此刻,孫聖態度十分明顯,他不願讓這些人為他艱苦奮戰,這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少年,此刻他願意主動走出來,說明了很多的問題。

    看到豬聖、赤帝和南道主等人還在猶豫,孫聖嘆了口氣,說道︰“幾位前輩,我知道你們的良苦用心,但是……”

    說到這里,孫聖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自己走出來,總比讓這只老狐狸逼你們交出來要好,那樣,就真的會讓我界中人心中留下陰影,失去戰心,對域外人更加忌憚。”

    聞言,赤帝、南道主、玄機子等人全都是在嘆息。

    他們明白孫聖心中所想,這確實是正確的做法,自己走出來,不讓這老吞天狐動手,避免真的給這一界的人留下心里陰影。

    “打開吧!”最後,豬聖說了一句。

    幾位大聖聯手,將這座神聖的大陣打開,孫聖從里面走了出來。

    此刻,孫聖直面這只老吞天狐,說道︰“這是我的選擇,真要殊死一搏,你覺得你能擋得住那種力量嗎?”

    “呵呵呵呵∼∼”聞言,老吞天狐冷笑起來,說道︰“將死之人了,不要考慮這麼多了,這不是你能操心的問題。”

    老這狐狸活了這麼久了,孫聖的心思,他自然一眼就看出來了。

    不光是他,在場的很多人都明白孫聖的想法,他之所以自己走出來,不讓赤帝他們動手,就是想要為這一界的人保留最後的尊嚴。

    想到這里,不少人唉聲嘆息,甚至之前生出把孫聖交出去想法的人,此刻都有點自慚形穢。

    大道統的幾位老大聖,更是臉色鐵青,面子上很不好看。

    因為不久前,他們絲毫沒有顧忌這一界人的尊嚴,把龍吟雪交了出去,甚至慫恿赤帝他們把孫聖交出去。

    孫聖的這般舉動,更是像在打他們的臉一樣。

    龍吟雪來到了孫聖的面前,白衣玲瓏,但她卻前所未有的輕松。

    “我們走吧。”孫聖說道,拉起了龍吟雪的手。

    “唉……”

    不遠處,豬聖、赤帝、南道主和玄機子都在嘆息,發生這樣的事情,實在是讓他們很為難。

    他們本來想要解救孫聖,但是沒想到還沒解決詛咒的問題,這老吞天狐已經上門來逼迫了,導致他們不得不做出選擇。

    孫聖更是在這個時候主動站出來,更是讓他們覺得良心難安。

    “孫聖……”

    遠處,釋如來、蒼寶兒、帝清,甚至是孫聖的父母等一些人,將一切看在眼中,心中如火燒,難受無比,可惜他們什麼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孫聖赴死,沒有比這種心情再煎熬的了。

    孫聖沒有回頭,那樣只會讓他們更傷心,毅然決然的拉著龍吟雪的手,向前走去。

    “呵呵呵,明智的選擇,待到……”老吞天狐冷笑,但是話沒說話,他突然眉頭一皺,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猛地抬頭望向虛空。

    這一刻,其他幾位在場的大聖也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紛紛朝著虛空中望去。

    “怎麼了?”眾人都是一驚。

    只見在這片遠古遺跡的上空,神秘的秩序交織,那片虛空,像是在開闢,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涌動。

    到最後,虛空化為旋渦,一道黑色的影子突然從里面鑽了出來,那是一件兵器,一口烏黑色的戰戟,“鏘”的一聲,插在了這個地方,釋放著冰冷的光澤。

    “嗯?”

    看到這件兵器,很多人都是一愣,這是什麼情況?為何會有一件兵器從天而降。

    但是,豬聖和孫聖看到這件兵器的時候,全都是心神一震,因為這件黑色的戰戟他們認識。

    當初,大清洗之時,為了對抗黑暗戰車,鬼王曾研究出了這件兵器,並且將一身道果注入到了這件兵器當中,激活了這件兵器,曾被季布所有。

    現如今,這件兵器竟然出現在這個地方。

    當時季布對抗一位域外的皇族帝君,消失在那片星空下,沒有和世人一起退守昆侖。此番這件兵器突然出現,讓在場一些熟悉內幕的人,都想到了那個人……

    季布!

    “轟隆隆!”

    虛空中,開闢出來一片未知的空間,那里神光彌漫,不知道在哪里,隔著一片遙遠的地方,絕對不在這里。

    那里,有一座古老的道台,此刻上面盤坐著一人,雖然滿頭銀發,但相貌卻如同年輕人一般,英武之氣逼人,身材挺拔,他閉目盤坐,卻還是讓人認了出來。

    真的是季布!

    “是他”豬聖驚呼道。

    “季布前輩!”孫聖也沒有想到,能再次看到季布,而且是在這里看到。

    當初季布神秘失蹤,沒有退守昆侖,孫聖一直擔心季布的安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甚至生出過最壞的想法,覺得季布是不是被那名皇族帝君給擊殺了。

    因為當時,季布並不能和帝君一戰,結果和那名皇族帝君殺向星空中。

    結果是,那名皇族帝君回來了,可是季布沒有回來。

    但是此刻,季布出現了,但卻是置身在一片陌生的空間中,並不在這里,但他卻隔著一片未知的領域,干涉這個地方。

    “哼,什麼東西!裝神弄鬼,也敢攔我!”老吞天狐將一切看在眼中,伸手向前抓去,想要先把這件黑色戰戟抓過來研究一下。

    “嗡!”

    突然,黑色戰戟光芒萬丈,那口烏黑色的戰戟,突然轉變成了金黃,里面有一股秘力在流淌。

    “嗯?是大計劃的力量!”赤帝和南道主驚呼道。

    這口黑色戰戟,是鬼王窮其一生築造出來的,鬼王曾是大計劃的核心人物,中途退了下來,卻鑄造了這件兵器,而這件兵器,正是以曾經的大計劃力量鑄造而成的。

    此刻,這口戰戟發光,突然斬向了老吞天狐,朝著老吞天狐的手掌劈去。

    “哼!”

    老吞天狐十分自負,冷哼一聲,手掌發光,直接抓向了戰戟。

    “噗!”

    下一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但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連這只老吞天狐都被驚住了,臉色一變。

    因為他的一只手掌,直接被斬了下來,鮮血噴濺,干枯布滿皺紋的手掌墜落到了地上。

    “什麼……”老吞天狐吃了一驚,竟然有人能夠斬斷他的身體,而且如此突然,讓強大如他都沒有反應過來。

    不過,這老吞天狐倒也謹慎,迅速後退,拉開了安全距離。

    “嗡!”

    但是,戰戟再次發光,光芒耀眼,繼續朝著老吞天狐斬了過去,似是鎖定他了一般。

    老吞天狐不禁怒喝一聲,這是對他*裸的挑戰,這一界的人竟敢對他揮動屠刀,這被他認為是大不敬。

    “找死!”

    老吞天狐盯住了虛空中的未知空間,看向盤坐在那里的季布。

    “轟!”

    下一刻,在老吞天狐的身後,九根狐狸尾巴沖天而起,每一根尾巴上,都攜帶著至強的秘術,是吞天狐一族至強的寶術。

    這不是狐天心那種半吊子的吞天狐可比的,這是一只大成的吞天狐,雖然已經老邁,但依然處于巔峰的狀態,不然也不會這麼盛氣凌人。

    九根狐尾,光芒明亮,像是九座山峰一般,沖向了那片未知的區域,想要將其轟碎。

    而這一刻,那片未知的區域當中,季布睜開了雙眼,伸手結法決。

    那口戰戟飛了上去,擋住了吞天狐的去路,並且這口戰戟在季布的操控下,大發神威,“噗噗噗”幾聲,將老吞天狐的狐尾斷開。

    “嗷!”

    這一刻,即便是強大如他,都猛地哀嚎一聲,斷尾之痛,對吞天狐來說極難忍受,這不單單是肉身上的傷痛,還有恥辱。

    “你是誰!”這時候老吞天狐也忍不住呵斥道,不再狂傲,露出了驚懼之色。

    他並不認識季布,雖然當初兩界交手,在一些域外人的眼中,季布比較有名,但他只是在皇族之下揚名。

    域外皇族覺醒後,他們當中的絕世強者回歸,並未見過季布,也未交手過。

    那片未知的區域當中,季布沉默不言,但眼中,卻帶著伶俐的殺意。

    他盤坐在一座神聖的道台上,雙手結印,有原始道紋飛出,在隔著一片未知的空間,駕馭那口戰戟殺敵。

    這口戰戟,變得金光耀眼,上下翻飛,朝著這頭老吞天狐斬了上去。

    一場大戰,頃刻間爆發,自信無敵的老吞天狐,此刻遭遇到了莫大的磨難。

    來自未知空間中的季布,駕馭著一口戰戟,所向無敵,與老吞天狐開戰,使得這片區域瞬間暴動,形成了一片特有的場域。

    “噗!”

    血光飛濺,老吞天狐再次斷尾,觸目驚心,這才開戰了幾個回合,強大的老吞天狐就連受創,那口戰戟無敵,所過之處,摧枯拉朽一般,蓋世無敵,讓老吞天狐一傷再傷。

    “好……好強!這是什麼力量!”

    “季布還活著,他還沒死!而且這麼強了,竟然重創了這只老狐狸!”

    一時間,人們激動無比,熟悉季布的人都知道,這個老人強大無匹,曾經在大聖不出的年代就是無敵的存在。

    消失了這麼久的他,如今再次出現,更加強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