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40章 戰神風采

第1840章 戰神風采

    “殺!”

    老吞天狐發怒了,顯化出了本體,是一頭銀色的大狐狸,身上生有神秘的花紋,雙目赤紅,沖天而上,大戰未知領域的季布。

    “嗡!”

    戰戟發光,獨斷虛空,讓老吞天狐根本無法靠近那里,一口戰戟上下翻飛,逼迫的老吞天狐苦不堪言。

    戰戟落下,號稱是強大的吞天狐,不管肉身多麼堅固都被破開了,鮮血如雨點一般墜落下來。

    “太強了,巔峰時期的吞天狐,竟然也不是對手!”此刻,人們驚呼道,內心火熱,激動無比。

    赤帝說道︰“這就是大計劃的力量,他日我們將這股力量悟透,域外族人,休想侵犯我們。”

    聞听此言,很多人內心激動。

    原來這就是大計劃的力量,赤帝他們沒有吹噓,確實很強大。如果現在就能動用這股力量,這老吞天狐絕對不敢在這里耀武揚威。

    其實,赤帝是故意這麼做的,給他知道老吞天狐來此逼迫,讓很多人心中絕望,生出忌憚。

    他想要重新喚起眾人的信心,所以才會這麼說。

    大道統當中,三位老大聖也是看的臉色復雜,沒想到橫生這種變故。

    “噗!”

    老吞天狐的一只爪子被戰戟切了下來,讓他惱怒,咆哮著沖天而起,張開大口,呈現出吞天的姿態,一口將這戰戟給吞入腹中,然後集中血脈之力要將其煉化。

    但是,下一刻,出乎所有人預料的事情發生,那口被吞天吐吞進去的戰戟,並未在他的腹中停留,從口中進去,然後從屁股上破了個洞鑽出來了。

    “啊!!”

    老吞天狐大吼,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恥辱啊,如此強大的他,竟然被人……爆菊了,而且是由內而外的爆,讓他無地自容。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也頓時無語,他們相信,季布絕對不是故意這麼做的,只是趕巧了而已。

    如果此刻換做出手的人是孫聖,那麼眾人有理由相信,這孫z絕對是故意為之,想要羞辱老吞天狐。

    唉,這就是人和人之間的差距啊……

    這場大戰,尤為慘烈,老吞天狐傷勢嚴重,雖然展現出了強大的本族手段,但都被那口戰戟一力化解了。

    孫聖抬頭仰望,望著那片未知區域的季布,他盤坐在道台上,牽動原始道紋,駕馭著這口戰戟上天入地,無所不能。

    毫無疑問,現在的季布,與當年相比,進步了太多,他已經強大足以擊殺大聖和帝君了,也不知道這些年究竟經歷了什麼。

    而且,季布現在到底在哪里?他所置身的那個地方,很陌生,只有一座神聖的道台,其他的什麼都不見。

    “轟!”

    季布雷霆般出手,原始道紋從那片未知區域飛了出來,夾持在戰戟上。

    下一刻,一個光質化的戰神出現,將這口戰戟握在手中。

    這道光質化的戰神,完全是原始道紋凝聚出來的,並非是有血有肉的生靈。但是,此刻他手持戰戟殺了過來,卻強大的嚇人,蓋世無敵。

    這尊光質化的戰神與老吞天狐交手,幾乎呈現出一面倒的局勢,將老吞天狐逼得節節敗退。

    “你到底是誰?”老吞天狐驚怒道,他從來不知道這一界有這樣的高手。

    光質化的戰神根本不搭理他,戰戟所向披靡,一戟斬出,千萬重神光壓落下來,動亂乾坤,粉碎諸天萬古。

    “啊!!”

    老吞天狐倒飛出去,渾身是血,身上最起碼有千萬道傷口,觸目驚心,鮮血淋灕,而且這些傷口,全都無法愈合,蘊含著獨特的秩序。

    這讓人看的觸目驚心,不久前,還信誓旦旦,覺得自己無敵的老吞天狐,沒想到現在這麼淒慘,被重創成這個樣子,這和他不久前的無敵風采,形成鮮明的對比。

    “噗!”

    光質化的戰神向前逼來,一戟洞穿上去,當場將這頭老吞天狐給釘殺在地上,鮮血流淌,染紅了這片大地。

    “不可能!這不可能!你們這一界人……為何有這種力量!”老吞天狐怒吼著,不甘心,更不相信這是真的。

    他強大,自信,巔峰狀態的吞天狐,絕對是蓋世大凶,大聖都不可匹敵。

    但是現在,他竟然被*裸的壓制了,被人以屈辱的方式釘在地上。即便是在他們那一界,能這般壓制他的人,也極少,絕對不會超過一手之數。

    “可悲……”光質化的戰神開口了,是季布的聲音,蘊含著季布的意志。

    老吞天狐眼中赤紅,但是他很快的就冷靜下來,拼著傷殘,掙脫開戰戟的控制,而後沖向了大荒之中。

    “他想要逃走!”

    眾人驚呼,這頭強大的老狐狸,不久前還一副無敵的樣子,聲稱要把這里殺的血流成河,但是沒想到,此番卻不顧一切的逃竄,不敢在這里停留。

    “你走不掉了,既然來了,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光質化的戰神說道,駕馭著戰戟,沖向了大荒之中。

    很快的,大荒之中,發生了驚世駭俗的踫撞,神光沖天,乾坤崩塌,那里成了一片生命禁區,任何生靈,只要接觸到一定的距離,立刻就會形神俱滅。

    眾人遠遠的觀望著,心中震撼無比,這樣的戰斗,實在是太震撼了,這些人,幾乎一輩子都無法企及,即便是在場的幾位老大聖,都看的心中震撼莫名。

    “季布竟然已經蛻變到了這種程度,雖然大計劃的力量確實有一定的原因,但是季布本身,已經蛻變到了可怕的高度。”豬聖說道。

    “原來是他……第一王,這個人我知道。”赤帝說道。

    季布存在的年月,十分久遠,甚至世人都不知道他誕生于什麼年代。

    所以,即便是赤帝和南道主這樣的老大聖,曾經參與過大計劃的人,也都知道季布這個名字。

    “嗷嗷!”

    大荒之中,傳來了震天的慘叫之聲,緊跟著,一股神光炸開了,粉碎在蒼穹之上,一股劇烈的風暴,幾乎席卷大荒,摧毀了很多的山脈。

    但是,在這場激烈的爆發之後,又很快的歸于平靜,大荒之中再沒有聲音傳來。

    所有人都知道,大戰結束了。

    這片大荒,已經被摧毀的不成樣子,成為了一片廢墟,不見山脈,不見草木,徹底成為了禁區,到處都是粉碎的區域。

    不久之後,一道身影從大荒之中走了出來,那光質化的身影,手握戰戟,另一只手,則是提著一顆碩大的狐狸頭,鮮血淋灕,滴答著血液,從大荒當中一步一步的走了出來。

    那頭老吞天狐死了!

    即便是很多人已經猜到了這種可能,但是真的親眼看到,還是忍不住心中震撼,唏噓不已。

    而那尊光質化的戰神,身形也虛淡了,畢竟他不是真正的生靈,而是力量的集合體。

    吞天狐確實很輕大,他被擊殺,並非是說他很弱,而是遇到了比他更強勁的對手而已。

    這尊光質化的戰神,擊殺了吞天狐,也耗費了很大的力量,導致這道身影中凝聚出來的力量幾乎消耗光了。

    “噗通!”

    碩大的狐狸腦袋,被扔在了地上,觸目驚心,很多人忍不住跑過去觀看。

    而那道光質化的戰神,則是升空而起,要朝著那片未知的區域走去。

    “季布前輩!”孫聖呼喚。

    他想要和季布溝通,剛才的時候他就嘗試著去溝通那未知領域中季布的本體了,但是發現根本不行,聲音傳達不過去。

    而這尊光質化的戰神,是季布的力量集合體,或者可以說是季布以原始道紋凝聚出來的靈體,蘊含著季布的意志,可以溝通。

    光質化的戰神停住了身形,回頭看著孫聖,說道︰“我只能溝通這里一次,這是唯一一次出手,你多保重,活下去!”

    “季布,你現在在什麼地方?”豬聖忍不住問道。

    “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光質化的戰神說道︰“那里是一片扭曲之地,裂縫很多,有一道裂縫,連通此地,我從縫隙中看到了這里的情況,故此出手。”

    聞言,孫聖不禁變色,連季布自己都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他究竟遭遇了什麼?

    “很可悲,我在這里,雖能盡一切可能的提升戰力,但是……卻無法走出。”光質化的戰神嘆息道。

    這就相當于給了一個人一座巨大到無邊的金山,但是卻被永遠的困在那里走不出去。

    如此一來,就算是有通天徹地的實力,無處返回,也沒有任何的用途,獨留空虛。

    豬聖說道︰“放心吧,既然知道你還活著,我會盡一切可能的推演那個地方,找到在哪里!”

    豬聖的手段,很多人都知道,他能佔卜天機,很多事情,都能洞悉一些。

    如果豬聖真的拼盡一切手段去推演季布的所在地,沒準兒真的能找到。

    “多謝。”光質化的戰神點點頭,而後看向孫聖,說道︰“救我不重要,如果你能盡一切可能,幫孫聖推演出一線生機,我便滿足了,能不能從那里走出,隨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