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三大血脈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三大血脈

    那尊光質化的戰神,最終化作了一縷縷原始道紋,進入到了那片未知的領域當中。

    那口戰戟,也再次變成了烏黑色,伴隨著那些原始道紋,也進入到了未知的領域當中。

    最終,虛空閉合,那片未知領域消失了……

    “前輩!”孫聖呼喚,很想弄清楚那到底是什麼地方,究竟是什麼樣的領域,把這麼強大的季布都給困住了。

    按照季布所說,那個地方,對修行有著極大的幫助,能讓人在短時間內提升實力,達到一種可怕的地步。

    但是,卻要因此被困在里面,甚至要永恆的困住,等同于說給你了一座金山,卻不讓你出去,故此即便是強大的力量,也失去了意義。

    但是,季布沒有回答他,消失在那里,不知去向。

    虛空還是那片虛空,沒有留下任何氣息。

    這時候,豬聖說道︰“季布的事情,我會處理,現在你的首要任務,是活下去,季布說得對,我會拼盡一切辦法,為你演算出一線生機。”

    說完,豬聖轉身,迅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赤帝和南道主也看到了孫聖一眼,說道︰“老朱說得對,別的事情,你就先不要操心了。”

    幾位大聖離開了這個地方,大道統的三位老大聖,則是臉色十分復雜。

    今日發生的事情,讓他們處在一種很尷尬的位置。

    他們本來是要討好老吞天狐的,因為這只老狐狸強大,而且族中有續命的寶物,故此這三位老大聖不惜放下姿態。

    但是誰能想到,這只強大的老狐狸,被突然出現的季布給擊殺了,他們的一些幻想,全都破滅了。

    最後,大道統的老大聖看向了龍吟雪。

    他們把龍吟雪送了出去,但現在龍吟雪安好無事,他們很想說讓龍吟雪繼續回來,但話到了嘴邊,卻開不了口。

    “我在這里陪你。”龍吟雪說道,完全不去看大道統的三位老大聖。

    顯然,她已經做出了決定,不會再回大道統。

    雖然龍吟雪在大道統得到了蛻變,進化為神體,但在大道統把她交出去的那一刻,她便已經不欠大道統什麼了。

    她確實有想過將來為大道統出些力氣,但是大道統放棄了這個機會。

    最終,大道統的三位老大聖什麼都沒說,轉身離開了。

    “你……多保重。”蒼如月則是對龍吟雪說道,而後復雜的看了孫聖一眼,轉身離開。

    孫聖繼續進入到了那座神聖的大陣當中,他現在離不開這里。

    接下來的時間,這里恢復了平靜,但是人們依然在津津樂道著,自然是討論著不久前季布擊殺老吞天狐的事情。

    那強大的實力,讓所有人都看的炫目,連古之大聖都忌憚的存在,竟然被就這麼擊殺了。

    季布身處于那片神秘空間中,到底得到了怎樣的蛻變?

    ……

    而此時此刻,域外那一邊不能平靜了。

    老吞天狐被擊殺的消息傳了回來,引爆了許多人,讓一群人震撼莫名,造成了大轟動。

    即便是一些帝君,甚至是皇族帝君,都無法平靜了。

    老吞天狐的強大,他們心里都有數,他們覺得,老吞天狐一個人,就能橫掃另一界的一切。故此,起初老吞天狐前去復仇,並未有人去相助,覺得以他的實力,就算是另一界的大聖也擋不住他。

    雖然他們也知道,另一界封存有某種力量,會對他們造成威脅。

    但他們已經得到了準確的消息,那種力量並未覺醒,至今還無人能夠駕馭。

    老吞天狐本來在另一界,應該是無敵的,怎麼可能被人擊殺了呢?

    很快的,他們得到準確的消息,是一處未知領域當中的強者,跨越維度在出手,擊殺了老吞天狐。

    這讓域外人很意外,沒想到另一界還有這樣的強者。

    “竟然是他,還未死,而且強大到了這種地步,這怎麼可能呢?”一位白衣帝君說道,全副武裝,神聖無暇,騎著白龍馬。

    當初季布就是和他在星空大戰,結果季布重創,神秘失蹤了。

    “老吞天狐竟然沒殺死那個少年,不過听說那個人也活不長了。”

    “沒錯,詛咒纏身,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

    “此人的道果,十分特殊,還修行有特殊的經書,他這一死,他的道果不知道要便宜誰。”

    “哼,那種道果,便宜那些人,不如拿回我界!”

    “難道說……那條特殊的路真的有我界的至尊血脈強大的嗎?”

    “不是沒有這種可能,起初很多人不這麼以為,但自從這少年擊殺了狐天心之後,很多人都覺得那條特殊的路有多強大了。”

    “而且,因為這條特殊的路……貌似連古老姓氏的那些人都在感興趣,在調查。”

    域外的年輕一輩中,則是流傳著關于孫聖的傳言,關于他的事跡,逐漸被人傳開了。

    一時間,很多人不能平靜了,動了心思。

    這個少年快死了,他的道果,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即便是一些古皇族,都在暗中商議,要奪取那個少年的道果。

    “听說狐天心的結義金蘭有所行動。”

    “哦?是那三人嗎?”

    “呵呵呵呵,說是去為狐天心報仇,實際上也是奔著那少年的道果去的吧。”

    一時間,域外年輕一輩,蠢蠢欲動,不少人有所行動了。

    ……

    而此刻,在大荒的另一端,孫聖盤坐在神聖的大陣當中,漸漸地,他感覺到了不支,即便是這座神聖的大陣,也不能拖延多少時間了。

    這詛咒很可怕,而且產生了抵抗性,即便是幾位大聖聯手布置的大陣,竟然都不能壓制。

    那詛咒,又開始蠢蠢欲動,有漸漸復發的局勢。

    這些天里,龍吟雪就在附近陪著他,不但如此,聖庭的一些人馬也在這里。

    他們在防備著一些人,生怕有人在這個時候趁火打劫,對孫聖出手。有其是大道統的人,心懷不軌,天曉得他們為了得到這道果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而就在這一日,豬聖再次出現了,臉色有些難堪,來到了神聖的大陣前。

    “前輩,可是有辦法了?”孫聖睜開眼楮問道。

    豬聖說道︰“我算出了一線生機,但卻無法看透,只能說給你听。”

    “前輩請講。”孫聖說道。

    豬聖說道︰“在絕境中,這一線生機,會在絕境、絕望之中誕生。”

    這一下,孫聖沉默了,不明白什麼意思,什麼叫在絕境中誕生出一線生機?難道說現在還不算是絕境嗎?哥們兒都快完犢子了啊。

    豬聖留下這句話,便離開了,走得急匆匆的。

    孫聖知道,豬聖一定是為了季布的事情,他要找到季布所在的那片未知的空間。

    “絕境……”孫聖喃喃低語,揣摩著這個詞。

    最後,孫聖嘆了口氣,不知道什麼樣才算是絕境,他現在都已經快死了,甚至這些天,孫聖已經在考慮要把自己的道果繼承給誰了。

    他走上了特殊的道路,這道果驚人,還有《長生經》的力量,都是十分珍貴的,絕對不能消失在天地間。

    他首先想到了釋如來!

    因為釋如來不單單是他的生死之交,而且強大,有那個底蘊。

    但是仔細一想,釋如來所走的路,與他不同,未必適合他的道果。

    孫聖又想到了蒼寶兒,先天道體,或許可以,故此值得一試。

    還有龍吟雪,和蒼寶兒一樣,是神體,也作為孫聖道果的候選人。

    其他人,孫聖並未將其當做候選人,因為以他們的程度,可能未必消化的了這種道果。

    但現在,豬聖帶給他了一線希望,需要在絕境中蛻變。

    ……

    平靜的日子,就這麼過去。

    但就在這一日,這里又變的不平靜起來了,原因無他,有幾位域外的強大的年輕人來到了這個地方。

    這三人,全都是光芒萬丈的人物,兩男一女,身份高貴,來自域外的古皇族。

    而且,這三人還有另外一重身份,他們是狐天心的結義金蘭。

    狐天心足夠強大,身為吞天狐,血脈特殊,能和這樣的人平起平坐,甚至結為結義兄弟,可見這三人的身份有多麼的不凡。

    這一下,這片遠古遺跡中,很多人不能平靜,尤其是年青一代,全都變色。

    “狐天心的結義兄弟,有三人,都是強大的血脈,有的甚至可以和吞天狐並駕齊驅。”

    “來自銀皇一族的妖蒼空,是狐天心的大哥,同樣血脈強大,擁有神聖的氣息,據說,一滴血,就可以讓人成道。”

    “荒古靈族的聖女,那也是響當當的大族,比天鸞聖女那樣的人還要可怕。”

    “古神鱷一族的太子,據說是曾在他們的那個古老年代,以獵殺真神為食物,這里所指的真神,是一種神秘的生靈。”

    人們驚訝無比,來的這三個,都是大人物啊,他們都不會比狐天心差多少。

    而且不知他們,還有其他一些皇子和皇女跟隨著,此番前來,說是來調查老吞天狐的死因,並且要收回老吞天狐的頭顱,不管他是怎麼死的,都要帶回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