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大荒殺劫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大荒殺劫

    青色的火焰,燃燒著孫聖的軀體,這火焰當中,有符文滋生出來,滲透進孫聖的血肉之中。

    此刻,孫聖站在虛空中,眺望著大荒中的方向,眼神深邃,即便是詛咒折磨的他淒慘無比,但他眸子中的光彩,不曾暗淡。

    最後,孫聖向前邁步,要進入到大荒之中。

    “老孫,你真的想清楚了嗎?”釋如來他們在身後,看著孫聖的背影,忍不住心頭復雜。

    “嗯,我要離開,去渡絕境。”孫聖說道。

    一線希望,在絕境當中,在真正的絕望之中,孫聖要把自己徹底逼入絕境,尋求生機。

    “我去為你護法。”龍吟雪白衣動人,開口說道,青絲飛舞,身姿玲瓏。

    “不,讓我一個人去,在絕境中超脫,在死亡中蛻變,這是我必須要做的,誰也幫不了我。”孫聖說道,邁步朝著大荒中走去。

    這一刻,很多人看著他,這一界的年輕人,站在這里,目視著他們當中最強的後人的身姿。

    一些回歸的古人也在當中,比如說古創,此刻在嘆息。

    這背影,給人一種蕭索,英雄遲暮的悲涼感,此一去,誰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成功。

    存活的幾率實在是太渺茫了,十有**,他會埋骨于大荒之中,什麼的都留不下,不管是血肉,還是元神,都會被化掉。

    但是,很多人都明白,孫聖離開之後,並不會安寧。

    那些想要得到他道果的人,肯定會付出行動,不光是域外人,甚至是這一界,一些心懷叵測之人也會動手。

    赤帝、南道主等人也出現了,站在原地,目視著孫聖進入大荒。

    “留神最近一些人,別讓他們暗中行動。”赤帝說道。

    “是啊,不光那些域外人在打他的主意,咱們這邊,也有很多小人。”南道主也說道。

    最終,眾人目視著孫聖進入了大荒,消失在大荒之中,沒了蹤影。

    “老孫!活著回來!”釋如來沖著大荒中大吼。

    龍吟雪、蒼寶兒、帝清、金木郎等一些他的朋友,很想跟下去,但最後都被釋如來擋住了,只有釋如來明白孫聖的心意,也知曉豬聖佔卜出來的那一卦。

    ……

    大荒,並非是一座簡單的山脈,曾經孫聖初入此地的時候,便感覺到了這片大荒的神奇,覺得這里應該是昆侖當中比較重要的一處地方。

    後來,他了解到,這座大荒山脈,實際上是連貫了整個昆侖的,是這一界的主山脈。

    它很長、很大、很壯觀,很多神奇之地,便在這座大荒之中。

    如果說將昆侖界比喻成一尊人體的話,這片大荒,就是脊梁骨,蘊藏著很多的神奇和可能。

    孫聖進入大荒之後,像是成為了一個苦行者,沒有御空,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大荒之內,有些地方氣候很異常,在不同的區域,呈現出了不同的天氣色彩。

    比如說雷霆滾滾之地,大雨滂若之地,炎熱的大漠,枯燥的戈壁等等地方……

    “看來,要經歷一場苦行了。”孫聖這般說道。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孫聖進入大荒苦行,這句話暫且不論,域外那邊,很不平靜。

    消息被帶回來了,前往大荒另一端的三位血統高貴的後人,被擊殺了。

    那個少年,雖然命不久矣,詛咒纏身,但卻進行了最後的反撲,瘋狂的擊殺了妖蒼空、荒古靈族聖女和古神鱷一族的太子。

    並且,那少年放出話來,在他臨死前,接受任何挑戰,就在大荒之中。

    一石激起千層浪,很多大族憤怒,有史以來,第一個敢這麼挑戰他們的人。一個小小少年,就算走上了特殊的路,但如此行事,也太肆意狂妄了。

    很多人不能冷靜了,連那些暗中的大人物都有些坐不住,又開始在計劃著什麼了。

    “真是太囂張了,真的當我界年輕一輩沒人能戰勝他了嗎?”

    “一個自詡為無敵的人,十分讓人厭惡!”

    “誰能去擊殺他!奪下此人的道果?”

    “皇族之威不可褻瀆,難道一個小小的少年,真的要逼得那批人出手嗎?”

    很多人在放話,有一部分人是真的憤怒,有一部分人,是想要煽動其他人動手。

    “呵呵呵呵,一些大人物已經在暗中布置了,絕不會讓這個少年活下去!”

    暗流涌動,一些大族紛紛在布置手段,想要擒拿這個少年,覺得這是一次機會,要剝奪此人身上的道果。

    ……

    一眨眼,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大荒之中,一片白雪皚皚的地帶,風雪中,帶著神聖的氣息,那是因為聖根扎根在大荒中的原因。

    但是,此地依然寒冷刺骨,能凍結極道領域強者的元神。

    此刻,這片白雪皚皚的地帶,竟然變成了紅色,天空中飄著血色的雪花。

    這是因為,有一些強大的生靈,慘死在這個地方。

    那是一種血色獅子,屬于域外的某個古族,雖然不算是多麼高貴,但在皇族之中,也屬于翹楚。但此刻卻有七八頭,全都死在了這個地方。

    他們來此截殺孫聖,結果被孫聖殺死在了這個地方,無一幸免,甚至其中還有一頭老獅子,實力強悍。

    白雪皚皚的地帶,變成了紅色,由于這些獅子氣血強大的原因,連空中的雪花,都變成了紅色。

    孫聖看也不看這些尸體一眼,離開了這個地方。

    ……

    又是十天的時間,在另外一片區,一片枯黃色的大漠之中。

    一輛戰車橫空而過,這戰車當中,有三位皇族的杰出英杰,他們在找尋著什麼。

    “皇兄,我有些害怕。”一位少女說道。

    “嘿嘿,有什麼可怕的,就算是遇到了那個人又能怎樣?大不了就是殺!”一位身材偉岸的皇子說道,身披銀色戰衣。

    “听說他殺了赤獅一族的所有天才,還有一個老輩高手。”另一人說道,是個少年,但也很強大。

    “哼,可是都過去這麼久了,他應該也被詛咒折磨的不輕了。”那偉岸的皇子說道︰“再者說,此番,我們就是追蹤他的蹤跡,找到線索,然後上報給一些大人物,讓他們出手!”

    “是嗎?那可惜,即便是剝奪了他的道果,也沒我們的份兒。”那名少女說道,雖然害怕,但還是很貪心。

    “嘿嘿嘿,如果我們發現他真的弱的不行,就直接動手,殺死他,拿走道果!”那少年冷笑起來。

    戰車在大漠上空行駛,而此刻,在大漠的某個角落,一個渾身燃燒著青色火焰的少年出現。

    他冷冷的盯著那輛戰車,雙手結印,霎時間,一種古老的術式,變成了一口大弓,一瞬間,天地間,傳來了先古聖人啼哭的聲音。

    “轟!”

    孫聖雷霆般出擊,一箭射殺出去,無上神威瞬間爆發,“轟”的一聲,擊碎了這輛戰車。

    “啊!”

    “什麼情況!”

    “是他!他出現了!”

    里面的三人從里面沖了出來,全都遭遇了創傷,那名少年,更是斷掉了手臂,在炸車粉碎的一剎那,狂暴的力量攪碎了他的手臂,並且無法復甦。

    遠處,孫聖站在那里,被這三人注意到。

    他們臉色巨變,轉身就要逃走。

    但是,孫聖根本不給他們機會,直接開弓,連射三箭。

    “噗!”

    “噗!”

    “噗!”

    三朵妖艷的血花,在這里盛放,這三個年輕人,就這麼死在了這個地方,誰也沒有逃掉。

    孫聖事了拂衣去,離開了大漠。

    ……

    三日之後,另外一片區域,大雨滂沱。

    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踏著虛空而來,雷電和大雨不能沾身,他背負著一口血色戰 ,戰 差不多有壯漢的手臂粗細,里面流淌著秘力,充滿了力量感和爆破感。

    此人很強,在所有的皇子當中,戰力排名絕對在前十之內,不會比狐天心差。

    而且此番,他將族中的秘寶帶了出來,信心倍增,來自尋找他的獵物。

    大雨傾盆,一道閃電劈空,照亮了大荒!

    這高大的青年停了下來,看向了一座山頂之上,那里有一團青色的火焰在燃燒著。

    火焰當中,盤坐著一名少年,他很淒慘,竟然呈現出了血肉干枯的狀態,已經皮包骨頭了,青色符文烙印在血肉當中,剝奪一切。

    當初風采超凡的少年,如今瘦的皮包骨頭,長發披散,垂在身前,雙眼凹陷,瞳孔中,也有青色符文在燃燒著。

    那高大的青年停了下來,冷冷的逼視著山頂上的孫聖,冷笑道︰“看你,已經淒慘到了如此。”

    “來者報名!”孫聖冷冷的說道。

    “神巫一族大皇子,敗天!”高大的青年冷冷說道,背後那口血色戰 飛了起來,落在他的手中,點指著孫聖,道︰“是你自己分離出道果,還是我親自來?”

    “你行嗎?”孫聖冷笑道。

    “呵呵呵,這句話該我來問你才對,現在的你……還行嗎?”大皇子敗天冷笑道。

    “嗯……讓我想想……”孫聖猶豫了一下,而後站起身來,說道︰“我行!”

    “轟!”

    下一刻,兩道身影猛地沖擊在一起,相互踫撞,可怕的氣息,震碎了周圍的大荒山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