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絕境中的變故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絕境中的變故

    大荒中的山峰,一座接著一座的崩碎,兩道身影在這里縱橫交錯,大戰連天。

    血色戰 壓塌乾坤,黑色聖劍斷開諸天,打的難舍難分!

    這一次,對于孫聖來說,是一場惡戰,原因無他,他確實不行了。血肉幾乎被熬干淨了,再次對上敗天這樣強大的角色,以這般姿態抗衡,吃了很大的虧。

    但是,不久之後,孫聖依然獲勝了,劍劈這位大皇子敗天,那口血色戰 ,最後發出一聲嗡鳴,飛向了大荒的另一端。

    這不算是一件真正意義上的兵器,而是該族代代相傳的道法精髓所化,即便是孫聖得到了,也不能使用。

    大皇子敗天死了,即便是如此強大,面對虛弱的孫聖,依舊被斬殺,臨死前依舊不甘的睜大了眼楮。

    時間就這樣過去……

    孫聖進入大荒之後,一直在血戰,他不知道殺了多少的敵人。

    八只血色獅子,被他擊殺在冰原雪域。

    三位杰出皇子,被射殺在大漠。

    一名實力強大的聖女,被殺在寒潭。

    與此同時,隱藏在這位聖女身後的兩名老者,也被擊殺。

    神巫一族的大皇子敗天,血染雨夜!

    號稱皇族之中光芒奪目的七大聖子之一,被孫聖力劈,撕殺在鐵木林。

    ……

    消息被迅速的傳開,大荒的兩邊,全都得知了這個消息,引發了巨大的轟動。

    第二世界這邊,人們驚呼,不能自持。

    即便是很多人都已經想到了孫聖這一路不會平靜,但也沒想到會是這般。

    如果是以前,孫聖這般激戰,可以說是蓋世功績。

    但是現在,他每殺一個人,詛咒便回加重一分,如今殺了這麼多,天知道他的詛咒已經多麼慘烈。

    “最後的瘋狂麼?他打算就這麼一路戰到死!”

    “不得不說,真是一位不屈的少年戰神,古往今來,誰能堪比?”

    “他現在一定很不好過,孤獨一人在浴血奮戰,想想都覺得可憐。”

    “我剛從大荒中回來,遠遠的看到了他……狀態很不好,已經瘦骨嶙峋,血肉精華被熬煉干淨,簡直不成人形了。”

    聖庭當中,所有人听到這句話,都會忍不住心髒抽搐,這對他們來說,是噩耗中的噩耗。

    “誰也不能去,相信他,現在我們能做的,只有相信他!”釋如來攔住了一些想要去大荒中尋找孫聖的人,說道︰“豬聖前輩為他佔卜的一線希望中提到,必須要在絕境中突破。”

    ……

    第二世界這邊不能平靜,而大荒另一端的域外人,更是膽戰心驚。

    他們沒想到為了殺死這個少年,竟然付出了如此慘重的代價。

    他已經被詛咒折磨的這麼淒慘,竟然還是一副戰無敵的姿態。

    每隔一段時間,都有死訊傳來,死的還都是大人物,一個接一個的隕落。尤其是神巫一族的大皇族敗天和七聖子之一的一位聖子被殺,更是讓人想象不到。

    “沒想到會如此慘烈,對付一個將死之人,竟然讓我界損失慘重。”

    “他若是活下來,必然是我界最大的禍端!”

    “難道說只有帝君出馬才能殺死他?或者說……讓那一批人去,隨便站出來一個,應該就能治他于死地。”

    “古老姓氏的那一批人……確實,那都是逆天的存在,他們的傳人,隨便一個,都能君臨天下。”

    “讓他們出手?這不是在對外宣告我們皇族無用,皇族無人了嗎?”

    “無需緊張,我們看到他了,已經很虛弱了,估計也就只能堅持幾天了。”

    大荒兩端,因為此事,都陷入了一場混亂當中。

    ……

    終于,數日之後,在大荒的某個角落之中,孫聖拖著疲憊的身軀,最終還是倒下了,已經皮包骨頭,瘦的不能再瘦了,就像是干尸一樣。

    他的血肉依然在燃燒著,青色的符文,已經布滿了血肉,最終,蔓延到了紫府當中。

    此刻,孫聖倒在地上,他依然有自己的意識,可惜,已經站不起來了。

    而且這些天,連番的大戰,已經讓他受傷不輕,即便是不死物質,都不能療傷。

    “還是……不行嗎?”孫聖嘆了口氣,趴在地上,格外難熬。

    他已經堅持到最後了,可惜還是不行,這一次,真的是徹徹底底的陷入絕境了。

    而就在這時,從大荒的各個角落之中,出現了幾股氣息,有一些人朝著這里走來。

    這些人,身上的氣息都很強大,而且全都不是年輕人,是老輩人物,甚至還有帝君的氣息從那里散發出來。

    這是域外的一批人,都是高手,這些天來隱藏了自己的氣息,跟在孫聖的身後,他們是奔著孫聖的道果來的。

    只不過他們很謹慎,直到這一刻,方才現身。

    倒不是忌憚孫聖的實力,因為他們當中,是有帝君存在的。他們只是在相互忌憚而已,誰都沒有率先出手,害怕黃雀在後。

    但是到了這一刻,他們無需再隱藏了,紛紛現身。這是來自于域外皇族中的幾大高手,其中有帝君,甚至在這些人當中,他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紅祖!

    那是天古皇族的紅祖,她也來了,難道不懼怕小魔女嗎?

    仔細一想,是了,小魔女已經不在了,她肯定是得到了什麼消息,所以才敢出手的。

    有三大帝君而來,其他人,也都是觸及到帝君領域的老輩高手。

    甚至在另一端,孫聖感覺到了來自第二世界的大聖的氣息……

    “果然……”孫聖苦笑,連第二世界的人,都有人對他圖謀不軌,只是他們都隱藏的很好,絕對不會暴露自己的氣息。

    “呵呵呵,想不到連你們也來了。”對面傳來紅祖的聲音,在對遠處的幾位大聖說話。

    “這少年是我界中人,我們來回收的。”一位隱藏在暗中的大聖說道。

    “呵呵呵,此等道果落在你們那邊,實屬糟蹋,你們不懂。”紅祖說道。

    “不久的將來,我們將會聯手,在誰那邊不一樣?幾位,你們放手吧,將這道果帶回我皇族,才能發揮他的價值。”另一位帝君說道。

    遠處有迷霧涌動,那里站著幾位古之大聖,身上傳來蒼老的氣息。

    “我們來回收我界的東西,名正言順。”一名老人說道。

    “名正言順,哈哈哈哈,那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怕是你們是昧著所有人來的吧。”紅祖笑道。

    兩邊的人,在爭執,相互警惕,誰也沒有先出手。

    而孫聖,則是不甘、嘆息,域外人為難他也就算了,連第二世界中,竟然也有這些烏煙瘴氣之人。可惜他現在生死一線,不然真的要撕開這些迷霧,將這些帶著偽善面具的人揪出來。

    “不如這樣……我等將這少年的道果剝奪出來之後,另其顯化,讓你們看看,我們確實有手段操控它。”紅祖這時候說道。

    “幾位,只要你們放手,不就是想要續命之物嗎?我可以給你。”一位帝君突然說道。

    “哦?你手里有?我听說,那種物質,掌握在一些古族的手中。”一位大聖說道。

    “我們可以求來。”那名帝君說道。

    一時間,迷霧中,幾名大聖陷入了沉默中,顯然是在猶豫。

    “當然,這道果剝奪出來之後,我們可以請你們一起過來研究,但必須是將這道果留在我界。”紅祖說道︰“幾位,我們已經做出了最大的讓步了。”

    “沒錯,這是最大的讓步,而且……我們知道你們的身份,真若是把你們的身份捅出去,你覺得你們那邊的其他幾個老家伙會善罷甘休?”另一位帝君說道。

    這一下,另一邊的幾位大聖再次沉默。

    過了不久,其中一位大聖說道︰“好,就按你說的辦。”

    “呵呵呵呵,如此甚好。”紅祖的聲音傳來,而後一縷氣息,直接鎖定在孫聖的身上,道︰“小家伙,你可還認得我?”

    孫聖沉默,不能動彈,但卻露出殺意。

    “呵呵呵,你的路,已經走到頭了,不過放心,我們會找人替你走下去的。”紅祖說道。

    “還跟他 率裁矗克丫  Х艘庖澹 S嗟募壑擔  舸蘸笪 頤撬謾!庇蟯獾囊晃壞劬檔潰 丫 炔患按某鍪至恕br />
    一只大手,探了過來,想要擒下孫聖。

    孫聖雖然不甘、惱怒,但卻反抗不得,他被這位帝君給抓了起來,擒在半空中,毫無反抗之力。

    “呵呵呵,真的已經是糟糠之軀了,本來還想著這大成的聖體,還有些價值的。”那名帝君說道。

    下一刻,這位帝君動手了,直取孫聖的紫府,要將他的紫府刨開,把元神剝奪出來。

    “開!”

    這位帝君沉喝一聲,裂開了孫聖的紫府,即便是孫聖道法強大,肉身堅固,但此刻出手的可是一位帝君啊,略微動用一些手段,便刨開了孫聖的紫府。

    嗡!

    與此同時,紅祖也出手了,祭出了一部青銅經書,壓在了孫聖的頭頂之上。

    這是保險起見,因為她知道孫聖化身天地之外的手段。

    孫聖的紫府被打開,又被青銅經書鎮壓,可謂是一點反抗之力也沒有了。

    他的元神,他的道果,此刻唾手可得。

    “嗯?”

    而就在這時,那名出手的帝君突然輕疑一聲,他嘗試著突破孫聖最後的防線,但若有若無的,竟然听到了一聲嘆息。

    在孫聖的身上,有一聲嘆息,莫名的出現。

    “什麼東西?”這位帝君驚呼道︰“不對,這小子身上有東西!”(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