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50章 斗戰神

第1850章 斗戰神

    他終于觸及到了那個領域,但不是真正的大聖,就和當初在天壩上遇見的九尾獅子等一批人一樣,只是觸及到了大聖領域而已。

    到了這個階段,只要不隕落,踏入道之巔峰,幾乎是妥妥的事情。

    古往今來,能走到這個高度的人,也少之又少,而像孫聖這麼年輕,就觸及到這個領域的,只有他一人。

    此刻,孫聖盤坐在那里,身上道音隆隆,自身之道響徹,像是又一次在進行自我鍛造一樣。

    有一朵青蓮,從孫聖的天靈蓋中飛了出來,那是他的道基,此刻盡顯無瑕的光彩,花瓣晶瑩剔透,流淌著道之秘力。

    雖然孫聖化為黑暗,但是他的道基青蓮則沒有變化,依然是青色的。

    而且,這一朵青蓮,如今不弱于任何的兵器,和任何兵器踫撞,都毫不遜色,大有一器破萬法的節奏。

    只不過,孫聖很少動用這朵青蓮去迎敵,因為有黑聖劍已經足夠了。

    最後,孫聖站起身來……

    這一刻的孫聖,詛咒盡除,肉身光明璀璨,處于一種前所未有的巔峰狀態。

    觸及到了大聖領域,是一次意外收獲,不然單靠自己修行,不知道要多少年。

    即便是他天賦異稟,但是走上這條特殊的路後,道法精進實在是太難了。

    而此刻,在孫聖體內,他曾經借助域外古術開啟的那扇門,已經徹底打開了,神霞噴吐,這意味著,孫聖的戰力,如今已經更上一個台階了。

    如果此刻再遇到狐天心那樣的存在,孫聖完全可以輕松取勝。

    “如果和那天壩後面的神秘生靈相比,我還差多少?”孫聖這麼想著。

    最後,他抬頭望去,聖煉的路還未結束。

    前面已經沒有試煉了,但還是有一條路通向黑暗當中。

    孫聖邁步向前走去,想要看看聖煉最後的終點是什麼樣的景象,畢竟都已經來到這里了。

    而且,他很好奇,曾經在這條路上留下腳印的存在到底是誰?是否如今還在這個地方。

    茫茫黑暗,充滿了未知。

    但好在,孫聖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危險的氣息,他就這麼朝著未知的黑暗中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出現了一物,讓孫聖大吃一驚。

    他竟然在這里……看到了一件兵器!

    這件兵器與當初的定海神珍和定山神珍極度相似,只不過散發出來的不是金光,也不是銀光,而是古老滄桑的光芒,橫亙在黑暗之中。

    “這難道是……定天!”孫聖驚呼道。

    他知道,世間有三大古仙器,名曰定海、定山、定天,而定天神珍,早已經消失在世人眼中,世人只是听說過,卻從未見過。

    但是有傳言稱,在昆侖定天神珍出現過一角。

    沒想到,如今孫聖在這里,終于看到了定天神珍的真面目。

    來到昆侖山之後,定海神珍和定山神珍都已經失去了作用,但是這口定天神珍,與眾不同,依然有強大的神力存在。

    “嗯?”

    突然,孫聖注意到,在定天神珍之上,竟然還有一個人,不……確切的說,是一只猴子,一只滿身金毛,但卻身著布衣的猴子盤坐在上面,這猴子的形態,與靈明神族的生靈一模一樣,甚至與孫聖的元神也有些相似。

    他盤坐在定天神珍上,黯淡無光,但身上的毛發很順,一身布衣,像是一具石胎一樣,一動不動。

    “不是血肉之軀,而是元神!”孫聖驚呼道。

    這只猴子,是元神體,沒有肉身!

    孫聖不禁驚愕,想到了不久前那石階上的腳印,難道是這只猴子留下的?

    “嘿,猴哥。”孫聖叫道,他確信這只猴子還活著,只不過好像陷入了深層次的沉眠。

    但是,任憑孫聖怎麼呼喚,對方都沒有動靜,像是真的變成了一具石胎,一具雕像一樣。

    “睡得挺踏實啊。”孫聖說道,在這里大呼小叫,結果都不能吵醒對方。

    最後,孫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騰躍起來一腳朝著這口定天神珍上踹了過去。

    若是一般人,絕對無法撼動這件兵器,因為太過沉重了。

    但孫聖可不是一般銀,他的力量,連他自己都害怕。此刻一腳踹了上去,雖然不可能將這件兵器踹飛,但是這一腳,卻“轟”的一聲,讓定天神珍晃動起來。

    終于,盤坐在定天神珍上的那只猴子睜開了雙眼,神光暴漲。

    下一刻,突然間,一股大聖之威爆發,這股大聖之威,充滿了不可敵的戰意,這只猴子絕對是一位古之大聖,而且不是一般的大聖,其戰意,強烈到讓人發指,像是歷經了最可怕的戰爭塑造出來的。

    “臥槽,大聖啊,真的假的。”孫聖驚愕道。

    下一刻,神奇的事情發生,這只猴子,竟然融入到了定天神珍當中,與定天神珍化為一體。

    “轟!”

    猛然間,定天神珍動了,其光芒,照亮了這里的黑暗,蓋世神威爆發,這股神威,絕對超越了仙器,甚至……孫聖感覺到了一種禁忌般的壓制。

    這是一件……禁忌武器!

    孫聖驚訝道!

    “轟!”

    定天神珍壓落下來,直奔孫聖而來,恐怖的力量,轟殺一切,即便是孫聖此刻觸及到了大聖領域,也感覺渾身緊繃,頭皮發炸,有一種遭遇滅頂之災的危機。

    當即,孫聖瞬間進入了化身天地外的狀態,天外玄光流淌全身。

    這種手段,雖然他平日對敵的時候不怎麼使用,因為他把所有的戰斗都當成了對自己的磨煉。但若是遇到大危機,孫聖會毫不猶豫的施展出來。

    此刻就是!

    定天神珍轟落下來,雖然波及到了孫聖,但這股力量,並未真的傷害到他。

    “嗯?化身天地之外,竟然還真的有人修成了這種手段。”這時候,定天神珍內,傳來一道聲音。

    “你是誰?”孫聖問道。

    定天神珍立在原地,沒有繼續追擊,神光一閃,定天神珍縮小,化作了丈許長,但依然粗大,像是一根柱子一樣,上面布滿了復雜的圖文。

    那只猴子也顯化出來,定天神珍就背在他的身上,像是形如一體一樣。

    猴子看著孫聖,說道︰“你的元神氣息,近似于斗戰神法,看來是斗戰神法塑造成的元神。”

    孫聖點點頭,說道︰“沒錯,確實是靈明神族的法,你是靈明神族的人?”

    聞言,這只猴子神色蕭索,說道︰“他們……都還好嗎?”

    “不怎麼好。”孫聖說道,既然對方是靈明神族的人,他就沒必要隱瞞了,將當初星空下,九世山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只猴子十分沉默,最後嘆了口氣,說道︰“是我負了我的族人,我的後代,唉……”

    “等等,莫非你是……”孫聖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看著面前的猴子,說道︰“你是當年的那只猴子!”

    斗戰神!

    孫聖進入古地的時候,耳朵里就灌滿了這只猴子的名字,當初他手持的定海神珍,也是這只猴子的兵器。

    甚至在星空要塞中,這只猴子也是戰績輝煌,世人還為他立了雕像,斗戰神這個名字就是從那里得來的。

    只是,傳聞中,這只猴子貌似是得到了天地真相,受到了打擊,喪失了斗志。也有傳言稱,他遭遇了大敵,定海神珍都斷了,被遺棄在戰場上,下落不明。

    當初孫聖進入九世山,知道那是斗戰神的肉身所化,但當時老猴子告訴他,斗戰神的元神,並沒有和肉身一起化掉,而是離開了。

    此刻,在聖煉之路的盡頭,孫聖看到了這只猴子,極有可能就是那只猴子。

    “你是世人說的斗戰神?”孫聖驚訝道。

    “斗戰神……呵呵呵,真是諷刺,你見過自甘墮落,喪失斗志的斗戰神嗎?怎配得上斗戰二字。”這只猴子苦笑道。

    但這句話,卻也恰恰證明了孫聖心中的猜想,真的是他!

    他果然還活著!

    但他已經失去了肉身,只是元神體,不過他卻和定天神珍融為一體,這定天神珍,十有*是一件禁忌武器,這樣的兵器,即便是在昆侖中,都不受約束。

    “我在此地塑造出了至強的元神胎,不知外界今何年。”斗戰神嘆了口氣說道。

    孫聖沒有隱瞞,用最簡單的話,闡述了外界現在的情況,包括大清洗,以及世人退守昆侖。

    聞言,斗戰神神色復雜,說道︰“原來……這一紀元,已經走到終點了麼?”

    孫聖說道︰“確切的說,已經結束了,昆侖只是最後一片淨土而已。”

    “呵呵呵,最後的淨土,也不會堅持太久的時間,該來的總會來的。”斗戰神說道。

    這句話,讓孫聖心中一動,說道︰“前輩,你當初真的了解了真相嗎?傳聞中你喪失了斗志,坐化成了九世山,可如果是這樣,你的元神為何又在這里?”

    斗戰神微微皺眉,顯然提到了真相,他不願意多說。

    “我知道真相,這個紀元是投影過來的,甚至我看到了那堵牆!”孫聖說道。

    “哦?你竟然了解如此之深,你明明還那麼年輕。”斗戰神說道,但轉念一想,道︰“也是了,世人都已經退到了昆侖淨土中,那真相……估計很多人都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