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53章 攻打

第1853章 攻打

    “哼,大道統,這麼多年了,還是一個德行。”此刻,斗戰神也冷哼一聲說道。

    “你也和他們有仇?”孫聖不禁問道。

    斗戰神說,在他沒有成道之前,大道統也曾對他處處刁難,甚至做過一些過分的事情。直到這只猴子成道之後,大道統在不敢繼續針對了。

    聞言,孫聖不禁苦笑,這確實像是大道統做得出來的事情。

    當初他們很鼎盛,很強大,幾乎自命為主宰一樣的存在,對任何事情都要插手控制。

    但凡是忤逆他們的人,都會被冠以罪名,加以懲治,可以說是獨攬霸權。

    但現在不一樣了,大清洗過後,大道統也受到了很大的牽連,現在里面只有三位壽元即將干枯的老大聖了。

    “走,我們去看看他們搞什麼鬼!”孫聖冷笑道。

    當下,孫聖去見了大道統的兩個人,這是大道統當中的兩大高手,並不年輕,而且很強,比半步大聖都要強,基本上也是觸及了大聖領域的存在了。

    即便是大道統現在不如從前,但是底牌還是有的,他們雪藏了不少的強者。

    “你們來做什麼?”孫聖開口問道。

    “三位前輩要你過去,有些事情要問你。”一名大道統的人說道,看了孫聖一眼,眼中並無異樣。

    因為他看不透孫聖的修為,並不知道孫聖其實也觸及到了大聖領域。

    “見我?呵呵呵,所為何事?”孫聖冷笑著問道。

    那人眯了眯眼楮,說道︰“有些問題,十分奇怪,讓三位前輩十分不解,世人也很不解,希望你能給出一個交代。”

    這般語氣,孫聖已經猜到了,這些人估計又要鬧什麼ど蛾子了。

    “你們又想折騰什麼?”孫聖問道。

    那人冷冷一笑,說道︰“我們只是很好奇,按道理說,一年前你應該必死無疑了,為何你能活下來?而且,我們得到消息,你好像被域外人帶走了。”

    聞言,在場的一些聖庭的人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蒼寶兒更是嬌喝道︰“你們什麼意思,想說我哥哥叛逃向了域外那邊嗎?”

    “這只是一種猜測。”那人說道,在大道統當中身居高位,十分冷傲,說道︰“不過他的詛咒,確實只有域外人可以祛除,現在他好好的回來了,說明是有那個嫌疑的。”

    聞言,孫聖眼神已經徹底冷冽下來……

    想當初,大道統的三個老大聖和域外人合作,要用自己的道果換取他們續命的東西,結果沒有成功。現在他回來了,大道統竟然而已指責他叛逃向了域外,這是*裸的惡人先告狀加栽贓陷害。

    其實孫聖心里很清楚,大道統一直想要對付他,不過以他現在的手段,用強的話,他們也控制不住自己。

    故此鬧出了這麼一出兒,想要給孫聖安上一個叛逃者的罪名,借助世人的口誅筆伐,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你是不是傻,知不知道孫聖殺了多少域外的皇族,他若是叛逃者,域外人還會好好地放他回來?”帝清冷哼道。

    “所以說需要調查他,去見了我道統的三位前輩,一切就都清楚了。”那人冷酷的說道。

    “哈哈哈哈,見了那三個老不死的,就清楚不了了。”釋如來則是放肆的大笑。

    聞言,對面兩位大道統的高手頓時眼神冷冽起來,其中一人語氣不善的說道︰“說話注意你的語氣,就算我道統現在不如從前,但也不是爾等可以褻瀆的。”

    “是嗎?”這時候,站在一邊的斗戰神笑了起來,他把自己遮在斗篷之下,誰也不知道他是誰,此刻怪笑起來︰“嘿嘿嘿,你們大道統現在都這幅德行了,還是一副天大地大你們最大的姿態,心里沒個逼數嗎?”

    這可以說是*裸的揭短,一般人真的不敢說出這種話來。

    “嗯?”

    兩名大道統的高手盯著斗戰神,對于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表示納悶兒。

    “無名之輩,自曝家明,讓我知道你是誰。”其中一人寒聲說道,露出了殺意。

    “嘿嘿嘿嘿……”斗戰神笑著,向前走來,而後突然出手向前一抓。

    他的兩只手掌,布滿了金色的毛發,此刻迎空放大,像是變成了巨型金剛的爪子一樣,“轟”的一聲,不可思議的神力爆發,朝著那兩名大道統的高手抓去。

    這兩人雖然都是不可多得的強者,觸及到了大聖領域,但也得分跟誰比。

    這只猴子可是曾經最強的戰神啊,現如今和定天神珍融為一體,實力更勝從前。

    即便是他們觸及到了大聖領域,但也根本不可能和這尊戰神相比,當場被擒在了手中,怎麼反抗都不行。

    “什麼!”

    “這是……大聖之力!”

    這兩人頓時大驚失色,沒想到這個無名之輩,竟然是一尊大聖,這頓時讓他們嚇破了膽。

    大道統之所以敢在這個時候出面為難孫聖,就是因為知道豬聖、赤帝、南道主那批人不在這里,現在孫聖身邊已經沒有大聖庇護了,所以才敢下手。

    沒想到眼下,又突然冒出了一尊大聖,讓他們大駭。

    “不好!你是誰!”其中一人大聲叫道,充滿了驚恐。

    “嘿嘿嘿,正如你所說,無名之輩,不足掛齒。”斗戰神說道,而後轉頭看向孫聖,道︰“小子,給你個建議,能動手,盡量別動口,以理服人,那是弱者的表現。”

    “噗!”

    “噗!”

    兩團血花在這里炸碎,這兩位大道統的高手直接爆碎,被斗戰神捏死在了掌心中。

    狂暴、霸氣,此刻只能以這些詞來形容這只猴子的手段,也許這才是他真正的風采,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則一鳴驚人。

    就連聖庭的眾人也是一臉錯愕,昨天跟著孫聖回來的這個人,他們一直都沒怎麼注意,甚至對方有些孤僻,不合群,不願意和他們接觸。

    沒想到,這竟然是一尊大聖,這大大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我靠,這是誰啊?”釋如來驚訝道。

    在場的人,全都在錯愕,只有一對神猴將軍皺眉,不知道感應到了什麼,眼楮緊緊地盯著斗戰神,瞳孔中有燦燦的金光閃爍。

    孫聖則是笑了笑,說道︰“這才有你當年的風采。”

    斗戰神不禁說道︰“你就別擠兌我了,曾經失去斗志的人,能有什麼風采。不過該出手就出手,是我的準則。”

    “呵呵呵,那要不要鬧點大的?”孫聖笑道︰“這大道統,處處行小人之事,損人利己,看來是該正式的去拜會拜會他們了。”

    話音落下,孫聖騰空而起,一轉身,直接朝著大道統的方向飛去。

    本來這一次,孫聖就打算不會和大道統善了,當初他們在大荒之中伏擊他,讓孫聖銘記在心,這一次,說什麼都不會讓大道統好過。

    斗戰神猶豫了一下,說道︰“好吧……當年的恩怨,是該了解一下了。”說完,他也跟著孫聖騰空而起,沖向了大道統的方向。

    “哈哈哈哈!阿彌m了個巴子的陀佛!這回有的嗨了。”釋如來更是興奮的大叫,九齒釘耙出現在手中,道︰“寶兒,菲菲、組織一下人手,沒準兒今天咱們可以入駐大道統。”

    說完,釋如來也沖了出去。

    ……

    一時間,風波大起,因為關注孫聖的人不在少數,他一回來,很多人都在觀望著他。

    現在,這個少年突然沖向了大道統的方向,而且剛剛還有兩個大道統的高手來此,不知所為何事。

    但現在孫聖的行動,足以說明一切,今日這個少年再次和大道統磕上了,沒準兒會鬧一次大的,因為此刻孫聖身上,戰意高昂,任誰都看得出來,這少年動了殺意。

    緊跟著,眾人便看到,有一大批人也沖向了大道統,那是曾經歸屬于孫聖的一批人,此刻信誓旦旦的朝著大道統而去,一臉無畏。

    這一刻,所有人都察覺到,有大事要發生了,今日說不定要變天。

    “難道說……孫聖要對大道統下手了!?”

    “不會吧,就算他這次回來變強了,但也不可能成聖吧,要知道,大道統還有三個老怪物在呢,他們可不好惹。”

    “現在豬聖、赤帝、南道主和玄機子等人都不在這里,孫聖身邊根本就沒有大聖庇護,他怎麼有膽子敢這麼做?”

    “听說剛剛大道統有消息傳出來,說這個少年可能成了背叛者,叛逃向了域外人,因為他身上的詛咒,只有域外人能化解,而他現在活著回來了……”

    “這怎麼可能,他殺了這麼多域外尊貴的血脈,就算他想背叛,域外人也不會接受他吧。”

    “那如何解釋他活下來了?又如何解釋他的詛咒消失?我相信事無空穴來風。”有人這般說道。

    就算大道統現在不如當年,但還有很多信奉者和追隨者的。

    這些人,對大道統的話深信不疑,只不過孫聖現在徹底強大了,很多話,他們不敢明著去張揚,不會像當初一樣,大道統一句話,他們就敢對孫聖喊打喊殺。

    “大道統的行事風格,難道我們心里還沒數嗎?這些年來他們的所作所為,讓人傷透了心。”

    “對,說到對域外人的態度,好像是大道統一直在巴結、討好,尤其是那三個老大聖,想要從域外人手中獲取續命的東西,當初不也是把他們看中的神體交出去送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