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不老山(下)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不老山(下)

    這一路上,他們倒是見識到了許多神奇的地方,這些地方,在大荒的另一端幾乎看不到。

    巨靈扛鼎!

    孫聖看到了一座古老的大山,是一頭頂天立地的巨人,扛著一口大鼎,腰肢被這口大鼎壓得彎了下去,但這尊巨人依然反抗,將這口大鼎扛起來……

    “這很像是當年真的有這樣一頭生靈,被一口大鼎壓制,窮其反抗,最終卻被活活壓死,而且化做了一座山。”銀日魔君這般說道。

    這並不是猜猜,而是他們觀摩這里的法則,得到了這樣的結論。

    “這巨靈,曾是先天神!”孫聖這般說道。

    他們再次往前走,看到了一座山脈,宛如鋼鐵之軀,蜿蜒盤旋,乍看之下,很像是一頭生靈的尸體。

    “困龍空有沖天勢,一朝道盡難再持。”孫聖說道。

    這是一條龍,被壓制下來,和那巨靈一樣,同樣身死道消,化作了山脈。

    讓孫聖驚訝的是,在那個久遠的年代,便已經有真龍這樣的生靈出現了嗎?

    “看那里的那處湖泊。”這時候,紫雪夫人說道︰“其法則,中可以感受到,那曾是一頭生靈所化,血肉融化,成了一汪大湖,到現在還有神性精華。”

    “嗯,一個紀元已過,還保留著精華,想必生前是個大人物。”血袍僧人說道。

    孫聖則是動容,先天神的死,結果都是這般姿態嗎?要麼化作大山,要麼化作湖泊。

    甚至有一次,他們途徑一片金色大漠,觸及這里的法則,發現這大漠,也是曾經一位死掉的先天神所化。

    “喵,挫骨揚灰了這是。”龍象獸這般說道。

    他們就這樣一路走下來,最後,他們再次進入了一座城池。

    這座城池,出乎意料的大,在一座山體的內部,這一路所集結的域外人馬,全都聚集在這個地方,安營扎寨,他日有大行動。

    孫聖他們來到這里,見到一些古皇族的人,這些人血脈強大,一眼就能看得出來其不凡之處,比普通的皇族,都要強大出去一大截。

    他們來了不少,這不禁讓孫聖動容,他覺得,這些人尋找的不老山,一定是一處重要的地方,可能藏著什麼秘密,不然也不會讓這麼多的強大血脈興師動眾。

    孫聖見到了一些血脈強大的皇子和皇女,諸如十二道生、天鸞聖女那樣的人,足足有十幾位。還有幾人,則是不弱于曾經的吞天狐。

    他們都很有身份,沒有輕易露面,只是偶爾露出一角,被孫聖看到了。

    “嗯……”

    突然,孫聖心中生出了莫名的感應,他看向了一個地方。

    在那里,有一批人走了過來,其中有一位身著紅玉戰衣的女子,讓孫聖格外心動。她雖然沒有暴露出真面目,紅玉戰衣將其全副武裝,只有飄逸的長發甩在外面,臉上覆蓋著紅玉面具,但依然難以掩飾其婀娜的身材。

    “是她……”

    即便是孫聖沒有看到相貌,但內心中卻生出了感應,紅仙郡主。

    他不會認錯,當初,孫聖被天古皇族抓走,被逼迫著和紅仙郡主成親,而且用的是特別的儀式,他們的兩滴血相融在一起,這樣一來,不管是相隔萬水千山,都有一種特殊的感應。

    更何況此刻近距離之下,這種感應更加清楚了。

    在孫聖看向紅仙郡主的時候,紅仙郡主也在看著他,這讓孫聖心中一動,看樣子,即便是隱藏起息也是沒用的,對方感應的出來。

    雙方都很復雜,當初天古皇族的婚禮,不管是對孫聖,還是對紅仙郡主,都很尷尬。

    大婚當天,孫聖被小魔女帶走,她這個準新娘,無人問津。

    但是這些年來,紅仙郡主對孫聖的感應卻沒有斷過,當初孫聖被詛咒纏身,那種感應,即便是紅仙郡主遠在天古皇族,都能感應得到那種瀕臨死亡的絕望。

    但是,一年之後,那種絕望,煥發出了新生!

    紅仙郡主知道,孫聖挺過了詛咒,在外界人都在傳那個少年已經死掉,血肉化為烏有的時候,紅仙郡主第一個知道,孫聖活下來了,就是因為這種感應。

    只不過,當時紅仙郡主並未對外說什麼,這些年來,她也從未走出過天古皇族的皇城。

    此刻,兩人對望,但僅僅是僵持了幾秒鐘而已。

    最終,兩人沒有說話,紅仙郡主和天古皇族的人,進入到了一座浩大的古殿當中去了。

    天古皇族,提到了這個皇族,孫聖想到了紅祖。

    一年前紅祖死在大荒之中,恐怕現在的天古皇族,已經大不如從前了。畢竟即便是皇族,損失那樣一個高手,對局勢來說也是影響很大的。

    “不好,有帝君出現,小心一些。”這時,紫雪夫人突然說道。

    抬頭望去,一匹白龍馬踏空而來,一位全副武裝的白衣帝君踏空而來,降臨在這個地方。

    老熟人!

    孫聖不止一次見到過這位白衣帝君了,他很強大,是皇族帝君,曾經逼得季布陷入困境,也曾經君臨古要塞。

    這個人,比天古皇族的紅祖還要強大,因為他並不老邁,而是氣血磅礡,很年輕,處于黃金歲月的巔峰年代。

    孫聖很想露出殺意,但是並沒有,沒有驚動這位白衣帝君。

    但是,僅僅是若有若無的泄露了一點點殺意,那名白衣帝君竟然便有所察覺,冰冷的目光掃視四周,但凡是觸及到這目光很多人都下意識的低頭。

    孫聖他們也趕緊隱藏起息,那白衣帝君環顧四周,沒有發現什麼,最後駕馭著白龍馬離開了。

    “走!”

    孫聖說道,而後帶著銀日魔君、紫雪夫人、血袍僧人進入到了那座古殿當中。

    這座古殿,十分浩大,里面竟然有山河,一座座錦繡的山峰,矗立在這里,有仙之元在這里凝聚,霧氣縹緲,像是仙界風景,讓人流連忘返。

    此刻,很多大族的人物齊聚在這里,他們登上了不同的山峰,與一些人接觸,彼此交談,而交談的話題,赫然是關于不老山的。

    孫聖通過他們的談話中,或多或少的了解了一些事情。

    不老山,這座山在域外人眼中,充滿了傳奇色彩。

    世人退守昆侖之後,域外人發現了不老山,這些年來,一直都在探索。

    伴隨著他們探索,不老山的一些秘密被開啟出來,那里竟然是先天神降生的地方,有先天神液從地底滲透出來,喝一口,便能讓人道法大增,是逆天的好東西。

    同時他們了解到,先天神一族,竟然不是正常的陰陽交合所誕生的,他們的誕生,都是不老山中凝聚出來的神胎。

    這些神胎,是先天神凝聚生命法則培養出來的,有的神胎中,還會誕生好幾個生靈,視為多胞胎。

    先天神被滅族,那不老山中的先天神液,也干枯了。

    但是,經過一個紀元的醞釀,這先天神液再次凝聚出來,而且是大量的,從山中滲透出來。

    這讓很多皇族如痴如醉,瘋狂的奔向不老山。

    但是,此番他們大隊的人馬集結在這個地方,並非只是單純的為了先天神液,而是因為他們要去開啟不老山中最大的秘密,需要大批的修士。

    此刻,孫聖他們登上了一座山峰,這山峰上,設有石桌石凳,都是天地靈玉砌成的,同樣是紀元初留下的東西,被後世人利用。

    遠處,有一株神樹,枝繁葉茂,富有靈性,有人從上面隔空摘下來一些葉子,泡成茶水,在這里飲茶。這里就像是自助茶館一樣,那些神樹葉子泡成的茶水,雖然對他們這種境界的人來說沒什麼太大的作用,但泡出來的茶水,卻非常的香醇。

    其他幾座山峰上,同樣都是如此。

    孫聖以法力演化處一盞茶杯,摘下一片葉子,而後從遠處的一處寒潭中取了些水,以道火烹茶。

    他在聆听這些人談話,想要得到更多的信息。

    因為從他們的談話中,孫聖對不老山的傳奇色彩,也比較好奇起來。

    期間,甚至有人和孫聖攀談,並沒有認出來他是另一界的人,因為不管是孫聖、紫雪夫人、銀日魔君,都把氣息隱藏的很好,而且他們的修為,都比這些人強,想要看透他們,幾乎是不可能。

    倒是有人注意到了孫聖肩膀上拍著的小黑貓,不禁說道︰“這位道友,這是你收服的?”

    “嗯,是啊。”孫聖點點頭。

    “呵呵呵,我觀摩這生靈像極了另一界的龍象獸,听說在另一界也幾乎尋不到這種生靈了。”

    “道友竟然收服了龍象獸,敢問是哪個大族的?”

    “不可說,不可說。”孫聖故作神秘的說道。

    很快的,就懶得有人問他了,只覺得這個神秘人,可能很有身份。而且對方明明沒有泄露絲毫氣息,卻不知為何在它面前感受到了一種壓力。

    孫聖也懶得搭理這些人,他耳听八方,聆听著對自己有用的線索。

    不光是這座山峰上,以他的耳力,其他幾座山峰上人們的談話也能接收過來,听得很清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