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62章 跋扈聖女

第1862章 跋扈聖女

    黑魔王,指的是一個少年的名字!

    一開始,只有一少部分人這樣叫,但隨著那個少年的名氣越來越大,這個外號,逐漸被叫開了。

    再加上那個少年所做出來的事情,對他們來說,的確是人神共憤,故此被稱之為“魔王”一點也不為過。域外人對“魔王”二字的理解,不是褒義詞,是貶義詞。

    一時間,這座山峰上,所有人都想到了是誰,因為不久前他們還听到過這個人的消息。

    “竟然是他!”

    “天古皇族竟然和那個少年發生過關系?這怎麼可能!”

    一時間,周圍的人紛紛震驚,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他們竟然一點消息都沒得到。

    清依聖女臉上變顏變色,她怎麼會不知道黑魔王是誰?名氣太大了,尤其是一年前,這個魔王大開殺戒,在大荒之中,一個接一個的斬殺皇族高手,死的還都是高貴的血脈。

    像她這種級別的聖女,就死了好幾個。

    但是,清依的臉色很快的平靜下來,說道︰“那又怎樣?我們堂堂無上血脈,難道會被一個少年嚇到?更何況,我可是听說,當初你這個新娘子被人棄而不顧,那人連夜逃婚了。”

    此言一出,周圍的人再次一愣,而清依身邊的幾位皇族則是立刻明白過來,不禁再次露出了譏諷的笑容。

    “什麼嘛,原來是個被拋棄的人。”

    “呵呵呵呵,連第二界的人都看不上她,還敢驕傲,你還有什麼自尊可言,簡直可笑。”

    那幾位皇女似乎意識到了自己剛才的失態,再次譏諷的笑了起來,即使她們笑的花枝招展,讓人炫目,但這笑聲太刺耳了。

    清依說道︰“你們想要拿那個少年嚇唬我?開什麼玩笑,可知道我的干爹五雲老祖是誰?”

    五雲老祖,那是一位古皇族的老祖宗,名聲顯赫,年青的時候,可謂是無敵于天下,和老吞天狐,是同級別的人物。

    清依正是五雲老祖的干女兒,很難想象一位這樣壽元強大的老祖,為什麼要收一個後輩做干女兒。

    “呵呵呵,真是可笑,你到底是干女兒還是小妾呢?”紫玉公主嘴巴很毒,此刻冷笑一聲說道。

    此言一出,全場頓時一片嘩然,清依聖女的臉色也變得極度鐵青起來。

    即便是很多人心知肚明,但也絕對不會說出來,因為他們都不願意招惹那個大族,更不願意招惹五雲老祖這樣的凶人,他和老吞天狐一樣的凶殘。

    “大膽!好個放肆的小妮子!”這時候,清依身邊的一位老嫗呵斥道。

    “叔母,掌嘴!”清依羞憤的說道,臉色發青,銀牙緊咬。

    “好!”

    那名老嫗站起來,直接動手,身影一閃,就朝著紫玉公主的臉上掌摑而去。

    這種級別的人物出手,像紫玉公主這種修為,根本就無法反抗,“啪”的一聲,白皙的臉上,就被這老嫗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啪!”

    老嫗得理不饒人,反手再次一個巴掌扇了上去,扇的紫玉公主嘴角流血,一臉羞憤之色。

    “這兩巴掌,是讓你管好你的嘴!”老嫗冷森森的說道。

    “你們太過分了!”玲瓏公主嬌喝道,沒想到身為一個長輩,會這麼欺辱他們這樣的後背。

    “你也很有意見嗎?叔母,掌摑她!”清依嬌喝道。

    雖然清依叫她一聲叔母,但是明顯的感覺的出來,這名老嫗不敢忤逆清依的意思。也許是因為清依和五雲老祖關系不一般的原因,他們心知肚明,清依的話,就是五雲老祖的話。

    “啪!”

    那老嫗二話不說,狠狠一巴掌扇在了玲瓏公主的臉上,將其打的嘴角流血。

    “哼,不入流的貨色,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詞,還有你。”清依抬手點指紅仙郡主,可謂是驕縱跋扈到了極點。

    那老嫗自然不會手下留情,掌影一閃,便是一巴掌扇在了紅仙郡主的臉上。

    清依之所以在這里這麼驕縱,和她身邊的兩位老輩也有關系。以這兩個老輩的實力,年輕一輩中,誰也不敢和清依作對。

    此刻,清依聖女的臉上露出了譏諷的笑容,其他幾位圍在她身邊的皇女,也都是一臉的嬉笑,仿佛是在欣賞一出唯美的戲劇一樣。

    紅仙郡主臉上挨了一巴掌,同樣羞憤難當。

    而那名老嫗更是得理不饒人,一巴掌落下之後,抬起手來就要繼續打。

    但就在這時,老嫗的手突然僵持在了半空中,不禁臉色一變。

    “怎麼了?繼續打啊!”清依聖女依然喋喋不休的說道。

    “有殺氣,鎖定了我,但是……感覺不到是從哪里傳來的。”老嫗突然說道。

    “殺氣?”清依聖女站了起來,環顧四周,道︰“我玉皇族的事情,誰敢插手,活膩歪了是嗎?我干爹一聲號令,可踏平你族!”

    太囂張,太張狂,雖然清依貴為玉皇族的聖女,但完全沒體現出聖女該有的姿態,其囂張跋扈,讓人看不慣。

    但是,沒有人敢說,因為他們都不想得罪這個古皇族,更不想得罪五雲老祖,這可是五雲老祖的干女兒啊。

    遠處,一座山峰上,孫聖盯著那邊,殺意自然是他散發出來的,只不過,以他現在的修為,只要不是帝君,即便是感應到了他的殺意,也不知道從何處而來。

    “紫雪,去教訓教訓她們。”孫聖吩咐道。

    “我們……不是要隱藏身份嗎?”紫雪夫人不禁問道。

    之前孫聖還特意叮囑過,要低調行事,不要暴露身份。

    “現在需要暴露一下。”孫聖冷冰冰的說道。

    雖然他和紅仙郡主道路不同,但畢竟名義上還是有關系的。而且當初紅仙郡主被孫聖俘虜到古要塞的時候,其中的細節,自行腦補。

    看著紅仙郡主被人以這般狂妄的姿態扇了一巴掌,這讓孫聖心里很過意不去。如果他不在也就算了,此刻親眼看到,不禁心中發冷。

    那座山峰上,清依見無人站出來,不禁更叫驕傲,對那名老嫗說道︰“給我狠狠地打。”

    老嫗皺眉,那股殺意依舊在,但就是不知道從何處而來的,此刻在清依聖女的催促下,這老嫗只能咬牙一狠心,繼續一巴掌朝著紅仙郡主扇了過去,但同時也做好了防御的準備,應付突變。

    “刷!”

    結果,一道身影突然從遠處沖來,快到了極點,那是一名穿著紫色斗篷的女人,身材曼妙火辣,身形一動,出現在了這座山峰上,而後玉手一抬,法力演化出了一條鞭子,直接伸了過來,束縛住了那名老嫗的手腕。

    “你是誰!”老嫗驚怒,早就預料到會有人出手。

    “你倒是動手啊。”紫色斗篷下,露出一張美婦人的面孔。

    正是紫雪夫人。

    下一刻,紫雪夫人猛地一抖手,“噗”的一聲,法力演化出來的鞭子直接撕扯下來了那老嫗的一條手臂,鮮血淋灕,觸目驚心。

    “大膽!你敢干擾玉皇族的事情!”那老嫗惱羞成怒,張牙舞爪的就朝著紫雪夫人沖了過來。

    “啪!”

    紫雪夫人鞭子一抖,那法力凝聚成的鞭子沒有任何懸念的抽在了這老嫗的臉上。即便這老嫗是個高手,但還沒有觸及到帝君領域,所以她根本不是紫雪夫人的對手。

    一條清晰的血痕,出現在老嫗的臉上,雖然傷口很快愈合,但這也是*裸的恥辱烙印。

    “想死嗎?”紫雪夫人說道,身上可迫的氣息爆發出來。

    “你……”一時間,老嫗震驚,因為通過這股氣息她能感覺的出來,這個女人不是他們這一界的人,而是第二界的人。

    “什麼?第二界的生靈!”

    “怎麼回事!第二界的人怎麼突然跑到這里來了!”

    一時間,周圍的人也驚訝無比,最關鍵的是,這個女人很不簡單,身上得氣息,分明已經觸及到了道之巔峰了,即便還沒有正式跨出那一步,但也不是半道領域的人可以抗衡。

    “好大的膽子,你們第二界的人,竟然敢到這里來撒野!”老嫗呵斥道。

    而此刻,在清依聖女身邊,那老者走了出來,眯起眼楮,冷著一張臉,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不在紫雪夫人之下。

    “敢在此地撒野,是要付出代價的。”那老者說道。

    “哼,你們想救這個女人?那就要看看有多大的本事了。”清依的臉上並不惶恐,因為知道自己身邊也有一位同級別的強者,冷哼一聲,道︰“就算你觸及到了帝君領域又如何?我族中的這位前輩同樣如此,同級別之下,你們第二界的生靈如土雞瓦狗。”

    這不是小覷,而是客觀的事實,即便是第二界的人也承認,在同級別之下,域外人要強過他們許多。

    “是嗎?”

    這時,遠處的山峰上,再次走來了幾人,身上的斗篷散去,分別是銀日魔君、血袍僧人。同時伴隨著一聲怒吼,一只小黑貓竄了出來,化作了龍角象牙的黑豹,凶殘之氣撲面。

    他們每一個,全都觸及到了道之巔峰的領域,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這一下,即便是這些域外皇族也震驚,一個這樣的人,他們倒是不覺得可怕,此刻一下子出現了好幾個,就不得不讓人鄭重了。

    “龍象獸!”

    尤其是有人看到了龍象獸,這可是罕見的血脈,不光第二界有,域外那邊也曾出現過,可惜早就絕種了,只听說如今第二界還有一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