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帝君一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帝君一戰

    一時間,有不少人看向了紅仙郡主,這件事,由紅仙郡主引起的。但是歸根結底,還是因為那個名叫清依的聖女在這彰顯自己的驕傲,跋扈無比。

    要不然,也不會引來這場亂子。

    提到清依這位聖女,人們忍不住朝著山下的某個地方望去。

    因為那里傳來了一聲尖叫,山道上,一位白皙的女子在裸奔,沿途所過之處,很多人都在躲著她,也有人在遠遠的觀望,有人嫌棄,也有人抱著一種復雜的心態。

    這位白皙的女子,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地方,因為在這里她無處可藏。

    “唉……”那名老嫗嘆了口氣,說道︰“帶她走吧,不管如何,不能讓她讓在這丟我們玉皇族的臉面。”

    “嗯,你去吧。”玉皇族的老者說道,略帶嫌棄的表情。

    最終,那名老嫗點點頭,飛向了山下……

    此刻,孫聖他們再次出現在了那座山城當中,孫聖看了一眼別在腰間的紫翅仙凰,冷笑一聲,道︰“有這個家伙在,我們不愁自己找不到不老山的位置。”

    這就是孫聖俘虜這頭紫翅仙凰的原因,那不老山,通過孫聖的了解得知,其實十分隱秘,一般人即便是在不老山的範圍之內,也無法找到那座山。

    但以紫翅仙凰這種等級的存在,他必然是知道不老山的位置的。

    當下,他們迅速的離開了山城,因為孫聖也知道繼續待著這里有多麼危險。

    本來他們應該低調行事,不輕易暴露身份,但計劃趕不上變化,誰能想到會遇到清依聖女那樣的女人,讓孫聖一怒之下,在此彰顯姿態。

    “轟!”

    然而,就在孫聖他們即將踏出這座山城的時候,突然,一股可怕的帝君氣息降臨了。

    山城深處,傳來了一聲震天的龍吟之聲,緊跟著一匹白龍馬馱著一位全副武裝,神聖不凡的白衣帝君出現了,直奔孫聖殺來。

    這位白衣帝君,一直在山城當中,不但如此,這座山城之內,還有其他幾位帝君。

    他們正在密談,外界不可打擾,所以孫聖出現的消息傳遞過去的有些慢。

    不然的話,以帝君的修為,只怕孫聖還沒走出那座古殿的時候,就已經被發現了。

    “你還想走!?給我留下命來!”白衣帝君喝道,二話不說,就朝著孫聖殺了過來。

    道法凝聚成一根雪亮的戰矛,刺殺出一道驚世長虹,帝尊之威所過之處,萬靈臣服。

    “糟了!”紫雪夫人驚呼道,臉色大變。

    “你們走,去按計劃行事!”孫聖說道,回過頭去,面對帝君的強大的道法一擊,他的手中,一朵青蓮綻放,混沌仙氣爆發。

    道基青蓮,蘊含著孫聖完美的道法,此刻迎向了白衣帝君這一擊。

    “轟!”

    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道基青蓮與白衣帝君的一擊狠狠地轟在一起,一股可怕的風暴席卷四方。

    那根雪亮的戰矛,在道基青蓮的一擊之下,轟然粉碎,青蓮飛回懸在孫聖的掌心中。

    但是這一擊,同樣讓孫聖受到莫大的震動,他能感受得到這名白衣帝君的強大,確實非同小可,連赤帝那樣的人,都未必有這麼強大。

    “嗯?”

    白衣帝君一擊不成,眉頭緊皺,說道︰“想不到你竟然成長到如此。”

    “是嗎?害怕了吧,我自己都嚇一跳。”孫聖說道。

    “那就更不能放你離開了!”白衣帝君說道,向前殺來。

    白龍馬咆哮,竟然比真龍還要強大,真不知道是個什麼品種,光是這批白龍馬,就比普通的帝君厲害。

    “死!”

    白衣帝君喝道,眸中綻放出光彩,那像是一種瞳術,而且是來源于他的血脈中的強大力量。

    一瞬間,天地間殺氣彌漫,這可怕的殺氣,就像是洪荒末日降臨了一般,但凡是置身在這股殺氣下的人,全都感覺到了末日來臨的景象。

    而孫聖,更是處于風口浪尖上,一瞬間,他仿佛看到了諸多的畫面……

    世界在顛倒,天為地地為空,一切都不復存在,乾坤在崩塌。

    一眨眼,畫面再次變了,一顆顆洪荒星辰墜落下來,燃燒著遠古神火,壓塌虛空,像是要毀滅一個大世。

    很快的,孫聖又看到一座座地獄朝著他壓制下來,像是要把他永久的困在地獄當中一般。

    一幅幅恐怖的畫面,足足有十幾種,這是一種震懾神魂的異象,而這種異象,只有孫聖自己可以看得到。

    一時間,孫聖不禁倒吸涼氣,而後快速的運轉道法,強行逼迫自己與這些異象隔絕,不然整個靈魂都會陷入到其中去。

    這也就是孫聖,換做其他人,可能一下子就會沉落進去。

    緊跟著,一根白色的戰矛,穿過這些異象,直取孫聖的眉心而來,殺意決絕,似乎根本躲閃不開。

    白衣帝君駕馭著白龍馬瞬間殺到,像是馳騁戰場的戰神一樣,戰矛所過之處,洞穿一切,仿佛世間就沒有它穿不透的東西一樣。

    孫聖一咬牙,再次祭出了道基青蓮。

    青蓮迎空放大,纏繞著混沌仙氣,與白衣帝君的攻擊踫撞在一起。

    “轟!”

    又是一聲巨響,孫聖身體大震,向後倒退,不過他依然防御下來了這位白衣帝君的一擊。

    “嗯?你的道基用何物塑造!”白衣帝君十分震驚,沒想到這少年的道基這麼堅固,即便是他,都無法刺破。

    “你猜猜看,猜對了有獎勵。”孫聖說道︰“雖然我現在還打不了你,不過要殺我……也難。”

    話音落下,孫聖的身後虛空扭曲,一股力量將他接走,眨眼間消失在這里。

    那朵道基青蓮,同樣伴隨著孫聖一起離開,化作一道光,沒入虛空中,不見了……

    白衣帝君沒有追下去,騎著白龍馬站在那里,全副武裝之下,看不出是什麼表情,但卻能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驚人殺意。

    孫聖逃脫了,就在一位帝君眼皮子底下離開了。

    白衣帝君沒有繼續追擊,是因為他徹底感應不到孫聖的存在了,所以即便是刺出最後一擊,也無法留住這個少年。

    “只要你還在這一邊,我就不信你跑的了!”白衣帝君說道,而後駕馭著白龍馬,迅速的離開了山城。

    顯然,他並沒有放棄,繼續追擊孫聖去了。

    ……

    而此時此刻,就在山城的旁邊,一座山脈之中,孫聖出現了。

    他的周邊,擺放著一些古物,塑造出了一個大陣,用來接引他回來。

    其實在進入那座山城之前,孫聖就布置了這些手段了。所謂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孫聖也是為了安全起見,布置了這麼一個陣法,本以為用不到,沒想到真的發揮了作用。

    他沒有在太遠的地方布置,所謂安全的地方就是危險的地方,那些人也不會想到他傳送走之後,其實就在山城的附近。

    一旁邊,銀日魔君、紫雪夫人、血袍僧人和龍象獸走來,他們先一步來此,開啟了這里的法陣,將孫聖接引了回來。

    “走,那一身孝的帝君追出來了,我想他很快就會意識到我們的計謀。”孫聖說道,催促離開。

    當下,他們迅速的離開了這里,沒有直接御空,而是在山脈中盡最大的速度奔行。

    向他們這種修為的人,即便是不御空,單以縮地成寸和咫尺天涯等手段,也是很快的。

    這里是域外人的地盤兒,凶險無比,一旦被抓住,便是凶多吉少,所以即便是孫聖都不得不大意,更何況還有帝君在追殺他們。

    他們這一跑,足足過去了半天的時間,離開了這座山脈,尋到了一處安全的地方,暫時停了下來。

    這時,孫聖接下來別在腰上的紫翅仙凰,將其伶起來,對方被封印住了一切道法,像是一只土雞一樣,完全失去了光彩。

    接下來,就是開始審問這頭生靈了。

    孫聖簡單粗暴,直接掄起來,往地上狠狠地摔,一邊摔一邊大喝︰“說不說!說不說!說不說!”

    這可不是普通的倫砸,每一次摔出去,都蘊含著道法的力量,幸虧這紫翅仙凰的體魄足夠強大,要不然,恐怕一下子就被摔爆了。

    但是,紫翅仙凰十分嘴硬,也很驕傲,就是不松口。

    “不老山在哪,別逼我搜尋你的元神。”孫聖說道,其實他也害怕對方自爆元神,什麼都得不到。

    “說不說!說不說!說不說!”

    孫聖又倫了十幾次,結果這紫翅仙凰真的是很頑強,都已經七竅流血了,就是不肯松口,只是怒視著孫聖。

    “你來!”孫聖遞給了銀日魔君。

    銀日魔君直接掄起手中的大牌匾,往紫翅仙凰的身上一通猛拍,並且學著孫聖的姿態,口中大喝︰“說!說!說!說!”

    最後,龍象獸也沖了過來,拿爪子伶起來紫翅仙凰,往旁邊的一座大山上一通猛摔。

    血袍僧人掄起古老的佛像,往紫翅仙凰身上一下一下的砸。

    這簡直就是就一場群毆,像他們這種身份的人,極少能做的出來這種事情。但也分時候,現在他們跟著孫聖,估計也受到了影響。

    最後,紫翅仙凰吐血,渾身抽搐,一個勁兒的翻白眼兒,差點死過去……

    “這家伙嘴太硬了!”龍象獸說道。

    “那個……”紫雪夫人看了一眼紫翅仙凰,說道︰“你們好像還沒把封印解開呢,它現在口不能言,也不能傳音。”

    “額……”

    一時間,孫聖,銀日魔君、血袍僧人和龍象獸頓時臉色一黑,孫聖也尷尬了一下︰“是嗎?我忘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