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75章 流血之戰

第1875章 流血之戰

    “轟!”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那堅固不朽的戰車,被孫聖所化的黑暗劍氣一下子從中間劈開。

    要知道,這戰車的防御力何其驚人,能防御住禁區力量的攻擊,即便是荒古女尸,也只是撞得凹陷下去,並未能將其擊破。

    但孫聖,與黑暗聖劍相融,僅僅是一劍,便劈開了這輛戰車。

    戰車從中間裂成了兩半,倒在地上,成了破銅爛鐵。

    里面,中年道姑、金發老者和另外三名至強者全都沖了出來,一臉驚怒之色的看著孫聖。

    “怎麼回事……為什麼他能擊壞戰車!”

    “一劍,僅僅是一件就劈開了戰車,怎麼可能!”這些人驚叫道。

    而孫聖,則是沒工夫搭理他們,他提著黑劍,長發飛揚,而後鎖定住了另外一輛戰車,那位皇族帝君駕馭的戰車。

    下一刻,孫聖再次動了,如雷霆一般向前殺去,再次化作了一道粗大的黑暗劍氣。

    “轟!”

    “ 嚓!”

    第二輛戰車,同樣被劈開,黑暗劍氣從戰車的側後方斬入,從左前方撕裂開來,同樣是僅僅用了一擊,便摧毀了這兩戰車。

    這一下子讓域外人嚇得目瞪口呆,這是何其驚人的攻擊力,就算是帝君,也沒有這樣的攻擊力吧。

    “不,他只是洞悉了戰車的薄弱點而已,所以才能將其擊破,這小子應該掌握有驚人的瞳術!”那中年道姑說道。

    “找死!”

    破碎的戰車當中,傳來了驚天的怒吼之聲,那位皇族帝君出來了,是一位男子,並不蒼老,維持在年輕的面貌,身上穿著血色戰衣。

    “轟!”

    緊跟著,一股強悍的帝君神威,直接朝著孫聖碾壓過來。

    “女尸大姐,擋住他!”孫聖說道。

    “吼!”

    荒古女尸殺了過來,擋住了這位皇族帝君,半截女尸揮動袑騑陷釭漯Z器朝著皇族帝君殺去,所向披靡。而且,隨著戰斗,這荒古女尸似乎越來越熟練的駕馭自己的神力了,攻擊比剛才更加彪悍。

    “可惡……”那皇族帝君咬牙,但卻奈何不得對方。

    而孫聖只朝著中年道姑那幾人走去,臉上掛著冷笑,道︰“說我沒資格開戰是嗎?現在如何?你們誰也別想活著離開。”

    一時間,中年道姑等人具是驚慌無比,沒想到會面對這樣的局面。同時心中驚懼,因為他們很清楚這個少年的戰力。

    “可惡,沒想到今日我們會被一個小崽子給逼迫到這種境地!”那金發老者說道。

    “哇卡卡卡!金毛老逼,你的對手是我!”這時候,遠處的墮神凰突然發威,羽翼一震,裂開天地,直接朝著那金發老者殺了過來。

    “墮神凰,你真的反了嗎!”那金發老者又驚又怒,大聲喝斥道。

    “反你m了個頭,老子這叫落井下石而已。”墮神凰很不地道的說道,殺向了金發老者。

    “吼!”

    那金發老者怒吼一聲,也化作了本體,他同樣不是人族,而是一條金色的大蜈蚣,渾身上下金光璀璨,人立起來,百足揮出上百記神拳,打得天搖地動,和墮神凰大戰在一起。

    “我就把它交給你了,朋友。”孫聖對著墮神凰笑道。

    “你麻痹!”墮神凰剛想點頭,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而後怒視著孫聖。

    “哼,還說沒有投靠,事實勝于雄辯!”那中年道姑冷聲道。

    “還剩下四個,你們有信心擊殺他們嗎?”孫聖則是朝著銀日魔君和紫雪夫人他們望去,說道︰“我把他們交給你們了,別白瞎了手里的寶貝。”

    “好!交給我們吧!”

    銀日魔君等人摩拳擦掌,他們也很想大戰一場,這幾天,他們可是撈到了不少的好東西啊,這些都是先天神遺留下來的秘寶,威力強大。

    “哼,你未免太看不起人了,同級別之下,你們太弱了。”中年道姑說道。

    “是嗎?老姑子,那你就試試看吧。”紫雪夫人********妖嬈,此刻嫵媚的笑道,一伸手,一口青銅斷劍出現在手中,朝著中年道姑殺了過來。

    緊跟著,銀日魔王等人也出手了,紛紛祭出了不同的秘寶,每個人手中,至少有三件,都是威力絕倫的至寶。

    “什麼!你們……竟然找到了這麼多!”中年道姑說道。

    大戰一觸即發,孫聖卻沒有參與,他覺得以銀日魔君和紫雪夫人他們,再加上手頭上的幾件秘寶,對付這幾個人綽綽有余了。

    唯一能造成威脅的,只有那位皇族帝君。

    此刻,皇族帝君和荒古女尸大戰正酣,孫聖眼楮一眨不眨的盯著那里,而後冷冷一笑,剎那間,展現出三頭六臂的姿態。

    他左手拖著青蓮,右手握著黑暗聖劍,背後還有兩條臂膀,在施展古老的術式,一對臂膀拉開了大弓,另一對臂膀手捏史前星辰,蕩漾出一股股狂暴的力量。

    這一刻,孫聖戰力齊出,同樣加入了荒古女尸和域外帝君的戰斗。

    “殺!”

    這位皇族帝君也惱怒了,他身為堂堂道之巔峰的人物,沒想到如今竟然被一個少年這般挑釁,實在是對他極大的侮辱。

    此刻,這位皇族帝君朝著孫聖殺來,想要率先結果孫聖。

    但是,荒古女尸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獸體防御無雙,半截女尸手持袑騑陷釭漣L器,大開大合,神力激蕩,即便沒動用任何手段,只是爆發出無上神力,但依然不可小覷。

    她擋住了皇族帝君,與之交鋒。

    而孫聖則是很不地道的見縫插針,專門補刀,游走在皇族帝君的身後,各種絕殺手段,狠狠地轟了上去。

    這場大戰,持續了沒多久,很快的,皇族帝君已經不敵了,被壓制住。

    在孫聖和荒古女尸的聯手之下,他可謂是重傷累累,忍不住絲毫。

    一尊荒古女尸,已經足夠讓他頭疼的了,偏偏孫聖而在背後下狠手,而且以孫聖現在的實力,雖然他自己不足以和帝君抗衡,但他的攻擊,毫無疑問也能給帝君造成重創。

    就這樣,他們一打就是上百個回合!

    這位皇族帝君頭破血流,悲催到了極點,身為道之巔峰的強大存在,而且出自皇族,竟然被人圍毆了,最重要的是,他竟然被一個少年傷的這麼慘。

    “吼!”

    最後,荒古女尸爆發,那碩大的麒麟頭一口咬了上去,直接咬斷了皇族帝君的下半身,另其大聲慘叫起來。

    緊跟著,孫聖後背補了一刀,數種絕殺之術一起轟殺過去,將其打吐血。

    “噗噗!”

    最後,荒古女尸手中那袑騑陷釭瑣唹朁M戰戟落下,刺入了這皇族帝君的頭顱當中,將其釘殺在地上。

    “啊!!”

    淒厲的吼叫,從這位皇族帝君的口中傳出來,他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發出這樣的慘叫,實在是太丟人了。

    但是現在,丟人都是次要的,他的性命已經懸在一線。

    “噗!噗!噗!”

    此刻,這位皇族帝君的頭顱裂開,元神光從里面射出來,他已經遭遇了毀滅的邊緣!

    “不!!”

    遠處,中年道姑等人在苦戰,此刻看到這一幕,全都忍不住驚叫起來,他們不敢相信,堂堂一位來自皇族的帝君,竟然就這麼敗了,瀕臨毀滅。

    “轟!”

    最後,荒古女尸手中的兩件兵器突然迸發出光彩,而後那皇族帝君的頭顱頃刻間炸開了。

    與此同時,天地間異象紛呈,道之巔峰的人物死亡,都會伴隨著可怕的異象出現。

    這位皇族帝君死了,天地間下起了瓢潑血雨,證明著他的死毫無懸念。

    “真的……死了……”

    中年道姑等人臉色發白,他們此刻也傷痕累累,與銀日魔君和紫雪夫人他們對戰,被他們手中的秘寶傷的很慘。

    “讓開,殺他們的事情,讓我來。”孫聖說道,向前走來。

    這些人都是來自皇族的人,擊殺他們,要承受皇族的因果詛咒,這種詛咒,一般人扛不起。

    但是,孫聖曾經被詛咒折磨的淒慘過一次,差點死掉,後來他在聖煉之路上化解了這種從詛咒。從那之後,孫聖貌似對這種詛咒產生了免疫力。

    最終,在孫聖果斷的殺伐下,這幾個本就重傷之人,被他毫不留情的擊殺掉,包括與墮神凰大戰的金色大蜈蚣,也被孫聖斬成了數百段,將其擊斃。

    一戰告誡,大獲全勝。

    銀日魔君和紫雪夫人等人都興奮無比,沒想到此戰,勝的竟然如此徹底,不但將這些人全部殲滅,而且,還殺死了一位皇族帝君。

    同時,他們也知道,這可是大事件,一旦傳開,他們將會面對域外人瘋狂的報復。

    “走!”孫聖沒有 攏 桿俚睦  獾胤健br />
    “等等我啊,我也得和你們一起離開。”墮神凰叫道。

    他也知道這次事情鬧大了,他現在徹底和這個少年綁在一條繩上了,一旦被他們這一界的那幾位狠人知道了,抓住他絕對能剝了他的皮。

    故此,墮神凰只能跟著孫聖一道離開。

    “你確定嗎?跟我走,你可就真的背上叛逃的名聲了。”孫聖問道。

    “那總比死了強,大不了離開這里之後,我遠走高飛。”墮神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