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884.第1884章 墮為不詳

1884.第1884章 墮為不詳

    “小曼!”

    孫聖在內心中大叫,狂呼,因為這黑色風暴中所站立的少女,赫然便是帝小曼。

    他怎能相信,會在這里見到帝小曼,而且……對方明顯狀態很不對勁兒。

    黑色風暴之上,少女立在那里,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滿頭秀發飛舞,她臉色白皙,容顏依然如故,一雙眼楮,完全被黑色所佔據,玲瓏的嬌軀周圍,卻飛舞著灰色的不詳物質。

    這絕對是帝小曼,踩在黑色的風暴之上,玉腿修長白皙,****雙足。

    但是,此刻帝小曼卻在慟哭,發出嗚咽的哭聲,而且顯得非常痛苦,周身上下,全都是不詳。

    “怎麼會這樣!真的是小曼,她怎麼了!”孫聖激動無比。

    他終于知道為什麼自己剛才會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因為他會遇到帝小曼,而帝小曼已經化為不詳。

    那種預感,是血脈相連的本能!

    “嗡!”

    地面上,灰色的戰矛飛了起來,飛回到了帝小曼的手中,她手持著戰矛,踩著黑色風暴走下,明明這里不能御空,但帝小曼卻能駕馭著風暴而行。

    “媽呀,女妖邪,皇叔殺了她!”小孔雀喳喳呼呼的叫道。

    “小曼,是你嗎?你怎麼了!”孫聖傳音過去,與帝小曼進行交流。

    “嗚嗚嗚嗚!”

    但是,帝小曼卻發出了慟哭,淚流滿面,但這哭聲,僅僅是持續了幾個呼吸的時間。

    下一刻,在帝小曼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了一抹邪笑,下一刻,帝小曼直接俯沖下來,手持灰色的不詳戰矛,就這麼朝著孫聖殺了過來。

    “可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孫聖調轉馬頭,而後快速的向前沖去。

    他不可能和帝小曼動手,那是自己的妹妹,即便已經化為不詳。

    這一刻,孫聖想到了很多!

    當初,帝小曼在青銅古門後面,被不死物質封印在其中,而後和那個神秘的小界一起消失不見了。

    而在那之前,孫聖更是曾在時空混亂之地,洞悉了一角未來。

    在那一角未來當中,他看到了帝小曼在追殺自己,甚至未來的自己曾向他發出信號。但即便如此,孫聖都未能扭轉當時的局面。

    而現在,在這里,孫聖看到了帝小曼,墮為不詳,要殺他!難道這一切真的應驗了?

    黑色的風暴席卷,孫聖一邊持著青銅破燈一邊跑。而在她的身後,帝小曼踩著黑色的風暴追來。

    孫聖發現,這黑色風暴,似乎正隨著帝小曼的移動而移動。換句話說,這黑色風暴,是帝小曼帶來的,風暴是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

    “怎麼回事,小曼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孫聖忍不住驚訝。

    “跑什麼,殺她呀!”懷中小孔雀忍不住著急。

    “閉嘴!她是我的……一位朋友。”孫聖話到嘴邊又改了,因為若是說這是他的妹妹的話,他的身份肯定就暴露了。

    “這是皇叔的朋友?竟然墮為不詳了。”小孔雀驚訝的張著小嘴。

    身後,帝小曼追殺上來,駕馭著黑色風暴而行,一擊像是掀翻了這塊土地一樣,使得這個地方淪陷,土地炸開,顛覆。

    孫聖一咬牙,凌空而起,而後一踢馬屁股,讓白龍馬馱著小孔雀沖向了遠處,而他自己則是回身迎向了帝小曼。

    這個舉動,頓時把小孔雀嚇得娃娃亂加︰“皇叔你不要不管我啊,最起碼把封印給人家解開啊。”

    但是,很快的,白龍馬和小孔雀,便被黑色的風暴蔓延,沖向了遠處。

    “小曼!”

    孫聖回身迎向了帝小曼,終于開口說話,呼喚帝小曼的名字。

    與此同時,他的身上白袍白甲消失,露出了本來面目,希望帝小曼可以認出他來。

    但是,孫聖想多了。

    此時的帝小曼,根本就是六親不認,她墮為不詳,不能自我,像是根本不是她了一樣。

    “轟!”

    帝小曼一擊落下,孫聖無奈只好與之抗衡,如意戰矛收了起來,取出了黑暗聖劍,向前迎去,與不詳的戰矛踫撞在一起。

    結果,一擊之下,孫聖後退出去,承受了一種可怕的攻擊,他的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

    “大聖!”

    此時的帝小曼,發揮出來的力量,絕對在古之大聖的級別,但是……她現在化為了不詳大聖。

    這不禁讓孫聖驚訝,這些年來,帝小曼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墮為不詳,但卻有了大聖之力,實力還要領先孫聖一步。

    “嗚嗚嗚!”

    此刻,帝小曼長嘯,黑色的風暴更加可怕,無數灰白色的不詳物質飛舞,縈繞在她的身邊,而後再次撲殺下來。

    孫聖硬著頭皮與之交手,黑暗聖劍對決那口灰色的不詳戰矛,踫撞出激烈的火星。

    即便帝小曼成為了大聖,但孫聖若是拼命的話,還是可以抗衡一二的。只不過,這種狀況,並未持續太久,很快的,孫聖吐血了,受傷了。

    自從他踏上了這條特殊的道路之後,已經很少有人能夠將他打到吐血了。

    但是,他也知道,此刻自己面對的帝小曼,根本就不是一般人。

    這是一場兄妹大戰,雖然孫聖滿肚子疑問,但不得不硬著頭皮出手,同時大聲呼喚帝小曼的名字,希望喚醒她。

    結果,十幾個回合的交手下來,孫聖再次受傷,被自己的親妹妹擊傷了。

    “我去,太特麼彪悍了。”孫聖咬牙,無奈之下,只能轉身沖出去。

    這不詳的帝小曼,他現在不是對手,她所駕馭的力量,充滿了不詳氣息,每一次孫聖與之交手,都會受到感染。

    若是一般人,只怕是古之大聖,如此這般交手,恐怕也會被不詳的物質侵襲。

    “妹兒,我不和你打了。”孫聖說道,轉身就走,沖向了遠處。

    “嗚嗚嗚!”

    黑色風暴鋪天蓋地,帝小曼駕馭著風暴而行,提著灰白色的戰矛繼續追殺。

    這黑色的風暴,確實是從帝小曼的身上散發出來,她成了這不詳的根源。

    這一跑,不知道跑出去了多遠,那黑色風暴始終伴隨著他,帝小曼並未放棄對他的追殺。

    最後,孫聖也不知道跑到了什麼地方,這片土地,成為了一種白色。

    而此刻,在地平線盡頭,出現了一座祭壇,白石砌成,聳立在那個地方,這白石祭壇的造型,很像是一座傳送台。

    “傳送的嗎?通向哪里的?”孫聖不禁納悶兒。

    當下,孫聖不顧一切的沖了上去,不管是通往哪里的,總之先甩掉帝小曼再說。而且這件事兒可不能讓其他人知道,讓人知道他被自己的妹妹追殺成這個逼樣,實在是太丟人了。

    很快的,孫聖接近了這座白石祭壇,凌空躍了上去,而後迅速的以自己的法力激活這座祭壇。

    好在,雖然沉默了一個紀元之久,但是這座祭壇還能用,此刻發光,一條渠道將孫聖包裹了進去,但這卻是一條殘破不堪的渠道。

    “這……沒問題吧。”孫聖驚訝,這殘破不堪的傳送渠道,很明顯出了問題。

    但是,現在已經來不及多想了,他一頭扎進了這殘破的渠道當中。

    這條從傳送渠道,不知道通往何處,殘破的不成樣子。

    孫聖一進來,立刻臉色大變,覺得出了大問題。

    這條傳送渠道遠沒有自己想想的那麼安全,這里充斥著各種不安的因素,空間、時間、次元,三種不同的力量交織,肆虐。

    “這條傳送帶,很明顯當年被人毀掉了,遺棄在這個地方了。”孫聖說道。

    沒想到,自己慌不擇路,闖入了這一個地方來了。

    天曉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這里太不穩定,不曉得要把他帶到什麼地方去,根本不可能把他安全的送到傳送渠道的另外一段。

    “嗚嗚嗚嗚!”

    而就在這時,身後,黑色的風暴席卷,帝小曼也追進來了,駕馭著風暴追殺進來。

    “她也進來了嗎!”孫聖一陣頭疼,這下可謂是雙重的大麻煩了。

    殘破的渠道內,空間、時間、次元,三大法則混亂不堪,周圍到處都是破洞,這些破洞,是通往未知空間和未知次元的地方,一旦被卷進去,就會迷失在里面,永遠出不來。

    “要不然……想辦法把小曼踢進去?”孫聖這般想到。

    不過這個想法根本不可能,那可是自己的妹妹啊,就算她變成了不詳,也不能這麼對她。

    “嗯?不對勁兒。”突然,孫聖驚訝,他恍惚中,發現這殘破的傳送渠道出現了重疊的影響,很不穩定,仿佛隨時都會消失一樣。

    甚至隱約之中,孫聖看到了一條大河流經這個地方,橫貫這條傳送渠道。

    這條傳送渠道,充滿了一切不確定的因素,十分紊亂,空間、時間和次元的力量,會影響很多事情,也許會照射進來一些別的東西。

    最後,眼前的這條河,越來越清晰了,甚至最後,孫聖感應到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氣息。

    “這股氣息難道是……”孫聖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因為他感覺到了,那是歲月長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