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85章 奔向過去

第1885章 奔向過去

    一條流淌在時空歲月當中,貫穿古今未來的神秘大河。

    “原來如此,我懂了!一切都是在這里發生的。”孫聖說道,瞬間明白了許多。

    下一刻,孫聖手捏奇怪的法印,口中吟誦咒語,下一刻,一股神秘的法則糾纏在他的身邊,同時,伴隨著時空碎片飛舞,使得有種時空交錯的感覺。

    孫聖在吟誦《時空經》,這些年來,孫聖對《時空經》的掌控,也越來越熟悉了,雖然沒有將其修煉至大成,但也能做到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比如說,在一些本就時空混亂的地方,開闢一條路!

    一時間,這個地方,時空經文響徹,孫聖在默誦《時空經》。與此同時,在孫聖的身後,浮現出來一個個古老的大界,那是曾經消失在歷史上的大界縮影,此刻顯化出來,而且不止一個。

    “開!”

    最後,孫聖大喝一聲,所有的時空碎片,此刻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口時空大劍,而後一劍劈向了面前的地方。

    “轟!”

    伴隨著一聲巨響,一條特殊的渠道被開闢出來,直接連接向了那條歲月長河。

    孫聖一頭扎了進去,但是在他的身後,帝小曼手中的灰色不詳戰矛投擲了過來,最後“噗”的一聲,擊穿了孫聖的胸膛,即便是孫聖堅固的聖體,竟然都沒有防御住這一擊。

    “我靠……我這個狠心的老妹!”孫聖咬牙,而後頭也不回的進去了。

    “轟隆隆!”

    歲月長河,湍流不息,河水中夾雜著時光碎片,甚至記載著某個時間發生的一些事情,出現了一些人和事,記載著一些喜怒哀樂。

    孫聖出現在了歲月長河的河畔,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

    他曾在歲月長河前垂釣,待了很長一段時間,故此不會認錯。

    此刻,再次出現在這里,讓孫聖忍不住感嘆世間的神奇,誰能想得到,竟然真的有貫穿古今未來的一條長河呢?

    他一回頭,發現帝小曼也順著他開闢出來的那條路追了下來,不過卻被時空法則阻隔,此刻正揮動手中的不詳戰矛,斬斷這些法則。

    “不能再等了!”

    孫聖一咬牙,而後再次運轉《時空經》,捕捉一些時空中的氣息和方向。

    最後,孫聖眼前一亮,而後頭也不回的沖向了一個地方,那里是……過去!

    孫聖大踏步的奔跑,宛如在時空中行走一般。

    歲月長河滔滔不絕,泛起的浪花,都在記錄著某個時間段發生的事情。

    孫聖一邊跑,一邊觀察著那些浪花,他看到了一些熟悉的景象。

    大荒之中,自己身中詛咒,被域外人圍殺……

    聖根扎根大荒,聖輝普照那里的每一個角落……

    世人退守昆侖,兩界大戰,就在大荒之中交的手,夷平了一些地方……

    大清洗,血染星空,無數的高手在隕落,死在黑暗戰車之下……

    王之戰!打得激烈,難舍難分!

    ……

    很多很多似曾相識的畫面,在歲月長河的浪花中翻起,記載著很多事情,孫聖也只是捕捉到了一部分和自己有關的事情而已。

    近了……近了……更近了……

    終于,孫聖捕捉到了一幅畫面,星空中,一頭鯤凰,載著眾人行駛在一片時空混亂的地方。

    這一次孫聖捕捉到的畫面格外清晰,而且這幅畫面存在的時間也特別久,並未化作浪花一閃即逝,而是在水中流淌,這恐怕和當時那片時空混亂之地有關系。

    “看到了!”

    孫聖驚呼,他看到了另一個時空的自己,盤坐在錕凰之上,此刻眾人應該是正在趕往極樂世界的路上。

    “孫聖!孫聖!”孫聖呼喚著自己的名字︰“看我啊,我在這里你,你看到了我嗎?”

    歲月長河中,另一個時空的孫聖睜開了眼楮,在左顧右盼!

    “孫聖,我在這里,我就是你自己,你大爺的你瞅啥呢,我在這兒呢!”孫聖氣急敗壞的大吼,很想把消息傳遞出去。

    很快的,河水中,另一個時空的孫聖,真的朝著這邊看來了,像是一個大特寫一樣。

    “不要讓小曼接觸不死物質,不要讓他靠近極樂世界,不然會出大問題的,現在小曼在追殺我,他已經成為不詳……”孫聖說道。

    但是說到最後,歲月長河中的畫面模糊起來,孫聖也不知道自己的聲音能不能傳遞出去,偏偏在他快要說到最關鍵的地方的時候停了。

    “難道是……不可改變的規則嗎?”孫聖突然想到了這一點。

    當初的他,通過未來的自己也只是接收到了片面的信息而已。也就是說,不管他現在怎麼說,另一個時空的自己所接觸到的信息,也是相同的,這是不可扭轉的規則,一切都是因果。

    “可惡啊,差那麼一點他就知道,如果他知道了,就可以直接阻止帝小曼進入極樂世界,就不會有後來的事情了。”孫聖咬牙說道。

    但是,即便是過去的自己這麼做了,能改變什麼?現在的帝小曼就會從不詳中甦醒過來嗎?

    應該沒有那種可能。

    時間這種東西,太過奇妙,有太多的道道兒,即便是古之大聖,都無法將時間研究透徹。

    也許即便過去的自己真的阻止了帝小曼,但現在的帝小曼也不會消失,也許只是衍生出來一條新的時間線而已。

    甚至有可能會發生更嚴重的問題,若是借助時間,來扭轉一些歷史上的大事情,可能……會有新的歷史誕生。

    這些東西太玄妙了,孫聖越想越覺得得慌。

    “轟!”

    而就在這時,黑色風暴殺到,帝小曼提著灰色的不詳戰矛殺了過來。

    “拼了!”孫聖咬牙,最後只能迫不得已的回頭與帝小曼大戰。

    兩人在這里大戰在一起,而歲月長河中,另一個時空的孫聖也徹底扭曲到消失了……

    這次大戰,孫聖並未討到什麼好處,他與帝小曼邊戰邊退,朝著來時的路退去。

    最終,孫聖再次回到了自己開闢的那條時空渠道前,他不能從別的地方離開,這樣一來,他會錯生在另外一條時間線上。

    “噗!”

    孫聖吐血,被帝小曼一腳踩在了胸膛上,即便是堅固的聖體,都受到了莫大的震動,五髒六腑像是都要碎掉了一樣。

    畢竟,現在的帝小曼,是一位大聖,而且是一位墮為不詳的大聖,更加強大。

    最後,孫聖一頭鑽進了時空渠道當中,回到了遠點。

    但是他並未停止,快速的施展《時空經》,封鎖了這條渠道,將帝小曼困在其中。

    “對不起了老妹,我知道困不住你太久,你早晚會出來的,我可不能死在自己妹妹的手中,不然就丟人丟大了。”孫聖苦澀的笑了笑,徹底封死了這里。

    他再次置身在那殘破的傳送渠道內。

    而此刻,傳送渠道也破碎了,支撐不住,因為這條傳送帶本來就被毀去了,這一次啟動,也只是勉勉強強而已,孫聖已經在這條傳送帶上耽誤的時間太久了。

    “轟!”

    傳送渠道粉碎,孫聖從里面墜落了下來,但是卻穩住了身形,落在了一個地方。

    這里依然是不老山的內部,只不過不是原來的那個地方了。

    他被傳送渠道送出去了一段距離,現在也不知道究竟在哪個位置,但可以肯定,還在古礦區當中。

    放眼望去,到處都是黑暗。

    孫聖提著黑暗聖劍往前走,也辨別不出來方向,周圍到處都是孤獨的黑暗。

    而不久之後,孫聖發現了地面上有一個大坑,大坑當中,像是有一塊碎裂的隕石,在這里面,像是曾有什麼東西從里面鑽出來過。

    孫聖走過去,檢查一下,從這些廢棄的石料當中,他感覺到了似曾相識的氣息,那是……不死物質!

    沒錯,這是一塊由不死物質凝聚成的巨大結晶,只不過其不死物質的精華,全都消散了,成為了廢料。

    “這應該就是小曼鑽出來的地方。”孫聖這般推測。

    當初帝小曼被不死物質包裹,消失,最後應該是墜落到了這個地方,從里面鑽出來,從此墮為不詳。

    這讓孫聖感覺十分的頭疼,自己的妹妹變成了不詳,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那個人真的還是自己的妹妹嗎?真正的帝小曼,是否已經被取代了。

    “該死!總有一天,我要粉碎所有的不詳物質!”孫聖暗暗發狠。

    他繼續向前走了一段距離,突然,一陣熟悉的聲音傳來,仔細一听,竟然是馬蹄的聲音。

    難道是……孫聖不禁心中一動,下一刻,白袍白甲出現在他的身上,手中的黑暗聖劍被一口如意戰矛所取代,他再次偽裝成了昭聖帝君。

    果不其然,不一會兒,遠處,一匹白龍馬走來,馱著一位美麗嬌俏的少女,赫然是小孔雀。

    “什麼……她沒有變成不詳嗎?”孫聖有些驚訝。

    因為不久前孫聖與帝小曼抗衡,讓白龍馬自己馱著小孔雀離開了。按道理說,那青銅破燈在自己的身上,白龍馬和小孔雀失去了青銅破燈的庇護,應該很快就會被風暴中的不詳物質給吞噬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