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89章 逃亡之戰

第1889章 逃亡之戰

    此番因為不老山的變故,讓整個域外界受到了莫大的震動,驚動了古老姓氏的那一批人。

    這放在往常,從來沒有過,那些上古大家,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驚動他們,即便是有皇族被滅絕,他們也不會走出來,只當*毛蒜皮的小事。

    但是這一次,這一批人被驚動了,只因為他們想要得到的一枚無敵道種,被孫聖帶走了。

    “不能等下去了,還是趕快離開吧,該得到的消息都已經得到了,只是……”孫聖嘆了口氣,看向不老山的方向。

    他在擔心帝小曼,不知道帝小曼有沒有從里面出來。

    孫聖將帝小曼封印在一處時空渠道中,不過以現在帝小曼的本事,很快便能出來。

    雖然孫聖現在幫不到帝小曼,但也不想看她困在不老山中。

    而且說不定,帝小曼從不老山出後,還能好好的禍禍一下這些自命不凡的皇族。

    但是,孫聖等了好幾天,依然不見帝小曼的身影,也沒有听到什麼傳聞。

    最後,孫聖決定離開,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他會有生命危險。

    帝小曼那邊,只能有機會再去調查了,而且以帝小曼現在的本事,她如果出來,只會禍亂一方,無人可以傷她。

    最後,孫聖動身了,從這個地方離開。

    但是,好景不長,就在孫聖動身離開之後,很快的他就發現有人在沿著他離開的路線搜尋。

    有一批皇族的高手出動,幾乎孫聖走到哪里,這批皇族高手,都會在一定的範圍內搜索。

    “看樣子,他們在演算我的逃跑路線,只要我行動,他們就能捕捉到大概的方位。”孫聖暗暗想到。

    域外的能人異士有不少,他們所精通的手段,比第二界的人還要廣泛。

    而且孫聖覺的,域外的發展,和那上古八大家脫不了干系。

    一眨眼,一個月的時間過去,孫聖走走停停,終于接近了大荒。而且這一個月以來,孫聖不但在逃,而且還時不時的出手,將一些皇族高手擊殺。

    短短一個月,已經有十幾位皇族高手隕落在其手中了,而且都是接觸到道之巔峰的一流高手。

    這樣的人,即便是在皇族中,也不可多找,結果短短一個月,死了將近十個,一時間讓不少皇族中人頭疼。

    此刻,孫聖已經步入了大荒當中,但是皇族中的人依舊沒有放棄,竟然有帝君級別的人物出動,在搜尋他的下落。

    孫聖隱藏在大荒的角落當中,規劃著自己的離開路線。

    而這時,此地有兩大高手出現,這是來自某個皇族中的老輩,但看上去卻不蒼老,血氣磅礡,即使是老一代的人物,但卻在黃金年齡,血脈強大,氣血強壯,一縷氣血,便能撼動乾坤。

    “該死!再這樣下去,他就逃回另一界了。”其中一人說道。

    “此人氣息極其隱蔽,估計是昭聖帝君的那件戰衣的緣故,遮蔽氣息,絲毫不漏,這讓我讓的搜尋大大的增添了難度。”

    “不過就算他逃回了另一界也沒用,驚動了上古大家的人,只需一人,就能血洗他們!”

    這兩大皇族高手立在半懸空,冷漠的眼楮掃視四周,手中拖著一件古老的器具,像是一枚鏡子,此刻照在大荒之中,任何東西都不能躲藏,連犄角旮旯都不放過。

    “轟!”

    然而,就在這時,大荒中的某個角落,突然沖出來一個人,騎著白龍馬,白袍白甲,手里提著一口黑劍,直接朝著這兩個人殺了過來。

    正是孫聖!

    此刻孫聖依然穿著昭聖帝君的戰衣,因為這件戰衣可以隱藏氣息。而且這白龍馬也能為他平添不少的戰力,即便是化為尸靈,但其沖刺力,依然堪比一大帝君了。

    “殺!”

    孫聖殺到,直奔著兩位皇族高手而來。

    “哼,果然在這里,被我們找到了!”一位皇族高手說道。

    “不怕,我們就是來殺他的,有帝君賜我們的東西,不怕治不了這個小子!”

    這兩位皇族高手驚慌過後,迅速的冷靜下來,而後祭出了手里的那面鏡子,這是一件秘寶,不可多得,此刻發威,光芒萬丈,擋住了孫聖的去路。

    “開!”

    孫聖大喝一聲,一劍斬了上去,黑暗劍氣暴動,“轟”的一聲,將這件秘寶斬開,炸碎開來。這一擊,能擊碎上古行星,即便是接觸到道之巔峰的人,也能將其一擊擊殺。

    “好家伙,這少年果然是個大妖孽。”這一刻,即便是兩位皇族高手,也忍不住變色,心中慌亂。

    若是沒有底牌,他們還真的沒有勇氣與這個少年敵對。

    “那尊坐騎,為何會听命于他?”一位皇族高手驚訝。

    按道理說,即便是昭聖帝君死了,但他的坐騎也不應該會投靠這個少年才對,因為那白龍馬本身就很強大。

    “雖然不明情況,但這頭坐騎已經沒有帝君的力量了,那件東西應該足以殺死他了!”另一位皇族高手說道。

    此刻,孫聖策馬走來,白袍白甲,全副武裝,手里提著一口黑劍……

    “你們……怕死嗎?”孫聖淡淡的說道。

    “哼,你真覺得你能殺死我們嗎?這次該受死的是你,你殺了我們皇族這麼多人,也敢讓你償命了!”其中一人說道,而後一抖手,一張金符出現在手中,上面有一道元神印記,散發出帝君神威。

    “嗯?你們就打算拿這個對付我?”孫聖冷笑道,可以看得出來,這上面都帝君的力量。

    “請祖師!”

    兩人同時大吼一聲。

    下一刻,那張金符飛了起來,神光一閃,竟然化作了一具人身!

    這是一位赤發金瞳的老者,此刻懸空而立,背後有九口大鼎沉沉浮浮,伴隨著混沌氣,與他修行的道法有關。

    這是某一皇族的老祖,雖然不是真身到來,只是一道靈體,但依然展露出強大的帝君神威,一動山河盡碎,宇宙洪荒都像是要崩塌了一樣。

    “靈體,僅憑一道靈體就想殺我嗎?”孫聖冷笑道。

    “殺你足夠!”這赤發金瞳的老者有自己的意識,此刻笑眯眯的說道,但這笑容之中,卻充滿了殺意。

    “殺!”

    孫聖二話不說,直接向前殺了過去,白龍馬咆哮,為其助力,讓孫聖的戰力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轟!”

    兩股至強的氣息,直接踫撞在一起,使得這片虛空到處都是裂痕,裂痕足足蔓延出去了十萬里。

    這赤發金瞳的老者雖然是靈體,但卻也很強大,九口神鼎此刻從他的背後轟殺了過來,具有破滅洪荒的力量。

    孫聖手持黑暗聖劍,與這些神鼎踫撞在一起,每一次踫撞,都能感受到這里面具有的壓迫之力,那是來自帝君的壓力。

    但是,孫聖無懼,雖然他現在不足以可帝君抗衡,但是單憑一道靈體就想殺他,那也是萬萬不能的。

    更何況坐下的白龍馬,也為他平添了不少的戰力。

    “殺!”

    孫聖大喝,黑暗聖劍之中,流動著神秘的光澤,那是《長生經》的力量,此刻加持在了黑暗聖劍之中。

    “轟!”

    孫聖一劍斬向了其中一口神鼎,黑色的劍氣,將這口神鼎從中間劈開,伴隨著一聲炸響,這口神鼎當場炸碎。

    隨後,孫聖策馬而來,馬踏長空,黑暗聖劍左劈右斬,可怕的劍氣不能阻擋,這些神鼎壓制下來,全都被孫聖劈的到處亂飛,其中一口神鼎再次粉碎。

    那赤發金瞳的老者眉頭緊皺,盤坐在虛空中,手結法印,以法決來牽動其余的大鼎壓制下來,威力更勝剛才。

    “鐺!”

    “鐺!”

    “鐺!”

    “鐺!”

    神鼎與黑劍踫撞,火星四射,炸碎了大荒中的很多地方,將這里炸的像是麻子坑一樣,一枚火星,就猶如隕石墜落。

    最後,這些神鼎,連成一線,一起朝著孫聖壓制下來,一座挨著一座,鎮壓向孫聖。

    黑暗聖劍的劍尖抵住了它們,但卻被這股強大的壓力壓制的彎曲,如同弓弦一般。

    “哼!”

    孫聖冷哼一聲,體內天外玄光突然大作,與自己的道法共鳴,灌輸到了黑暗聖劍當中。

    “嗡!”

    下一刻,被壓制的彎曲的黑暗聖劍突然繃得筆直,像是被賦予了無上的力量一樣。

    緊跟著,黑暗聖劍像是鑽頭一樣,急速的旋轉起來,像是化作了黑色颶風。

    “轟!”

    一口神鼎直接被鑽透,炸裂開來,緊跟著,一口接著一口的神鼎炸開,無法擋住這口黑劍。

    “什麼!”

    “竟然……擋不住,一位帝君的靈體都擋不住他嗎?”

    遠處,那兩位皇族高手變色,心中惶恐不已。

    本來他們以為,一位帝君的靈體,足以擊殺這個少年了,沒想到這個少年的實力,超出他們預料太多。

    “幸好做了雙層準備!”一人咬著牙說道,而後再次祭出了一張金符。

    金符發光,再次出現了一尊帝君的靈體,是一名老嫗,踏著虛空走來,臉上帶著冷冽的光彩。

    下一刻,這老嫗也殺向了孫聖,道法一動,背後陰陽大世界旋轉,擠壓虛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