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91章 金斬仙

第1891章 金斬仙

    即便如此,神舟上的那兩名皇子也沒有下來,他們不敢下來和孫聖為敵,下來也是送死!

    小孔雀尖叫著,使勁掙扎,可惜一身道法被孫聖封印了個結結實實。

    孫聖打算處罰一下她,結果發現,小孔雀有備而來,弄了這麼一套黃金甲冑,全副武裝,根本脫不下來,導致他沒辦法下手。

    當下,孫聖不在耽擱時間,立刻就要離開這里,因為他知道域外真正的高手即將降臨。

    “想要走,怎麼可能!”那老嫗說道,繼續追了上來,卻不和孫聖硬踫硬,只是截斷他的去路。

    孫聖暗暗磨牙,這樣拖下去不是辦法,但這個老嫗實在是太狡猾了。

    “把無敵道種交出來!跪下臣服!”那老嫗說道。

    “老太婆,不要趾高氣揚,你敢與我正面抗衡嗎?”孫聖笑道。

    “哼!”這老嫗諷刺的一笑,道︰“這不過是我的一道靈體,就算被你擊敗,你也用不著沾沾自喜,自以為是。”

    “呵,說這話也不嫌害臊,你這麼大歲數的人了,對付我一個後輩都要耍心眼兒,不是什麼講究人,他日待我成道,你的本尊也只配跪在我的腳下。”孫聖笑道。

    這句話吧老嫗揶揄的不輕,但卻無法反撲,因為孫聖說的是實話。

    即便是這老嫗也不得不承認,一旦這個少年踏出了那一步,真的無法匹敵,老輩帝君恐怕都不是他的對手。

    “是嗎?你有這種自信?”

    突然,遠空中傳來一道威嚴的聲音,緊跟著一道人影踏著極速而來,幾乎眨眼的時間,就出現在了大荒的上方。

    來人是一位中年男子,相貌英武,即便是中年姿態,依然展現出其英武俊朗的姿態,可見年輕的時候,必定是一位美男子。

    這人一到來,立刻便有一種巨大的壓迫感侵襲而來,他的體內,血液在燃燒,散發出炙熱的神光,一種古老的大氣,迎面撲來。

    這種氣息,即便是尋常的帝君站在這里,都會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哈哈哈,是金家的使者大人,我看著小子這次怎麼死!”遠處,兩位皇族高手欣喜道。

    “真的是那位使者大人,這下孔怡有救了,這黑魔王死期將至。”神舟上,一位皇子也激動的說道。

    “看他還敢揚武揚威,這位大人一根手指,足以像碾死螻蟻一樣碾死他!”

    這兩位皇子發泄著心中的不滿,面對孫聖的威脅,他們不敢向前,只能低頭,但這份屈辱,卻讓他們恨不得孫聖現在就死掉。

    “上古大家的人!”孫聖也吃驚。

    該來的總會來,躲不掉,孫聖也知道自己早晚都會和這批人踫頭,只是沒想到來的這麼快。

    此人,應該就是某位上古大家的使者了,此番是為了無敵道種而來。

    孫聖臉色嚴肅,知道自己遭遇到了大變故,終究是沒有逃開,被上古大家的人給盯上了。

    “你是誰!”即便是知道對方的來歷,但孫聖還是問道。

    “金家,金道一。”這中年男人說道,看了孫聖一眼,道︰“你很自信,真若讓你成道,還真能無敵于天下嗎?”

    “我走無敵之道!”孫聖也不謙虛,跟這批人,若是放低姿態,只會讓對方蹬鼻子上臉。

    “無敵之道?就你?我上古八大家不出,世間人誰敢稱無敵?”金道一冷笑道,眉宇間,說不出的傲氣干雲。

    這樣的人,足以狂傲,而且他代表的不是他個人,而是代表他背後的上古大家。正如他所說,上古八大家不出,世人不敢自稱無敵。這八大家,就像是八座大山一樣,壓在世人的頭頂之上,無人可逾越,萬古以來都是如此。

    金道一盯著孫聖,說道︰“不過你倒真是有點意思,你的力量,讓我金家很感興趣。”

    “如何?”孫聖道。

    金道一說道︰“不如來投靠我金家如何,將你的力量貢獻給金家,做一條听話的……狗!”

    “你覺得我是那樣的人嗎?”孫聖冷笑。

    還真敢說,讓他投靠金家,甚至要她做一條狗,這一條,孫聖寧死都不會屈從。走無敵道的人,絕對不會屈尊與人下,即便是條件再好。

    “是嗎?既然如此,我只有自己剝奪了。”金道一說道,一只手向前伸去。

    “轟隆隆!”

    天地悸動,虛空龜裂,一只手,碾壓乾坤,粉碎洪荒,散發出一種令人絕望的味道,朝著孫聖抓了過來。

    “哼!”

    孫聖冷哼一聲,將小孔雀給舉了起來,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嗯?”金道一的攻擊停頓了一下,他認得小孔雀,這是他們金家看中的人,被賜予了最強之血,這是要留給他們金家的傳人做道侶的。

    “啊∼∼你竟然拿做擋箭牌,是不是男人!”小孔雀惱羞成怒的大叫。

    孫聖懶得理會她,對金道一說道︰“這小姑娘對你們很重要吧,如何?敢動手,我就捏死她。”

    “這樣也保不了你,我若動手,你會比她先死!”金道一冷冰冰的說道,但還是能看出忌憚。

    金家看中這小孔雀,將她內定為自己人,故此即便是金道一,也有些顧忌。

    “是嗎?那你就試試看吧!”孫聖說道,將小孔雀高高的舉了起來。

    “黑魔王,你個混賬,王八蛋,痴漢,金家是絕對不會放過的我告訴你。”小孔雀大聲叫道。

    “把她放下!”

    就在這時,虛空中,傳來一道聲音,一口金色的大劍,橫空而來,眨眼間出現在這個地方。

    這金色的大劍之上,立著一個少年姿態的人,豐神如玉,有一種絕代風采,他身上光芒籠罩,血液同樣在燃燒,化作了熊熊的神火,將他覆蓋了進去。

    這個少年,給人的感覺不一樣,太出眾了,而且他的耀眼,不是體現在表面,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氣質,而這種氣質,孫聖只在當初在天壩前遇到的那批年輕人身上感受過。

    金斬仙!

    這是此人的名字,金家的年輕傳人,同樣是一位觸及到道之巔峰領域的強者,此刻踩在一口金色大劍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孫聖。

    “黑魔王,我未婚夫來了,還不放下我,當心他斬下你的狗頭。”小孔雀頓時來了脾氣。

    “女孩子家家的要矜持一點,張口閉口的未婚夫,你這樣我會很傷心的,要不要告訴你未婚夫咱倆那點破事兒啊?”孫聖笑著說道。

    “你敢!不是……咱倆能有什麼事兒,你不要信口胡說八道。”小孔雀頓時急眼了,想到了不老山的事情。

    金斬仙臉色冷冽,駕馭著金色大劍向前,俯瞰著孫聖,說道︰“你這般乃是小人行為,算不得真男人,有膽子就與我公平較量如何?我听說你是你們那一界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奇才,也很想會會你。”

    “好啊,但是我信不過你們。”孫聖冷笑道。

    金斬仙生有一頭烏黑色的長發,隨風擺動,他眼神倨傲,說道︰“莫非……你連與我單獨較量的勇氣都沒有,還敢妄談什麼無敵之道?在我金家面前,你的無敵之道,只是笑談。”

    “激將法是沒有用的,想要跟我單挑,拿出點誠意來。”孫聖說道。

    其實,他也很想會一會金斬仙,這是上古大家的傳人,實力遠超那些皇子不知道多少倍。

    現如今,域外的這些皇子們,已經不能滿足孫聖的胃口了,他需要更強的勁敵,來磨煉自己的道法。

    金斬仙神色冷漠,他雖是少年姿態,但眼神卻透著一種成熟。

    片刻後,金斬仙屈指輕彈,一滴鮮血飛了出來,炙熱的燃燒著,道︰“那我就立下血誓,只有你我較量,外人不得插手,如何?”

    “呵呵呵,這還像點樣子。”孫聖說道。

    “那就來吧,放開她,我做你的對手!”金斬仙說道,一滴血發光,立下了道誓,而後將這一滴血彈入虛空當中,與大乾坤融合,天地為證。

    孫聖一伸手,將小孔雀丟到了遠處,提著黑暗聖劍向前,準備迎戰這位上古大家的傳人!

    “哼!”

    突然,金道一冷哼一聲,猛地一只手向前抓了過來,金色的大手遮天蔽日,具有蓋世神威,當場將孫聖給裹挾了進去。

    “該死!”孫聖暗叫不好,沒想到對方突然反悔,但他也反應迅速,急速後退出去。

    “砰!”

    最終,那金色的大手,只是抓住了那匹白龍馬,大手用力一握,那批白龍馬當場爆碎,成為一團血霧。

    由此可見,這金道一下手有多狠,如果剛才孫聖被抓住的話,就算是不死,也得重創。

    “你起的誓就是放狗屁嗎?”孫聖冷冷的盯著金斬仙。

    金斬仙微微一笑,一伸手,一滴血從虛空中落下,但卻失去了光澤,道︰“這並非我的血而已,與我一戰?你有那個資格嗎?你是我金家看上的獵物,你身上的道果,會為我金家所有,僅此而已。”

    話音落下,金道一再次出手了,冷漠無情,依然是一只金燦燦的大手朝著孫聖抓來,一掌封閉住了孫聖所有躲閃的空間,勢要將他置于死地。

    孫聖一咬牙,紫府中,飛出了一套戰衣,是那套光明石戰衣,此刻穿在了孫聖身上,全副武裝,嚴絲合縫,將他保護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