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93章 路斷

第1893章 路斷

    此言一出,幾人都是一驚,誰也沒有想到,金斬仙竟然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季布的強大,他親眼所見,可即便如此,金斬仙竟然狂妄的提出了挑戰,要季布壓制到同等境界,和他一戰。

    “哦?”季布微微冷笑。

    “如何?敢嗎?”金斬仙目光灼灼逼人︰“你的此番舉動,是在褻瀆我金家,與我同級別一戰,我將雪恥給你看。”

    不得不說,金斬仙十分驕傲,面對如戰神一般的季布,說出了這番狂妄的話。

    “孫z,你也太不地道了。”孫聖冷笑道︰“剛才你耍詭計,讓你家的老輩壓制我,現在還扯這些干啥,風水輪流轉,許你不講規矩,就不興別人。”

    “你只是獵物而已,對你不需要講規矩。”金斬仙依然驕傲無雙。

    而季布則是說道︰“要戰,也不是跟我,你的對手,就在你眼前。”

    金斬仙不禁看向了孫聖,忍不住皺眉,最後說道︰“那好,我擊敗了他,這個人歸我金家所有,而你……也要公開向我金家賠禮道歉!要行大禮!”

    不得不說,金斬仙的這份驕傲,不是其他人能有的,即便是那些古皇族的皇子,也不曾有這樣的氣概。

    季布,活過了不知道多少個歲月,他可以是任何人的前輩。但金斬仙,卻把自己和季布擺在了同等的高度來談話,而且絲毫沒有做作,十分自然,這種驕傲的氣質,是來自內心的。

    “哼,就憑他這傷殘之軀,是我的對手嗎?”金斬仙看著孫聖,冷冷的笑道。

    “那就定在一月之後,來大荒中一戰,你們二人。”季布平淡的說道。

    “一個月……”金斬仙再次皺眉,眼中冷光浮動,最後說道︰“好,那就一個月之後,還是這里,不過在這之前,要他把無敵道種交給我們,那是屬于我們的東西。”

    “上面寫著金了?”孫聖冷笑道︰“那枚什麼道種,不如就當做賭注算了,不過在這之前,它保留在我的手中。”

    此言一出,金斬仙和金道一的臉色全都冷冽下來,殺意浮動。他們十分看重那枚無敵道種,因為那意味著,金家可能再次誕生出一個無敵的傳人。

    “信不信不用等一個月之後,我現在取你狗命,就如探囊取物。”金斬仙冷冷的說道。

    “取你奶奶的表啊取,就這麼定了,不服嗎?不服就先宰了你們金家這個人。”孫聖拿手一指金道一說道。

    季布手中的戰戟微微發光,鋒芒畢露,做出姿態,似乎是在說,想要取掉金道一的性命,隨時都可以。

    對這些人,孫聖完全不用客氣,因為就在剛才,他們還耍計謀,用卑劣的手段欺凌自己。

    金斬仙眸綻冷光,但最後,他還是妥協了,盯著孫聖,道︰“好,道種就放在你那里,不過以你們的本事,想要提前打開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有我上古大家,才能觸及那枚種子。”

    季布收回了自己的戰戟,帶著孫聖後退,他腳下一震,一條大道鋪就在虛空之中,帶著孫聖走了上去。

    金斬仙冷冷的盯著,道︰“一個月……很快就會過去的,珍惜你眼下的壽命吧,一個月之後,我會取走你這小狗的命。”

    “是嗎?”孫聖微微冷笑,不做任何的回應。

    最後,季布帶著他,踏著這條道路,消失在虛空的盡頭。

    金斬仙一直在冷冷的盯著,直到他們消失,金斬仙冷哼一聲,腳下的那口金色大劍一掃,一片山脈,頓時被掃平了,他在發泄自己的不滿。

    顯然,剛才金斬仙雖然答應了這個條件,但心里卻十分不爽。

    金道一站在一邊,說道︰“不必動怒,答應他一個月再戰,對我們也有好處。畢竟現在,金家只有我一個人在,一個月之後,會有家族中的高手為你保駕護航。”

    金斬仙冷傲的說道︰“我要殺他,根本就是動動手指的事情!”

    “所以,現在才不能戰,若是你殺了他,那個老人惱羞成怒,會十分麻煩。”金道一說道︰“至于那枚無敵道種,正如你所說,就算給他們,他們也無法觸及到,那種子外的封印,只有我上古八大家的家主可以打開。”

    “嗯。”金斬仙冷漠的點點頭。

    而後方遠處,其他幾人則是不甘心,本來這一次,他們都期待著能親眼目睹孫聖的壯烈死期的,沒想到橫生變故,被一個強大的老人給接走了,讓他們心中頗為郁悶。

    “該死,這樣都沒能殺死他,太不甘心了!”

    “一個月後的決戰麼?還真敢提出來,難道一個月後他就能打敗金斬仙?簡直是痴心妄想!”

    那兩位和小孔雀同族的皇族咬著牙說道,沒有看到孫聖的死,讓他們很郁悶。

    “嘻嘻嘻,能看到他們正式決戰,反倒是一大樂事。”小孔雀則是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

    而此刻,季布帶著孫聖,返回大荒另一端。

    孫聖脫去了光明石戰衣,開始療傷,他受了道傷,不是肉身之傷,所以不死物質也很難修復,只能自己調理。

    孫聖看向季布,說道︰“季布前輩,你現在是不是已經在那條路上圓滿了。”

    季布這次回來,變得更加強大了,比不久前擊殺老吞天狐顯化出來的時候更加強悍,已經威脅到了上古大家的人。孫聖猜測,季布應該已經在那條特殊的路上徹底站穩了腳跟。

    聞言,季布的眼神忽明忽暗,最後嘆了口氣,說道︰“我失敗了……”

    “什麼!”孫聖頓時臉色一變,失敗了,失敗了是什麼意思,季布現如今這麼強大,怎麼可能會失敗呢?

    季布說道︰“你還記得我上次于你說過吧,我進入了一個特殊的地方,在那里,使我的道法水漲船高,達到了不可思議的高度,但這一切,都是有代價的。那條特殊的路,需要不斷的去磨煉自己的道法,不能太操之過急,但是在那個地方,大環境使然,使我不能去全身心的投入到那條特殊的路上,最終……只是走了一半,進入了另一條路,沒有走下去。”

    這個說法,讓孫聖驚訝不已,季布的身上,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當初他為了走上這條路,在人世間磨煉,一次次的打壓自己,磨練自己,蛻變出一次次新生,經歷了漫長的熬煉,最終終于踏上了那條路。

    但是,一個契機,卻讓他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費了!或者也不能說是白費,只是破滅了希望,至少他走完了一半的路,但卻不能抵達終點。

    “一切都是因果定數,現在空有戰力,卻無法達成那項成就。”季布嘆了口氣說道,可以感覺的出來,他很不甘心。

    即便是現在他很強大,但他最大的希望,卻成了夢幻泡影。

    “那究竟是一處什麼樣的地方,竟然強行改變了一個人的路途。”孫聖覺得不可思議。

    “在你沒有在這條路上圓滿的時候,永遠不要接觸那個地方。”季布給出了警告︰“對了,在那里,我還踫見了一個熟人……”

    “誰?”孫聖問道。

    “一個女人,古天庭曾經的領袖,不過她只有神魂依在。”季布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