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910章 大戰禁忌

第1910章 大戰禁忌

    虛空裂開,一股驚人的氣息落下,伴隨著神秘的秩序。

    而這股氣息,讓斗戰神當場變色了,渾身的毛都炸起來了,像是感受到了什麼恐怖的氣息一樣,竟然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孫聖的大劫,真的要來了,而這股氣息,讓斗戰神都受到了驚嚇。

    虛空中,神秘的秩序交至,漸漸地形成了一道門戶,一座光質化的門戶,隱約中,可以看到里面有人影在晃動,似是朝著這里走來。

    那是一個女人,手持一口方天畫戟!

    這個女人,仿佛是隔著無盡遙遠的歲月,又像是隔著萬古,隔著未來,隔著次元一樣,就這麼從里面一步步的走了出來。

    “我的媽呀,真的是她!”斗戰神大叫一聲,竟然有種轉身就走的沖動。

    孫聖抬著頭望著,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他也想到了什麼。

    最終,“轟”的一聲,那座光質化的門戶中,有一位白衣女子,從里面走了出來,手持一口方天畫戟,白衣飄飄,秀發飛舞,容顏被遮蓋住了,看不清楚五官,仿佛籠罩著一層氣機一樣。

    是她!

    孫聖心中受到了莫大的震動,真的是這個白衣女子,沒想到自己突破,竟然把她給招惹出來了。

    再看遠處,斗戰神站在季布的身後,將斗篷拉得很低,嘴里碎碎的念叨著︰“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我……”

    “靠!”

    孫聖一陣無語,看斗戰神的表現,就知道這一次他招惹到了什麼人來了。

    那白衣女子走來,出現在這片空間中,雖然看不見她的五官,但是可以感受到,正有一對清冷的目光環顧這個地方,最後,目光定格在了孫聖的身上。

    “你是誰?”孫聖問道。

    “@@&x#……”白衣女子也說話了,不過其語言,讓人听不懂,但是很快的,白衣女子又說出了孫聖听得懂的語言︰“我名……禁忌!我為你而來。”

    果然,這個女人,就是禁忌,真的如斗戰神所了解的那樣,禁忌是一個生靈,可以顯化在任何地方。

    “為我而來?你看上我了?”孫聖說道。

    那禁忌女人古井無波,平淡的開口︰“你所行之路,觸犯了禁忌規則,我來滅殺你。”

    “要扼殺我嗎?”孫聖也知道,他所行之路很不一般,但沒想到會招惹這麼一個凶狂的生靈,這可是把斗戰神都殺的沒脾氣的生靈,名曰禁忌。

    “當然,此番我作為你的劫出現,也會給你一線生機,我會禁錮自己一部分能力,你若能打贏我,可以讓你活下去,畢竟……你是特殊的。”禁忌女人說道。

    “哦?看來你真的是看上我了,不然怎麼會對我網開一面?”孫聖不禁笑道,他是故意的,想要看看這個女人,是否有情緒,還是說禁忌所化的生靈,沒有七情六欲。

    “你是特殊的,和那邊那只猴子不一樣,我已經對他沒興趣了。”那禁忌女人說道。

    這句話,傳入了斗戰神的耳中,只見這家伙從季布的背後走出來,說道︰“這話怎麼說的,略微……有點尷尬啊。”

    “來吧,與我一戰。”禁忌女人說道,抬手一指虛空。

    “轟!”

    無數秩序交至,瞬間化作了一座擂台,這座擂台周圍,被禁忌之力守護著。

    那禁忌女人身形一動,便出現在了擂台上,白衣飄飄,手持方天畫戟,修長的身形,高挑曼妙,實際上她是一個很美麗的生靈,只不過,這是一個窮凶極惡的存在。

    孫聖也登上了這座擂台,沒辦法,這是他必須要經歷的一戰,無法逃避,因為此刻這個禁忌女人,是作為他的大劫出現的。

    “來吧。”這禁忌女人很干脆,一抬手,一股可怕的氣流,在她的手中醞釀,緊跟著,一股禁忌風暴,直接朝著孫聖席卷而來。

    “轟!”

    孫聖一上來就遭遇到了莫大的危機,步伐後退,他剛剛提升上來戰力,初步站在了道之巔峰的領域,可結果,第一戰,竟然就遭遇到了壓制。

    這個禁忌女人真的十分恐怖,孫聖從來沒遭遇過這樣的對手。

    甚至,他有一種直覺,如果這個女人真的想殺他,抬抬手,就能將其滅殺,對方此刻在壓制力量。

    “吼!”

    孫聖長嘯一聲,也怒了,踏上這個位置,第一戰就被人這樣壓制,說實話,他很不服氣,故此也沒手下留情,上來就動用了自己的極限戰力。

    “轟!”

    孫聖像是一頭蓋世蠻龍一樣,瞬間出擊,撲殺這名禁忌女人,集合了聖體法最強的一擊,直接一拳轟了上去。

    漫天風暴被他撕裂,黑暗聖拳朝著那禁忌女人的面門轟殺了過去。

    禁忌女人古井無波,絲毫不為所動,她化掌為拳,同樣一拳迎了上去,與孫聖的黑暗聖拳狠狠的對轟在一起。

    “咚!”

    沉重的巨響,所有的余波,都被這座擂台給吸收掉了,並未造成什麼大震動。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這兩大強者對轟一擊,不知道要毀掉多少領域呢。

    很快的,孫聖和這名禁忌女人交上手了,他們完全是實打實的踫撞,沒有任何花哨的動作,是極盡之力的對決。孫聖在以自己的道法,對決真正的禁忌。

    這一打,就是上百個回合,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致命的,僅僅是過個百個回合,孫聖就吐血了,被禁忌一擊震飛。

    不過孫聖也不甘示弱,馬上給予了回擊,抱著禁忌,狠狠的將其摔在地上,听到對方體內骨骼 里啪啦斷開,不過她沒有吐血,也許這個生靈體內跟本就沒有血。

    很快的,他們開始盡顯手段!

    禁忌一伸手,演化出可怕的大招,這是一種說清道不明的力量,源于真正的禁忌。一只大手落下,威能無量,蓋壓乾坤,一下子將孫聖狠狠地拍在了擂台上,讓孫聖大大的狼狽了一把。

    孫聖爬起來,凶猛的向前撲殺,一擊黑暗聖拳,轟在了禁忌的胸口上,將她的****打的凹陷了下去。

    “打爆你的奶!”孫聖大聲叫道。

    不過,禁忌依然古井無波,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最後,孫聖放棄了,看來對方真的沒有七情六欲,這樣的話,不能另其道心大亂,只有以真正的實力將其擊敗。

    又過了上百個回合,孫聖再次吐血,肉身出現了裂痕。

    很少有人能將他打成這樣,更不要說,此刻孫聖已經踏入了道之巔峰的領域,正是他該大顯神威的時候,結果卻遭遇到了慘烈的大戰,隨時隨地,都會有生命危險。

    “鐺!”

    黑暗聖劍與禁忌的方天畫戟踫撞在一起,而後伴隨著激烈的交鳴,這兩件兵器打得火熱,難身難分,被孫聖和禁忌駕馭著,都要盡一切可能的誅殺對方。

    而下方,季布和斗戰神都在觀摩。

    雖然沒有聲勢浩蕩的畫面,因為所有的戰斗余波,都被那座擂台給吸收了,將他們的力量,很好的封閉在擂台之內。

    但是,這場戰斗,依然很驚人,即便是季布和斗戰神這樣的強者,都看的心驚肉跳,其中一些細節,甚至讓他們臉色發白。

    “這就是禁忌,果然恐怖!”季布說道。

    斗戰神則是說道︰“孫小子現在不可能擊殺的掉禁忌,只要能在她手中不死,這場大劫,他就算是度過了。”

    季布深有所感的點點頭……

    “我的天,我老哥這是在跟誰打呢。”

    就在這時,遠處一道聲音傳來,魔王帝小曼飛來了,她竟然闖入了這里,而且身上帶著些許的傷勢,但依然難以掩飾其古靈精怪的氣質,頭頂一對晶瑩的魔角,身著黑色軟甲,更像是一位魔女,甚至在帝小曼翹挺的香臀上,還有一根魔尾,黑色的,另其增添了些許的妖媚氣質。

    帝小曼落下,青絲飛舞,曼妙動人,抱著自己的手臂,有鮮血滲透出來。

    “你竟然也進來了!”斗戰神驚訝道。

    “嗯,沿著你們的軌跡進來的,不過也費了一番手腳。”帝小曼說道,盯著半空中擂台上的戰斗。

    “那個不詳之體怎麼樣了?”季布問道。

    “被她跑了,可惜我現在殺不了她,甚至……”帝小曼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不禁嘆了口氣。

    她被自己的不詳之體傷到了,流了血,甚至傷口無法愈合,可以想象,帝小曼剛才都經歷了什麼樣的戰斗。

    “老哥跟誰打架呢?”帝小曼問道。

    “禁忌!”斗戰神說道。

    “哎呀,這就是禁忌啊,還真是一個生靈,跟我師傅說的一樣呢。”帝小曼不禁說道。

    她很快的了解了情況,這是孫聖的大劫,是他進入道之巔峰的大劫,他必須親手戰勝禁忌,不然就是失敗,他會從道之巔峰的位置退下來,再想進入,幾乎不可能了。

    而且,禁忌也不會讓孫聖活下來。

    “轟!”

    擂台上,孫聖與禁忌打生打死!

    到了這一刻,他們交手了得有八百多個回合了,孫聖渾身淌血,傷痕累累,強大的肉身,幾乎要裂開了。

    而反觀禁忌,她雖然也多次被孫聖傷到,但是,她的愈合速度太快了,比超速再生都要恐怖,孫聖給他造成的傷害,很快的就被治愈了。

    “殺!”

    到最後,孫聖眼楮都紅了,面對生死一線的窘迫,他知道如果在這樣下去,他會被禁忌擊殺,對方絕不會手下留情。

    所以,此刻孫聖拼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