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912.第1912章 審查

1912.第1912章 審查

    不久之後,孫聖身上光芒再度璀璨起來,格外壯大,呼吸間,無上氣機從他的體內散發出來,給人造成一種壓力。

    這一刻,孫聖站在道之巔峰的位置,雖然只是初步站在這里,還未徹底的穩定住。

    不過,他的戰力卻得到了飛躍般的提升,與過去,已經不在同一個檔次當中了。甚至,若是孫聖放開了手去打,那些成道數十萬年的存在,都能被他壓制的特別淒慘。

    轟!

    孫聖站起身來,氣息再動,猛然間,九大異象出現在他的身邊。

    那是成道前的異象,但是此刻孫聖成道後也沒有消失,反倒是被孫聖給利用了起來,轉化為了自己的力量。

    這九大異象,分別為︰北斗神相、先古神聖相、聖靈相、戰神相、還有一座戰場顯化……

    除此之外,還有巨靈相,那是一種史前巨靈,顯化在孫聖身後。

    九世界相,有九個世界的縮影,浮現在孫聖的身畔,那是因為他修行了《時空經》的緣故。

    還有一對魔翼,一對黑暗翅膀懸浮在孫聖的身後,那是源自于黑暗力量的一種顯化。

    最後一種異象,則是比較神秘,也很模糊,虛虛實實,幻滅不定,不知道里面有什麼。

    孫聖的身上纏繞著九大異象,蓋世驚人,連季布和斗戰神這樣的人物,都感覺到了忌憚。

    “再給他點時間,真的能夠證就無敵名。”斗戰神這般說道。

    一想到孫聖剛才和禁忌的大戰,斗戰神就熱血沸騰,這小子連禁忌都給羞辱了,拍了對方的屁股,實在是膽大包天,比他當年能折騰多了。

    最後,孫聖散掉了九大異象,看著這片垂天之地,嘆了口氣。

    他在這里成道,最終對這里產生了抵抗力,他已經不能在這里繼續錘煉道法了。由于特殊的路,想要同一個地方,同一種造化持續的提供幫助,根本不可能。

    “我們繼續往里走走吧,我總覺得,這里有異常想象的東西。”這時候,孫聖建議道。

    “嗯,這里很不一般呢,深處有一種氣息傳來,很隱晦,但感覺……不屬于這個世界。”帝小曼也說道。

    斗戰神沒有意見,他唯一怕的就是禁忌,除了禁忌之外,這只猴子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存在。

    季布則是很沉默,一句話都沒說,但也沒有拒絕。

    下午就寫完第一章了,結果忘了更新了。

    最終,孫聖他們再度朝著垂天之地的深處走去,如今他們都是站在道之巔峰位置上的強者,雖然孫聖還不穩定,但其實力,卻超越那些數十萬年的大聖。

    就算真的遇到什麼麻煩,他們也能解決。

    垂天之地,十分遼闊,不知道有多遠。

    孫聖他們這一走,已經走了將近千萬里了,比一界都要大了。

    這垂天之地深處,對道法的錘煉十分恐怖,不過這時候,帝小曼祭出了一物,竟然能夠避免受到這種力量的影響。

    那不是一件器具,竟然是一張人皮,而這張人皮,竟然是……小魔女的。

    “這是我師傅的遺褪下來的,雖然沒有什麼過硬的手段,不過卻能憑借它出入一些禁忌之地。”帝小曼自豪的說道。

    剛才她就是這麼憑借這張小魔女的遺褪人皮追上孫聖他們的。

    “你這麼褻瀆她真的好麼?”孫聖嘆了口氣說道。

    “怕什麼,這是師傅親手交給我自保的,我還有一張呢,可以攻擊,你要不要?吹一口先天道氣,給真人一樣。”帝小曼邪惡的笑道。

    “滾,我可不敢玩這個。”孫聖臉色 黑色的說道。

    雖說百無禁忌,但人都是有一怕的。

    漸漸地,他們不知道深入了多少萬里,最終,他們走到了垂天之地的深處,而在這里,竟然……有一條次元通道!

    只不過這條次元通道,十分不穩定,仿佛隨時都會崩塌一樣。但是,它依然存在于這個地方,不知道多少年,看似很不穩定,但卻不是尋常力量可以擊毀的。

    而就在這條次元通道的盡頭,有一座城牆一樣的建築,模模糊糊,籠罩在一片次元秩序的背後。

    而在這座城牆上,有人!

    而且不止一個,站著十幾個人,只不過太模糊了,根本看不清楚。

    “這難道……又是類似于天壩那樣的地方?”孫聖驚愕道。

    他曾經去過天壩,一處神秘之地,連接著另一個大世界。而這里,和天壩那個地方很相似。

    “那是……什麼地方……”斗戰神喃喃道。

    這一刻,可以感受到季布的臉色很不平靜,他的眼楮始終盯著這條次元通道的盡頭,有神往、有復雜、也有逃避。

    “下面的,你們不該來這個地方。”這時,次元通道的盡頭,傳下來了一句話,有人在開口,傳達過來一種精神意志。

    “你們是誰?”孫聖問道。

    “守望者!”那人說道。

    聞言,孫聖驟然一驚,守望者一族,也就是說……那里是黃金域!

    一時間,孫聖看向了季布,難怪季布來到這個地方後,很沉默,神色也有些不對勁兒,他必然是感應到了來自黃金域的氣息。

    而且,垂天之地的那座石碑,也只有季布認識,所以他早就知道這里可以通往黃金域了。

    “剛才……我們垂天之地傳來異樣的變化,是你們做的嗎?速速上前來,接受審查!”那座城牆上,那道聲音傳來,十分的威嚴。

    “審查?你們是什麼意思?”孫聖問道。

    “我們是守望者一族,監督你們,是我們的職責,若是有違背定理存在的人,需要盡早滅殺,不容忽視。”那聲音再次說道。

    “哦?等等,你們這幾人當中,還有一個是我們的人,莫非是曾經我界派遣過去的那一批人嗎?”另一道聲音傳來。

    而這個聲音響起的同時,在那座城牆上,降臨下來了一縷法則,穿越了次元通道,來到了這里,直接降臨在了季布的身上。

    季布並為躲閃,這一縷法則加持在他的身上後,霎時間,在季布的額頭上,出現了一枚印記,那是說與王的印記。

    只是過去了太多年,季布早已經將這印記抹去了,沒想到今日又顯化出來。

    而且,季布額頭上的這道印記,看上去比那些“傳說級”古王的印記更加高貴,更加神聖,因為……季布是黃金域派遣過來的第一位王。

    “還真的是,是最初的那個人。”城牆上的聲音說道。

    “好了,關于他,待會兒再議,現在我看那一男一女兩個小妹有些古怪,他們的氣息……讓我感覺很不舒服,上前來,接受審查!”那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

    孫聖不禁皺眉,這樣的態度,讓他心里很不爽,感覺對方像是在審問犯人一樣。

    “還不想前來?”那威嚴的聲音響起。

    孫聖說道︰“我想請問一下,守望者一族,到底是為什麼要監督兩界,你們是奉了誰的命令來監督的。”

    “大膽!你竟然敢質問我等!”這時候,城牆上,一個年輕的聲音響起,但是,卻散發出一股莫大的威嚴降臨下來,那是大聖級別的力量。

    “難道我不能問嗎?”孫聖冷笑道。

    他如今也在道之巔峰,自然不懼怕,而且他走的路特殊,身上沒有絲毫修為,外人根本無法估量他的實力,看不透。

    “爾等話太多了,讓你們接受審查,乖乖來做就是,問這麼多,你夠資格嗎?”那年輕的聲音再度傳來。

    “咦?你這個人倒是有點意思,為何我等只能觀其骨齡,卻無法看出修為?”這時候,有一名女子的聲音傳來。

    “而且……他的眼楮,很像是我們這一界的。”另一個聲音傳來,同樣很年輕。

    “是嗎?送我下去,讓我看看這小子有何古怪之處。”

    很快的,城牆上,一片規則顯化出來,凝聚成一個大門,里面人影晃動,走下來了三個人。

    這三人,全都是一副年輕人的相貌,兩男一女,風采超然,必然是比天驕還要可怕的存在,而且全都觸及到了道之巔峰的領域,只差凌門一腳了。

    這樣的修為,讓孫聖驚訝,感覺快要和上古大家的那些傳人相比了。

    這三人走了下來,目光在孫聖的身上大量,灼灼逼人,但是,其眼神,就像是在看待囚犯甚至是牲畜一樣,讓孫聖覺得十分不好受。

    “這麼年輕?骨齡還沒我們大,但卻看不出真實修為,有些古怪。”那名女子說道。

    “估計是什麼秘術,遮蓋氣息,瞞天過海,如此小小年紀斷然不是什麼高手,肯定不如我們。不過他身上的氣息,讓我們感覺好不舒服。”

    “還有那個魔族少女,竟然站在了道之巔峰的位置,真是奇跡啊,但是依然散發出一種讓人討厭的味道。”那名女子嗤之以鼻的說道。

    “無妨,一會讓他們集體接受審查,若是什麼禍端,直接拔除掉,上面可是有好幾位前輩坐鎮的。”

    這幾人你一言我一語,毫無任何顧忌,根本不怕被孫聖他們听到,就像是在參觀什麼稀有動物一樣,頤指氣使,

    “那個少年,近前來,讓我們好好看看!”其中一名青年抬手點指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