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915章 天隔一方

第1915章 天隔一方

    “什麼?老熟人?前輩,您指的是……那個最初下界的人?”城牆上的聲音說道。

    “不,是這個少年,他是我的老相識了,你們先回去吧,我下去談談。”天谷之主說道。

    “這……”

    一時間,城牆上的人無不驚訝,這少年竟然和天谷之主認識!這從何說起?兩界根本就沒有聯系,他們是如何認識的。

    不過,天谷之主身份不一般,他的話,沒有人敢不服從,很快的,城牆上一道道身影褪去了,消失在那個地方。

    而天谷之主,則是一步邁出,不用構建什麼門戶,直接出現在了這條通道之中。

    這是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衣著很普通,看上去很和藹,沒有什麼威嚴,保持著一副笑眯眯的姿態,看著孫聖,道︰“小友,我們又見面了,不過百年時間,你竟然已經成長到這個地步了。”

    “是你。”孫聖也很驚訝。

    這個老人他竟然真的認識!

    當初他誤墜九層虛空,尋到了一處界壁,踏了進去,結果進入到了黃金域,認識了這個老者,沒想到就是天谷之主。並且當時,這老人還帶著孫聖在黃金域游覽了一番,雖然只是讓他見識了一角,但還是讓孫聖大開眼界。

    沒想到百年匆匆,百余年的時間過去了,孫聖再次見到了這個老人。

    “小友,你走上了那條傳說之路嗎?”天谷之主問道。

    傳說之路,應該指的就是特殊的道路了,孫聖知道這件事隱瞞不了,故此點了點頭。

    “嗯,我猜你也會走上這條路的,不過小友,恕我直言,如今局勢大亂,你們不能進入黃金域避難。”天谷之主很干脆的說道。

    “我不是去避難,游覽一下也不行嗎?”孫聖說道。

    上次他只是見到了黃金域一角,而今想要再進去看看。

    天谷之主搖了搖頭,道︰“今時不同往日了,不過看你初入道之巔峰,老朽倒是可以與你論道一番。”

    說完,天谷之主祭出了一張山河圖,里面竟然有一個小界,山川河流,飛檐樓閣,上古神廟,數不勝數,浮現出一派神聖的景象。

    這張山河圖祭出,天谷之主邀請孫聖他們進入到其中……

    孫聖猶豫了一下,最後邁出一步,走進了山河圖內。

    與此同時,斗戰神和帝小曼也緊隨其後進去了。

    季布略作猶豫,也跟著進入到了這張山河圖當中。

    ……

    山河圖內,天谷之主帶著孫聖他們來到了一處山崗上,這里設有茶具,正有三名童子在這里泡茶,此刻招待孫聖他們入座。

    孫聖看了一眼,有些吃驚,這三名童子,竟然全都是守望者一族的人,他們體內有天生的神力。

    三名童子也看向孫聖等人,眼中閃爍著灼灼神光,在用洞察之眼觀察孫聖他們,似是看出了他的來歷,不禁露出了鄙夷之色,不過礙于天谷之主在,這三名童子沒有說什麼,但眼神卻輕蔑無比,讓他們泡茶,也敷衍了事,竟然打算用茶渣滓來糊弄。

    孫聖微微冷笑,同樣瞳孔發光,以洞察之眼回敬他們,同時釋放出來三股氣息,施加在三位童子的身上,頓時讓他們臉色大驚,誠惶誠恐,渾身上下瑟瑟發抖。

    “下去!”天谷之主對這三名童子呵斥道。

    接下來,他真的在和孫聖論道,品著茶,闡述著一些道之因果。而且不單單是針對孫聖,帝小曼,斗戰神和季布,都在此列,與天谷之主論道。

    而天谷之主所闡述的道,讓孫聖他們全都受益匪淺,即便是斗戰神活了這麼久的人物,都不進嘖嘖稱奇。

    而且,天谷之主似是有意在幫孫聖,見孫聖初入道之巔峰,故此闡述一些道與理,想讓孫聖早點在這個位置上穩定住。

    孫聖驚訝,很難想象這位老人到底是什麼修為的人,他所闡述的道,即便是對季布這種活了無盡歲月的人,都可謂是醍醐灌頂。

    而且對孫聖這種走上傳說之路的人,也受益良多。

    這次論道,足足過去了十幾個時辰的時間。

    最後,天谷之主盯住了季布,道︰“你應該回歸了。”

    季布從來到這里之後,一直沉默不說話,此刻听到這話,不禁神色異樣起來。

    天谷之主說道︰“你本就屬于黃金域,當初送你們下界,確實有所考慮,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我們打算召回曾經的那一批人。”

    “我準備鎮守最後的淨土。”季布說道,不想回去。

    這也是季布為什麼這麼沉默的原因,他知道接近黃金域了,極有可能會被這里的人帶回去。

    孫聖臉色也很復雜,他也不希望季布回去,這個老人對他來說恩情義重,如果沒有他的話,孫聖覺得自己得死了好幾次了。雖然季布從來不肯承認是他師傅,但孫聖打心底里已經將季布認為是自己的師傅了。

    天谷之主說道︰“老朽知道你的想法,你想鎮守最後一方,但以現在的實力,在最終之戰,遠遠無法發揮重要的價值。”

    “你的意思是……”季布問道。

    天谷之主說道︰“不久的將來,會是一場混亂的戰斗,黃金域也會參與到其中……你現在回來,等真正的大戰開始的時候,你所發揮的作用,遠比現在想象的要大得多。”

    “當真?”季布動心了。

    天谷之主點點頭,說道︰“你要追溯自己的起源之路,回歸根本,了解前塵往事,這樣才能讓自己更加強大。”

    言盡于此,天谷之主沒有再多說,而是讓季布自己去考慮。

    “讓我想想。”季布說道,獨自一人離開這里,想要安靜一下。

    孫聖心中則是越發的復雜,如果季布真的走了,他會覺得很失落,因為下次再見到,不知道又是什麼時候了,感覺像是自己的至親之人要離開了一樣。

    “他在那條傳說之路上,沒有圓滿,如果追溯起源,說不定能夠彌補一些什麼。”天谷之主看出了孫聖的意思,開口說道。

    “我明白。”孫聖說道。

    “猴子,我也指引你一條路……”這時候,天谷之主看著斗戰神,說道︰“你現在修的是無敵元神,與禁忌武器融合,不如將自己真的化為兵器。”

    “真的化為兵器?”斗戰神皺起眉頭來。

    “可成就最強之兵,輔佐真正的王者。”天谷之主說道。

    這句話,雖然不是很深,但卻讓斗戰神陷入了沉思當中,不知道在猶豫什麼。

    “前輩,也給我指一條修行之路唄。”帝小曼則是笑嘻嘻的說道,不肯吃虧。

    她知道這天谷之主不是一般的人物,一句話,就能讓人悟道,他的指點,自然有驚人的效果。

    天谷之主笑道︰“小姑娘……你的路也很特殊啊,和你兄長一樣,雖然不是那條傳說之路,但成長起來,成就也是巨大的,不如你也隨我回黃金域吧,我安排你修行。”

    “剛才不是還說不能進去嗎?”帝小曼撅著小嘴說道。

    “老朽願為你破個例,有什麼因果,老朽擋著。”天谷之主說道,看來是真的想帶帝小曼進黃金域。

    孫聖心里有些不好受,這天谷之主,這是要把自己的至親之人全都帶走啊。

    但是,帝小曼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說道︰“還是算了,我對我這個老哥不放心,他需要我。”

    “這樣……”天谷之主點了點頭,說道︰“你的路,若是圓滿,會成為輔助最強王者的左膀右臂,相信安排你修行這條路的人,也是這麼打算的。”

    這時候,季布回來了,他聲稱,願意跟天谷之主回到黃金域,去追溯他的根源。

    這個結果,孫聖差不多也預料到了,不禁微微嘆了口氣,季布終究還是要離開的。

    “好吧,既然如此,我們也該回去了。”天谷之主說道。

    山河圖內,斗轉星移,很快的孫聖他們就從里面被傳送了出來,出現在了垂天之地當中。

    “這條路……會一直存在嗎?”孫聖不禁問道。

    天谷之主搖了搖頭,說道︰“不會,這條路之所以開啟,是因為有我黃金域的強者鎮守在次元的另一邊,他們感應到了垂天之地有異變,故此將其這條殘破的通道打開,不會維持太久的。”

    孫聖點點頭,看樣子,黃金域現在還沒有做好準備干涉昆侖的事情,要不然不會這麼快就封閉這里。

    “走吧。”天谷之主對季布說道,而後轉身朝著次元通道的盡頭走去。

    “你們保重……我應該很快就會回來。”季布說道,朝著孫聖他們深深地看了一眼,而後也轉身朝著次元通道盡頭走去。

    “師傅……一路保重!”孫聖最終還是忍不住叫了“師傅”,不管怎麼說,季布對他做了很多,傳授他原道力,還三番四次的解救他的性命,在孫聖心目中……

    這就是他的師傅!

    “嗯……”這一次,季布沒有拒絕孫聖的稱呼,默默地點點頭,而後離開了。

    很快的,季布和天谷之主都消失在了城牆的下方。

    “轟!”

    而這時候,這條次元通道,也開始關閉了,要進行封鎖。

    季布離開了,最終消失在孫聖他們的面前,進入了黃金域,從此天隔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