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46章 一人對

第1346章 一人對

    時間悄悄的過去,眾人都等在外界,抱著什麼想法的人都有。

    很快的,遠處那位駕馭著一葉扁舟的人再次出來了,道︰“報,找到了那艘鯤鵬戰艦,但是目標已經不在上面了,上面的人說,他已經下船了。”

    “什麼!”

    一時間,很多人嘩然,而就在這時,鯤鵬戰艦確實駛來,上面沒有了孫聖他們的蹤跡,只有鯤鵬老人站在船頭,道︰“他剛剛下船了。”

    “該死!”

    一些人惱怒,沒想到孫聖會這麼機警,在鯤鵬戰艦即將抵達終點的時候下船,顯然他去尋找另一個出口了。

    “哼,真是狡猾的鼠輩,不敢正面迎敵,只懂得躲躲閃閃!”王家的人最為憤恨,此刻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也很正常,大軍在此,如果他真的正面迎敵,那才叫傻。”其他人說道。

    “哈哈哈哈哈,他想的太簡單了,以為出口這麼好找嗎?這里五百萬里都被封鎖了,所有出入此地的道路都被封閉,他根本不可能逃掉。”

    “沒錯,你看三座戰艦上的人都很平靜,並沒有著急,他們料定孫聖是逃不掉的。”

    “抓住他,只是時間問題。”

    時間過去,很快的,三天的時間就這麼匆匆流逝,終于在這一日,那片未知領域當中,有了動靜。

    遠處有一片雷澤,此刻在那片雷澤當中,有人從里面走出來了。

    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一位騎著青牛的少年,這頭青年踏著紫色的火焰而行,穿過了雷澤,神威凜凜,雖然是一頭普通的大水牛,卻感覺比蓋世神獸都要強大。

    牛背上,坐著一個少年,風采超然,道骨仙風,清秀絕倫,一頭長發飄逸出塵。

    而在青牛的後面,則是一男一女,男子英武,少女爛漫動人,他們從雷澤之中穿越而來,正在接近這里。

    “果然出來了!”

    “哈哈哈哈,找不到其他的出口了嗎?那是肯定。”

    “哼!死到臨頭了,還敢這麼囂張的出來,萬死不辭!”

    一些人說道,尤其是類似于王家這種和孫聖有著深仇大恨的人,看到孫聖從容不迫的從里面出來,都是一陣咬牙切齒,眼中閃爍著怨毒之色。

    很快的,孫聖騎著青牛,已經來到了這個地方,青牛騰空而起,腳踩著紫色火焰,來到了虛空中。

    在他們對面,就是兩大道統的戰艦,兩艘黃金戰艦,屬于天道神盟,一座古老的青銅戰艦,屬于古天庭。

    而此刻,在這三艘戰艦之上,人影晃動,有一些人出現在船頭。

    這些人男男女女都有,有老輩人物,也有年青一代的人。雖然戰艦上沒有千軍萬馬,但是這些人,都是超一流的高手,屬于兩大至高道統的核心力量,尤其是年青一代人當中,他們光芒太耀眼了,壓蓋外界那些所謂的天榜上的強者。

    其中,有劍布衣,他和一些年輕人站在一起,此刻看到孫聖出來,眼神中浮動著冰冷的殺意。

    同時,不光是他,戰艦上好多位年輕強者,全都露出了冷酷的殺意,男男女女,全都用同樣的眼神去看待孫聖。

    這些人,和劍布衣都是相同地位的人,曾去過九天之上修行,在那里修行的時間長短,代表了不同的實力。能在九天之上修行超過十年的人,那都是出類拔萃的存在,是兩大至高道統未來的希望。

    “他就是那個少年?呵呵呵呵,看上去神聖脫俗,但卻華而不實,沒有返璞歸真。”一位年輕的女子說道,十分美麗動人,讓天上的群星都黯然失色。

    在她的腦後,道輪浮現,里面有一座古老的殿宇出現。

    “修為很普通,連仙王大乘期都沒到,听說他殺了金瞳等人。”一位少年開口了,看似歲數不大,但修道最起碼百年往上了。

    “金瞳?呵呵呵呵,殺了他能證明很強嗎?以金瞳的天賦,在九天領域修行三年便已經是極限了。”這次開口的,是一位如魔神一般的男子,身高挺拔,身上魔氣滾滾,像是一尊蓋世大魔頭一樣。

    這個人身上散發出一股十分危險的氣息,即便是前面那兩位說話的一男一女,貌似都有些忌憚。

    “劍布衣,听說你之前與他交手過,實力如何?”有人問劍布衣。

    劍布衣的眼神深處,閃過一抹羞憤之色,想到了不久前的經歷,他挨了孫聖一拳,這讓他覺得十分恥辱,一直想要報復。

    此刻,劍布衣說道︰“我與他只是粗略的交手了幾個回合,沒有真正的大戰,故此對他的實力,我保留一些看法。”

    “哦?”此言一出,倒是讓戰艦上的一些人提起了興趣︰“劍布衣在我們當中也算是強者了,他能與你交手這麼多個回合不敗?證明有點本事。”

    “我並沒有用全力。”劍布衣冷漠的說道。

    “呵呵呵呵,這好說,一會兒你先上去與之交手,檢驗一下此人是否有資格讓我們出手。”那如魔神一般的青年說道,十分自負,在其身體周圍,有九顆魔星轉動。

    劍布衣眼神冷冽,道︰“如果真君準許出手的話,我不介意去拔個頭彩。”

    “此人如果能進入九天之上修行,或許對我們來說是個威脅,但可惜,他沒有機會呢?將其扼殺在搖籃中最好。”最開始說話的那位美麗女子說道。

    她雖然很美麗,如九天玄女一般,但眼中的殺意卻十分的冰冷。

    ……

    與此同時,在古天庭的那艘青銅戰艦上,同樣站著一批年輕人,不過相比較而言,他們十分沉默。

    而為首的一人,紫色長發舞動,這是一位嬌艷欲滴的美麗佳人,完美的容顏,毫無瑕疵,凹凸有致的酮體,盡顯火辣,紫色的長筒絲襪,和一雙晶瑩的玉鞋,讓人看了怦然心動。

    這位紫發美女,像是天生的媚骨一樣,即便是站在那里不動,都仿佛可以魅惑眾生,讓人無法自拔。

    周圍那些年輕人的目光,都在其身上打量,眼中有敬畏,有迷戀。

    妖神,蒼如月!

    她如今在古天庭的年輕一輩當中,可以說是位高權重,有著“天庭聖女”的稱號,是古天庭至高存在的女弟子。

    “聖女,怎麼看?”一位神官站在蒼如月的身邊,低聲問道。

    蒼如月美麗動人,嬌艷不可方物,此刻紅唇輕啟,說道︰“他倒是成長了很多,不知道和師兄之間還有多少差距。”

    虛空中,孫聖騎乘著青牛而來,青牛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聖威。

    這倒是讓戰艦上的那些年輕人眉頭為之一皺,竟然是一頭成聖的坐騎,難怪這少年可以囂張,斬殺了道盟的一個小分隊。

    “哼!”

    其中一艘黃金戰艦之上,傳來了一聲冰冷且威嚴的冷喝之聲︰“孽畜,憑你也敢在此顯威風!!”

    話音落下,在這艘黃金戰艦上,一股強大的威嚴擴散出來,直奔孫勝和青牛而來,這是一位真君再發威,想要給孫聖他們一個下馬威。

    這股威壓十分強大,畢竟是來自于一位真君,是聖者中最強一列的人。

    “哞!!”

    青牛一聲長嘯,聖威濃重,在抵抗這股威壓,可即便如此,這股真君之威依然不能小覷,青牛被頂著欲向後倒退。

    這一刻,青牛藏青色的皮膚上,那些金色的螺旋花紋開始放光,抵擋住了這股威壓。

    “一群叛逆份子,還不下跪!!”那艘黃金戰艦上,一位真君怒喝道。

    孫聖眼神冷冽,對方一上來就進行壓制,今日中不能善了,他語氣平靜的開口說道︰“怎麼?道盟年青一輩沒人了嗎?”

    這句話,頓時讓戰艦上至高道統的一些年青人眼神冷冽起來,十分不善。

    “哼!狡猾,扛不住真君之威,故意挑釁年輕一輩的人。”有人冷冷的笑道。

    “事到如今,還敢狂言!”黃金戰艦內,那位真君語氣凌厲的喝道,一股滔天的聖威釋放出來,天地間風雲變色。

    這就是真君的力量,一怒天地變色,顛覆乾坤。

    “少年人,那頭牛是否交給你了一件東西,拿出來吧,它不屬于你。”這時候,另外一艘黃金戰艦上傳來一道聲音,這是一位老嫗的聲音,聲音還算平和,但語氣卻充滿了壓制。

    “讓你失望了,我什麼都沒拿到。”孫聖說道。

    “少年人,你可知,你本身就是罪人,攜帶那件東西,更是大罪過。”黃金戰艦上,那位老嫗開口說道。

    孫聖冷冷一笑,道︰“既然如此,我倒要問問了,我犯的是何罪?你們一直定義我為罪人,是否我做過什麼大不敬的事情,你可以講明白。”

    “放肆!!”

    其中一艘黃金戰艦上,一位年青強者開口說道︰“你以什麼資格質問?憑你罪人的身份,就該老老實實的跪下臣服!哪來這麼多廢話!!”

    孫聖斜睨這人一眼,道︰“我跟你家大人兒講話,有你個小屁孩什麼事兒,滾犢子!”

    此言一出,那位年輕人的臉色頓時變得烏青,眼中殺意更濃。

    這時候,孫聖看到了那人旁邊的劍布衣,劍布衣正在用一種歹毒的眼神看著他。

    孫聖說道︰“你瞅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