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546.第1546章 欺壓上門

1546.第1546章 欺壓上門

    眾人喧嘩,這是要有大風波啊,季布要對幾位活化石下手了。

    逍遙槊的死,並不能平復這個老人心頭的怒火,他還要一一上門拜訪,只不過,這個拜訪,究竟會發生什麼,不用猜也會知道。

    當下,季布帶著孫聖離開了,去“拜訪”下一位參與那次行動的人。

    一時間,很多人都追了上去,想要一觀,並且有人已經悄悄的放出消息去了,告訴其他幾位活化石當心,因為這里不乏有其他活化石的門徒。

    這可謂是一場大風波,季布要帶著孫聖去逐一的找這批活化石清賬了。

    他們每一個都身份非凡,放在任何一個地方,絕對是讓大人物都尊敬有佳的存在,甚至可以毫不過分的說,這些活化石,只要一句話,就能覆滅一個道統。

    平日里,即便是這些活化石有些處事不公,但也沒人敢說什麼,更不要說是找他們的晦氣了。

    可現在,季布帶著孫聖,直接殺上門去了,這樣的事情,在這片星空下是絕無僅有的一次。

    “轟!”

    一座道場炸開了,季布從天而降的一掌落下,原道力鎮壓下來,這座道場轟然炸開,讓後方趕來觀摩的一群人嚇破了膽。

    這是一座珍貴的道場,存在的歲月極為久遠了,內蘊豐富的造化。

    結果,這位老人一掌落下,整座道場都瓦解了,這是什麼力量?

    連孫聖都十分震驚,覺得匪夷所思,這就是原道力真正的力量嗎?太強了,季布已經將其修煉到了巔峰,只此一擊,便能蓋壓群雄了。

    “季布!你太過分了!”一位老者從里面沖了出來,怒吼道。

    這老人,赫然也是當初圍殺孫聖的其中之一,一位尊貴的活化石。

    “我想不用我提醒你為什麼了吧。”季布冷冰冰的說道。

    確實,當這位活化石看到孫聖站在這里之後,心理已經有數了。

    “轟!”

    下一刻,季布再次動手了,如同之前對付逍遙槊那般,轟然一掌落下,原道力進入了這位活化石的體內,壓制對方的修為,即便對方是活化石,依然難以擺脫。

    他大叫著,滿眼的不甘之色,修為驟然大跌,跌落到了人道領域當中。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季布平靜的說道。

    “前輩,晚輩來討教了。”孫聖手持青蓮聖劍,沖殺了上去。

    “轟!”

    大決戰爆發,沒有任何的懸念,孫聖懶得跟這些人去整什麼開場白,當初這些人對他所做的一切,已經奠定了孫聖要殺他們的決心。

    神通之光沖天,那是禁忌大神通,但卻擋不住青蓮聖劍的劍光。

    青蓮聖劍劈落下來,這位活化石,只是堅持了不到十個回合,便被一劍斬下了頭顱,龐大的氣血氣沖霄漢,一發不可收拾。

    最後,青蓮聖劍追了上去,劈開了這位活化石的頭顱,將其誅殺當場。

    又是一位大人物隕落了,古董級別的人物,德高望重,而今卻死在了孫聖的劍下。

    這是一場大風波,活化石接連隕落,這對星空要塞來說是巨大的損失。

    但是,沒有人可以阻擋得住。

    季布真的發火了,這位號稱是大聖之下最強的一位老人,他這一怒,注定血流成河。他雖然勇猛,但卻從未對這片星空下的人下過手,這一次,可謂是破天荒的頭一次。

    因為,對于季布來說,孫聖等同于是他的傳人了,將原道力的修煉之法傾囊相授。而今,竟然有人用這種毒辣的計謀對付孫聖,這等同于是在打他的臉啊。

    而且,參與這次行動的人,竟然還是一批活化石,那些德高望重、身份崇高的人,背地里卻如此小人。

    這一次,季布真的怒了,帶著孫聖殺上這些活化石的門府。

    第二位活化石隕落,但這並不是結束,季布帶著孫聖,很快的殺向了下一個目的地。

    “這……他們到底是要殺幾個啊,那可都是老前輩啊,這種年紀,這種身份的人,在這片星空下不可多得。”

    “有誰可以阻止他們嗎?這樣殺下去,要塞中要血流成河了。”

    “到底有幾位活化石參與了這次行動,真的要一口氣全部殺光嗎?

    “太瘋狂了,這次事件,注定要被載入史冊了,但卻不是光彩的。”

    很多人議論道,跟了上去,心中震撼到了極點。

    季布和孫聖在虛空中邁步,很快的,他們出現在另外一個地方,這里是一片神聖的古地,屬于一位活化石的修行府邸。

    神光繚繞,雲蒸霞蔚,這里比仙家福地都要神聖,神樹植被,生長茂盛,蔥蔥郁郁,充滿了一派勃勃生機的景象。

    但此刻,在這座神聖古地的面前,站著三人,其中兩人,是參與那次行動的活化石,其中就有那位與孫聖頗為不對付的男子,雖然相貌年輕,但歲數和其他幾位活化石旗鼓相當。

    他名叫龍梟,此刻臉色陰沉,眼神中透著前所未有的濃重之色。

    而三人中,最醒目的應該神祿。

    他們已經得到了消息,知道孫聖回來了,而且季布也被驚動了,此刻已經擊殺了兩位當初參與那次行動的活化石了,現在正殺過來。

    故此,他們已經來到了這個地方,提前等候了。

    尤其是神祿,全副武裝,穿了一件戰衣,背後斜插著兩口古神兵,這是準備要大打出手的節奏啊。

    “季布,你過了!”看到季布和孫聖走來,龍梟站出來說道。

    他相貌年輕,但卻是個十足的老古董,即便是面對季布,都是直呼名諱的。

    “自己做了什麼心里還不清楚嗎?事情的經過,我已經全部了解,事到如今,我看你們還能找出什麼借口來。”季布說道。

    龍梟神色陰冷,道︰“說話最好拿出證據來!”

    “被你們殺的人現在回來了,他的話就是最好的證據。”季布說道。

    聞言,龍梟不禁冷笑起來,點指孫聖,道︰“這小子搬弄十分,單憑他一句話,你就要針對我們嗎?他說的話,有那麼大的分量嗎?”

    被人點指著鼻子的滋味很不好受,孫聖眼神冷了下來,說道︰“別bb了,一會兒第一個就殺你。”

    “放肆!我看你敢胡來!”龍梟怒道,心中十分悔恨,當初應該把這個少年毀尸滅跡的,可誰能想到他在那種情況下也能活下來呢。

    “胡來?我已經斬了兩個了,你是下一個。”孫聖笑道,手托著青蓮聖劍,光彩奪目。

    這時候,另一位活化石說話了︰“季布,你真不該放任他胡作非為,你心里很清楚他殺的是什麼人,這會讓他招致來大罪。”

    “誰敢定他的罪?”季布寒聲道。

    這句話,讓在場的人心頭一寒,季布這是鐵了心的要把事情鬧大了,根本沒法勸阻。以他的實力和身份,除非是古之大聖出手,不然季布可以說是無所畏懼。

    一句“誰敢定他的罪”彰顯出可怕的氣魄,像是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即便是存在在這座古老要塞的大道統也不例外。

    “季布,你不要欺人太甚,別人怕你,我可不怕!”神祿說道,氣焰十分囂張,他並不認為自己比季布差到哪里去,僅僅是修行時間而已。

    “真不怕嗎?看你好像很不服。”季布冷聲道,盯著神祿。

    神祿冷笑道︰“我需要服你嗎?我覺得你沒什麼了不起,如果是相同的修行歲月,我早已把你遠遠甩開了。”

    這是十足的自信,神祿也是一位蓋世天驕,並且修行時間不斷短,他自問,如果再給他一段歲月,他甚至可以登上古之大聖的位置。

    故此,神祿才這麼不服季布,覺得季布活了這麼久,還未登上大聖位,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他的強大,只是對于普通人來定義的。

    “好!”

    季布點點頭,說道︰“你身在天道領域巔峰,我把修為壓制到人道領域,你可敢一戰?”

    此言一出,眾人不禁變色,季布竟然要把修為壓制到人道領域。

    但這並不是托大,所有人都知道,這種級別的高手,即便壓制修為,但很多東西都無法改變。但是,季布竟然要把修為壓制到人道領域,比神祿還要低一個等級。

    這不禁讓人唏噓,如此一來,反倒是吃虧的是季步了。

    “好!季布,這可是你說的,我就試試你的手段,看看號稱是大聖之下第一強者的你,是不是浪得虛名。”神祿臉上立刻露出了快意的笑容。

    這正是他想要的,他想一戰季布,在公平公正的情況下,打敗這個號稱是大聖之下最強者的人,讓世人見識一下他的力量。

    “轟!”

    當下,神祿站了出來,身上的戰衣發光,在一瞬間,他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了巔峰狀態,身體周圍,像是有冰寒火焰在燃燒,雖是神火,但卻寒冷得嚇人。

    一縷氣息,便能將一位至強者的元神凍得粉碎!

    神祿絕對不是弱者,他很強,如果踏入極道領域,在場的幾位活化石都不會是他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