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562.第1562章 捉奸在床

1562.第1562章 捉奸在床

    秦欣、魔太君和鱷央望著唐媚離去的方向,都是一陣皺眉。

    剛才那位紅衣少女,絕對是一位王,但又感覺她與別的王有明顯的不同。在其額頭上,其王之印記,十分古老,按道理說,這應該是一位古王。

    但是,唐媚身上卻沒有那種歲月的氣息,她氣血充盈,所散發出的氣息,很明顯是新時代的人。

    也就是說,她和孫聖是一個時代的,都是誕生自這個時代。

    可這個時代,只有一位王,就是小天王,早就已經被孫聖擊殺了。

    而這個少女卻佩戴著古王的烙印,這讓秦欣等人都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前輩,那是一位……古王?”秦欣不禁問季布。

    “得到了某位古王的力量而已。”季布說道。

    “這……”

    一時間,在場的幾人紛紛無語,尤其是三位王,覺得匪夷所思。

    她盜用了其他王的印記,而且還是一位古王,這是怎麼做到的?眾所周知,每個年代都有一個王,沒有多余的,他們都被雪藏起來了,就算是擊殺了一位古王,也不可能剝奪對方的印記啊。

    “關于第四界,你們知道多少?”這是,季布突然無端端冒出來了一句話。

    “第四界……消失的那一界!”魔太君瞳孔立刻緊緊收縮起來。

    古有九界,到現在為止,九界中的任何一界,都有一部分歷史可考察,甚至還有那一界留下來的後裔。

    但惟獨第四界,那是個特殊的存在,第四界的所有歷史都無法考察,那一界的信息,像是被人抹除掉了一樣,沒有任何線索。

    甚至第四界,究竟誕生了幾個時代,出現了幾位王,這些都無從得知,那一界所有的事情都消失了,包括那一界所誕生的王。

    九界當中,惟獨第四界,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季布只說了這些,並沒有多說。

    ……

    而此刻,麒麟山,唐媚火速的沖了過來,她就像是一團火焰,降臨在這個地方,仙姿玉骨,肌膚白皙無暇,明媚動人,其額頭上,王之印記閃爍著光澤。

    “退步!”

    麒麟山內,那頭火麒麟和水麒麟出現了,擋住了唐媚的去路。

    與此同時,麒麟山上,還有古老的秩序守護。

    這種秩序,是麒麟族的傳承,由此守護,即便是天道巔峰的強者,也無法打破,這也是為什麼之前秦欣等人無法踏足麒麟山半步的原因,因為他們進不去。

    但此刻,唐媚卻不管這些,一抬手,一頭幼小的麒麟從他體內飛出。

    這頭小麒麟,完全是能量體構成的,但卻像是一頭真正的生靈一樣,眨著明亮的大眼楮,張口一吞,霎時間,籠罩在麒麟山上的古老秩序,如鯨吸牛飲一般,被這小家伙給吞掉了。

    最後,這頭幼小的麒麟重新飛回來,趴在了唐媚的肩膀上。

    “這……什麼情況!”

    “怎麼會!麒麟一族祖傳的守護,竟然就這麼被吃掉了,這小麒麟是什麼來歷!”

    此刻,水火麒麟全都驚訝道,充滿了驚恐之色。

    “讓開,我來找人!”唐媚說道,大紅仙衣飛舞,仙姿超凡,瞳孔赤紅,如紅寶石一般迷人。

    “你……我想起來了,你是那個女人!”水麒麟驚訝道。

    而此刻,唐媚已經出手了,抬手演化出無量神功,“轟”的一聲,將面前的水火麒麟全都給掀飛出去,根本攔不住她的腳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唐媚沖進了麒麟山深處。

    唐媚掃視著這里,很快的就發現了里面的那座別院,沖了進去,沿途中有秩序攔路。

    但唐媚肩頭上的小麒麟,十分神奇,張口一吞,所有的秩序都被吞了進去。

    最終,唐媚長驅直入,直搗黃龍一般,沖進了麒麟王的洞府。

    ……

    而此刻,洞府中的一座香榻之上,孫聖臉色漲紅,眼神火熱。

    他身上的甲冑已經被扒光了,在其紫府當中,封印一點一點的快要瓦解了。

    孫聖身上,被麒麟王用了十幾種藥物,他支撐了將近十幾天的時間,如今終于支撐不住了,這十幾種藥物的效果,已經發揮到了極致。

    “終于被我等到了,嘻嘻嘻嘻~~”麒麟王滿意的點點頭,穿著一件性感的肚兜,縴縴玉指在孫聖的胸膛上劃過。

    “麒麟王!”

    但就在這時,洞府外傳來一道盛怒的聲音。

    緊跟著,一道紅色的身影瞬間出現在洞府當中,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掌,朝著那座香榻上轟了過去。

    與此同時,香榻上的麒麟王也臉色大變,同樣轟出去一掌。

    “轟!”

    兩掌踫撞,周圍的一切都被撕裂了。

    香榻上,唐媚看到了孫聖和麒麟王,兩人幾乎是****的躺在那里。

    “是你!”麒麟王說道,看著唐媚,眼中充滿了震驚。

    “唐媚,你……你沒死。”孫聖也看到了,忍不住激動,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唐媚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麒麟王,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竟然對他下藥。”唐媚怒喝道,可以看到床頭上仍的那些瓶瓶罐罐,不用猜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哼,想不到你這麼快就來到了這里,而且來的真不是時候。”麒麟王說道,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唐媚俏臉瑩白,不過看到香榻上孫聖的情況,不禁惱羞成怒,銀牙緊咬,道︰“你還能再卑鄙一點嗎?”

    “這已經是我的男人了,你動不了,自己回去吧,難道想與我大戰?”麒麟王微微笑道,絲毫不怵。

    “既然你不放人,那就不怪我了,進我鼎中待會兒吧。”唐媚說道,一伸手,祭出了一口神鼎。

    這口神鼎,正是從下界帶來的,十分神秘,來歷不明,曾經唐媚在這口鼎中得到了重生,後來一直都被唐媚所持有。

    只不過,此刻唐媚祭出這口鼎,神鼎明顯與以前不同,更加神聖,而且里面流動著一股可怕的力量,里面有一種古老的秩序交織。

    “你……你還想用這件祖器鎮壓我嗎?這一次,我不會上你的當了。”麒麟王不禁怒道,鳳目含羞,似是這口鼎,對她來說有著不一樣的歷史。

    當即,麒麟王出手了,一伸手,那件懸掛在不遠處的紫光戰衣飛了過去,瞬間穿在了麒麟王的身上,包裹住她曼妙的酮體。

    此時的麒麟王,不再嬌媚,儼然像是一位女戰神一般,渾身上下綻放出奪目的光芒,氣息恐怖的嚇人。

    她沖向了唐媚,王之印記發光,一股驚人的力量轟了出來,勢不可擋,即便是十萬魔山,在這一刻也會灰飛煙滅。

    突然,那口神鼎反轉,本來一股澎湃的力量在鼎中醞釀,結果,這股力量突然一變,化作了一股巨大的吸力,麒麟王的攻擊,一下子被收了進去。

    不僅如此,麒麟王自己也嬌呼一聲,陷進了鼎中。

    “鎮!”

    唐媚嬌喝一聲,立刻翻轉這口神鼎,將其催動,結果鼎中,一片片可怕的神光醞釀,將麒麟王當場鎮壓在了大鼎之中。

    “封!”

    與此同時,唐媚再次施加了九九八十一道封印,封住了鼎口。

    至此,安靜了……

    唐媚微微一笑,道︰“可惜,你還是上當了。”

    “你……你鎮壓了她?”香榻上,孫聖將一切看在眼中,震驚到無以復加。

    唐媚這次回來,竟然會這麼彪悍,直接鎮壓了麒麟王,這可是一位古王啊,實力強大,結果就這麼被壓制到了神鼎當中。

    唐媚說道︰“只是暫時的,她很強,我現在打不過她,好在有這口神鼎,這是麒麟族的祖器,她一時半會是出不來的。”

    說著,唐媚走到了香榻邊上,看著躺在上面的孫聖,臉色微紅,猶豫了一下,道︰“她……沒有動你吧。”

    孫聖無語了一下,他的紫府中,封印已經徹底解除了,而鎖縛他元神的那股力量,如今也消失了。

    那種力量,終歸是有時間限制的,已經禁錮了孫聖將近兩個月了,本來也快消失了。

    現在,孫聖危機解除,正好這股禁錮他的力量,也消失不見了。

    “快些煉化掉你體內的藥力吧。”唐媚嘆了口氣說道。

    誰知,孫聖突然一伸手,拽住了唐媚,往香榻上一帶,唐媚就這麼直接倒在了香榻上,和孫聖倒在了一起。

    “喂,傻不傻,萬一麒麟王破印而出怎麼辦?我要看著她。”唐媚嗔怒道,臉色微紅,又有一些羞怒之色,在孫聖身上敲打了幾下。

    “你會臉紅,這麼說……你的心找回來了。”孫聖不禁笑道。

    唐媚點了點頭,道︰“我經歷了一次死亡的蛻變,心回來了……”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哈哈哈~~”孫聖大笑一聲,不再多說,翻身將唐媚壓住,道︰“我體內的藥力也算珍貴,這麼煉化了太浪費了,我們好好利用一下。”

    唐媚臉色緋紅,如今真心回歸,她不再是當初的無心之人,不問任何感情,尤其是這次見到孫聖,她又有了怦然心動的感覺。

    不過,唐媚還是有些猶豫,看了一眼那口神鼎,道︰“你確定……要在這里?麒麟王萬一出來……”

    “封!”

    孫聖一抬手,以封仙術封住了床榻周圍,足足下了數十重封印,誰也別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