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565.第1565章 故地重游

1565.第1565章 故地重游

    “真是屁話,為什麼每個人都這麼說,合作就是合作,什麼驕傲不驕傲的,你們很驕傲嗎?”孫聖冷笑道。

    而後,他不理會其他幾位王憤怒的眼神,站在一邊,等待著最後起航的日子。

    在場有十位王,其中孫聖沒見過的,有四位,包括那位星辰王在內。

    而這十王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麒麟王。

    這是一位古王,與其他那些蟄伏在星空中的古王不同,麒麟王很招搖,行事乖張,建立自己的後宮,雖然她的處事手段很多人都不認同,但卻沒人敢說什麼。

    此刻,麒麟王一點也不妖嬈惑人,她身披紫鑽石戰衣,倒像是一位女戰神一般,傲立在那個地方,發絲晶瑩剔透,容顏精致,像是一位不染凡塵的女神。

    少有人知道,這位女神在自己的洞府中,是那麼妖媚惑人,令人神魂顛倒。

    而此刻,在麒麟王的周圍,跟隨著十二頭麒麟獸,那都是她的伴生者,都是強大的麒麟血脈,十分純正,是麒麟一族的繼承者。

    “人到齊了,我們啟程吧。”這時,一位老者出現了。

    這是來自大道統的一位老者,也是這次的領頭人之一。

    他站了出來,和其他幾位活化石合作,施展秘術。

    下一刻,古要塞上空,“轟隆隆”作響,一座巨大且古老的祭壇,在虛空中呈現出來。

    這是一座巨大的建築,平日里隱藏在虛空之中,只有古要塞中一些身份重要的活化石聯手才能開啟,因為這是通往傳說中戰場的一座傳送陣。

    與星空另一端的要塞不同,這座古要塞,無需乘坐什麼交通工具前往戰場,而是有一座古老的傳送陣,可以直接抵達。

    這是古老的年代,那些古代聖賢們耗費了上百萬年的時間建造的。

    “出發!”

    那位大道統的領頭人說道。

    隨後,眾人看到了三人率先踏上了那座古老的傳送陣,其中就有季布,和那名大道統的領頭人。除此之外,還有一輛古戰車。

    這輛古戰車當中,有一尊生靈,很有身份,所有人都在為其讓路。

    不用說,這一定是這次隨行的第三位領頭人,一個輩分高的嚇人,本來沒多少歲月可活,卻因為不死物質得到了續命。

    眾人都登上了這座傳送台,孫聖也不例外。

    再一次前往傳說中的戰場,不過這一次孫聖放心,不用擔心他會引來大量的禁區生靈。

    原因是他身上的這件戰衣,被鬼王賜予,稱之為“反不死物質戰衣”。這可不是普通貨色,是鬼王用一件完美仙器改造的,同時可以收斂一切氣息,不被察覺。

    孫聖從紫府中取出頭盔,戴在頭上,全副武裝起來,且在他的背後,兩口神兵交叉背在身上,赫然是兩口神珍,定山神珍和定海神珍。

    傳送陣開啟,眾人消失在那座古老的祭壇上。

    最後,這座古老的祭壇也消失,重新隱匿在虛空當中。

    ……

    這個傳送過程,並不是多麼的漫長,大約過了盞茶的功夫,他們就跳躍了一片星空,出現在了那座古老的戰場上。

    傳說中的戰場,一如既往,這里的景色,讓人唏噓。

    雖然很多人都是不止一次來到戰場上,但還是被這座大戰場的氣魄所折服。

    一眾人,浩浩蕩蕩的朝著此次的目的地飛了過去。

    戰場很大,甚至至今為止,都沒有人能完全的走完整個戰場,這里的佔地面積,簡直超越了一界。

    此行,雖然不算是大軍集結,但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甚至出動了足足十位王,就算是遇到一些禁區生靈,也渾然不怵,幾乎是橫掃的局面。

    “恩?”

    不久之後,孫聖突然眉頭一皺,這條路線,讓他感覺熟悉。

    這不正是當初他尋找妙菩薩的時候,所走的那條路線嗎?在那里有一座黑色的大瀑布,從天外禁區的方向墜落下來。

    難道說,此次發現通往天外禁區的那條裂縫,實際上就是那個地方嗎?

    這麼想來,上次進入那里的時候,確實有古怪,那瀑布的上面,和別的地方不同,能靠近禁區。但孫聖當時進去過一次,並沒有發現什麼裂縫啊,他是靠天外玄光的力量才進去的。

    終于,不久之後,他們抵達了此行的目的地。

    不出孫聖的預料,果然是那條黑色的大瀑布。

    這大瀑布,十分壯觀,漆黑如墨,但卻有一種禁忌的力量在其中,哪怕是被一滴水珠濺到,都不是鬧著玩的事情,會被剝奪生命氣機,腐蝕性很強。

    在這里,孫聖看到了一個人,是一個老人,駐守在這里。

    除此之外,在黑色大瀑布的另一邊,同樣有一個人,那是域外人,只不過是個年輕人。

    他們駐守在這個地方,是為了不想讓對方先一步進去,因為不確定這片天地和域外到底哪一方人先來到這里,故此派人先在此盯著。

    只是,出乎預料的是,域外天地來的,竟然是一個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看上去很普通,並沒有多麼出眾,一襲布袍,背負這一口破破爛爛,袑騑陷釭瘍K劍,他盤坐在那里,氣息也不壯大,猶如一位化石一般。

    “你們來了。”這片天地的老者最先飛過來,朝著三位領頭人行了一禮。

    “恩,域外天地的人還未到嗎?”大道統的領頭人說道。

    “還沒來,只有這麼一個年輕人在這里盯著。”那老者說道,看向對面的年輕人。

    那年輕人確實是域外的人,身上的氣息明顯的與和這片天地的人不同。

    “讓這麼一個年輕人在此候著,域外人這麼托大?還是說……他們故意如此,覺得這麼一個年輕人,就能守得住這里,想要證明他們的年輕一輩,都可以擋得住我們嗎?”一名活化石冷冷的說道。

    “他很強嗎?交過手了嗎?”這時候,一位王開口了,不是別人,赫然是那位星辰王。

    “還未。”守在這里的老者說道。

    星辰王冷哼一聲,十分冰冷,雖然全副武裝,但卻可以感受到其冰冷的戰意。

    “對方肯讓這麼一個年輕人守在這里,並不是沒有道理的,也許他真的有那個實力。”這時候,隨行的一位活化石說道。

    “我去跟他打個踫面。”那名大道統的領頭人說道。

    這老者很有身份,在大道統當中,地位也是舉足輕重的。

    此刻,他邁步向前,出現在了黑色大瀑布的邊上,道︰“你們那片天地,究竟什麼時候能到?”

    “&**%¥…#@。”那名十分普通的年輕人開口了,睜開眼楮,用的是他們那片天地的語言,不過可以通過其精神意志知道,他說的︰“不要著急,他們很快就回來。”

    “你是什麼身份?”那大道統的領頭人說道,想知道對方的底細。

    “一個在族中無足輕重的人。”那名年輕人說道。

    “域外王族?候族?還是……皇族的人?”大道統的領頭人說道。

    誰知,那年輕人干脆不搭理,閉上了眼楮。

    “小輩,你未免太放肆了!!”那名大道統的領頭人說道︰“即便是不同的天地,你也是個後生,竟敢如此無禮。”

    那年輕人眼楮也不張開一下,淡淡的說道︰“安安靜靜的等著,人很快就到。”

    一時間,古要塞來的人,很多人怒目而視,這是什麼態度,對方一個年輕人,竟然敢用這般口氣,而且還是和他們這邊一位身份德高望重的人說話,這也太猖狂了。

    而這時,一人站了出來,還是星辰王,他朝著瀑布的上方看了一眼,說道︰“這里就是那條裂縫?或許我們現在就可以上去看看。”

    “這樣不好吧,我們是來談判的,率先打破規矩,這還怎麼談?”一名老者說道。

    “哼,規矩是活的,域外人遲遲不肯現身,現在主動權在我們手上。”星辰王說道。

    這位王,與眾不同,萬千光彩集于一身,身上的銀河戰衣,更是不可多得的寶貝,流動著星光,晶瑩剔透,如寶石一般閃耀著光澤,bulingbuling的。

    身後的星辰戰矛,更是碩碩放光,與這件戰衣是一套的。

    星辰王采取主動,而且向前踏步,一步邁出,已經出現在了黑色大瀑布的重要。

    “星辰王,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如果我們先壞了規矩,一會兒談判的時候,就佔不到理了。”秦欣站出來提醒道。

    “哼!”星辰王冷哼一聲,道︰“一個失去了王之尊嚴的人,甘願與那種不入流的人為伍,我需要你這種人來指揮嗎?”

    “你……”秦欣貝齒緊咬,閃過一抹惱怒之色。

    “不急,讓他去。”孫聖傳言說道,眼中也露出一抹冷笑。

    “星辰王,還是算了,神劍王說的不無道理,況且,對方還有人在看守。”一位老者勸阻道,總覺得他們這般先壞了規矩不是好事兒。

    星辰王朝著那名域外年輕人看了一眼,對方依然閉著眼楮,頭也不抬一下,星辰王不禁冷笑道︰“他未必攔得住我的。”說完,便踏步,朝著黑色瀑布之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