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702.第1702章 大震動

1702.第1702章 大震動

    “啊!這……難道是……那種水!”銀袍半聖大叫,瑤池之水澆在他的身上,當場令他的道法熄滅了。

    他身為堂堂半聖,雖然常年在這里,但大道統他們是去過的,而且也知道瑤池之水的存在。

    但他卻沒見過瑤池之水,更不會料到這種水會被孫聖得到。

    畢竟,瑤池之水是大道統的王牌力量,怎麼可能被外人得到?

    銀袍半聖當場吃了大虧,被瑤池之水澆在身上,道法熄滅。

    “什麼!”另外一位青衣老者也大驚失色,此刻眼中閃過一抹瘋狂。

    “殺!”

    他迅速的沖殺了過來,全力釋放自己半聖的力量,想要在孫聖做出下一步行動之前,提前將其誅殺。

    結果,孫聖口中,再次噴出瑤池之水,這道水流,像是具有生命一般,沖著青衣老者纏繞過去。

    “你……你究竟是如何得到瑤池之水的!”青衣老者喝道。

    他們這才知道,原來孫聖手中掌握的克制大聖的東西,就是這瑤池之水,這的確是個麻煩,要知道這東西,可是能直接熄滅大聖的道法的。

    他極速的躲避,但這瑤池之水如跗骨之蛆,迅速的纏繞了上去。

    “你們天道神盟的領袖,當初就因為這種水,被我狠狠地教訓了一頓。”孫聖冷笑道。

    “你……你說什麼,你對我道盟的領袖出手過?這不可能!”青衣老者呵斥道。

    “大道統自然不會把這個消息放出來。”孫聖笑道。

    瑤池之水纏繞而來,同時,孫聖劈出黑暗劍氣,截斷了青衣老者的退路。

    雖然這是一位半步大聖,但孫聖只要全力爆發,還是能影響一二的,只是不能力敵。

    最終,瑤池之水,成功的澆到了青衣老者的身上,讓他避無可避,即便是道法在強大,也全都被熄滅了。

    兩位堂堂的半步大聖,如今全都化作了凡夫俗子一般,趴在地上,不但一身道法喪失干淨,而且渾身一點力量都施展不出來。

    “結束了!”

    孫聖說道,一劍劈了上去,黑暗劍氣當場將青衣老者從中間劈成了兩半,將其元神誅殺,一位半步大聖,就這麼死在了他的劍下。

    周圍的人,已經嚇得不能自理,他們的自信,來自于這兩位半步大聖坐鎮在此地。但此刻,這兩位半步大聖全都遭劫,還能有誰阻止這個少年?

    孫聖走到了另一邊,將銀袍半聖提了起來,現在的他,毫無反抗之力,就跟凡夫俗子一樣。

    “說,那葫蘆里面是什麼?不然下場一樣。”孫聖寒聲道。

    “是……是黑暗之力……來自星空深淵的一種黑暗力量。”銀袍半聖咬了咬牙,最後還是說道。

    “來自星空深淵……這股力量,和虛之力有何關系?”孫聖再次問道。

    因為就在剛才,那黑暗之力壓制下來的時候,其力量,被孫聖吸收掉,似乎和他體內的天外玄光形成了某種共鳴。

    孫聖的天外玄光,實際上就是由虛的力量進化而來的,是他融合了黑虛之力和白虛之力,再加上《長生經》的作用,才有了天外玄光。

    如今,這黑暗之力,能與之做出感應,頓時讓孫聖覺得非同一般。

    當下,孫聖開始審問這位銀袍半聖,可惜他們也不知道這黑暗之力的具體來歷,只知道來自星空深淵,究竟是誰帶出來的,一無所知。

    最終,孫聖還是痛下殺心,將這位銀袍半聖斬殺,不可能饒恕。

    而那枚裝有黑暗之力的大葫蘆,則是被孫聖抓了過來,里面有大量的黑暗之力,剛才泄露出來的,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我們走吧。”孫聖說道。

    帝俊看向了另一邊,那里,有兩大超級勢力殘余的人馬,也有真君、有聖者,可惜這樣一批人,已經給孫聖構成不了什麼威脅嗎?

    他們嚇得惶恐不安,步步後退。

    “不要執迷不悟下去了,跟我走吧。”帝俊看向了一個方向。

    那里有一位女戰神在,孫聖認得,這位女戰神,曾屬于天道神盟,執掌刑法,並且她也是來自帝族的人,而且和帝俊是同輩。

    “我族已不復存在了,你還想著光耀帝族嗎?”女戰神說道。

    “一切都可以從頭開始。”帝俊說道。

    “這已經不是我們當時那個年代了,紀元末到來,太過復雜,也許是個輝煌的年代,也許走向凋零,在這最後的大世當中,你我皆是小人物,苟延殘喘的活下去吧。”女戰神說道。

    她一轉身,消失在這個地方。

    她曾經也是帝族的強者,和帝俊同輩,不過最後道不同,她選擇了加入天道神盟。

    現在,她既沒有選擇留下來,也沒有選擇跟帝俊走,而是獨自離開了。

    帝俊沉默,這位女戰神的話,不無道理,在紀元末這個特殊的年代,他們曾經的輝煌,已經不值一提,誰知道在這個年代會發生什麼事情?

    他們確實曾經輝煌過,但現在已經成了無足輕重的人。

    孫聖也沉默,他比任何人都知道會發生什麼,但是卻說不出口。

    “算了,我們不要勉強了。”孫聖說道。

    帝俊也嘆了口氣,說道︰“是啊,她說的也對,不是我們那個年代了,紀元末這個時間段兒太復雜,很多東西都看不清。”

    孫聖沒有說話,攙扶著帝俊離開了這個地方。

    同時帶上了那枚大葫蘆,這葫蘆里面的黑暗力量,十分特殊,孫聖打算帶回去研究一下。

    而那些兩大勢力殘余的人馬,孫聖已經沒有多大的興趣了。

    經此一戰,天道神盟算是徹底廢了,古天庭雖然沒有遭到孫聖的毀滅,不過也損失慘重。

    最後,孫聖將數十顆人頭扔進了仙火當中,一把火燒成了灰燼。

    ……

    這片星空,十分不平靜,有古要塞的人沖向了這個地方。

    不久前,他們得知孫聖殺向了兩大超級勢力,都想知道結果如何,這個少年戰神,真的有把握在兩大超級勢力的合力下活下來嗎?畢竟這里還有兩位大高手坐鎮呢,那可都是半步大聖。

    他們趕到了這里,但已經來晚了,當這些人出現在這里的時候,孫聖已經從里面走了出來。

    他背後的那片星空,已經殘破不堪,里面大道統成為了廢墟,並且火光熊熊,這座超級大勢力,被一把火燒的快要成為灰燼了。

    人們來到這里後,正好看到孫聖走出來,背後是燃燒的天道神盟,這視覺沖擊力,震撼住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天……天道神盟真的被毀掉了!”

    “這座超級大勢力……不是有半步大聖坐鎮嗎?竟然也攔不住孫聖嗎?”

    “發生了什麼?我們來晚了一步,這個少年真的做到了,一個人毀掉了這麼一個道統!”

    “莫非她屠掉了半步大聖?這怎麼可能?他只是在極道領域而已,與半步大聖差距甚大,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一時間,人們只顧著驚訝,震撼,畢竟任誰也無法相信,這樣的一座超級大勢力,會毀在一個少年的手中,而且這少年還是單槍匹馬而來的,一個人,覆滅了這麼一個道統。

    天道神盟被毀,這是不爭的事實了,不存在什麼爭議,因為所有人都眼睜睜的看著這座超級大勢力被燒成了灰燼。

    即便他們再怎麼不願意承認,這都是事實,一時間人心惶惶起來,尤其是那些曾和孫聖敵對過的勢力,更是心中冰冷。

    這樣的超級大勢力,都能被孫聖毀掉,那其他勢力呢?根本不可能和這個少年為敵,這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少年戰神啊,不可戰勝。

    “孫聖!”帝清等人趕來了,他們沒有孫聖驚人的速度,來到這里之後,一切都已經了結了。

    “天啦嚕,你是怎麼做到的?真的了解了天道神盟?”金木郎贊嘆道。

    “那里面不是有兩位半步大聖嗎?別告訴我連這樣級別的存在你都能擊殺。”諸葛家的兩兄弟也到場,忍不住震驚。

    “我只是有辦法克制他們而已。”孫聖說道,將受傷的帝俊交給了其他人,道︰“回去吧,這邊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

    接下來的幾天里,這座星空要塞格外的不平靜,像是炸開了鍋一樣。

    孫聖毀掉了天道神盟,這是個重磅炸彈,震的這座要塞的人人心惶惶。天道神盟和古天庭,雖然及不上大道統,但也都是一等一的大勢力,結果就這麼毀掉了,被一個人給瓦解了。

    要塞中,有不少老輩人物坐鎮,此刻也都無法平靜,在他們眼中,孫聖變得更加神秘莫測。

    這個少年究竟有多強大?這是個未知數。

    畢竟一個修道百余年的少年,竟然會有這麼強的實力,實在沒天理。天道神盟那可是存在了無盡歲月的大勢力,是大道統的一部分,結果短短半天的時間,就被滅掉了。

    要塞中的各大勢力,此刻都無法平靜,全都低調起來,連安排在佛教領地周圍的盯梢的人都撤了回來。

    他們現在可不敢觸孫聖的眉頭,萬一這個少年一發飆,血洗了他們的勢力,哭都沒地方哭去。

    所謂山高皇帝遠,這座要塞與古要塞相隔了何止十萬八千里的距離,就算能從古要塞請求支援,也不可能及時趕到。

    而且,古要塞的形勢錯綜復雜,听說那里來了一位大人物,現在已經不是當初大道統只手遮天的日子了。

    天知道他們請求援助之後,會吸引來什麼樣的人。而且他們也知道,孫聖在古要塞是立過大成就的人,難免有人站在他那一邊,比如說季布。

    若是他們請求援助,明顯的就是在敵對孫聖,這樣更容易惹來禍端。

    恐怕古要塞的人還未到,這個少年已經踏破他們的門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