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926章 龍卷山

第1926章 龍卷山

    龍卷山,整座大山,就像是一道龍卷風一樣,山體呈現出螺旋狀,中間細,上下都異常的粗,遠遠的望去,真的像是一道龍卷風聳立在天地間。

    其實這並不是這座山真正的名字,它真正的名字,誰又能知曉?只是眾人發現這里的時候,觀其形態,起了一個龍卷山的名字而已。

    山頂之上,有一處神聖的遺跡,很大,比十幾座城池加起來都要大。

    最關鍵的是,這里有天靈界最重要的一處造化。

    這是域外的某位大德高人佔卜出來的,但他卻只能佔卜出龍卷山有造化,卻佔卜不出來造化在何處。

    這段時間,域外的人馬停留在這里,搜索龍卷山,卻也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線索。

    漸漸地,那些域外的皇族們,將這里當成了臨時的根據地,在這個地方安營扎寨了。

    此刻,龍卷山上,霞光普照,山頂有一株寶樹,每個月,這株寶樹都會釋放一次光芒。

    這光芒,能讓道之巔峰的人參悟道果,但每個月只釋放一次,持續的時間,不會超過兩個小時。

    因此,每到這個重要的日子,各方外出的人都會回來,承受這寶樹之光。

    一開始,他們懷疑這株寶樹就是龍卷山的造化,想要連根拔除。

    但最後卻發現,這株寶樹只要脫離了山體,就會廢掉,因此他們不敢擅自移動。而且那位大德之人曾言,這並非是龍卷山的大造化。

    但即便如此,每當這株寶樹盛放,眾人都會得到莫大的好處。

    這一日,寶樹釋放,無盡瑞霞籠罩住了龍卷山的頂部,但凡是置身在這個地方的人,全都渾身舒暢,汗毛孔都在噴吐瑞彩。

    此地來了大量的人,但凡是進入天靈界的人,幾乎一多半的人,都在龍卷山了。

    但是,絕大多數人,都沒有置身在山頂上,沒有靠近那株寶樹,而是距離那株寶樹千米之遠。

    而那株寶樹的附近,只有那些身份尊貴的人才能接近,換句話說,只有上古大家的人,才能靠近那株寶樹的附近,享受最直接的好處。

    而此刻,在這株寶樹下,聚集了不少的人,其中有四個年輕人,三男一女,光芒作奪目,氣質最為出眾,他們的氣質,是與生俱來的,那份驕傲,雖然沒有表露的太直接,但是一舉一動,都透著一股超然,讓同齡人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而其中一個,赫然是金家的金斬仙,另一個乃是唐家的無敵傳人,唐天心,這是一名女子,雖然坐在那里沉默不動,但骨子里的那份驕傲,卻讓無法掩飾。

    另外兩位年輕人,則是屠家的無敵傳人,屠閻!

    一個是丁家的傳人,丁太虛,這是一個很老成的名字,感覺不像是一個年輕人,但他卻真的很年輕,甚至有種少年姿態,骨齡連八百歲都沒過,算是這些傳人當中最年輕的了。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幾個人,他們無一例外,全都是上古大家的人。

    而且其中幾個,還是帝君級別的強大人物。

    有他們在,無人敢接近這個地方。

    而且此刻,這幾人正在談論著什麼。

    “萬物蓮,這東西在天靈界嗎?”屠閻開口說道,有些意外。

    “嗯,我估計,紫m殤已經得手了。”唐天心說道︰“我和她一起發現的萬物蓮,不過紫m殤這個女人太狡猾了,竟然甩開了我,獨自去抓萬物蓮了。”

    “呵呵呵,耍心眼,你不會是紫m殤的對手的。”屠閻冷笑道。

    他們這幾位上古大家的傳人,彼此都熟悉,每個人什麼性格他們都知道。

    “對了,大哥你剛才說,黑魔王來了天靈界?”這時,屠閻突然說道,看向一個比自己年長幾歲的青年。

    此人是屠閻的哥哥,也是不久前與孫聖的一道靈體交手的人,名叫屠宇。

    “嗯,我和他交手過了,這家伙手段平平,哪有那麼厲害。”屠宇自負的笑道。

    听到這句話,金斬仙的臉色極其不好看,可以說是鐵青無比。

    不久前,他敗給了孫聖,而且敗的徹底,讓人家打的只剩下頭顱,損傷了道基,若非是當時有金家的高手在,只怕當時他就被那個少年給擊殺了。

    此刻再次听到孫聖,金斬仙咬牙切齒,殺意倍增。

    最可氣的是,那屠家的屠宇,竟然說什麼手段平平,這是在變相的諷刺他。

    屠宇冷笑,像是故意的,說道︰“我當時與之交手,他與我打了個平手,沒有那麼厲害,甚至我想殺他,動用點手段都能做到。”

    “哦?”屠閻微微冷笑,道︰“只是與你打了個平手嗎?你確認他盡了全力了?”

    屠宇臉色微微閃變了幾下,盡沒盡全力他是不知道,但是屠宇也是上古大家的人,雖不是無敵傳人,但也驕傲無雙的,道︰“在那種情況下,他不盡全力,就會被我擊殺了。”

    “呵呵呵呵……”屠閻朝著金斬仙看了一眼,說道︰“金兄,那人好像沒你說的那麼厲害。”

    “你……”金斬仙听到,更是臉色陰冷。

    屠家和金家不合,很不投氣,屠閻的話,都等于實在變相的打壓金斬仙。

    “金兄,莫非上次落敗,你故意放水了。”屠宇更是笑道。

    金斬仙咬牙,明知道對方是故意的,還是忍不住惱怒,道︰“既然他來了天靈界,我就不會讓他活著離開。”

    “還是算了,那是我的獵物。”屠閻說道。

    “怎麼?我要報仇你也要管?”金斬仙沒好氣道。

    “我是怕你再被人家殺一次。”屠閻說道。

    “你……”金斬仙被這句話揶揄的不輕,但卻被他旁邊的一名男子給擋住了,那是金斬仙的二哥,金子卓,是一位帝君!

    金子卓說道︰“這個仇,我金家不能不報,屠家還是不要插手了。”

    “哼,金家錯失了一次機會,沒有下一次了。”屠家也來了一位帝君,此刻冷冷的說道。

    一時間,雙方的氣氛一下劍拔弩張起來,屠家和金家不合,在對于這件事上,雙方誰都不讓。

    丁太虛和唐家的唐天心則是沒有說話,似乎樂于坐山觀虎斗。

    “不如這樣……”屠閻說道︰“今日之後,我們去搜尋黑魔王的下落,誰先找到,他就是誰的獵物。”

    “不用找了……”

    突然,一道聲音傳來,飄飄忽忽,虛虛實實,但是卻傳入了在場的每一個人的耳中。

    不遠處,一位黑袍銀甲的少年朝著這個地方走來,登上了龍卷上的山頂。

    不過這一次,孫聖並未把龍吟雪、蒼寶兒和墮落天獅帶過來,因為他清楚的知道此行很危險,來龍卷山,就意味著和上古大家的傳人敵對,他們當中高手很多,把她們帶來多有不便。

    所以此番,孫聖只是一人前來,確切的說,是兩個人,因為紫m殤也跟上來了,但卻距離孫聖一段距離,在遠處看著。

    孫聖一人走來,直接朝著寶樹附近走去,邁著悠閑的步伐,像是來到了一處後花園一樣,絲毫沒有感覺到壓力。

    期間,有人想要呵斥,但卻被身邊的人拉住,道︰“仔細看看他的相貌,還有那黑袍銀甲,他是黑魔王!”

    “我靠,這就是黑魔王!他……來這里做什麼!”

    “這家伙……難道是為了那邊的幾位上古大家的傳人而來的?他也太大膽了吧,孤身一人就來敢來此。”

    “哼,不過是來送死的而已,金家、唐家、丁家、屠家的傳人都在這里,還有帝君在,難道他還能在這里翻出什麼浪花嗎?”

    “此人太過狂妄了,我們就拭目以待,看看他怎麼被幾位上古大家的傳人虐死的。”

    一種皇族的人馬聚集在這里,他們不敢上前阻攔,因為深知道這個少年的厲害,所以也只能逞逞口舌之快了。

    孫聖踏步走來,黑袍銀甲獵獵作響,銀灰色的長發舞動,雖然身上沒有什麼強大的氣壓,看上去毫無修為,但卻有一種超然風采,直接朝著幾位上古大家的傳人那里走去。

    “還真的是你!”屠宇率先站了起來,冷眼看著孫聖一步一步走來,眼中有明顯的諷刺之色。

    “你是……哦,我想來了。”孫聖道︰“不久前,就是你和我的靈體大戰是嗎?”

    “靈體?你說什麼?與我交手的是你的靈體?”屠宇頓時臉色一變,而後眼神變得十分古怪起來,不過很快的,屠宇臉上就露出了惱怒之色,道︰“靈體……哈哈哈哈。你可真會給自己找面子,沒有打贏我,就說那是你的靈體,如果那是你的靈體,我怎麼會看不出來?”

    “因為你太弱。”孫聖斜睨屠宇一眼,而後直接朝著這里走來。

    “哦?呵呵呵,你說那是你的靈體,好,那我就試試你這個本尊實力有多強。”屠宇說道,立刻騰身而起,朝著孫聖殺來。

    他身為上古大家屠家的人,自然也很驕傲,絕不服輸,尤其是當著其他上古大家的傳人,他更是要證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