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929章 金家怒火

第1929章 金家怒火

    整個龍卷山上,寂靜無比,誰也不敢出聲。

    一位上古大家的無敵傳人隕落,這遠比隕落一位帝君震動更大。

    這樣的無敵傳人,將來都是可以成長為神話級別的存在的,一旦他們成道,便奠定了這條路。

    但結果,金斬仙卻成了一個悲劇,眼瞅著就快要成道了,卻被一個少年橫空殺出來,先是狠狠地挫敗了他一次,此刻更是直接將其擊殺。

    多少年以來,還是第一次有人擊殺了上古大家的無敵傳人,這不亞于捅破天。

    龍卷山上寂靜無聲,所有人的震驚,此刻都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只能傻傻的站在那里。

    遠處,紫m殤也在,將一切看在眼中,同樣身為上古大家的無敵傳人,此刻看到八位無敵傳人之一的金斬仙隕落,紫m殤的臉色也凝重無比。

    她原本以為,孫聖只是要來大鬧一場,但卻沒想到他會在這里開殺戒,可謂是膽大包天。

    不但斬殺了上古大家的帝君,更是將他們悉心培養的無敵傳人給擊殺,這等于把上古大家給得罪死了。

    同時,紫m殤也感覺到了壓力山大︰“他……竟然強到了這種程度,只怕這個少年會引起一場大風波,諸位傳人,必定會在第一時間抓住成道的機會,然後來對付他,我也不能落後了……”

    說完,紫m殤一轉身,離開了這個地方,身上紫光沸騰,霎時間沖開了身上的封印。

    如果此刻這一幕被孫聖看到,一定會大為吃驚,因為那是《禁仙經》的封印,竟然被紫m殤給沖開了。

    《禁仙經》的封印,一旦被封住,普通生靈根本掙脫不開,就算是皇族也掙脫不開。

    但紫m殤竟然做到了,她被孫聖封印住之後,一直在用自己體內的血脈之力沖擊著封印。

    最後,這封印被她沖開了,上古大家的無敵傳人,沒有一個是弱者。

    而此刻,龍卷山的山頂之上,孫聖一腳踢飛了金斬仙的尸體,嘴角擒著一抹冷笑,回身尋找那名唐家的帝君。

    發現那名唐家帝君竟然跑掉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的。

    今天來此,他就是為了開殺戒的,哪怕是擊殺一個無敵傳人,那也賺到了,更別說還弄死了他們的兩位帝君,已經不虛此行了。

    這些無敵傳人,成長起來都是自己的勁敵,而且很不好殺,能抓住機會殺死一個,已經很不錯了。

    最後,孫聖盯住了那株寶樹!

    這寶樹確實很珍貴,能夠讓道之巔峰的人悟道。

    但此刻孫聖的眼中卻閃過一抹凶光,這個地方已經被域外人給佔據了,這寶樹自然而然的也成了他們的囊中物。

    此刻,孫聖動用可怕的**力,要把這株寶樹連根拔起。

    “不要!”

    “不可以,快住手!”

    遠處一些域外人大聲叫道︰“這東西你是收不走的,一旦脫離了這座山體,它立刻就會廢掉,就算你拿走了,也不能為你所用。”

    孫聖斜睨那些人一眼,道︰“我知道,我只是單純的想要毀了它。”

    “你……”

    一時間,這些域外皇族的人全都氣急,眼楮通紅,臉色鐵青。

    這少年太過分了,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知道自己帶不走,竟然要毀掉,不讓這株寶樹來成全他們。

    這在以前,誰敢當著他們的面如此?但現在,他們真的不敢把孫聖怎麼樣。此人已經成道,連上古大家的帝君都不是對手,他們又能如何?

    而且,這少年的凶性,他們算是徹底體會到了,用“無法無天”來形容他再合適不過了,連上古大家的無敵傳人都敢殺。

    “轟!”

    在孫聖的撼動下,最終,這株龍卷山山頂的寶術被連根拔起。

    當初域外人嘗試過將其拔起,但只是撼動了一點點,就發現不行,脫離了山體,這株寶樹馬上就會廢掉。

    不過孫聖現在沒有這麼多的忌諱,直接將其連根拔起。

    緊跟著,這株寶樹,光彩暗淡,霎時間枯萎了,從中間裂開。

    “嗯?什麼東西?”就在這時,孫聖發現,在這株寶樹的根睫之下,有東西!

    當即,孫聖伸手一抓,頓時光芒大放,里面一件東西被孫聖抓了出來。

    一枚晶瑩剔透的玉淨瓶,一出土,便綻放出絕世光彩,那光芒,雖然不耀眼,但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感覺像是神化了一樣。

    “造化!是龍卷山真正的造化!”

    “竟然……藏在寶樹之下!難怪一直發現不了,因為我們沒有將這株寶樹連根拔起。”

    “原來如此,這是以另一種造化作為掩蓋,太奢侈了,這寶樹也價值無量啊,竟然只是用來做陪襯的。”

    “可惡,我們本該早就發現的,可惜錯過了,如今竟然被黑魔王給拿到了。”

    “這玉淨瓶中是什麼,這股氣息……光是聞到,就如同神化一樣,里面的東西,絕對價值不菲。”

    “听上古大家的人說,這龍卷山的造化,不亞于不老山中的無敵道種。”

    “這……如此珍貴嗎?該死的,它被黑魔王給拿到了。”

    此刻,龍卷山頂上,孫聖眼中爍爍放光,他知道,自己意外的發現了龍卷山最大的造化,也听到了那些域外人的話,其價值竟然不亞于無敵道種。

    這可真是意外收獲啊!

    但是,孫聖來不及卻查看這玉淨瓶中到底是什麼東西,他突然心生感應,朝著龍卷山外的某個方向望去,眉頭不自覺的皺在了一起。

    孫聖直接收走了這玉淨瓶,而後不再停留,轉身飛離了龍卷山。

    孫聖離開後,龍卷山上再也無法平靜,炸開了鍋。

    每個人都在議論著,或者是喧嘩著。

    今日發生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實在是震動太大了,有人挑戰上古大家,擊殺了無敵傳人,更關鍵的是,這龍卷山內的大造化,也被人挖掘走了。

    很多人不甘心,怎麼能甘心?這大造化就在他們的眼前,已經好幾個月了,卻無人發現。

    結果卻被孫聖來了胡鬧一通,意外的發現了這大造化。

    在場的不是沒有帝君,但剛才卻不敢出手,因為即便他們出手了,也搶不過孫聖,那個少年成道之後,同級別無敵啊,上去就是死,除非是有老祖級別的人物在場。

    “可惡!我們都沒看到里面是什麼,就這麼被他帶走了!”

    “龍卷山里的東西,不亞于那枚無敵道種,那枚無敵道種已經被這個少年搶走了,如今這里造化也被他得到了,太不公平了!”

    很多人都在怒吼著,心疼無比,義憤填庸。

    而就在這時,兩道身影迅速的出現在了這個地方,來到了龍卷山的山頂上來。

    這兩人一到來,立刻散發出強烈的氣壓,即便是一些真君,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五雲老祖!”

    “金家的金道一!”

    這是兩位大人物,老祖級別的人物,全都在道之巔峰的領域,再次向前邁出了一步。

    他們一到來,立刻皺眉,看到了寶樹被毀,緊跟著,便看到了地上的尸體,尤其是金斬仙的!

    “不!”

    金道一大吼一聲,眼珠子都紅了,立刻沖了上去,來到了金斬仙的尸體前。

    他死了,無力回天,元神和神魂都被人斬殺了個干淨,金家悉心培養的無敵傳人,就這麼被殺了。

    金道一怒吼,這真是斷了他們金家的命根子啊,沖天的殺意,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渾身冰涼。

    五雲老祖也是眉頭緊皺,可以想象不久前發生了什麼事情。

    金斬仙死了,其他幾位上古大家的傳人也不在這里,甚至,空氣中還有化道的氣息,最起碼死了兩位帝君。

    “誰干的!”五雲老祖說道,實在無法想象,是誰這麼膽大包天,對上古大家的傳人下殺手。

    “黑魔王!”有人說道。

    “你說什麼!那個少年!”五雲老祖頓時瞪眼。

    他怎能相信,這是一個少年做的?簡直就像是笑話一樣,太不真實了。

    但是,此刻這些皇族中人親眼所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那個少年是如何斬殺上古大家的帝君,然後驚走了其他的無敵傳人,更是擊殺了金斬仙,最後還把龍卷山最大的造化帶走了。

    “孫聖!!啊!孫聖!!我金家與你不共戴天!”金道一怒吼著,震懾蒼穹,仿佛連龍卷山都在跟著搖晃。

    他徹底怒了,一發不可收拾,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這股驚天的殺意。

    最後,五雲老祖問明了孫聖的去向,和金道一一起沖了出去,前去追殺。

    ……

    而此刻,孫聖已經逃出去了很遠,他暗中傳訊通知墮落天獅,讓墮落天獅把龍吟雪和蒼寶兒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躲避起來。

    他很清楚,這一次他大鬧龍卷山,造成了大風暴,那些上古大家的人,肯定在四處追殺他。

    所以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孫聖打算單獨行動,不能把禍水牽引到龍吟雪他們那邊去。

    孫聖尋到了一處安全的地方,躲了起來,隱蔽氣息,而後將那枚從龍卷山上帶來的玉淨瓶拿了出來。

    這里面到底是什麼?竟然不亞于一枚無敵道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