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02章 帝族來客(上)

第702章 帝族來客(上)

    血海之上,十分平靜。

    他們在血海上行走,軒轅人皇老態龍鐘,眸開合間,十分的平和,感覺就像是一位普通的老人一樣,身上沒有任何的可怕氣息,一絲一毫都沒有流露出來,跟一個凡人沒有什麼兩樣。

    這種感覺,孫聖當初只在古道的身上感受到過。

    但是,孫聖很清楚,這位老前輩的功力了不得,法相一出,頂天立地,絕代人皇的威嚴依然不減當年。

    “奇怪,天人族怎麼一個都沒有踫到。”孫聖不禁疑惑,他們大舉進攻這里,如今卻悄無聲息的消失了,像是人間蒸了一樣。

    連這片血海都恢復了平靜,感覺這片古地像是什麼都沒有生過。

    “他們退走了。”軒轅人皇說道。

    “什麼!退走了!不會吧,那幫人不是奔著長生殿來的嗎?”孫聖意外道,這個消息讓他大為震驚。

    軒轅人皇說道︰“這些天人族,在神域之中並不算強大,被作為探派到下界來,為他們的主尋找一件東西,真正的高手並未出現。不久前,天人族接到了神域的最高指令,命他們收回所有的力量,不必再打探了。”

    “為什麼?”孫聖有種不好的預感。

    “因為他們已經知道,他們要找的那件東西,並不在長生殿中。”軒轅人皇說道。

    孫聖心中波瀾起伏,他之前得到消息,天人族之所以要冒險打開長生殿,是為了一塊神骨。根據孫聖的推測,他們是奔著神荒骨來的,想要得到《長生經》。

    現在眼瞅著長生殿就要現世了,他們卻突然退走,這不是尼瑪瞎耽誤功夫嗎?也就是說,天人族已經知道神荒骨不在長生殿中了。

    “只有一種可能,他們那邊至強的存在,感應到了那種力量在世間出現,你要當心了,千萬不能暴漏《長生經》,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神域可能會有天神來專門斬殺你。”軒轅人皇說道。

    孫聖臉色大變,也意識到了危險性,想來,應該是他在進入長生殿的時候,激活神荒骨的力量,被神域的人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察覺到了,知道神荒骨在世間出現了,故此打消了進攻長生殿的打算。

    那幫人還真是神通廣大啊……

    他們的目的只在神荒骨,並不是為了長生殿真正的秘密而來。

    “如果我現在出去,可能被他們堵上。”孫聖說道,意識到了嚴重性。

    “那倒未必,神域中人只是推測出了《長生經》重現世間,但是他們應該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定位坐標。”軒轅人皇說道。

    這不禁讓孫聖放下心來,如果現在的他被神域的天神盯上,那麼可想而知,後果會是怎麼樣,恐怕普天之下,三界之中,將再無他的容身之處。

    隨後,孫聖看向軒轅人皇,這位老人似乎對神域的一舉一動都很了解,他這些年來真的只是躲在大6嗎?還是說去了不為人知的地方?或者可以說,他已經去過神域了。

    不久之後,孫聖和軒轅人皇離開了這片古地,他們從入口出來,一切都很平靜,沒有任何不好的事情生。

    而且,這片古地的入口正在愈合,幸虧孫聖和軒轅人皇已經出來了,如果再晚上幾天,恐怕這個入口就徹底的封死了。

    孫聖回頭看了一眼這快要閉合的古地入口,想到了蒼如月。

    這位禍世的絕色妖精被困在了長生殿內,不敢踏出來,現如今古地的入口也封死了,真不知道她還有沒有脫困的一天。

    雖然孫聖對蒼如月沒有什麼同情之心,覺得蒼如月是咎由自取,但畢竟還是有過一夜的激情的,難免心中有些介懷,但這種感覺很快的就被孫聖拋之腦後。

    雖然蒼如月很美麗,很妖嬈,很動人,但孫聖對她沒有什麼真正的感情,只是逢場作戲而已。

    還有,就是釋如來,也不知道現在他身在何方,是否還在那片古地之中,還是說已經出去了……

    不多時,孫聖在古地外的一片區域,看到了三個人,這三人赫然是夏風雲、孔雀王和狂石帝君,他們沒有遇到不測,活著從古地中出來了,只不過孔雀王貌似受了傷,臉色十分的難堪。

    “聖公,你可算是出來了,我們正擔心你遭遇了不測。”夏風雲等人走過來說道。

    “聖公,你真的去了那個地方嗎?”孔雀王激動的問道,顯然,他們從狂石帝君的口中,已經了解到孫聖身上生的事情,知道孫聖進入了古地深處,奔著長生殿去了。

    對此,孫聖隱瞞了實情,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自己遭遇的一切,只能說自己並未找到那個地方,而且古地深處凶險重重,他沒有走進去。

    “額,沒進去就好,沒進去就好。”夏風雲三人都是松了口氣,點點頭。

    孫聖知道,他們並非是惺惺作態,他們都知道長生殿是什麼地方,一入其中,必然沾染上大因果,萬劫不復,哪怕你是一代至尊,甚至是震古爍今的大聖,都要遭遇不測,當初的中州祖皇就是一個很好的例。

    隨後,幾人交談了一番,孫聖從他們口中了解到,大概一個月前,天人族便已經退出了古地。他們三人在古地之中可謂是經歷了九死一生,孔雀王遭遇了重創。

    最後,他們跟著天人族一起退出來了,天人族迅的收兵,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從那之後,古地的入口便開始愈合,而孫聖卻遲遲沒有出來,故此他們只能在古地入口的地方等待。

    “恩,看樣天人族短時間內不會再來這里了,我們沒必要留下去,該是時候離開了。”孫聖說道。

    “這人是……”這時候,狂石帝君看到了與孫聖站在一起的軒轅人皇,不禁露出了古怪之色。

    軒轅人皇此刻老態龍鐘,身材鞠樓,滿臉皺紋,十分蒼老,而且身上沒有流露出任何恐怖的氣息,感覺就像是一個普通的老人一樣。

    孔雀王和狂石帝君都感覺有些疑惑,這麼一個老人和孫聖一起從這片古地中出來,而且看孫聖的樣,對他還十分的恭敬,看樣這並不是一個普通的老人。

    雖然他們看不透軒轅人皇,感應不到他的氣息,但可以感覺得出來,這老人一定非比尋常。

    “感覺很熟悉。”夏道,盯著軒轅人皇看個不停。

    夏風雲和人皇乃是故交,曾經是把兄弟,夏風雲寧可犯險深入此地,就是為了調查人皇當年的死因,可見當年他們的交情。

    只是可惜,他的力量有限,即便是在古地中生存下去都十分困難,故此最後只能放棄了。

    如今,真正的軒轅人皇就站在他的面前,即使已經變得老態龍鐘,隱藏了所有的氣息,與當年意氣風的一代人皇相比完全是兩個人,但夏風雲還是隱約之間察覺到了什麼。

    “不必告之我的存在,該忘記的人,還是忘記吧,我出去走走,改日會去找你的。”軒轅人皇暗中對孫聖說道,而後輕輕一揮手,撕裂虛空,就這麼消失了。

    “走了……這人到底是誰,完全看不透,好可怕。”孔雀王說道。

    他們可都是一代大能的,卻對一個莫名的老人看不出深淺這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很不同尋常的事情。

    “那是……一位老前輩而已,好了,我們也出去吧,這片古地終歸是要塵封在歷史之中的。”孫聖嘆了口氣說道。

    ……

    山海界很平靜,雖然這里充滿了危機,但和步步殺機的古地相比,山海界簡直就像是人間天堂一樣。

    很快的,孫聖他們離開了山海界,孫聖沒有與這些人逗留,因為就在他剛剛離開山海界的時候,突然一枚傳信玉符亮起來,那是從劍宗來的消息,而且是秋鳴親自來的消息,只有短短的幾個字︰劍宗有事,歸!

    孫聖不禁眉頭一皺,劍宗有事?難道是遇到了什麼麻煩嗎?不應該啊,劍宗有秋鳴這位大能坐鎮,其他人不敢招惹,即便是背後有天人族支持的道統,恐怕也不敢招惹到劍宗的頭上。

    因為之前,孫聖在赤月聖門大殺四方,足以震懾大6的所有勢力,讓他們望而生畏。

    在這種節骨眼兒上,究竟還有誰會去劍宗惹麻煩呢?而且讓秋鳴這位大能都這般凝重對待。

    “幾位,我有要緊的事情,就先告辭了。”孫聖說道,而後破開虛空,直接離開了這里,直奔劍宗而去。

    以孫聖現在的實力,在大6上可以說是如魚得水,沒有任何一切可以阻攔他的腳步,很輕松的破開虛空進行跳躍,從山海界到劍宗足足有百萬里之遙,但孫聖僅僅是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便已經趕到了。

    再次回到劍宗,進入到小乾坤界內,孫聖不禁眉頭一皺,原本這里矗立著一座巨大的山門的,而且還被自己親手布置了強大的陣法,此刻竟然被毀去了,山門倒塌了大半,有一個巨大的掌印留在那里,掌印之中,依然流動著強大的力量,有法則之力在掌印之中纏繞。

    “恩?有人攻擊了劍宗。”孫聖眉頭一皺,而且他感覺到,出手的人很不簡單,即便是一道掌印留在這里,依然具有如此可怕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