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49章 不帶這麼做生意的

第749章 不帶這麼做生意的

    這樣的畫面,讓人覺得匪夷所思,震撼莫名,年輕至尊一個接一個的隕落,被這少年無情的屠宰掉,宛如土雞瓦狗一般。

    即便很多人都不願意承認,但事實就是事實,容不得半點摻假。

    一些人在大吼,那是跟隨韓瑞豐一起來的人,是他的同族,一直以來都以韓瑞豐為驕傲,此刻不甘的大叫,難以接受現實。

    聖道王劍刺入了韓瑞豐的天靈蓋,將他肉身劈開,但他的元神飛出來,被仙光籠罩著,不顧一切的逃竄。

    孫聖冷笑,豈會給他機會,大手一張,遮天蔽日,瞬間將韓瑞豐的元神給抓住,掌心中浮現出一片片法則之力,玄妙莫測,那是封仙術的力量,封住了韓瑞豐的元神。

    “你的元神留著還有用,等我找時間探一探你修煉的仙經。”孫聖冷笑道,封住了對方的元神,收了起來。

    “哪里走!”

    隨後,孫聖猛地大喝一聲,沖向了另外一邊,那銀水晶螳螂想要逃走,而且是遁地逃走,顯然是精通土遁之術。

    當即,孫聖也鑽入了地下,他的五行靈變可以出入任何的地方,土遁之術,根本不在話下。

    很快的,地底之下,有絕世劍光和刀茫斬裂土層,沖向廖宇,顯然在地底下生了可怕的戰斗。

    但是這一切並未持續太久,很快的,孫聖從地下鑽出來,隨手將被劈成兩半的銀水晶螳螂的尸體扔在地上,銀色的血液宛如水銀一般流淌,把這片地面都渲染成了銀白色。

    死光了!

    五位年輕至尊來此,卻無一人可以逃脫,全都慘死在這里,被這個下界少年給誅殺掉。

    但是,銀水晶螳螂的死,並未引起什麼喧嘩,因為大家都已經麻木了。

    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數具尸體,沒有一個完好的,全都被斬斷,甚至有的被轟成了一堆碎肉,

    他們生前都是強大的年輕至尊,跺一跺腳,八方雲動,呼一口氣,乾坤顫抖,都是各族年輕的佼佼者。

    但現在卻被這個下界少年宛如殺雞宰狗一般的斬殺,五位年輕至尊,個頂個的強大,尤其是銀水晶螳螂和韓瑞豐,他們都是翹楚,卻夭折在這里。

    這件事傳出去,足以震動四方,讓各族都要受到震動,因為五位年輕至尊都有著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他們的死,會造成巨大的轟動,引起四方的關注。

    “唉,本座早就說過了,只怪他們不听我的話,被沖昏了頭腦。”遠處的山頂上,諸葛果爛漫的笑道,然後轉身,消失在那座山上。

    孫聖掃了一眼戰場,也沒有在這里停留,打算離開,在各族天才的關注下,孫聖大搖大擺的離開了這里,沒有任何人敢阻攔。

    開玩笑啊,五位年輕至尊相繼慘死,在場的人都被這個下界少年的手段給鎮住,誰還會上去自找麻煩?

    即便對方身懷斗戰神法,以及各種可怕的秘術,讓人羨慕嫉妒恨,但這些都不能和生命相比,唯有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最終,孫聖揚長而去,只剩下這些各族的天才在這里大眼瞪小眼,依然沒有回過神來。

    直到過去了許久,才有人如夢驚醒︰“敢快把消息送出,這是大事件,還有那個下界少年,讓其他人防著點,斗戰神法在他手中,不要因為他是下界人就掉以輕心。”

    “該死的,竟然會生這種事情,至尊大典還沒開始多久,就已經有這麼多位年輕至尊喪命了。”

    ……

    這邊的喧鬧,孫聖管不著,他離開了這片區域。

    這一次的收獲是巨大的,天神血肉大大的滿足了孫聖的需求,他的聖體脫胎換骨,整體實力上升了一大截。

    如若不然的話,剛才對上那幾位年輕至尊,也不會這麼輕易的得手。

    再有,元神修煉的斗戰神法,也讓孫聖意外了一下,沒有想到具有這麼強大的威力。這是他第一次試驗,圓滿成功,這門法將會塑造出最無敵的元神,而且將來若是修煉到一定的境界,肉身和元神合二為一,他自身也可以催動斗戰神法。

    只不過,只有孫聖自己知道,這條路想要真的走到頭兒很難。

    因為他所掌握的斗戰神法並不全面,只是一部分而已,真要是先把這門法修煉到大成,必須要補全才行。

    這談何容易,靈明神猴一族不知道隱匿在何方,多少萬年來都不曾出現了。

    但是,孫聖肯定,這一族的生靈肯定還活在世上,下界的那只仙猴便是證明,他曾從某個未知的界面不小心墜入了下界,身負重傷,他的來歷,必然和靈明神猴一族有關系。

    “無量天尊”

    就在這時,前方一道身影走過來,赫然是諸葛果,身著撕裂風的道袍,走起路來搖曳生姿,婀娜曼妙,這是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女,青絲如瀑,頭戴道冠,有著一股青春、活潑、動人的氣息。

    她很美麗,而且帶有一種也別的氣韻,不食人間煙火,不似仙道氣韻,卻更加神秘。

    孫聖不禁一愣,他記得這個少女,剛才和幾位年輕至尊搏殺的時候,這個少女就在那里,而且對斗戰神法很了解,有著不同尋常的來歷。

    “小妹妹,你找我?”孫聖問道。

    “額……”諸葛果黛眉微挑,手持拂塵,把玩著一縷銀絲,笑嘻嘻道︰“小妹妹?我觀你骨齡還不到百歲,本座已修道三百載,你這小妹妹叫的很理所應當嗎?”

    “……”

    孫聖一陣無語,眼中金光一閃,符道天眼張開,洞悉諸葛果,結果卻什麼都沒有看到,這少女的身上籠罩著一層神秘的氣機,難以窺視。

    “額,好吧,算我一時口誤,你找我什麼事嗎?”孫聖問道,這少女身上並無殺意,而且之前也曾針對過雲裳等人,說起來,應該不會害他。

    “當然有事了,而且是好事。”諸葛果笑吟吟道,唇紅齒白,裊裊婷婷的走了上來,而後一把拉住了孫聖的手,親昵的往前一湊,脖頸下雪白的皮膚暴漏出來,有著一對美麗的鎖骨,輕聲細語道︰“跟我走,我們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談談。”

    說著,這少女不容分說的拉著孫聖就要走,可謂是十分的大膽,主動。

    “哎?喂喂喂,等會兒等會兒,我說……我怎麼感覺你這是要憋著害人的節奏啊。”孫聖趕緊停步,甩開了諸葛果的手。

    這少女來路不明,那麼神秘,一上來就親昵的拉著他走,除非是腦細胞被蛋白質取代了,不然誰會跟著走啊。

    “來嘛我是不會害你的,怎麼?不相信我嗎?”諸葛果嫵媚的笑道,露出一對潔白的皓齒。

    “你這個樣說不會害我你自己信嗎?”孫聖無語道。

    “切,小人之心,我若是害你的話,你還有機會走到這里嗎?敗在我手底下的年輕至尊可也不是一兩個了。”諸葛果有些小自豪的說道,得意的揚起了下巴。

    “不想害我?那你干嘛一副著急做生意的樣?跟你很熟嗎?”孫聖問。

    “哎,你這個混球,你會不會說話,拐著彎的罵人是不是?你給我道歉!”諸葛果立刻繡眉皺了起來,哪個女孩願意听到這樣的話?

    “我憑啥跟你道歉啊,我只不過是在客觀的形容,是你多想了小姐姐。”孫聖笑呵呵的說道。

    諸葛果一個勁兒的翻白眼,最後狠狠的嗔了孫聖一眼,道︰“算了,我不想個你計較這件事,既然如此,那我就在這里當面跟你說吧,那個……我們雙修吧。”

    “哦,雙修啊,我還以為啥事兒……什麼玩意兒!”孫聖猛地一跳,如遭雷擊,驚恐的望著面前的少女,點指著諸葛果,道︰“你……你還說你不想做生意?什麼玩意兒就雙修啊,我跟你認識嗎?我告訴你我可是正經人吶。”

    “你……”

    諸葛果貝齒緊咬,小臉兒被氣的通紅,美麗的眸中火焰騰騰。

    孫聖呵斥道︰“你說你這小姑娘,長得這麼漂亮,怎麼就干了這一行呢?看你還是個出家人呢,而且實力也不錯,為什麼這麼作踐自己,而且跑到至尊大典上來拉生意,實在是太過分了!看來我得好好教導教導你了,不過我現在趕時間,這是我的傳信玉符,至尊大典結束後聯系我,太過分了,一定要好好給你講講人生。”

    “你逮著理了是嗎!?”諸葛果氣呼呼的瞪著孫聖,銀牙緊咬,火氣上涌,臉色羞紅的如晚霞一般。

    “我現在真的沒時間,至尊大典後聯系,小姑娘……得教育。”孫聖自顧自的說道,轉身離開,一副搖頭嘆息的姿態。

    “你……太過分!”諸葛果氣的嘟著小嘴,狠狠的跺了跺小腳,下一刻,在這少女的眼中,一抹神秘的光輝浮現出來。

    “給我站住!”

    諸葛果脆聲喝道,一展手中的拂塵,而後手捏道決,牽動莫大的氣機。

    下一刻,虛空放光,一縷縷滂沱的天地氣機落下,這股氣機演化為實質,一縷縷如瀑布一般墜落下來,瞬間將孫聖籠罩住,將其封鎖在一片區域當中。

    緊接著,諸葛果再次一抖手中的拂塵,一道劍光驚空,那拂塵抽出來,竟然是一口奪目的仙劍,明亮無暇,劍身上銘刻著道家紋絡。

    諸葛果縴縴玉指結印,這口仙劍在空中靈活的舞動,劃出一道道先天道紋出來,凝聚出恐怖的天地氣機,化為一只大手,朝著孫聖當頭按落下去。

    這是十分可怖的一擊,讓孫聖腳下的大地化為碾粉,成為灰燼。

    “你……你還想強買強賣嗎?我說了我現在不方便,你這姑娘怎麼這麼心急呢!”孫聖無語道,但同時臉色大變,沒想到這少女的實力這麼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