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54章 紫凰族至尊

第754章 紫凰族至尊

    神凰石是無價之寶,里面蘊含著仙凰的寶血,具有神性精華。

    無論對于修煉任何道統的修士來說,都是極其珍貴的,是修行中的大補之物。

    “你們敢,動了我的神凰石,我要讓你們付出代價!”諸葛果怒道,眸中滿是火氣。

    “呵呵呵,諸葛果,我听說過你,也知道你的本事,但這里不是什麼大凶之地,你的手段揮不出來。”紫凰族為的青年冷笑道。

    因為世人都知道,諸葛果有佔卜天機的本事,她經常借助一些地理環境坑害一些年輕至尊。

    但是這里,是修行寶地,不是大凶之地,他們根本無懼。

    “哼,神凰石是我族有緣之物,本就應該屬于我們,你沒權利擁有它!”另一位紫凰族的青年強者冷笑道。

    “你們……過分!就算想要,也要等價交換!”諸葛果恨得咬牙切齒。

    “回收自己的東西,需要等價交換嗎?”為的青年不屑的笑道。

    這是一種十分霸道的體現,他們看上的東西,不問緣由,直接取走,仿佛理所應當一樣。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幾人說話的功夫,那兩名紫凰族的成員已經騰躍像了半空中,伸手抓向了神凰石,想要將其收服。

    其中一人一把攥住了神凰石,臉色大喜,興奮無比,但緊接著,他的臉色巨變,猛地大叫一聲︰“不好!”

    霎時間,那枚鮮紅如血的神凰石生了異變,一股狂暴的力量從里面涌動出來,瞬間炸開。

    神凰石裂了,“轟”的一聲,可怕的力量炸開,那兩名紫凰族的成員大叫一聲“不好”,但是根本來不及後退,當場被這股力量給淹沒進去,慘叫著,肉身炸碎,連元神都沒有逃掉,浸滅在這股可怕的力量之下。

    “後退!”

    那名為的紫凰族青年也是大吃一驚,迅的吼道,這股力量尤為可怕,當場秒殺天人段高手。

    當即,其他幾位紫凰族的成員迅後退,並且祭出防御類型的兵器,進行低檔,這才躲過了一劫。

    但是,下場也是十分慘烈的,他們一共有七人,其中兩人當場慘死,另外兩人都受了傷,被這股力量給波及到了。只有其中三人完好無損,因為他們本身實力強大,而且及時祭出了兵器。

    怎麼會這樣!

    一時間,紫凰族的人都無法理解,那確實是神凰石沒錯,可怎麼會突然炸開,難道是在排斥他們嗎?不可能啊,這塊神凰石分明是受到了他們仙凰法力的感召才自己飛出來的啊。

    “額……不好意思,我差點忘記了,這塊神凰石中的寶血上個月被我擠出來泡酒喝了,不過我還留了一部分,而且往里面摻雜了一些其他畜生的血。”諸葛果一拍手,恍然大悟道。

    “你說什麼!”

    這一下,紫凰族的人眼楮都紅了,他們終于明白了,是這個少女在坑他們,剛才的一切,都只是她在演戲而已。

    神凰石中的寶血何其珍貴,她竟然拿來泡酒喝了,這還不算什麼,還在里面摻雜了其他畜生的血,難怪神凰石受到沖擊會炸碎,這一切都是她故意為之。

    神凰石根本不是受到感召飛出去的,而是諸葛果自己丟出去的,而且還假裝出一副很吃驚的樣,甚至急不可耐,不得不說,諸葛果的演技實在是太棒了。

    坑貨少女!

    這時候,所有人都想起了她的外號,沒想到這一次又被她給坑了,而且被坑的還是紫凰族這樣的帝族,讓他們瞬間損失了兩位年輕高手。

    就是這麼一個少女,你永遠不知道她下一張會出什麼牌,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被她給坑一把。

    “好險好險,白白嚇我一跳,不過不能怪我,誰讓你們貪婪呢?”諸葛果笑嘻嘻的說道,露出一口晶瑩無暇的皓齒,兩個小酒窩異常的爛漫。

    但是現在,對于紫凰族的人來說,這個美麗動人的少女,簡直就像是小惡魔一樣。

    孫聖也是微微一笑,他一開始真的有些緊張,想要出手奪下神凰石,不想便宜了紫凰族,不過卻得到了諸葛果的暗中提示,知道這是她的計謀。

    現在,她的計謀得逞了。

    “你……”

    紫凰族的幾個人全都恨得咬牙切齒,眼楮都紅了,這個少女活潑爛漫,美麗無瑕,如同仙一樣,但實在是讓人愛憐不起來,這是個十足的坑貨,恨不得現在就上去鎮壓她。

    這次他們紫凰族可謂是丟了大人,在所有人的矚目之下被看了笑話,而且還損失了幾位年輕高手,代價太大了。

    他們之前口口聲聲說神凰石屬于他們,出手搶奪,卻不料因為這塊神凰石,讓他們付出了這般慘重的代價,實在是太諷刺了。

    而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這個坑貨少女一手策劃的。

    “呵呵呵,既然這里不歡迎我們,那我們走吧。”孫聖說道,轉身離開,並不打算繼續糾纏下去。

    他確實需要修行寶地,但這里並不滿意,因為不符合孫聖的修行方式。

    “無量天尊,親愛噠,以後千萬要記住,不可以佔小便宜哦,走了~~”諸葛果朝著紫凰族的一眾人揮了揮手,跟在孫聖他們後面離開。

    這一下,很多人心中激動,那些在大岳之上修行的年輕至尊眼神都陰沉下去。

    他們都知道這個少年的身上有斗戰神法,無人不向往,無人不想據為己有,此刻這少年就在他們的面前,難道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他離開?

    這讓許多人都不甘心,尤其是那幾位年輕至尊,目光森冷,都有所預謀。

    一座山峰上,一位少年目光陰寒,眸中有日星月星辰的可怕影,拳頭緊握,身上纏繞著恐怖的氣息。

    另一邊,一尊如神塔一般的男眼神也閃爍不定,不知道在圖謀什麼。

    仙氣飄渺的山峰上,有一位青年,正是之前與那位白衣女一起修行的人,此刻冷笑,低聲道︰“身懷這種法門,他還真的想安然無事的走出去嗎?太幼稚了。”

    一時間,無數道目光都盯著孫聖,宛如在看待一座寶藏一般。

    “留步吧,我有一些話問你。”

    就在這時,最中央的那座山峰上,一道渾厚的聲音傳來,宛如洪鐘大呂一般,響徹虛空。

    一時間,所有人都肅然起敬,因為他們知道盤踞在那座大山上修煉的人是誰。那是紫凰族的年輕至尊,一位絕代強者,修為可怕,是一位真正的至尊。

    其實,很多大族的佼佼者都被稱之為年輕至尊,但其實這里所指的“至尊”只是一種尊稱,跟在下界的“公”是一個意思,真正能配上“至尊”這個稱號的人,少之又少,可以說是千萬中無一。

    但是,這位紫凰族的年輕至強者,當真是可以稱得上“至尊”這個稱號。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位絕代人物,蓋代的天才,一身修為可怕到極點,根本不能以常理來形容。

    這樣的人物,才稱得上是真正年青一代的至尊。

    此刻,他說話了,這是他來到這里後第一次開口,讓一些人心中一動,紛紛把目光凝聚過去。

    孫聖不禁眉頭一皺,因為他感覺到一股十分強大的靈覺鎖定了他,這是一種挑釁。

    孫聖冷笑,身上法力一轉,將這股靈覺化解于無形之中。

    “有事嗎?”孫聖頭也不回的說道,也在展現自己的態度。

    “放肆!我族至尊與你說話,你敢藐視,轉過身來!”紫凰族為的那名青年呵斥道。

    “有話就說,別耽誤我的時間。”孫聖輕描淡寫的說道,並未回頭。

    “你……”

    幾位紫凰族的年輕強者全都咬牙,露出了強烈的殺意,對方的這種態度,等同于在藐視他們整個紫凰族。

    “你殺了雲裳,我是她的干哥哥。”山岳之上,紫凰族的至尊開口說道。

    顯然,他已經得到了消息,知道雲裳死了。

    而且雲裳臨死前也說過,她的一個干哥哥是紫凰族的至尊,看來並不是空口說大話,這位強大帝族的至尊,真的和雲裳有莫名的關系。

    “哥哥妹妹這一套最討厭了,瞎搞曖昧。”諸葛果輕哼道。

    “人是我殺的,怎麼了?想報仇嗎?”孫聖冷笑道,並不忌憚。

    “報仇?”紫凰族的那名為的青年笑道︰“下界土著,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你知道自己和我族至尊的差距嗎?你還不行,沒資格說這樣的話。”

    這是一種*裸的諷刺,紫凰族也是帝族,要打壓自己的競爭對手。尤其是外界傳言,這個少年疑似覺醒了該族最古老的血統,這將是其他帝族共同打壓的對象。

    “嗡隆!”

    大岳之上,一尊法相出現,頂天立地,那是一位青年,身著紫金甲冑,連面部都被覆蓋了,全副武裝,根本看不出來相貌,一圈圈紫色神霞籠罩著他,磅礡的壓力籠罩在天地間。

    這就是那位紫凰族的至尊,即便僅僅是一縷法相顯化天地,便是如此的高不可攀,氣象驚人,讓那些其他山峰上的年輕至尊都感覺到了很大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