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55章 秒殺

第755章 秒殺

    凌霄河!

    這是他的名字,真正的一代至尊,紫凰族的最杰出者。

    這一代中,紫凰族一共出現了兩位年輕至尊,而凌霄河是兩人里面最強的一個,修行的是仙凰法和紫日神雷,這兩種法都是至高無上的法門,而且凌霄河已經在這兩種法上都取得了自己的成就,神功無量,力壓同輩人。

    “我族至尊現身,你等應該頂禮膜拜。”那紫凰族的青年說道,冷笑著望著孫聖,眼中滿是奚落之色。

    “你是不是真的想死。”孫聖回過神來,他知道對方是故意的,想要打擊他們這一族的血統,展現自己的強大。

    “沒落的帝族,你好威風。”那青年奚落道,言語相譏,故意打壓。

    山岳之上,凌霄河的法相頂天立地,宛如一尊戰神一樣,紫金甲冑碩碩放光,身上纏繞著紫色的神霞,即使臉上也被全副武裝了,但還是可以感覺到兩道目光射穿天地,宛如兩輪紫日一般。

    “雲裳是我僅收的一個妹妹,我很在意她,你將她殺掉,我不能當做什麼事都沒生。”凌霄河開口說道,聲音宛如天外神音一般。

    “你想怎麼樣?要戰嗎?隨時奉陪”孫聖說道,絲毫不讓步,並未被對方的氣勢鎮住。

    “你還太弱,現在的你還不行,不過你得留下來,作為你殺掉雲裳的懲罰,我要你拿斗戰神法出來于我一觀。”凌霄河說道。

    此言一出,眾人一陣唏噓,看來凌霄河也在打斗戰神法的注意。不過這也難怪,斗戰神法何其強大,只要是個人都會動心,凌霄河自然也不例外。

    而且,現在他有了名正言順對這個少年下手的理由,以給雲裳報仇的方式,來威脅對方交出斗戰神法。

    這一下,很多年輕至尊都感覺有壓力,如果凌霄河要奪斗戰神法的話,那他們將會失去很多的機會。

    “你可真會打如意算盤,你說給你看就給你看嗎?”孫聖冷笑,不管不顧,轉身就朝著修行之地外走去。

    一時間,眾人無語,敢這麼駁凌霄河的面的人,少之又少,即便是其他的年輕至尊,都不敢這般行事。

    “你敢再走一步?格殺勿論!”紫凰族的青年呵斥道,紫血沖天,那是紫凰族的強大血脈,紫血蘊含著神性的光澤,強大無匹,此刻化作了一頭展翅的神禽,擠壓虛空,朝著孫聖壓制過來。

    “轟隆隆!”

    不得不說,紫凰族的血脈之力也十分強大,畢竟是繼承了仙凰法的人,那可怕的氣血,能鎮壓一切,化作神禽的形態,將虛空都給擠壓的碎裂開來。

    人們震驚,這就是紫凰族的高手,即便不是至尊,但能堪比其他大族的年輕至尊,單單是這股氣血之力,便不是其他人可以抗衡的。

    其他的六座大岳上,幾位年輕至尊都在皺眉,這股力量十分可怕,即便是他們,都不得太大意。

    “給我趴下!”那位紫凰族的青年強者冷笑道,充滿了傲氣,嘴角帶著譏諷之色,在彰顯他氣血之力的強大。

    “你是真的想死嗎!”

    這一刻,孫聖也怒了,對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已經出了他的忍受範圍。

    孫聖霍然回頭,他的眉心中,一枚金色的小劍放光,那是他的逆道骨,此刻光芒爆射,眉心中中一枚小劍光彩奪目。

    “錚!”

    下一刻,孫聖的逆道骨一道可怕的劍光射殺出來,撕裂一切,直奔那名紫凰族的青年強者而去。

    “你敢動手,找死!”

    那位紫凰族的青年強者大喝,氣血滔天,仙凰法施展出來,化作一頭仙凰的影,牢牢的守護住自己,同時他祭出了一件兵器,那是一枚銀色的小錘頭,朝著逆道骨迸出來的劍光砸去。

    “ 嚓!”

    結果,那銀色的小錘頭于瞬息間被擊斷,逆道骨迸出來的劍光極盡壓縮,化作了一口金色飛劍,撕裂開這位紫凰族青年強者的護體仙凰法,斬向他的眉心。

    “噗!”

    無聲無息間,金色飛劍刺進了他的眉心中,擊穿了他的顱骨,一股血箭從這人的眉心中滋出來。

    這位紫凰族的青年強者眼神呆滯,瞳孔中生機迅的消退,他的臉上還掛著一抹不可思議之色,但身體已經直挺挺的倒下,一命嗚呼。

    死了!

    眾人吃驚,紫凰族的這位青年強者竟然死了,他的元神被斬了,這麼一位強大的年輕人,堪比年輕至尊,竟然如此輕易的就被擊殺了,死尸倒地,徹底失去了生機

    這……

    一時間,現場鴉雀無聲,這一幕生的太突然了,任誰都沒有想到,紫凰族的一位青年強者就這麼被殺了,而且是秒殺,被人一擊誅殺了元神,這到底是什麼手段。

    一道道錯愕的目光投向了孫聖,充滿了驚詫之色,包括山頂上那些年輕至尊,都是臉色凝重。

    外面有傳言,這個少年有連斬五位年輕至尊的記錄,但是這里的人並沒有親眼所見,並不知道他是如何斬殺了五位年輕至尊,甚至有些人認為他必然用了不光明的手段。

    但是此刻,在眾目睽睽之下,孫聖一擊秒殺了一位堪比年輕至尊的紫凰族強者,這不得不讓人們唏噓了,這很難說是巧合,因為所有人都看到那位紫凰族的青年強者全力以赴了,氣血滔天,而且施展出了仙凰法。

    可即便如此,依然沒有抵擋住這少年的一擊。

    “哼!”

    孫聖冷哼一聲,逆道骨再次光,那口劍光耀眼,再次壓縮成一枚金色飛劍。

    “噗!噗!”

    沒有任何意外,紫凰族的另外兩位年輕強者,也喪命在這金色飛劍之下,直接擊殺了元神,防不勝防,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噗通!噗通!”

    兩具尸體栽倒在地上,死尸冰冷,臉上依然僵直著震驚和恐慌之色,就這麼身死道消了。

    僅僅是一個眨眼的時間,紫凰族多位年輕高手隕落,他們雖然都不是該族的至尊,只是陪同凌霄河來參加至尊大典的。但是能進入這里,證明他們都不是弱者,卻在瞬息間被人結果了性命。

    短暫的沉寂過後,緊接著是一片片喧嘩之聲,眾人看到這一幕,震驚、駭然,即便是那些年輕至尊都是臉色凝重無比。

    這少年的膽真的很大,簡直包天,連紫凰族這樣強大帝族的人都說殺就殺,一般人絕對沒有這種魄力。

    “可以直接誅殺元神嗎?這種手段十分少見。”一座山峰上,那位眼含日月的少年說道。

    “看來這個人比想象中的要棘手一些。”那神塔一般的男也嘀咕著。

    另一邊,與那白衣女一起修煉的青年,則是眼神閃爍不定,眼中有凝重、有嫉妒、有殺意,拳頭握的 嚓 嚓作響。

    “還有人要攔著我嗎?”孫聖說道,朝著最中央的那座山岳望去。

    凌霄河的法相頂天立地,紫金甲冑全副武裝,宛如一位戰神一般,他雙目如紫日,盯著孫聖,殺意十分的明顯。

    從來沒有人在他面前這麼放肆過,當著他的面,誅殺他的族人,這是在打他的臉,也是再打紫凰族的臉。

    “若非我現在沖關在緊要關頭,可鎮壓你尸骨無存。”凌霄河說道,聲音冰冷無比。

    眾人心中一動,難怪凌霄河到現在都沒有動手,原來他修煉到了緊要關頭,現在只能以法相示人,根本無法出手。

    如果是一般人說出這樣的話來,恐怕人們都會以為他是怕了。但此話出自凌霄河之口,沒有人會懷疑,因為他足夠強大。

    這是一位真正的至尊,他的強大無話可說,是各大族公認的。

    “那就等你出關再說吧。”孫聖冷笑道,而後朝著這處修行寶地之外走去。

    這一次,沒有人阻攔他,即便是那些山頂上的年輕至尊心中不甘,但此刻都沒有動。

    因為這個少年初試身手,便如此的厲害,秒殺紫凰族的青年強者,足以可見實力不一般,他連斬五位年輕至尊的傳聞並非虛假,這是個棘手的貨色。

    最終,在眾目睽睽之下,孫聖和諸葛果離開了這處修行寶地,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邊人們怎麼談論孫聖暫且不提……

    此刻,孫聖跟著諸葛果前往另外一座修行寶地。

    這一處修行寶地,距離比較遠,直到三天之後,他們才來到了另外一座修行寶地。

    剛一到這里,孫聖就忍不住唏噓,這一處修行寶地,竟然沒什麼人在,只因為這里太過恐怖了。

    這處修行之地很大,共分為三個區域,分別是雷、火、冰!

    其中一座山中,雷光纏繞,這不是普通的雷霆,而是陰陽神雷,比天雷不知道可怕了多少百倍,即便是天人境的高手接觸,都會化為灰燼,里面蘊含了大道氣機,比得上大道神雷。

    另一座山,是一座可怕的火山,里面也不是普通的火焰,是黑色的火焰,化為岩漿,炙熱的嚇人,像是可以吞噬神魂一樣,據說能煉化神級強者,將神級強者化為灰燼。

    而最後一處,則是一個深水潭,寒冷刺骨,里面是萬古玄冰,可以把一個人的神魂凍得粉身碎骨,即便是妖雪族邱小狼的絕對零度,與這里相比也是小巫見大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