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58章 兩個禍害

第758章 兩個禍害

    仙體工坊炸開了,鬧出了巨大的動靜,雷光直沖霄漢,黑色的火焰將蒼穹融化,那可怕的冰寒之氣則是凍結一切,三種力量相互沖擊,想要共處根本不可能。

    孫聖一躍而起,沖向了遠方,幾個起跳,已經遠離了這座修煉寶地。

    他相信,要不了多久便會有人趕來查探,因為動靜實在是太大了,十萬里以內都能感覺得到,這種波動恐怕會震動整個囚戟之地。

    孫聖不想處身在這種是非之中,果斷的離開,頭也不回。

    足足過去了半個時辰,這個地方才平息下來,卻形成了一幅壯麗的畫面,三種力量糾纏在一起,匯聚成了先天結晶,永遠的凝固在這個地方,沖上雲霄,十分壯麗。

    果不其然,不多時,這片區域便來了很多的人,看到這樣的景象,都露出了凝重之色,而且還有不少年輕至尊到訪,不禁目瞪口呆。

    “這里是……鍛造無上仙體的地方,是一座可怕的修行之地,怎麼會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難道說有人在這里修煉?不會吧,這種地方即便是神級強者都不敢深入,誰敢在此修行?”

    “不可思議,到底是什麼角色在這里修行,鬧出了這麼大的波動,讓此地的三種強大力量暴動,炸開了這里。”

    “完犢了,這里算是徹底的廢掉了,不過也無所謂,本來就不是人該來的地方,留在這里又有多少人敢來此修行?”

    一些人交頭接耳的說道。

    雖然這場波動很大,但是並未造成太大的影響,很快的,人們散去,並未當做一回事兒。

    因為至尊大典即將進行到最後了,有人打通了最後的大墳,仙經爭奪戰已經快要開始了,沒有人會不動心。

    而且,甚至有傳言,這囚戟之地的仙器可能要現世了,這更是牽動了無數人的心。

    ……

    而此時此刻,孫聖已經離開了這里數萬里,置身在一片荒林之中。

    此刻,在孫聖面前的一塊石頭上,插著那口從萬古玄冰之中帶出來的兵器。

    這是一桿重型武器,光是刀桿就得有兩米長,這是一口大刀,刀頭雕刻著真龍的形態,連刀身都是袑騑陷釭滿A而在刀桿和刀身連接的位置,是一條紅色的破布,破爛不堪,迎風擺動,但卻十分堅固,孫聖嘗試著撕扯下來,但他如此大的力量竟然撕不破。

    這件兵器,來歷不明,看上去殘破,但卻堅固不朽,塵封在萬古玄冰之中不知道多少萬年了。

    若非是孫聖偶然之下現,而且正好他修煉有真龍法,恐怕世人都不知道有這麼一口兵器藏在這里吧。

    想到之前生的一切,孫聖不禁打了個哆嗦。

    單單是因為這口兵器,造成了那座修行寶地毀滅,動靜不小。

    孫聖將這件兵器擺弄了良久,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這件兵器從萬古玄冰中拔出來之後,便再也沒有什麼的動靜了,陷入了死寂當中。

    孫聖嘆了口氣,將這件兵器放在紫府之中,打算以後再研究。

    “嗡!”

    而就在這時,異變生,那件兵器突然動了,進入孫聖的紫府後,變得不安靜了,竟然綻放出一種古老的光芒。

    “錚錚錚!”

    孫聖的紫府中,存放著不少的兵器,光是道器就有好幾件,有他這幾天的戰利品,也有他從下界帶來,其中以那口鳳凰戟品質最高。

    但在這一刻,那殘舊的兵器突然綻放出古老的光芒,竟然引動了存放在紫府內的所有兵器。

    鳳凰戟最先飛了上去,像是被吸引過去一樣,與此同時,這件殘破而古老的兵器光,那條青龍再次出現了,大口一張,竟然把鳳凰戟給吞了進去,融入到了那件兵器當中。

    緊接著,這口袑騑陷釭漣L器上,浮現出一道道古老的紋絡,這些紋絡光,演化出可怕的火焰,這件兵器沐浴在神火之中,竟然在進行自我鍛造。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孫聖駭了一跳,鳳凰戟堪稱道器中的極品,是目前為止孫聖最趁手的武器,竟然被吞了。

    緊接著,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生了,孫聖紫府內,其他幾件道器竟然也飛了起來,飛向了那件古老的兵器。

    “嗷!!”

    隨後,那條器靈青龍再次飛了出來,將其吞食,兵器上浮現出古老的紋絡,自行煉化。

    孫聖吃驚,這件兵器竟然這麼不凡,可以進行自我鍛造,吞食別的兵器,煉化入自己的一部分,由此可見,這件兵器當中,肯定銘刻著古老的煉化之陣,連道器都能輕而易舉的煉化。

    “別,祖宗,給我留一件。”孫聖大叫著,伸手一抓,但可惜出手還是晚了。

    最後,孫聖將這口殘舊的兵器取了出來,不敢再放在紫府中了,不然什麼都留不下了。

    太野蠻了,太霸道了!

    孫聖從來沒見過這種兵器,可以直接吞噬別的武器,轉化為自己的養料,連道器都能輕而易舉的煉化,這還得了?莫非這真的是一件大凶之器?

    而就在這時,孫聖隱約間注意到,這件兵器上面的袑韘是脫落了一部分,其中刀桿上,袑騍皜角U去一塊,幾個古老的字體浮現出來,這種字體是以道紋銘刻上去的。

    “青天霸刀!”

    “是這件兵器的名字!”孫聖皺眉。

    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蒼天霸戟,那件兵器曾為小魔女所有,後來借給他使用了一次,威力無窮。只不過當初只是揮出來了蒼天霸戟一小部分的力量而已。

    現如今,這口大刀的名字和蒼天霸戟如此的相似,這不禁讓孫聖意外,難道說這是和蒼天霸戟同等級的武器?而且兩者有什麼淵源?

    最後,孫聖嘆了口氣,不管這件兵器有什麼來歷,有多麼厲害,總之現在不能放在紫府中,不然以後什麼兵器都吞,估計都把他給敗光了。

    不過,孫聖也看出來了,吞噬了那些兵器之後,這青天霸刀恢復了不少,它疑似在借助吞噬其他的兵器來修補自我,有朝一日,說不定能在再現出完美的光彩。

    只不過,孫聖現在沒有這個條件去滿足它……

    最後,孫聖找了塊布,將青龍霸道包裹上,背在自己的身後,離開了這個地方。

    仙經爭奪站即將開始了,孫聖現在不得不行動起來了。

    而就在這時,傳信玉符亮起,是帝欣雨來的消息,內容很簡單……

    “來天雲台,你妹妹和你相好打起來了,來調解。”

    “我靠,什麼情況?”孫聖不禁無語,帝小曼和別人打起來了?還是自己的相好?尼瑪誰啊?而且以帝小曼的性格和實力,誰敢招惹她啊。

    總之,現在孫聖顧不了這麼,立即趕往所謂的天雲台,帝小曼出事情,他不能不管。

    帝欣雨已經詳細的告訴了孫聖具體位置,距離他所在的地方不算太遠。

    孫聖的趕路的度還是很可觀的,縱身一躍便能翻過崇尚峻嶺,差不多半個時辰,他就來到了所謂的天雲台。

    天雲台實際上是一座高峰,不過被人一件斬平了,而且這座山峰被先天道紋守護著,一般就算是天人巔峰也沒有那個實力可以將這里一劍斬平,想是當初進入這里的絕世高手做的。

    孫聖來到這里,一眼就看到了兩個人,一個赫然是帝小曼,而另外一個,身著撕裂風的道袍,手持浮塵,不是諸葛果又是誰。

    “我靠,她們倆……我真的是醉了。”孫聖滿臉黑線,他最擔心的事情生了。

    帝小曼仙姿玉骨,宛如仙一般,青絲飛舞,軟甲護身,曼妙多姿,嬌俏玲瓏。

    諸葛果姿色絲毫不在帝小曼之下,道袍加身,卻不失性感,盈盈一握的小蠻腰和光滑的全都暴漏在空氣中。

    她們分別立在山頂上,彼此凝視著,空氣中充滿了濃重的火藥味兒。

    “你可算來了。”帝欣雨走過來,有些著急的說道。

    “這是什麼情況?她們怎麼打起來的?”孫聖問道。

    “唉,都不是省心的人,也就是一言不合,結果就鬧起來沒個完了,不過這個諸葛果怎麼和你牽扯上關系的,我不是告訴你離這種人遠點嗎?”帝欣雨一副埋怨的語氣說道。

    “一言難盡。”孫聖嘆了口氣道。

    “轟!”

    而就在兩人說話的功夫,山頂上兩位少女已經開打了。

    帝小曼火氣也真是大,一上來就不留情,轟出了小魔女的真傳亂魔拳,動蕩天地,打得天昏地暗,可怕的黑色拳影碾壓虛空,將堅固如神鐵的虛空都給打崩了。

    諸葛果也不是省油的燈,拂塵出鞘,銘刻道紋,聚集天地氣機,竟然有一朵白蓮在虛空中綻放,涌動出可怕的力量。

    虛空崩塌,乾坤搖晃。

    整片天日都黑暗了下來,帝小曼的實力何其可怕,她可是繼承了小魔女的真傳。

    而諸葛果同樣不簡單,是仙人的後代,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必定有人要倒霉。

    “哇,他們都好厲害的樣。”孫聖在山下看的目瞪口呆。

    “還廢話,你不打算去勸架嗎?”帝欣雨白眼道。

    “可是我害怕,她們兩個我都招惹不起。”孫聖無語道。

    不過最終,他還是登山而上,不管如何,這兩個人打起來一不可收拾,必須要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