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59章 螞蟻螞蟻

第759章 螞蟻螞蟻

    “轟隆隆!”

    兩股可怕的力量在進行巔峰踫撞,震裂虛空,讓虛空都癱瘓了。

    而此刻,在天雲台的周圍,遠遠不止一人在觀望,之前帝小曼和諸葛果已經打過一場了,造成的動靜很大,故此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

    尤其是當人們看到有人敢和諸葛果叫板的時候,更是震撼莫名,熟悉的人都知道,諸葛果是個絕對的坑貨,誰敢跟她作對?那絕對沒什麼好下場,會被坑的很慘很慘。

    雖然諸葛果出道兒才幾年的時間,不過卻坑害了不知道多少年輕至尊,即使她美麗無瑕,卻也招人憤恨。

    而且,當然人們看到和諸葛果抗衡的還是這麼一位少女的時候,更是驚駭連連,這個少女他們從未見過,但實力卻這麼可怕,看似柔弱,但拳法一出,卻有無敵的氣勢。

    此刻,兩位少女再度展開了交鋒,可怕異常,讓一群人看的目瞪口呆。

    有年輕至尊在場,此刻也是臉色凝重。

    這一次至尊大典,有不少新面孔冒頭兒,都是他們不熟悉的角色,但實力卻非比尋常,讓這些年輕至尊都感覺到了威脅。

    “離我老哥遠點。”帝小曼冷哼一聲說道,白皙的皮膚上浮現出神魔紋絡,一拳打出,帶動滔天的魔氣。

    “你管得著嗎?你這個妹妹還管起你兄長的終身大事了,不會是兄控吧。”諸葛果嘲諷道。

    “你這個不祥的的女人,你會害了他,絕不留你!”帝小曼說道,伸手結印,牽動出一股可怕的氣息,魔氣縱橫,沖上雲霄,讓這片天地都黯淡無光。

    顯然,她在施展可怕的秘術!

    “你還能把你哥留在你身邊一輩嗎?怎麼選擇是他自己的事情。”諸葛果說道,腳下一朵白蓮綻放,將她襯托的宛如白蓮仙一般。

    “轟!”

    最終,兩個人再次出手了。

    諸葛果坑人的本領很強,但她這一次卻也展現出了自己強大的力量,朝著帝小曼打去,大道都在為她助力,像是在听從她的安排一般。

    “她們竟然為了一個男人打架,真是太狗血了。”

    “什麼樣的男人能令她們魂牽夢繞?呵呵呵呵,我倒是要看看,不會是哪家至尊吧。”

    “竟然連諸葛果都給迷住了?呵呵呵呵,哪家至尊這麼不簡單?估計也得是凌霄河那個級別的人吧。”

    一時間,遠處的一些人都不禁低語,兩個女人為了一個男人大打出手,這種事情雖然說起來很狗血,但是還是很少生的,尤其還是在至尊大典上。

    “好了你們兩個,都停手吧!”

    這時候,一位白衣少年從下方躍起,來到了天雲台上,立在了帝小曼和諸葛果的中央,白衣展動,黑飛揚,肉身晶瑩無暇,光澤彌漫。

    孫聖左右手分別演化出封仙術,一瞬間,兩片虛空被他禁錮住,帝小曼和諸葛果的攻擊全都被他禁錮在了一片區域當中,隨後虛空極盡壓縮,兩片虛空化為灰燼,浸滅了兩股力量。

    “笨蛋老哥,快閃開,讓我滅了這個女的。”帝小曼不依不饒,脆聲喝道。

    “孫聖,你下不去手,讓我替你管教管教你妹妹吧。”諸葛果也絲毫不讓,開口說道。

    孫聖一臉沮喪,這是兩個祖宗啊,誰都招惹不起,但還是說道︰“你們就不能長點心嗎?別打了,傷到誰都不好,有那閑工夫,一致對外不行嗎?”

    “對外?她就是外人!”帝小曼說道,貝齒緊咬,美麗的眸中敵意十分強烈。

    而此刻,遠處的幾座大山上,有人看到這一幕,不禁嘩然,因為有人認出了孫聖,雖然他已經三個月沒露面了,但是人們不會忘記這個少年。

    至尊大典開始的時候,就是這個少年最先向年輕至尊揮動屠刀的,而且一口氣斬殺了五個人,當時造成了一場轟動。

    事後,這少年更是敢對紫凰族的人下手,秒殺了紫凰族好幾位年輕高手,更是和紫凰族的至尊凌霄河叫板過。

    對于這個少年,人們只知道他從下界而來,是沒落的帝族在下界培養起來的血脈,而且疑似覺醒了該族最古老的血脈,學會了該族的封仙術。

    而至尊大典之後,人們又得知這少年還身懷斗戰神法這樣的無上法門,讓不少人為之覬覦,甚至已經有一部分年輕至尊將他拉入了黑名單,視為必殺的對象,都是為了得到斗戰神法。

    “原來是他,呵呵呵呵,這個下界之人還真是有魅力。”有人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我當是哪家至尊呢,竟然是下界人。”

    “不要小瞧他,這實際上是一個狠角色,敢于和凌霄河那種級別的人物叫板的存在。”

    一些人小聲說道。

    “兩位姑娘,何苦為了這樣一個人打生打死,太不值得了,仙經爭奪戰開啟在即,不知兩位姑娘可願與我一起聯手,保證不會虧待兩位。”甚至,有人直接開口,對帝小曼和諸葛果出了邀請。

    不少人循聲望來,不知道是誰這麼直白,不過當看到說話之人是,一些人忍不住唏噓。

    這開口說話的同樣是一位年輕至尊,風度翩翩,氣質空靈,竟然是一位美男。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此人名叫沈慕白,標準的型男,非但如此,本身還是一代天驕,有著深厚的背景,因為他是傲來山一位老怪物的後人,本體是什麼沒人知道,但肯定不是人族。

    沈慕白在年輕至尊中,絕對排的上號,快要和凌霄河那樣的人比肩了,可想而知他的實力如何。

    這是一位美男,同時也是一位花花公,不知道是多少年輕少女心中的偶像,標準的暖男,只不過……這家伙暖的有點太多了。沒辦法,人家有那個條件和底蘊,這是別人羨慕不來的。

    “兩位姑娘,別為了一個區區土著傷了和氣,我們一起參與仙經爭奪戰,屆時一觀仙經,大家都有份。”沈慕白說道,嘴角帶著迷人的笑意

    沒人懷疑他說的話,因為以此人的實力,是仙經爭奪戰的熱門人選。

    孫聖眉頭緊皺,眼中閃過不悅,這家伙說話一副盛氣凌人的語氣,雖然笑眯眯的,但不難看出眼神中的嘲諷和輕蔑之色。

    “長得挺娘的那個家伙,說話注意點。”孫聖冷聲道。

    眾人汗顏,這個少年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竟然這麼直呼沈慕白,不過想起來當初他和凌霄河叫板的時候,眾人也釋然,這個少年別看下界,但膽大包天,沒有他不敢招惹的,而且此人確實挺有實力的。

    沈慕白眼中冷光浮現,不過只是斜睨了孫聖一眼,選擇了無視,依然笑眯眯的望著帝小曼和諸葛果,這是裸的輕蔑,像是根本不在乎孫聖的存在。

    當然,這一邊,帝小曼和諸葛果同樣選擇了無視,依然彼此敵對著。

    “兩位姑娘消消氣,我們過來商討一番如何?”沈慕白依然說道,面帶笑意,如沐春風,這種笑容,對那些年輕少女絕對的殺傷力十足。

    “你誰啊,我跟你很熟嗎?”終于,帝小曼忍不住開口了。

    “閉嘴,滾一邊去,不然下一個就收拾你。”諸葛果更干脆,斜睨了一眼沈慕白,冷哼哼的說道。

    ……

    一時間,現場鴉雀無聲,包括沈慕白在內,全都僵直住了,他竟然被兩個女孩這般呵斥,還真是古今頭一遭啊。他是誰?沈慕白啊,有名的花花公,型男,不僅有氣質有相貌,而且有實力,不知道迷住了多少女。

    從來沒有哪個女人會這麼當眾拒絕他,而這一次,他竟然先後被兩個美貌的少女喝斥,這是頭一次,讓沈慕白當眾下不來台,被打臉了。

    “兩位姑娘,何必制氣?這個下界土著能給你們什麼,我可以雙倍,甚至是多倍的補償兩位姑娘,只願兩位姑娘助我。”沈慕白強忍住心中的怒意,依然笑眯眯的說道。

    孫聖沒有說話,心中更冷了,這個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諷刺于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說的下界土著是誰?”終于,帝小曼也火了,因為她也是于下界的。

    而且對方如此自命清高,一口一個下界土著來辱沒孫聖,以帝小曼的脾氣,自然看不過去。

    “我看就是欠揍!”諸葛果也說道,摩擦著小銀牙。

    剛才還喊打喊殺的兩位少女,此刻竟然出奇的達成了一致,同時邁步朝著沈慕白走了過去。

    這一下,沈慕白的臉色極度難堪,這是從來未有過的,被兩位少女當眾打臉,甚至要對他動手,沈慕白何其遭遇過這樣的迨攏 皇奔涿嬪瞎也蛔。 凵褚趵湎呂礎br />
    “你剛才說誰是下界土著,再說一句試試。”帝小曼說道,向前逼去,眼神不善。

    “一只螞蟻,充什麼大尾巴狼。”諸葛果眼神灼灼,嘲諷道。

    “你說什麼!”

    這句話,像是擊中了沈慕白脆弱的內心,讓他臉上的笑容瞬間冰冷,眼中閃爍著強烈的殺意。

    因為,沈慕白的本體,實際上就是一只螞蟻,但卻不是普通的螞蟻,也具有神性血脈,是太古年代的白神蟻,也是一種稀缺的血脈。

    只不過,沈慕白最討厭別人說他是螞蟻,因為螞蟻和螻蟻的意思相近,故此這是他的軟肋。

    “呵呵呵呵,兩位姑娘看來是不給在下面了,不過沖你們剛才那句話,我還真的一定要留下你們,既然你們不識抬舉,那就留在我身邊做暖床的侍女吧。”沈慕白說道,眼神陰冷起來,臉上浮現出歹毒的笑容。

    “怎麼?不裝君了?”諸葛果嗤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