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64章 至尊流血戰

第764章 至尊流血戰

    龍神木,金光璀璨,此刻竟然化作一條真龍,搖頭擺尾的飛走,想要脫離這個地方。

    此刻,足足有七八個人朝著那一截龍神木抓過去,出手的人全都不凡,都是各族的天才,還有一位年輕至尊。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交手了,其中兩位年輕強者被一位年輕至尊轟飛出去。

    同時,有人向孫聖出手了,那是一位年輕至尊,帶著兩個和他同族天才,朝著孫聖下手,臉上全都掛著冷酷之色,想要集中火力把孫聖轟出去。

    “哼!”

    孫聖冷笑,聖體光,既然對方想要致他于死地,他也不客氣,聖體之力爆,向前轟去。

    結果,三拳兩腳,這幾個年輕高手包括那位年輕至尊,全都被他轟飛出去,令其大吐鮮血。尤其是那位年輕至尊,更是淒慘,被孫聖一腳踹在了面門上,整個臉都凹陷下去,差點頭顱爆裂,噴血倒飛。

    而另外一位年輕至尊,則是被一名白衣女給打飛了,這名白衣女也很不簡單,一出手,法力如龍,可怕驚人。

    最終,只有孫聖和那白衣女抓向了那一截龍神木,他們幾乎同時出手,分別抓住了龍神木的一端,緊握在手中。

    “恩?”

    孫聖抬頭,朝著那名白衣女望去,這名女白衣如雪,縴塵不染,美麗動人,她宛如畫中仙一般,青絲如瀑,氣質空靈,不食人間煙火,飄逸動人,尤其是額頭上,有著一對晶瑩奪目的龍角,袖珍迷人,活脫脫一位龍女。

    “你……”孫聖眼楮瞪得大大的,充滿了驚詫之色。

    龍吟雪!

    沒錯,這名白衣如雪的女,正是龍吟雪。

    而此刻,龍吟雪也看到了孫聖,兩個人四目相對,眼中全是驚訝之色,一時間僵直住了,一人一邊攥住那一截龍神木,這般的重逢,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孫聖……”龍吟雪紅唇輕啟,同樣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們剛才都急著抓向龍神木,並未注意到對方,直到這一刻才算是真正重逢了,四目相對。

    龍吟雪亦如過去一般,喜歡穿一身白色,縴塵不染,宛如一位仙一樣,而且氣質空靈,仙姿玉骨,頭頂上生有龍角,像是一位白衣龍女。

    她肌膚吹彈可破,細膩有光澤,雖然眼前的女容貌依然如過去,但是不管是氣質上,還是其他的地方,都生了極大的轉變,給孫聖一種陌生的感覺。

    而且,孫聖在龍吟雪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相同的氣息,這種氣息是……真龍法力!

    沒錯!龍吟雪也成就了真龍法力!

    “你想搶奪嗎?找死!我成全你!”就在這時,又有人出手了,這是一位青年,赫然是當初在七大峰上和龍吟雪一起修行的男,也是一位年輕至尊。

    他們的關系貌似不一般……

    此刻,這名青年眼神陰毒,手持一桿神兵,那是一根銀白如雪的長槍,朝著孫聖的眉心刺殺過來。這一擊可謂是歹毒無比,想要一擊必殺掉孫聖。

    同時,這名青年催動神通,這銀槍之中竟然融入了多種劍訣,讓這桿亮銀槍一下變得金光璀璨起來。

    “恩?”孫聖眉頭一皺,這種劍訣他見過,當初在大6的時候,有降臨者便動用過這種劍訣,此刻這青年所施展的劍訣,與之如出一轍,想來是同一族的人。

    “青岩,住手,我認識他!這是我的……朋友。”龍吟雪急忙說道,臉上變色。

    但是,墨青岩根本不管不顧,冷笑一聲,眼中滿是歹毒之色,一槍朝著孫聖的眉心中刺去,凌厲無比,這股鋒銳的氣息,即使隔著一定的距離,都仿佛要把人的眉心撕裂。

    “叮當!”

    但就在這時,孫聖的臉上,一枚龜殼面具浮現出,那一槍刺來,雖然凌厲強大,卻無法破開龜殼面具的防御,連痕跡都沒有斬出來,只留下一片火星。

    “好堅硬!”墨青岩臉色一驚,自己的必殺一擊,竟然沒有起到半點作用。

    孫聖長喝一聲,一拳朝著墨青岩打去,聖體光,他的整條手臂都變得晶瑩如玉,光澤神聖,與此同時,古神血的力量也浮現出來,化作黃金神域,籠罩在孫聖的手臂上。

    這一拳,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讓虛空變色了,看似只有一拳,卻仿佛天神在揮拳一樣,勢不可擋。

    墨青岩一咬牙,將手中的銀槍橫在手中,一道道劍訣催動,加持在上面,讓這件神兵金光奪目。

    “砰!”

    這一拳砸上去,轟在了那桿銀槍上,即便是墨青岩催動了數道劍訣加持在上面,結果這一拳,依然讓這桿銀槍彎曲下來,一股可怕的力量蔓延上去,頃刻間爆,可以將一切化為灰燼。

    “恩……”

    墨青岩悶哼一聲,被這股可怕的力量給震的連人帶兵器向後飛出去,他的兩條手臂鮮血淋灕,險些炸開,骨頭都給震裂了。

    而這還是他手中的神兵抵擋住了大量的攻擊的原因,如若不然的話,很難想象這種力量會給墨青岩帶來什麼打擊。

    “你……”墨青岩咬牙,雙目赤紅,這可真是一大恥辱啊,自己竟然被別人一拳震飛,而且還給打傷了,本來想著一擊必殺對方的,結果被對方反制。

    “哪來的酒囊飯袋,滾遠點。”孫聖冷哼道。

    這句話,更是讓墨青岩心口一悶,更加的羞怒,險些一口鮮血噴出來,眼瞳中滿是猩紅的血絲。

    最終,孫聖放棄了那一截龍神木,主動讓給了龍吟雪,而後翻身回到了白神蟻的身上,朝著龍吟雪看了一眼,道︰“機不逢時,改天再聊。”

    說完,孫聖駕馭著白神蟻,沖向了遠處。

    龍吟雪微微錯愕,朝著孫聖離開的方向望去,眼神中閃過一抹復雜,最後將那一截龍神木收了起來。

    ……

    混亂的大戰依然在持續著,有年輕至尊生火拼,各處有流血慘案生,光是這一次淘汰下來,就有差不多數百人了,可謂是傷亡慘重,即便是年輕至尊也有隕落的。

    可留下來的,大部分都是一頂一的強者,都是經歷過斗爭留下來的。但也有投機取巧者,這些人基本上沒有參與爭斗,明哲保身。

    一場爭奪戰下來,這片地方血流成河,死了不少的人,甚至有年輕至尊隕落在這里。

    這才是真正的至尊大典,十分的殘酷,剛開始,便隕落了這麼多人,有年輕至尊喋血。

    這一次的至尊大典,可謂是最激烈的,遠往次。

    以往的幾次至尊大典,基本上都是至尊聚會,相互切磋,雖然避免不了生死大戰,但總歸來說損失不會太慘重。

    但是這一次,事情展到這一步,光是年輕至尊就就死傷了好多位,已經出了預料。

    沒辦法,這才是真正的競爭,與往日里至尊大典那種小打小鬧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畢竟面對這種造化之地,競爭是十分慘烈的,誰也不會手下留情。

    孫聖駕馭著白神蟻,他在這一場爭奪中,也出了大力,火拼了好幾位年輕至尊,但最終只是拿到手了三件好東西,畢竟狼多肉少,而且孫聖出手比較晚,中途還自己放棄了一次,能得到三件已經很不錯了。

    這三件東西,對孫聖來說都有巨大的作用,因為孫聖是有條件的篩選的,並沒有看到什麼都搶,而是挑選對自己有用的東西,這也是為什麼他拿到手的東西這麼少的原因。

    這三件東西,一件是雷火仙石,對雷火神通有著巨大的幫助,可以將兩種大神通推演到極致,甚至能進華為仙術。

    第二件,是一枚殘缺的真仙火種,具有濃郁的仙道法則,與孫聖之前得到的那枚殘缺的仙藥種相比絲毫不差。如果這真仙火種是完整的,那價值就真的無法想象了,也許能比得上一株仙藥。

    但可惜,事無完美,這枚真仙火種是殘缺的,里面的仙道法則也不全,即便是對修行有著巨大的幫助,但也暴殄天物了。

    至于第三件,比較特殊,是一快銀光閃閃的鐵晶,孫聖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只是因為背在他身後的青天霸刀突然做出了反應,所以孫聖才搶過來的。

    帝小曼、諸葛果和帝欣然都回來了,以他們的實力,對付年輕至尊都不在話下,並沒有受什麼傷,而且收獲十分豐富,竟然比孫聖手中的東西還要多。

    不遠處,孫聖再次看到了龍吟雪,她一身白衣,空靈動人,不食人間煙火,相貌傾國傾城,宛如一朵出塵不染的白蓮一般。

    似是感覺到了孫聖的目光,龍吟雪回過頭來,點點頭表示示意。

    而在龍吟雪的身邊,墨青顏站在那里,咬牙切齒,眼中滿是憎恨之色和強烈的殺意。

    剛才的屈辱,讓墨青岩懷恨在心,此刻看到孫聖,像是有著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一樣。

    而就在這時,孫聖再次感覺到一種充滿惡意的眼神,他轉頭望去,之間不遠處站著一個人,赫然是帝雲,此刻看向孫聖,眼神中飽含冰冷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