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65章 藏經之地(上)

第765章 藏經之地(上)

    這里,遺留下來了差不多有六百人左右,其中強者佔了一大部分,各族的年輕至尊雖然死傷了一部分,但終歸是有大部分的人留了下來。

    除此之外,還有幾位隱世聖人的弟,令人咂舌,他們實力強大,簡直越了普通的年輕至尊,與凌霄河那樣的人物比肩。

    比如說葬天風,他背後的隱士聖人乃是神級極致了,極有可能已經半只腳踏入了天神或者是真仙境界了,這樣的人物,放眼神域,已經是一流了,即便是帝族都要忌憚萬分。

    至于傳說中的天神和真仙,那些是存在于傳說中的,他們似乎存在于一種特殊的天地中。

    即使是在神域,天神和真仙都是十分稀少的,即便是有,也隱世不出。

    而且在神域古老流傳著一種說法,但凡是天神和真仙級別的存在,基本上都被接走了,疑似要完成什麼重大的任務,去了一處特殊的天地,從來沒有人回來過。

    而留在神域中的,天神和真仙能有幾個就不錯了,像是隱世聖人這種級別的存在,都是一流的高手。

    另外一邊,有一位紅衣女,身材火辣,看不清楚容顏,但想來應該是一位美貌的佳人吧。

    她的身份也很快的被眾人所熟知,名字叫做古箏,一個很有古典意義的名字,同樣是一位隱世聖人的弟,不比最強的年輕至尊差。

    與此同時,那名背負著黃金羽翼男也走過來,這家伙的收獲極為豐富,是出手最果決得一個,不管是不是對自己有用的東西,全都搶一個遍。

    他名叫原天戟,一個很鋒芒畢露的名字,乍听之下像是一件兵器一樣。

    而這名男也是人如其名,像是一口絕世大凶兵一樣,所過之處,眾人避讓,無人能擋。

    這也是一位隱世聖人的關門弟,性格十分高調,我行我素,狂放不羈,始一出現,便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一時間,各路年輕至尊紛紛對持著,互相凝視,有的人看中了對方手中的東西,有的人在暗中聯絡,想要和其他人聯盟,氣氛可謂是十分的緊張和壓迫。

    其中,凌霄河、葬天風、古箏以及原天戟等人各佔據一方,單單是他們一個人,便給許多人造成了巨大的壓迫感。

    這些人,都是至強的至尊,單獨拎出來一個就能稱霸一方,讓人莫敢不從。

    孫聖也在當中,駕馭著白神蟻,站在上面,白衣飄飄,同樣十分矚目,尤其是被他踩在腳下的白神蟻,更是讓不少人為之側目。這是太古神種,竟然被人收服成為了坐騎,這太嚇人了。

    這時,凌霄河的目光望向了孫聖,眼中閃爍著可怕的敵意。

    當初在七大峰上,孫聖秒殺了數名紫凰族的年輕高手,可謂是犯了該族的忌諱,而且還是當著凌霄河的面誅殺的,正更像是在打他的臉一樣。

    “三個月不露面,你可知我一直在派人找你。”凌霄河開口說道,眼中射出可怕的光束,十分逼人。

    “有那麼想我嗎?我對男人沒什麼感覺。”孫聖輕描淡寫的說道。

    “呵呵呵呵,給你三個月的時間去修行,可惜依然不怎麼樣,我還以為你會給我一點驚喜呢。”凌霄河冷笑說道,氣勢凌人,高人一等,但是卻沒有人說他狂傲,因為他有這個資格。

    “大家都被壓制了,你能看出個毛來啊,要不要試試?”孫聖自然也毫不示弱,冷聲笑道。

    雙方在針鋒相對,一個盛氣凌人,一個漫不經心,以柔克剛,讓一群人為之唏噓。

    原本,關于孫聖的出現,很多人抱著嗤之以鼻的態度,對他看不上眼。但直到孫聖真正顯露自己的實力,並且全力鎮壓了白神蟻之後,人們才開始正視這個少年。

    “這里是年輕至尊在說話,可有你的一席之地?”就在這時,一人開口說道,是那位如神塔一般的男,身材高大,氣勢干雲,給人一種壓迫感,此刻冷笑起來。

    “我就站在哪里還用得著你管嗎?不喜歡你可以離遠點。”孫聖嗤聲道,假裝沒听懂對方的意思。

    那如神塔一般的男也不是凡人,快要比肩凌霄河那樣的存在了,是一位強大的至尊,實力不容小覷。

    “你手中的真仙火種可以送我,我十分需要。”這時候,又是一人說話了,是葬天風,這位隱世聖人的弟。

    葬天風白袍白甲,十分英俊,頭戴玉冠,有一根金色翎羽筆直沖天,他的身上沐浴著一片神霞,仿佛有一輪彎月伴隨在左右,並且仙氣騰騰。

    看樣,葬天風走的應該是仙道路線,奔著仙道的方向前行。

    此刻,葬天風盯住了孫聖手中真仙火種,臉上掛著冷酷之色,直接索要,仿佛理所應當的一樣。

    “你的兵器也不錯,送我可好?”孫聖說道,朝著葬天風身後的混天看了一眼,這件兵器寶光晶瑩,竟然釋放出淡淡的聖威。

    這竟然是一件半成品的聖器,雖然和真正的聖器還差著一大段的距離,但卻比極品道器都要強大。

    葬天風眼神冷酷,斜睨孫聖一眼,道︰“我很討厭自負的人。”

    “哦,去自殺吧。”孫聖道。

    眾人無語,這少年的嘴巴可真是一點都不饒人,誰都敢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些隱世聖人的弟最是神秘,甚至比這些大族的年輕至尊都要恐怖,他們每一個人都有著不可思議的道統而來歷。

    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年輕至尊,在他們的面前也不敢造次。

    但是,孫聖卻根本不管那一套,誰都敢與之嗆火,誰的面都不給,這不禁讓人唏噓,這少年究竟是自信還是自大?

    “下界中人,也敢造次,你算什麼東西,在這里趾高氣揚!”有人呵斥道,不是別人,正是墨青岩,站在不遠處,咬牙切齒,滿眼的殺意。

    他對孫聖恨之入骨,兩人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只因為孫聖剛才讓墨青岩受挫,才招致來他的殺意,難以自拔。

    孫聖沒有說話,直接選擇無視,因為這種級別的人,連他都看不上眼。

    “你……”

    面對孫聖的無視,墨青岩氣的臉色鐵青,牙齒咬得咯吱咯吱作響,

    在他身邊,龍吟雪一臉沉靜之色,並沒有任何的表示,宛如一位白衣龍女一般,絕色的容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不就是隱世聖人的弟嗎?瞎牛氣什麼?有很了不起嗎?”就在這時,諸葛果開口了,朝著葬天風瞟了一樣,撅著小嘴,一副清高傲慢的姿態。

    一時間,這幾位隱世聖人的弟全都朝著她望去,因為諸葛果這句話可謂是很大咧咧,一下把在場的幾位隱世聖人弟全都概括了,自然招致來其他幾位隱世聖人的不滿。

    不過,當得悉了諸葛果的身份後,就連幾位隱世聖人的弟都不禁臉色凝重。

    因為他們對這個少女也不陌生,外界有傳言,這是仙人的後代,背後疑似站著一位活著的真仙,活化石一般的存在,且其道統神秘莫測,論起來歷的話,恐怕就算他們是隱世聖人的關門弟都比不上。

    “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據可靠情報,仙經就在下一處地方,有什麼恩怨,到時候再交手也不遲。”這時候,那位紅衣女古箏說道,聲音清脆動人,有些許的媚氣,令人心中一動。

    說完,紅衣女古箏最先動了,朝著這片區域的深處飛去。

    當即,其他人也紛紛行動起來,刻不容緩,誰都不想落後,畢竟這次至尊大典的重頭戲便是仙經爭奪戰,只有那部仙經才是他們想要得到的,其他的,即便是這些寶山上的造化都可以放棄。

    凌霄河朝著孫聖看了一眼,眼中敵意十分強烈,不過也沒有 攏  矸勺摺br />
    葬天風則是深深的看了一個諸葛果,跟著離開。

    接下來,66續續的人都開始行動起來,有些人並未在這里出手,也沒有參與這里的造化搶奪,雖然有些人是為了明哲保身,不想過早的隕落,但也有一部分人是為了保留實力,很多年輕至尊都沒有出手,打算在仙經爭奪戰中全力以赴。

    甚至,有的年輕至尊到現在還沒有現身,一直在隱藏。

    那如神塔一般的男也冷冷的看了孫聖一眼,輕哼一聲,騰空而起,沖向了這片區域的深處。

    “我們也走。”孫聖說道,把帝小曼、諸葛果和帝欣雨帶上,駕馭著白神蟻沖了上去。

    這里一座座的寶山已經被洗劫一空,變得光禿禿的,眾人全都朝著這片區域的深處走去。

    很快的,他們便來到了下一層的入口,這里竟然有一個法則形成的門戶,里面法則神光濃郁,涌現出一片片法則符號來,十分古老,充滿了滄桑的氣息,同時卻具有難以揣測的力量。

    有人進去了,赫然是那紅衣女古箏,最先走進了法則之門中,一片法則神光交織,將她沐浴在內,這紅衣女竟然悶哼一聲,臉色微變。

    這一刻,明眼的人都能感覺得到,紅衣女的法力在極下降,被壓制了,而且壓制的特別厲害,雖然境界沒有降低,但自身的法力,卻有大部分被禁錮了。

    但最終,這紅衣女的身上,一層神秘的氣機籠罩,她迅的鑽進了法則之門中,消失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