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66章 藏經之地(下)

第766章 藏經之地(下)

    “走!我們也進去,我就不相信能壓迫到哪里去!”凌霄河說道,大踏步上前,走進了法則門戶之中,一道道法則神光落下,對他進行壓制。

    即便是凌霄河全力抵擋,但最終法力還是被壓落下去了,即便是至強者,也無法抵擋這里無上的法則。

    最終,凌霄河成功的走了進去……

    緊接著,葬天風、原天戟等人也紛紛行動起來,一些年輕至尊向前沖去,都想先一步進入下一層。

    因為那里有仙經,是藏經之地,誰先進去,誰就可能有機會一觀仙經,得到莫大的造化。

    “啊!怎麼回事!不!!”

    突然,有人大叫起來,那是幾位大族天才,進入法則門戶後,竟然被壓制的體無完膚,根本進不去,被阻擋在外面。

    一時間,人們唏噓,看樣在這里想要投機取巧是不可能的了,修為稍微弱一點的,不符合要求的,即便是天才都進不去。

    這不禁讓一部分人心灰意冷,有些人在前面的爭奪戰時沒有出手,想要明哲保身,最好能混到藏經之地,這樣別人參悟仙經的時候,他們也能跟著受到好處。

    即便是能看到只言片語,也是受益匪淺的。

    但是現在,那一部分人注定失望了,實力太差的話,根本進不去。

    而且他們可都是大族的天才啊,即便不是年輕至尊,但也都不是弱者,沒想到連藏經之地的門兒都進不去。

    最終,一位位年輕至尊動身,進入到那法則門戶中沖去。

    孫聖他們也動身了,駕馭著白神蟻進去,他們同樣被那無上的法則給壓制了。

    孫聖嚇了一跳,他的真龍法力霸道無比,至神至聖,但此刻竟然被壓制的一下跌落了天人境。雖然境界是穩定的,但自身的法力卻退到了入虛境巔峰那里。

    不過好在,孫聖並不是光靠法力吃飯呢,即便是失去了所有的法力,他依然有強大的肉身。

    白神蟻自然也不例外,法力被壓回了入虛境,但他同樣是以力量見長的,損失並不大。

    相比較之下,帝欣雨就比較麻煩了,她的劍仙之法純靠法力,一進入到那座法則門戶,被壓制的特別厲害。

    最終,帝欣雨放棄了,打算留在這里靜候佳音。

    諸葛果和帝小曼差不多,法力也被壓回去了,即便是諸葛果本領過人,甚至繼承了仙人的道統,但在這里依然被壓制,無法改變。

    ……

    進入到大墳的第三層,這里,更加像是一個小世界了,山川湖泊,在這里應有盡有,而當人們來到這里之後,不禁咂舌。

    這片小世界中,沒有什麼所謂的造化,放眼望去,山巒起伏,那些山川之上,全都插著數不盡的兵刃,或是殘破、或是袑騑陷部B或是斷成兩截,整片天地全都是兵器,到處都是,有的插在地上和山上,有的則是堆積成一堆,像是廢品一樣扔在那里。

    兵器如山,一排排,一座座,人們一走進這片天地,能夠清楚的感應到極其森寒的氣息。

    這里是葬兵之地,埋葬著數不盡的兵刃,但是這些兵刃大都是破損的,要不然也不會被葬在這里。

    那種極其森寒的氣息,正是這些兵器散出來的,即便是殘破的兵器,但是如此龐大的數量,所凝聚出來的氣息,依然是非同小可的。

    而且這個地方葬掉的兵器,有的品質驚人,孫聖目光望去,看到了不少最起碼是道器級別的兵器,但卻已經破損,上面千瘡百孔,插在地上。

    “找吧!仙經就藏在這一層。”凌霄河說道,目光火熱,掃視四方,同時他祭出了一件器具,是一枚古老的羅盤,在這里尋覓著方向。

    一時間,很多人都出手了,或是施展強大的瞳術,或是借用一些外力,想要尋找仙經的下落。

    看樣,他們都準備充足,為了得到仙經,都帶來了一些輔助工具。

    尤其是那名叫古箏的紅衣女,竟然取出了一枚眼球,紫光盈盈,射出一道光束,能洞悉一切。

    “天神目!”

    一些人驚呼,認出了古箏手中的東西,那是一代天神修煉的神目,即便是只剩下一顆眼球了,但依然具有莫測的力量,能望穿一切,甚至還能當做兵器一樣使用。

    而葬天風和原天戟,則是分別沖向了一個方向,他們手中沒有什麼工具,只能依靠自己的手段去找。

    各路年輕至尊都有所行動,沖向兩個方向,誰也不想落後,朝著自己認為有可能的地方沖去。

    “果果,你不是能掐會算嗎?”孫聖傳音給諸葛果。

    他記得諸葛果曾經說過,她能推算出來仙經的所在位置。

    “恩,本座先要觀摩一下這個地方才能開掛。”諸葛果神秘兮兮的說道,一副高深莫測的樣。

    如果是別人說出這種話,孫聖絕對一口啐她臉上,但是諸葛果,他絕對的相信。諸葛果的道統來歷神秘,久遠,而且孫聖親眼見識過她的手段,絕對的信任。

    當即,孫聖他們也選擇了一個方向走了過去,他們走向了一座大山。

    這座大山上,同樣插滿了兵器,各式各樣,品質各不相同。戰戟、戰矛、長劍、戰刀……應有盡有。

    其中,孫聖看到了一些極品道器,絲毫不比他之前用過的鳳凰戟差,但卻長滿了鐵蛂A已經缺少了神性氣息,像是普通爛鐵一樣,插在地上。

    孫聖下意識的摸了摸背在自己身後的青天霸刀,這口兵器喜歡吞噬其他的兵器來重鑄自身,怎麼到了這里沒有動靜了?

    難道是……看不上這些鈹銅爛鐵。

    想想也是,這里的兵器雖然多,甚至道器都隨處可見,但終歸都是廢品了,失去了神性精華,這樣的兵器拿在手中,充其量可能是堅固一點而已,連里面一些珍貴的材料都提煉不出來了。

    最後,孫聖瞳孔劇烈的收縮,因為他看到山頂的幾處地方,插著幾口殘兵,竟然有一縷縷殘余的聖威散出來。

    那是聖器!

    但可惜,依然是破損的,失去了價值,但依然有一絲殘存的聖威纏繞在上面,證明著它們當初的強大與輝煌。

    孫聖不禁心驚,這些兵器都是從哪里來的?為何全都葬在這里?他們的主人呢?

    看這些兵器的破損程度,孫聖可以估算,幾乎每一口兵器都經歷過慘烈的大戰,才會被打成這個樣的,即便是聖器都折斷了,可以想象那場戰斗是多麼的宏大,壯觀,慘烈。

    難道它們的主人都戰死了?這是從戰場上送下來的兵器?葬在了這里的嗎。

    或者……還有另外一種可能。

    囚戟之地是一座大墳,葬的不是什麼絕代的大人物,不是天神,不是真仙,而是一件無上仙兵,此地乃是葬兵之處。

    古來就有陪葬的說法,說不定這些兵器,都是給那件絕世仙器陪葬用的。

    看到這樣的畫面,孫聖不禁懷疑,那件葬在大墳之中的絕世仙器,不會也是破損的吧,要不然怎麼會葬起來呢?

    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半個時辰後,孫聖、帝小曼和諸葛果在這里轉了一大圈,最後,他們來到一座山頂上,觀看此地的地勢。

    諸葛果黛眉緊蹙,頭一次看到她臉色如此凝重,美麗的眸中浮現出一些神秘的道紋,這是一種瞳術。

    “有什麼現嗎?”孫聖問道。

    諸葛果點點小腦袋,道︰“這里不一般,有大人物在此排兵布陣,布局十分講究,看似是個小世界,但實則地底下埋藏有無上神陣,在攝取這些兵器的精華。”

    “什麼?”孫聖心中一驚,道︰“這里的兵器不都已經殘破不堪了嗎?還攝取個毛線精華。”

    “不,這些兵器之所以破損,就是被這深埋地底下的無上神陣給活活吸走了精華。在漫長的歲月前,這些兵器都是具有強大的神性的,甚至可能都是完美無缺的。”諸葛果說道。

    這一下,孫聖和帝小曼全都變色了,這……這也太恐怖了吧,這里的兵器何止成千上萬的啊,其中有太多都是無上真品,絕世神兵,先不說這些兵器都是從何處而來,如此眾多的高品質兵器,竟然是被這里煉化掉的,而非是經歷了殘酷的戰爭嗎?

    這得是多大的手筆啊,究竟什麼人才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這個說法未免太嚇人了,但看諸葛果臉上的表情,又不像是在開玩笑的。

    這片小世界的地底下,有一座無上神陣,將此地神兵活活煉走了神性精華,感覺像是在祭祀什麼一樣。

    如此眾多的兵器,想要全部煉化,肯定需要漫長的時間,不可能一下就被剝奪走,無法想象。

    諸葛果在佔卜,丟出銅錢和龜殼,在推演著什麼,而後又在此地銘刻道紋,似是在驗證什麼。

    最後,諸葛果得出結論,道︰“不會有錯的,這地下果然有無上神陣,這神陣煉化掉了這些兵器的精華,疑似全都集中向了大墳的深處。”

    聞言,三人臉上的表情變化,全都想到了一起,脫口而出,道︰“是那口絕世仙器!”

    “恩,等同于說,這里的一切都是為那件絕世仙器準備的,那些神兵精華被地下的大陣吸走,全都成為了大墳深處那絕世仙器的養料。”諸葛果說道。

    “一件塵封的仙器,竟然需要這麼多的養料,那只有一種可能……”帝小曼說道,美麗的眸中閃爍著驚異之色。

    “那口絕世仙器也是有損的,它在攝取其他兵器的精華,來修補自我。”孫聖說道,再次摸向了背在身後的青天霸刀,竟然如此的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