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69章 紫日神雷

第769章 紫日神雷

    在孫聖眼中,什麼至尊,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說殺就殺,這是他的一貫作風,從不會因為強權而低頭,他的道心是無敵的,信念也是無敵的。

    任何東西都威脅不了他。

    墨青岩跪在地上,恥辱無比,他難以想象自己會有這麼一天,當眾被人踹的跪在地上,這是多麼大的屈辱啊。

    他依然恨得狂,鋼牙欲咬碎,孫聖越是這般羞辱他,他越是難以自拔。

    “你敢動他,我讓你走不出藏經之地!”一位少年呵斥道,眼含日月,可怕無比,他是墨青岩的至交。

    “你算哪一頭?”孫聖冷漠的問道。

    “日月神族,白書。”那少年說道,看上去歲數不大,但修為實在是嚇人,眼中有日月神光,像是可以崩塌萬物,將一切化為灰燼。

    周圍不少人動容,甚至有人微微側身,想要離這位少年遠一點。

    日月神族他們都听說過,一座無上大族,絕對有競爭帝族的資格,甚至本身的實力,已經絲毫不比帝族差了,這是欠一個名號而已。

    現如今,這位名叫白書的少年站出來,代表了日月神族最強的後代,眼中的日月神光可以讓天穹浸滅一般,恐怖絕倫。

    “你拿不走仙經的,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奉上,但是你必須要死,這是你的宿命!只是你自己可以選擇怎樣的死法。”凌霄河說道,目光森寒。

    他是鐵了心的要誅殺孫聖,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而且他同樣有著無敵的信念,似是將孫聖看成了獵物一般。

    “先放人,不然讓你想死都不能!”白書呵斥道。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動手吧!”孫聖大笑一聲,氣宇風,這一刻也顯露出狂傲的姿態,不再收斂自己的氣勢,手中的黃金戰刀猛地斬落下來。

    “啊!不!!”墨青岩絕望的大叫起來,本以為這麼多年輕至尊替他說話,這個少年應該不敢下手才對,誰料他如此的膽大,絲毫不留情,絕對不是嚇唬人的。

    “停手!”白書大喝。

    “你敢!!”其他幾位年輕至尊也在大吼,進行威脅。

    “噗嗤!”

    人頭落地,熱血長流。

    墨青岩當場被斬殺,沒有任何的懸念,而且這一刀,是黃金神域的力量,直接劈開了紫府,墨青岩根本無法抵擋,元神無法逃走,因為孫聖已經用封仙術禁錮了他。

    血淋淋的一幕,讓人咂舌,孫聖無懼于任何的威脅,直接下了殺手。

    “你……真敢做!”白書當即就怒了,劍眉倒豎,瞳孔中那可怕的日月神光直接顯化出來,崩碎虛空。

    龍吟雪的臉上也滿是震驚之色,孫聖出手太突然了,即便是她想要出口阻止都晚了,剛才她一直在猶豫要怎麼和孫聖去說,但現在,什麼都不用說了。

    她的眼神復雜,龍吟雪和墨青岩走的很近,一度讓其他人以為這是一對道侶。但實際不然,墨青岩確實有接近她的意思,但龍吟雪卻別有目的。

    但是現在,墨青岩一死,龍吟雪的計劃也泡湯了。

    “你真覺得我殺不了你嗎!!”白書暴喝,向前沖去,眸中的日月神光迸射出來,竟然化為十分可怕的日月神劍,朝著孫聖斬了過去。

    他下了殺手,而且用盡了全力,雖然嘴上那麼說,但他知道這個下界少年也實力了得,故此不敢留力。

    “你……不行。”孫聖簡單的回應,同時出手,一指向前點去,看似輕描淡寫,但手指上卻蘊含著玄妙的法則,仿佛有一根撐天的支柱墜落下來一般人,隆隆作響。

    白書的眸光所化作的日月神劍不簡單,乃是他的法則所化,但在接觸到這一指之後,竟然當場崩潰,煙消雲散,像是被化掉了所有的法力。

    “是封仙術!當心!”凌霄河大聲提醒。

    同時,這位紫凰族的強大至尊也出手了,他修煉有紫日神雷,那是一種十分可怕的雷道之法,是一位隱世聖人傳授給他的。

    也就是說,凌霄河不光是紫凰族至尊那麼簡單,同時,他還算是半個隱世聖人的弟。

    “轟隆隆!”

    雷霆暴涌,紫日神雷十分可怕,一道道雷霆劈落下來,竟然凝聚出了一顆顆紫色大日,那是球形雷霆,比尋常的雷霆威力更強,更加嚇人,普通的天人境觸及,很快的便會化為飛灰,可想而知它的威力如何。

    這一刻,孫聖也出手了,不敢大意,他沒有暴漏自己的真龍法,而是動用了自己的法,配合聖體之力,相輔相成,得到了巨大的揮。

    現如今,隨著境界越來越強,孫聖也體會到,今後他不能太過依賴真龍法,只有自己的法成長起來,才是最強大的。真龍法固然不可思議,但最多也只能作為一種強大的手段使用。

    所以,孫聖一直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把真龍法融入到自己的法中,進行一次蛻變,結合兩種,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來。

    “嘩啦啦!”

    這一刻,孫聖的拳頭上纏繞著紫金色的神鏈,那是他的法體現了出來,纏繞在手臂上,借助聖體之力,揮拳朝著對面打去,與凌霄河對決。

    “轟!”

    雷光炸開,紫日神雷暴動,凌霄河雙手快的結印,在沖向孫聖的同時,法印已經完成,那可怕的紫日神雷化作球形閃電,朝著孫聖壓迫過來。

    這股氣息十分嚇人,宛如末日降臨了一般,紫日神雷壓落下來,萬物都要化為灰燼,這是一門至強的雷法,在雷道領域中,堪稱為最。

    孫聖也是修行雷道之法的人,此刻忍不住唏噓,他能感受到這雷法的強大,當即全力以赴,拳頭與紫日神雷踫撞。

    “轟轟轟轟……”

    孫聖揮拳,聖體之力纏繞著紫金神鏈,向前殺去,同樣威力無匹,那紫日神雷凝聚成的球形閃電爆碎,難以抵擋孫聖的可怕拳頭,一顆接一顆的炸碎在空中。

    這是一種強勢的對決,一般人根本插不了手,可怕的力量形成了場域,普通的天人境,只要接近一下就會肉身炸碎開來。

    孫聖和凌霄河剛一出手,便展現出了強勢的對決,雷法恐怖,浸滅天地,那可怕的球形閃電像是一輪日一般,對孫聖進行壓迫。

    如果是一般人,即便是大族天才,都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這一刻,人們不得不承認,凌霄河這樣的最強至尊實力果然可怕,力敵千鈞,幾乎是不可戰勝的。即便是在法力受到壓制的情況下,依然具有如此無匹的力量。

    而另一邊,孫聖同樣很不凡,白衣凡,縴塵不染,滿頭黑色的長倒豎,他揮動拳頭,猶如至強的仙人一般,雖然空靈,但卻十分彪悍。

    那可怕的拳頭上,纏繞著法則神鏈,那是他自己的法,與肉身之力完美結合,震碎那壓落下來的紫日神雷。

    “好家伙,這個下界少年竟然真的可以和凌霄河抗衡,而且……他在動用自身之法的同時,還有強大的肉身之力。”

    “以肉身之力抗衡紫日神雷?這……太夸張了吧,這得是多麼可怕而堅固的肉身?”

    “可能是一種無上的煉體法門,不然不可能這麼變態,也許是……古今三大神聖之體之一。”

    听到這句話,不少人動容,他們都听說過三種最強的體質,號稱是古今最強。

    其中之一,大道神體,一種十分可怕的體質,能與道融,不分彼此,修煉到至強的境界,大道都會為其助力,與大道不分彼此。

    這和普通的那種被大道認可的天才根本不是一個檔次,因為即便是被大道認可的天縱之才,也要屈尊于大道之下。

    但是大道神體,則是和大道平起平坐,不分彼此,可見其可怕程度,這種體質,幾乎代表了大道的力量,可以代替大道制裁一切。

    第二種,先天道體,這是一種在成仙之路上幾乎無敵的體質,據說古來最強的一位仙人,就是先天道體,是仙路之上的領軍體質。

    但凡是先天道體出現,絕對會震驚三界,這樣的人,成為真仙是百分百的事情,沒有任何懸念。

    最後一種,只是在歷史上曇花一現過,被稱之為聖體,是三種體質中最神秘的,只知道這種體質修行起來極度困難,斷絕了後路,不可能有人修煉至完美。

    這也是為什麼給聖體掛上“神秘”二字的原因,因為世人除了認可它的強大之外,對這種體質了解的太少了。

    “轟隆隆!”

    神雷驚空,浸滅天穹,更加的可怕,那雷霆之力比剛開始更為霸道。

    凌霄河展現出這門雷法的最可怕之處,宛如一尊雷霆戰神一般,舉手投足間,似是引來了至強的天劫。

    “這只是開胃菜而已,擋住我一輪進攻,你沒什麼值得驕傲的!”凌霄河冷聲道。

    下一刻,更加狂暴的雷電落下,似是真的成為了恐怖的天劫,上蒼降罰,壓迫的人喘不過氣來。

    “還是動用你的仙凰法吧,這點攻擊,連我防御都破不開。”孫聖笑道,也很狂,身上法則神鏈舞動,他逆沖而上,徒手抗衡神雷。

    “轟!”

    一道天雷被孫聖一拳擊破,那法則神鏈比絕世仙劍都要鋒銳,嘩啦啦飛出,刺穿了那可怕的天雷,有一種至強的力量將紫日神雷震碎。

    下一刻,孫聖欺身到了凌霄河近前,準備和他近身搏殺,這才是聖體最霸道的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