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73章 相殘

第773章 相殘

    “怎麼回事!我的兵器!”少女失聲大叫,臉上變色。

    那是她們族中的一位元老親自為她祭煉的,材料十分的珍貴,鑄造出了一件極品道器,如今竟然被奪走了。

    青天霸刀被一段白布包裹著,但依然可以看到里面散出蒙蒙的青光,有一些古老的紋絡在上面浮動,這件兵器在進行自我重鑄。

    “什麼!這兵器好古怪,竟然在吞噬其他的兵刃。”一些人驚呼道,覺得匪夷所思。

    但是,眼前大戰在即,瞬息萬變,這一幕並未引起太大的轟動,很快人們的目光又被戰斗吸引。

    因為,白書和那名身如神塔一般的魁梧男出手了,這兩位至尊都非比尋常,與凌霄河那種級別的存在只差一線,也是強者中的強者。

    當即,兩人沖殺到了孫聖的面前,果斷出手,孫聖也回身,與之抗衡,三人大戰在一起。

    這是一場激烈的大戰,一般的年輕至尊連插手都不能,之前七八位年輕至尊一起出手,卻被孫聖以封仙術差點封殺掉。這一刻,人們不得不承認,這個少年招惹不得,除非是像凌霄河那種級別的存在,不然根本無法撼動。

    “日月乾坤!”白書喝道,雙目之中,日月神光齊現,他雙手快的結印,一連上百道法決結出。

    下一刻,他的瞳孔中竟然真的飛出了一對日月,迎空放大,宛如真實的一樣,一上一下,出現在孫聖的上下方,將他困在了那里。

    “殺!”

    白書結出最後一道印記,日月齊放光芒,可怕的日月神光化作成千上萬的神劍,到處都是劍光,宛如一場風暴一般,把孫聖籠罩在里面。

    當場,虛空浸滅了,可怕的神光毀天滅地,令人倒吸涼氣。

    這是日月神族的絕殺手段,看樣白書用盡了全力,一上來就施展出了該族最強的殺招。

    “好強的殺招,日月神族的至強奧義,能輕而易舉的絞殺其他的年輕至尊!”

    “日月神族不愧是無上大族,該族的整體實力,已經不比真正的帝族差了,只是還差一個名號而已。”

    “這白書,據說是日月神族萬年不出的奇才,被幾個老怪物聯手培養,實力何其恐怖,而且他現在年少,年紀比凌霄河他們都要小,只要給他時間,絕對能和凌霄河並駕齊驅,甚至可能越。”

    人們紛紛感慨道,震驚白書的手段,驚嘆日月神族的強大。

    日月神光籠罩天地,成千上萬的神劍匯聚成一場風暴,此法一出,天人境的高手簡直就是成片成片的死亡,根本無法抗衡。

    但是,這根本無法擋住孫聖,下一刻,孫聖施展出自己的強大的法,無法無天,無數的法則神鏈擊穿天地,宛如洞穿乾坤的紫金戰矛,橫空亂舞,那些日月神劍全都被擊碎。

    到最後,孫聖的聖體之力再次威,一拳將日月神光崩碎,從里面殺了出來,身上纏繞著法則神鏈嘩啦啦作響,像是打破牢籠的絕世戰仙一般,蓋世無敵。

    “不過爾爾……”孫聖做出評價,冷漠的說道,而後朝著白書攻殺過去。

    “你……”白書眼中滿是憎恨之色,自己的最強神通,竟然被對方如此輕易的打破了。

    “轟!”

    猛然間,天地氣勢壓落下來,一股滂沱的力量朝著孫聖當頭砸落下來,震滅乾坤,天地浩蕩!

    那名身如神塔一般的男出手了,手中持著一根巨大的狼牙棒,簡直就像是一座山脈一樣,沉重無比,凝聚天地氣勢,此刻壓落下來,讓天地黯然失色

    “好可怕!”

    這是所有人的心聲,那身如神塔的男竟然如此不凡,揮動千萬均重的兵器,壓塌蒼穹,這不是單純的力量所致,而是凝聚了天地的大氣勢,更加可怕,像是太古神山壓落下來。

    但是,孫聖依然無所畏懼,果斷一拳轟上去,動用至強的聖體之力。

    “咚!”

    像是天鼓擂動一般,震天動地,周圍的一座座山峰都跟著裂開了,難以承受這股大力的沖擊。

    那巨大的狼牙棒,如同一座山脈一般,此刻竟然被孫聖一拳打的沖飛起來,這幅畫面何其可怕,讓人覺得視覺沖擊力極為震撼。

    “咚!咚!”

    孫聖繼續補了兩拳,每一拳都蘊含著可怕的力量,那巨大的狼牙棒被打的高高沖飛起來,那身如神塔一般的青年更是臉色鐵青,他險些握不住,雙臂被這股力量震的骨頭都要碎了,肌體崩開。

    “如此兵器,毀掉可惜了。”孫聖說道。

    下一刻,背在他身後的青天霸刀再次嗡鳴,那條殘破的青龍器靈再次飛了出來,沖向高空,朝著那根狼牙棒咬去。

    一瞬間,那根狼牙棒像是受到了壓制一般,迅的縮小,最後化為正常大小,被青龍器靈一口叼住,餃了回來,飛回到了青天霸刀之中,將其吞噬了。

    “這……這到底是什麼兵器!”

    此刻,眾人都在驚訝,他們從未听說過可怕的兵刃,可以吞噬別的兵器,將別的兵器當作食物,而且還都是道器,這種現象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孫聖沖天而起,與那名身如神塔的男交手,一眨眼間,雙方交手了數個回合,孫聖一掌拍上去,這名魁梧的男難以支撐,肉身險些碎掉,吐血飛了出去。

    孫聖冷笑,追了上去,一腳力劈下來,強大的聖體所向無敵,將這名男從中間攔腰截斷,這可怕的肉身之力,簡直比神兵寶刃都要強大。

    但是,孫聖沒有直接殺他,因為白書已經沖了上來,動強大的招式,眼望日月,射出可怕的光束。

    “你不怕死嗎!”孫聖眯起眼楮,冷笑道,凌空一拳向下壓去,那恐怖的力量竟然化為實質,凝聚成巨大的拳印,將白書震飛。

    “我等在這里法力被壓迫,如果是在外界,豈容你這種跳梁小丑囂張!”白書冷喝道,很不甘心。

    他們都難以保持巔峰的狀態,一些強大的手段揮不出來最大的威力,難免心中不甘。

    “呵呵呵,這個借口找的很好,但可惜,事實依然無法改變!”孫聖冷笑道,拳頭壓落下來,讓白書吐血,根本無法抵擋,被當場鎮壓了。

    這樣的一幕,讓人看得膽寒,這個下界少年太強了,在這種大環境之下,他幾乎是無敵的,可怕的聖體之力誰人能擋?他在這里橫推一切,即便是那些至強者都不是對手,普通的年輕至尊上去就死,毫無還手之力。

    這一刻,對于很多人來說,簡直就像是噩夢一般,在這一方天地中,這個少年盡顯無敵的姿態,給他們造成了沉痛的心理陰影。

    “殺!”

    就在這時,那名之前失去一桿極品道器的少女再次殺了上來,手中再次出現一口兵刃,但顯然品質低了許多,刺殺向孫聖的後腦勺,想要借著孫聖和白書交鋒的時機,一擊必殺。

    孫聖頭也不回,伸手向後抓去,“錚”的一聲,那口神兵被孫聖攥在掌心中,難以撼動,凌厲的鋒芒根本傷害不到孫聖分毫。

    “就憑你?”孫聖冷笑道,充滿了不屑之色。

    “帝雲,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那少女卻突然說道。

    “孫聖!你的命是我的!給我去死吧!!”

    下方,一聲大喝傳來,赫然是帝雲,此刻突然對孫聖出手,一股強大的血脈之力誕生,那是一種黃金血,但卻充滿了神聖的氣息,此刻包裹住帝雲,他整個人都化作了一口絕世神劍,朝著孫聖殺來。

    一切都生的太快了,讓人難以回神,而且此刻孫聖一只手鎮壓白書,另一只手抗衡那名少女,已經騰不出手來了。

    況且,帝雲這一劍有蓋世無敵的風采,身體都化作了一口奪目的神劍,帶著滔天的殺機,勢如破竹,無堅不摧。

    “古神血的力量!”孫聖皺眉。

    果不其然,帝雲真的覺醒了古神血的力量,只不過……他所覺醒的古神血力量,和孫聖的不同,不管是形態還是特征,都有著天差之別。

    古神血是帝族至高的傳承,獲得這種血脈,就等同于掌握了帝族最強的力量。

    但是,根據每個人自身的條件不同,所覺醒古神血獲得的能力也是不同的。

    此刻,帝雲殺意果決,古神血的力量催動,化作一口黃金神劍,勢如劈竹一般,刺殺向孫聖的眉心。他這是動用了極端的手段,想要擊殺孫聖,直奔他的紫府,要抹殺孫聖的元神。

    “帝雲你敢,你伙同外人刺殺自己的同族,我要讓清祖治你的罪!”帝小曼叫道,想要出手,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噗!”

    這一劍,果斷的從孫聖的眉心中斬過,劍刃斬裂他的眉宇,要將他的紫府貫穿,金色中帶著神聖的血液流淌,讓孫聖遭遇了巨大的變故。

    “得手了!”那位少女一臉驚喜之色。

    其他人也都是大吃一驚,沒想到生了這樣的事情,這個無敵一般的少年,本來橫掃這里的所有至尊,卻沒想到最後關頭,同族的人對他下了殺手,斬開了他的紫府,人可謂是人算不如天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