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76章 誰也出不去

第776章 誰也出不去

    “這……這就是那件絕世仙器嗎?”孫聖吃驚的瞪大了眼楮。

    那是一尊古老的青銅塔,不知道誕生在何年何月,它和青天霸刀一樣,都是袑騑陷釭滿A雖然是青銅光彩,但卻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所鑄成。

    這尊古塔,景象非凡,銀河環繞,化為蒼龍,九層寶塔,每一層都有一顆大星圍繞著它飛舞,那仿佛是真正的大星壓縮而成的一般,蘊含著滂沱的氣息,而且光芒都不一樣。

    最底層的一顆大星,雷光繚繞,那是一顆雷星,第二層是一顆火星,再往上,分別是九中不同顏色的大星,具有不同的屬性力量,它們像是真實存在的,九顆大星,分別以不同的方向的,不同的軌跡,不同的度圍繞著這尊古塔。

    孫聖一時間看呆了,不是說囚戟之地嗎?在他的印象中,那絕世仙器應該是一口大戟才對,怎麼會是一座寶塔?

    “一開始我也很意外,也許囚戟之地只是一個名稱,囚戟就是藏兵的意思。”軒轅太解釋道。

    他已經看過這里的景象了,但是此刻再次進來,看著那尊氣象萬千的青銅塔,依然感覺到匪夷所思。

    不愧是傳說中的仙器啊,確實不一般,感覺里面像是封印著一片古老的宇宙一樣。

    孫聖嘗試著向前走去,感覺到這里的無上法則,對他進行慘烈的壓制。

    確實如軒轅太所說,這里不但壓制法力,對肉身也是一種極盡的壓迫。

    此刻,孫聖感覺到,在這里,自己的法力已經被壓制的所剩無幾了,唯獨肉身之力還有作用,但也受到了壓制。

    這時候,身後的法則門戶一陣波動,顯然是那些人追來了。

    “那幫傻8進來了。”孫聖說道,他知道這幫人不會善罷甘休,不拿到仙經,誓不罷休。

    當即,孫聖眼中寒光一閃,道︰“好,既然來了,那就誰也別想好過!”

    說完,孫聖和軒轅太簡單的密謀了一下,軒轅太走到了那法則門戶的旁邊,躲藏在法則門戶的後面,斂去氣息。

    而孫聖則是立在這片星空中,靜靜的等候著……

    不多時,那法則門戶中,光芒浮動,有數人走了進來,葬天風、古箏、原天戟、凌煙,連身負重傷的凌霄河都跟著走進來了,可見他們對仙經都十分的向往。

    這些人都是一頂一的強者,能夠抵抗得住這法則門戶的壓制,如果是換做一般人,早就肉身炸開了,根本進不來,即便是大族天才也不行。

    隨後,又有幾位年輕至尊跟著走進來,也都不是弱者,即便是在所有的至尊當中,也都是佼佼者。

    但是,這幫人剛一進來,全都是臉色一變,因為他們都感覺到了強大的壓迫,即便是強如葬天風、原天戟和古箏這樣的人,都是臉色蒼白,法力被壓迫到了極點,幾乎所剩無幾了。

    但他們倒是還好,這個級別的人,即便他們不是主修煉體,但也在這一領域磨練過,都有著不弱的體魄。

    但那些普通的年輕至尊,便不好受了,有幾人當場軟倒在地上,動他不得,只有少有的幾個人可以勉強的站著。

    “各位,歡迎到來。”孫聖笑道,靜靜的望著他們。

    此刻,幾人的目光都很陰沉,因為他們知道,進入到這里,他們更加奈何不得孫聖了,因為這里對法力的壓制更大,即便是肉身之力都受到了影響。

    但是,這個下界少年修煉有聖體之法,在這里,當真是立在了無敵的位置上,就等同于進入到了自己的領域一般,無所畏懼,所向無敵。

    葬天風等人都是臉色陰冷,他們沒想到,這大墳的深處,竟然會受到如此強烈的壓制。除非是像孫聖這樣修煉有聖體之法的人,不然就算是真正的煉體者來了,也堅持不住。

    “仙器,這就是那尊絕世仙器!”

    很快的,人們注意到了星空深處的那尊青銅塔,這座骨塔太非凡了,想不引人矚目都難。

    一時間,每個人眼中都浮現出激動和火熱之色,傳說中的絕世仙器,誰能不向往?誰又能不動心?

    往常,他們只是在傳說中听過這種級別的兵器,而今親眼看到,都被其風采所迷住。

    但是,即便是他們再怎麼向往,再怎麼動心,也知道這樣的兵器不是他們所能駕馭的了的,就算是有命拿,也沒有命帶出去。

    “我們先退出去,這里不是久留之地。”葬天風說道,向後退步。

    其他幾人雖然很不甘心,但也沒辦法,因為不遠處孫聖正似笑非笑的望著他們,而且,他們看到孫聖正輕松自由的在那里踱步,而他們幾乎被此地壓制的動彈不得,不但法力被壓制到極點,行動力也大大受阻。

    這個時候跟孫聖動手的話,根本不是對手,即便自負如葬天風這樣的人,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在這種情況下,聖體無敵,無人敢抗衡。

    當即,幾人全都意識到不妙,果斷的後退,想要先離開這里。

    “真是不甘心,仙經難道真的要便宜這種人?”凌煙咬牙切齒的說道,眼中滿是憎恨之色,無法自拔。

    “守住出口,他走不出去!”葬天風說道,眼中同樣滿是陰沉之色。

    眾人轉身,想要退出這里。

    而就在這時,不管是葬天風、古箏還是原天戟,都是臉色一變,因為他們看到,在那法則門戶前,軒轅太站在那里,甲冑放光,宛如古代戰神一般,手持大日神弓,正彎弓對著他們,一根金色箭奕搭在神弓上,散出炙熱的金光。

    當即,這些人全都變色了,出口被堵死了,而且,讓他們意外的是,明明此地法力被壓制的厲害,為何那人還能動用如此可怕的力量。

    “不好意思,誰也走不出去,我朋友說了,要在這里招待你們。”軒轅太冷冷的說道。

    “為何你能動用法力!”古箏問道,覺得匪夷所思,雖然臉上籠罩著一層神秘的氣機,但可以看到一雙美麗的眸,比星辰都要靚麗多彩。

    軒轅太沒有說話,但是眉心中的皇者烙印卻閃閃亮,一時間,他手中的大日神弓光芒也更加明亮起來。

    “原來如此,你是以血脈之力催動這件兵器,而並非是借助法力。”古箏說道,瞬間明白,眼中閃爍著復雜之色。

    “該死!”葬天風則是冷喝一聲,眼神冰冷的可怕。

    “呵呵呵呵,既然幾位都已經進來了,就別急著走了,陪我好好耍耍。”孫聖笑吟吟的說道,一步步走上來,即便是法力被壓制了,但肉身依然強大無雙,血肉綻放出晶瑩的光澤。

    葬天風、古箏、原天戟等人都是臉色蒼白,這一下,他們陷入了被動的局面。

    “無恥小人,你打算趁人之危嗎?如果是在外面,單打獨斗你又是誰的對手?只會在這里逞能,終究是小人得志而已。”凌煙冷笑道,她是一千個一萬個看孫聖不順眼。

    仙凰法和聖體之法淵源頗深,從久遠的年代開始,便是死對頭,故此他們紫凰族的人無法容忍修煉這種法的人。

    孫聖眼神一冷,沒有說話,上前去就是一腳踹了上去。

    凌煙是一位絕色美女,傾國傾城,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但此刻孫聖下手……不對,下腳卻絲毫不留情,一腳踹上來,凌煙當場像是人肉沙袋一樣,“砰”的一聲,飛出去了好遠。

    這位絕代美女重重的摔在地上,“哇”的一聲,張口吐出一大片鮮血,體內的骨骼斷了好幾根,無法承受這種力量。

    “你……”凌煙掙扎著想要站起來,眸中滿是猙獰之色。

    身為天之驕女的她,不但天資出眾,而且美麗動人,有“銀鳳凰”的美稱,所有人看到她都要對之以禮相待,甚至是一些天之驕都對她百般討好,何曾有人這麼針對她?竟然把她一腳踹飛。

    孫聖快步跟上去,他在這里行動自如,快的貼近到了凌煙的身邊,手掌劈了上去,肉身晶瑩放光,死不可擋。

    “噗!”

    “啊啊”

    凌煙再次慘叫,一條手臂被血淋淋的斬落下來,再次飛了出去,紫色的血液飛濺,沾染在她那聖潔的銀色長衫上,觸目驚心,一點也沒有“銀鳳凰”的風采了。

    “吼啊!!無恥小人!你這是趁人之危,出去之後你別想好過,你這個懦夫,就不敢與我等光明正大的一戰!”不遠處,凌霄河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悲憤道。

    “呵呵呵呵,小人物,真正憑實力一戰的話,我們所有人都能碾壓你,你也就只能仗著此地的環境逞凶。”凌煙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雖然傷勢極重,但依然咬牙切齒的譏諷,露出輕蔑的笑容,十分不甘心。

    “公平一戰,我們已經公平一戰,可你們都不行。”孫聖笑道。

    “在法力受到壓制的情況下,何來公平一戰?不要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了。”凌煙道。

    孫聖冷笑,說道︰“你們法力被壓制,我同樣法力被壓制,這不算公平一戰嗎?我是佔了肉身之力的便宜,但那就是我的本事,總不至于我要自廢聖體,與你們交手吧,做人不要太無恥,就算無恥,也要有個限度。”

    此言一出,很多人都寂靜無聲,說不出話來,即便是葬天風都是臉色沉默。

    “可笑,若是吾等在全盛時期,神通無敵,即便是聖體,也給你打的支離破碎!”凌煙不服輸,咬牙切齒的說道,他們這一族對聖體自靈魂的厭惡。

    下一刻,孫聖沒有再跟她廢話,果斷出手,一腳踢了上去,血肉放光,這一條腿像是化作了絕世刀鋒一樣,“噗嗤”一聲,將凌煙攔腰截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