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83章 金魁

第783章 金魁

    法則門戶外,眾人驚駭,不可思議,眼楮全都張的大大的。

    孫聖從里面走出來,背負著那尊青銅塔,這尊塔氣象萬千,纏繞著銀河與星辰,很難想象,一件兵器怎麼會具有這樣的氣象,這得是多麼沉重嚇人啊。

    但是此刻,這個少年卻將其扛了出來,震動一片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

    葬天風、古箏、凌霄河以及凌煙等人,此刻全都爆出一股強大的殺意,法力驚人。

    他們的法力恢復了,不再被壓制的那麼厲害,即便是沒有回到巔峰的狀態,但總比在大墳深處的時候要好,最起碼不會被動挨打了。

    “你們想干什麼?”軒轅太喝道,張開大日神弓,對準了他們。

    “誰也不許動手!”

    這時候,這片天地的上方,一塊虛空水晶出現了,里面傳來一聲老者的聲音,赫然是伊莫青。

    這是一位隱世聖人,身份和輩分都是極高的,沒有人敢不遵從他的意志,即便是葬天風等人,都只能隱忍,不敢對孫聖下手。

    “轟!轟!轟!”

    孫聖踩穿大地,每一步落下,都將腳下的大地化為齏粉。

    即便是法力恢復了,與肉身之力結合,替他抵消了大部分的壓力。但長此這樣下去,任誰都禁受不住。

    他背負著青銅塔往前走,眾人全都為其讓讓路,驚嘆其可怕的力量,一個個全都緊張的關注著。

    軒轅太和原天戟都小心的戒備著,即便是一位隱世聖人警告不讓其他人出手,但也難免有心懷叵測之人暗中動手,比如說葬天風他們,還有凌霄河以及凌煙,絕對都不是省油的燈,不希望孫聖活下來。

    很快的,帝小曼和諸葛果也出現了,來到孫聖的身邊,看到孫聖現在的情況,也不禁唏噓。

    帝小曼和諸葛果都有些擔心,雖然一位隱世聖人答應孫聖要給他足夠的修煉資源,但不難保證對方會出爾反爾,一旦他們過河拆橋,那就比較麻煩了。

    “伊前輩的為人我還是知道的,說得出做得到,應該做不出這種事情來。”原天戟說道。

    “還是當心一點好,他不動手,不代表別人會不動手。”諸葛果冷靜的分析道。

    這個過程,是十分漫長的,孫聖需要把這尊青銅塔從大墳中扛出去。此塔在身,孫聖根本不可能做到御空飛行,這重量太可怕了,只要他御空,立刻就會被壓下來,所以只能一步一個腳印的往前走。

    這一段路,孫聖足足走了兩個多時辰,他的聖體都快堅持不住了,氣喘吁吁,時時刻刻都有力竭的危險,到時候整個青銅塔壓下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基本上,孫聖每走出一段距離,都要停下腳步,借助生之卷恢復。

    可即便如此,他的肉身也裂開了,肌肉崩裂,流淌出金色的血液。

    “好可怕,連聖體都快扛不住了,他真的能把這件仙器帶出去嗎?”

    “很難說……這可是仙器啊,需要莫大的法力去催動,即便是隱世聖人都不一定能夠收走,更別說單純的靠肉身之力了。”

    “這是十分危險的舉動,一個不好,便是萬劫不復,會被鎮壓的體無完膚,即便是聖體,都有可能廢掉,畢竟負荷太多了。”

    有些人說道,此刻不禁暗暗佩服起孫聖的勇氣來,這種事情,一般人可是做不來的,需要大無畏的氣概。

    “轟!轟!轟!”

    孫聖一路走下去,震動這片古地,最終,他踏出了這片古地,來到了大墳的第二層,寶山一座挨著一座,但都已經變得光禿禿的了。

    這里也有不少人,此刻都被震動,了解情況後,一個個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帝欣雨就在這里等候,此刻也來到了孫聖的身邊,為他護法,提防著其他人。

    走到這一步,孫聖所承擔的壓力已經大到無法想象,他的肉身裂開,金色的血液灑落下來,即便是有生字卷相助,依然讓孫聖遭遇了重創。

    孫聖很想一沖動把此塔扔掉,奈何塔中地獄魔神一直在給他鼓氣加油,他害怕孫聖中途放棄掉,甚至在這個過程中便開始為他傳經。

    地獄魔神將一部分仙經傳授給孫聖,作為鼓勵,看樣這尊魔神膽真的被磨得差不多,受不了打擊。

    “前面有人擋路!”就在這時,軒轅太突然說道,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眾人全都是一驚,孫聖的身後也跟著一群人呢,所有人都跟了下來。現在至尊大典基本上結束了,所有的重頭戲,都集中到了這件仙器的上面。

    此刻,所有人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

    只見地平面的盡頭,一座矮山上,盤坐著一道身影,那是一道金光璀璨的身影,是一位青年,看上去歲數不大,但氣血卻十分強悍,也是一種黃金血氣,血氣一出,頂天立地,猶如在開闢神話一般。

    這名青年被金光籠罩,他身材高大,生有一頭炫目的金色長,相貌英武,雙目如兩日一般。

    而在其金色的絲之間,一對銀白色的牛角碩碩放光,十分醒目,平添了些許的霸氣。

    “是他!”

    一時間,很多人都在驚呼,認出了此人的身份。

    這亦是一位至強的至尊,于傲來山,名叫金魁,而且,此人身份不一般,他的背景遠遠不止傲來山這麼簡單。據說是一種古老的血脈,和真龍有關系。

    而且,這是一位十分神秘的至尊,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然是震天動地的,讓人莫敢不從。

    一時間,金魁的出現,讓在場的人都感覺到壓力,即便是凌霄河那樣的人都不禁皺眉。

    從至尊大典開始,這個人一直沒有出現,對眾人都向往的仙經也沒有表現出熱切,反而在這個時候現身了,讓人摸不著頭腦。

    “看來,我錯過了很多事情啊。”金魁站起身來說道,他的氣血十分可怕,似是帶動了蒼穹之力,轟隆隆作響。

    “金魁,你要做什麼?”帝欣雨走出來說道,她知道此人,實力在所有的年輕至尊當中都是頂尖兒的,比起凌霄河來,只強不弱。

    “呵呵呵呵……”金魁冷冷一笑,無視帝欣雨,看向孫聖,道︰“雖然我錯過了一些什麼,但是對于你的一些事情,我是知道的,而且從你身上,我感覺到了很熟悉的氣息,或許你身上有我想要的東西。”

    “如何?”孫聖問道,知道來者不善。

    金魁冷笑,黃金氣血滔天,宛如在開闢神話一般,而且帶有一種的古老的神力,令人心中格外壓抑。

    “轟轟轟轟!”

    一瞬間,伴隨著金魁的腳步落下,他周圍的幾座大山竟然全都爆裂開來,化為粉末,可想而知這股力量有多麼強大,這個金魁,實力極為彪悍,令人恐怖。

    即便是在法力受到壓制的情況下,他依然做到了如此可怕的一幕。

    “好強!”

    這是很多人的心聲,連葬天風他們這種隱世聖人的弟都臉色十分的凝重,不得不承認,這是個狠角色。

    “恩?”軒轅太眉頭一皺,似是現了什麼,目光中閃過一抹光澤。

    “哦?還有與我相同血脈的人?”金魁也說道,朝著軒轅太看了一眼,冷笑一聲。

    “金魁,不可胡來,有什麼恩怨以後再說,現在不要打擾這個少年。”這時候,虛空水晶再次出現在高空中,一名男的聲音從上方傳來,不是伊莫青,但卻同樣具有威嚴性。

    金魁抬頭,朝著虛空水晶看了一眼,眼中閃爍著不甘之色,不過他也沒有妄動,走到了一邊,為孫聖讓開了一條路,但眼眸之中的寒意,卻絲毫沒有減弱。

    孫聖心中不禁納悶兒,這個人,看樣十分針對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且他說自己身上有他想要的東西,究竟為何物?

    但眼下,孫聖顧不了這麼多,他必須抓緊時間將這尊塔扛出去,不然的話會被壓垮的。

    又是幾個時辰過去了,孫聖走出了這片領地,來到了大墳的第一層。

    接下來的路程,沒有人再阻攔孫聖,孫聖忍受著莫大的壓力,肉身龜裂,一路淌血,甚至連骨頭都堅持不住了,裂開了一道道縫隙。

    到最後,孫聖不得不暗中催動了九色樹的力量來相助,這才讓他緩解了不少。

    終于,這段艱苦的路程可算是結束了,孫聖扛著青銅塔走出了大墳,來到了囚戟之地當中。這里不再受到壓制,但卻有禁空領域,可法力卻在瞬間恢復了,沸騰起來。

    而在這里,孫聖看到了一些人,那是一些老者,已經在這里等候他了,不過孫聖知道,他們不是在等自己,而是來接應這件仙器的。

    而當孫聖看到這些老人之後,不禁心中一寒,因為他現那個朱四海也在。除此之外,還有之前在外面打過一次交道的北斗族的老者以及妖雪族的老者,這些人都是各大族的元老,實力和地位都十分的可怕。

    可不知為何,帝八和帝十一他們沒有進來,孫聖心中不禁一冷,心中小心戒備起來。

    因為他已經感覺到,有幾道不善的眼神已經盯住了自己,其中一位身材干瘦的老者眼神最為可怕,他的瞳孔如紫寶石一般,但卻十分冰冷,隱約之中,瞳孔中顯化出一頭仙凰的影。

    沒有錯,這正是那位紫凰族的老者!

    “媽蛋,他們怎麼先來了。”孫聖無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