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86章 貓捉老鼠

第786章 貓捉老鼠

    這一下,朱四海等人傻眼了,即便他們都修為通天,是神級別的強者,但此刻卻對孫聖動彈不得,那九天塔似是在迎合他,在這片領域中,只有他可以行動自如。

    就好像是在大墳深處一樣,而且這一次,孫聖比在大墳深處更加逆天,法力和肉身都保持在巔峰狀態,試問這種情況下,誰人能動他。

    “嘻嘻嘻,早就猜到這家伙有一手了,剛才眼珠滴溜亂轉,一看就沒安什麼好心思。”諸葛果笑嘻嘻的說道,他可謂是深有體會,從剛才孫聖不讓他們靠前的時候,便隱約猜到了。

    這個少女以坑人聞名,故此這種道道兒,他是最了解的了。

    “幾位,還有誰先過來試試嗎?”這一會,輪到孫聖叫囂了,在朱四海等人的面前走來走去,背著雙手,宛若閑庭散步一般。

    朱四海等人這個氣呀,感覺他們像是被耍的猴一樣,任由這個少年在他們面前囂張,卻無可奈何,一時間牙齒都快咬碎了。

    “哎呀我好像已經走出了九天塔的範圍了。”孫聖吃驚道。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動,但很快的,人們看到孫聖臉上不懷好意的笑容,一時間都是恨得牙根癢癢,知道他是故意的,想要吸引人出手。

    這一刻,不光是那些老者氣的吹胡瞪眼,很多年輕至尊都看不下起來,恨得咬牙切齒。

    “耍什麼威風!有本事真憑實戰打一次,你敢嗎?”葬天風說道。

    “就是,你也只能在這種情況逞英雄,出來與我等一戰,讓你一只手。”凌煙說道,很不服氣。

    現在不是在大墳之中,他們的法力都不受壓制,除了不能御空之外,都保持在全盛時期,此刻自然不會服氣。

    “你們屁股又癢了是吧。”孫聖冷聲道。

    這句話,可謂是戳到了葬天風的肺管上了,他不會忘記在大墳之中受到的屈辱,身為隱世聖人弟的他,身份何其高貴,卻被孫聖在大墳之中連踹屁股,這是他最大的恥辱,未公開的秘密。

    凌煙也是臉色蒼白,想到自己在大墳中被孫聖一腳截斷肉身,當真是恨得咬牙切齒。

    “帝聖,如果你是個男人,就出來與我們公平的較量,不然就是窩囊廢一個,有什麼資格在我等面前叫囂?”凌霄河也說道。

    這是一種極端的挑戰,只要是個有骨氣的人,都承受不住,要以巔峰一戰來證明自己。

    孫聖笑了,道︰“你是白痴嗎?要我和神級強者挑戰?他們都修行了多少年了?我才修行多少年,你們覺得這的戰斗對我公平嗎?”

    “哼!說到底還是不敢嘛,我還真是高看你了,我們同輩之中交手,如何不公平了?”凌煙冷笑道。

    “那你讓這幾個老貨滾遠點。”孫聖直接抬手說道,絲毫不給面。

    “你說什麼?”

    “混賬小,你再說一句,目無尊長的東西!”

    幾位老者當即臉紅脖粗,這可是指著鼻在與他們叫囂啊,何人敢對他們這麼放肆?一時間幾名老者全都瞪紅了眼楮,眼神像是可以殺人一樣。

    “呵呵呵,看來我得和幾位交交心了,有什麼不滿意的,我們坐下來慢慢談。”孫聖笑道,而後做出了一個出人預料的舉動,他竟然走到九天塔處,雙臂一用力,再次將這尊重塔給扛了起來,而後大踏步的朝著朱四海等幾位老者走去。

    而且這一次,孫聖步伐明顯的加快了很多,幾個箭步,便已經沖了上去。

    他現在恢復的差不多了,而且這里肉身與法力可以完美結合,自然扛起塔變得更加輕松了,全力爆之下,度絲毫不慢。

    “你……你干什麼!”

    這一下,幾位老者全都被嚇到了,下意識的後退,連朱四海這位在神級強者中赫赫有名的存在都是臉色蒼白,瞬息間退出去了好幾十步。

    開玩笑,他們都已經了解此塔的可怕了,任何人靠近,都會被壓制法力,誰還敢接近?一旦進入到九天塔的範圍之中,那就等同于凡人了,到時候肯定落入這少年的爪牙。

    從剛剛孫聖的舉動來看,他們都知道,這個少年不是善茬兒,根本不會因為他們的身份和輩分就手下留情,這是一個連他們都控制不了的年輕人。

    “呼啦!”

    當即,這幾位身份高貴的老輩人物全都向後退去,一個個跟老鼠見到貓一樣,若非是這里有禁空法則,估計這幾人早就一飛沖天了。

    “別過來!”兩位老者呵斥道,他們現孫聖扛著九天塔朝著自己奔了過來,當即,這兩位老者全都施展高的步伐,遠離了這里。

    “兩位前輩別走,過來聊聊,晚輩有很多問題想要請教呢。”孫聖大聲說道,扛著九天塔追了上去,奈何背負著如此重物,即便爆力強,但也追不上對方。

    最後,孫聖調轉方向,追向了另外兩人,其中就有紫凰族的那名老者。

    “兩位前輩,不是說要帶我走嗎?我現在考慮清楚了,跟你們走,過來我們商量一下。”孫聖扛著塔追在後面。

    “小輩……你太猖狂了!”紫凰族的老者怒氣沖沖的回頭,眼楮都快瞪出血來了,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一奇葩的一幕,讓人看得目瞪口呆,實在難以想象,這些德高望重的前輩們,竟然被一個少年追的到處亂跑,像是貓攆耗一樣,實在是太屈辱了,可以想象到他們內心有多麼抓狂。

    一時間,人們都看呆了,雖然很多人看不慣孫聖的這種所作所為,但此刻也不得不承認,這少年真的是膽大的出奇,這樣的事,試問誰能做得出來?絕對找不出第二個。

    “我去……老哥不會玩大了吧。”連一向精神大條,天不怕地不怕的帝小曼此刻都忍不住唏噓道。

    “你哥好像在故意拖延時間,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諸葛果小聲道,她聰慧過人,而且一肚的鬼心眼兒,所以一眼就能看出個大概來。

    “故意拖延時間呢?難道是在等伊莫青前輩到來?”原天戟問道。

    幾人都是搖搖頭,不知道此刻孫聖內心在打什麼主意。

    昨天一直在車上,沒來得及請假,抱歉。

    最後,孫聖追了一整圈,把九天塔再次放在地上,冷笑道︰“我這麼主動,你們都不過來,不是說要帶我走的嗎?既然都不表態,那在這里浪費什麼時間,回去閉關吧。”

    孫聖一屁股坐在了九天塔的旁邊,不顧周圍一道道冰冷的目光,暗中和九天塔內的地獄魔神溝通。

    “喂,你不是說會有人來接應你嗎?怎麼現在一點消息都沒有。”孫聖無語道。

    “這……”九天塔內,傳來地獄魔神猶豫的聲音,道︰“我也不清楚,一出來我就私聊對方了,不過到現在都沒有回應,按道理說,不管是在星空的哪個角落,這種秘術應該都可以溝通得到的,即便不能,至少對方能感應到我出來了。”

    “我暈死,你不會是你這麼久沒上線人家刪你好友了吧,或者是拒絕陌生人說話了。”孫聖無語道。

    “額……這回麻煩大了,我可能一時間出不去了。”地獄魔神說道,嘆了口氣。

    孫聖一陣翻白眼,就知道這家伙靠不住,都幾萬年甚至可能十幾萬年沒出去過了,會有人來接應他才怪,他的朋友可能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

    而且,即便是對方還活著,也不知道在星空的哪個角落呢,怎麼可能這麼快就來接應他?

    “轟!”

    就在這時,虛空突然裂開,神光耀眼,有一條通道從里面蔓延下來,延伸到這個地方。

    這條通道中,走出來兩道身影,為的是一位老者,身上籠罩著蒙蒙霧氣,並無太強大的生命氣機流露出來,但卻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讓人看不透,只能模糊的感覺得到,這是一位老者。

    而在老者的身後,還有一名男,年近中年,但真正年齡卻不知道幾何,身上散出可怕的波動,這是一位神級強者,而且不會比朱四海差。

    眾人震驚,這里可是囚戟之地啊,有禁空法則,可現在竟然有人打破虛空進來了,可見來人必然不一般,比神級強者都要可怕。

    “伊前輩。”當即,在場的幾位老者,包括朱四海在內,全都露出了恭敬之色,並且眼神躲躲閃閃,有些復雜。

    來人赫然是伊莫青,之前在大墳之中,透過虛空水晶和孫聖達成交易的那位隱世聖人。

    他有著極大的來歷,境界高深,這一層次的人,一般距離成為真仙或者是天神都只差最後一步了,高貴無比,在整個神域當中,都有著絕對的話語權。

    一時間,眾人莫敢不尊敬,這可是一位真正的隱世聖人啊,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伊莫青的實力絕對沒話說,即便是朱四海這樣的人見到他都要畢恭畢敬。

    在神域中,伊莫青的名號極為響亮,因為他不像其他的隱世聖人一樣,躲起來不問世事。目前伊莫青在某個大族做客卿長老,而且一做就是數萬年,使得這個族因為他的存在得到了強有力的展,即便沒有“帝族”的名號,但真正實力也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