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90章 一捧一抖

第790章 一捧一抖

    這幾天的時間,孫聖足不出戶,一直在調理自己,他把仙經感悟了。地獄魔神給他的那部仙經他沒有動,而是循序漸進,先要鑽研這次至尊大典上的那部仙經,將其吃透。

    這幾天里,孫聖所在的修行洞府中,仙光騰騰,瑞彩千條,宛如在開闢一片仙界一般。

    孫聖盤坐在其中,凡入聖,神聖無暇,他在利用仙經來打磨自己,讓自身蛻變。

    這是一部無上經文,可以讓一坐大族鼎盛起來,價值非凡,伊莫青曾持有,但卻連太神廟的人都不舍得傳給,最後便宜了孫聖。

    這一刻,孫聖渾身的骨骼都晶瑩剔透,每一個骨頭都像是一柄劍胎,在經歷打磨,變成絕世仙劍一般鋒銳。

    這是一種不可思議的蛻變過程,一旦孫聖完成了這種修行,那不知道他的實力要翻幾倍。屆時,孫聖整個人都會化作一口切開天地的利劍。

    “恩,這部仙經注重淬煉仙骨,要把骨骼淬煉成一柄柄絕世之劍,或許……對聖道王劍的幫助應該是巨大的。”孫聖這般想道。

    但是,很快的,他又摒棄了這個想法,聖道王劍已經是完美的了,那是聖體至強的攻擊手段,擁有最強的攻擊,聖體之法足以讓它變得完美,沒有必要再畫蛇添足。

    一連數天,孫聖都在修煉仙經,對自身進行打磨,他對這部仙經越來越熟悉,領悟越來越深,體內的骨骼都變得晶瑩剔透。

    聖體之法的淬煉深入骨髓,孫聖的骨骼本就十分強大,堅固,堪比仙金一般。如今再被這仙經之法淬煉成劍胎,毫無疑問,孫聖的攻擊將會更加的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一連好幾天,孫聖都在進行自我鍛造,洞府內仙光飄渺,誦經的聲音響起,宛如漫天仙聖在祈福一般。

    直到七日之後,孫聖從洞府中走出來,整個人神采奕奕,神聖然,白衣縴塵不染,翩翩如雪。

    他來到了軒轅太所在的那座山峰,看到軒轅太盤坐在一塊大石頭上修行。

    軒轅太的修行之法,偏向于神魔法門,那是神魔之法,一開始孫聖以為小魔女修煉的是神魔之法。但現在他不這麼認為,小魔女應該更加神秘。

    “神魔之法……”孫聖想到了地獄魔神,心中不禁擔心。

    已經好幾天過去了,也不知道伊莫青對九天塔的研究怎麼樣了。

    “太,我有話對你說。”孫聖說道,他決定把地獄神魔的存在告訴軒轅太。

    畢竟現在在這里只有他和軒轅太兩個人,對軒轅太,孫聖十分信任,還是有必要讓軒轅太知道生的一切。

    不久之後,軒轅太從孫聖那里得知了關于九天塔的情況,以及那頭地獄魔神的存在,不禁皺起眉頭來。

    “九天塔內……竟然號稱是地獄主宰一樣的存在。”軒轅太驚呼道。

    “恩,那家伙如果真的出來,真不曉得算不算是大麻煩。”孫聖說道,其實他對地獄魔神的存在還是很擔心的。

    “我覺得,伊莫青應該還沒有現地獄魔神的存在,不然早就召見你了。”軒轅太說道。

    孫聖也點點頭,確實,九天塔的秘密,很難被現,這畢竟是一件仙器,誰也不能操控它,除非是真仙級別的人物降臨,即便是請來幾位隱世聖人聯手,都不一定能打開九天塔。

    “現在怎麼辦?”軒轅太說道。

    孫聖想了想,說道︰“我們去找找他們的高層,關于他們欠我的那些東西,需要兌現了。”

    當即,孫聖和軒轅太一起下山,朝著太神廟的深處走去。

    當初伊莫青答應過他,太神廟的修煉資源任他來取,作為報答,孫聖自然不會放棄。

    太神廟很大,存在于古老的山脈之中,一座古山挨著一座,每一座山,都有自己獨特的作用,有的是用來種植藥物,有的是用來培養靈獸,有的是用來煉丹,或者煉兵。

    其他的一些大峰,看似平淡無奇,其實里面都有不可思的法陣,是古老流傳下來的。

    孫聖和軒轅太一路走進來,一個白衣出塵,然世外,一個英挺生物,有一種皇者氣質,頓時吸引了太神廟不少人的注意。

    “就是他們,听說是伊莫青前輩帶回來的貴客,尤其是那個白衣少年,听說是他將囚戟之地的九天塔給背出來的。”

    “竟然這麼年輕,听說他是這次至尊大典上最光彩奪目的一個,風頭壓過了所有人,連隱世聖人的弟都不如他。”

    “恩,此人貌似是沒落的帝族,據說開啟了該族最古老而高貴的血脈。”

    “他旁邊的那個人,雖然在至尊大典上未曾展露鋒芒,但據說也很厲害,貌似繼承了一種十分古老的血統。”

    “如此說來……這個白衣少年豈不是這一次至尊大典中的至尊之?”

    “我剛剛得到消息,伊前輩承諾給這個少年,說是太神廟的修煉資源任他使用,能拿多少拿多少,以獎勵他搬運出來九天塔的功勞。”這時候,有人飽含冷漠的說道。

    “什麼,我族資源任他取?這……憑什麼!”

    “據說這是他的獎勵。”

    “該死的!僅僅是扛出了九天塔,便要這般嗎?他憑什麼取我族資源!”

    頓時間,這個消息引來了許多人的不滿,那可是他們族中的資源啊,這麼便宜一個外人,任誰心里都不好受。就好像是自己家族的資產,卻繼承給了一個不認識的外人一樣,即便這是伊莫青親口許諾的,但也讓這些人心里酸酸的。

    這種情況下,他們根本不會想孫聖為他們做了什麼,而是在感慨自己要失去什麼,這就跟借錢是一個道理的。

    絕大多數人,借錢時和還錢時是兩個心理狀態,借錢的時候,會想著自己得到這筆錢,可以解決什麼什麼問題,欣喜若狂,減輕負擔。而還錢時,則是想著我要付出多少多少,而且要不回來,就好像自己身上割下來一塊肉一樣,不舍,不願意。

    這一刻,這些太神廟的人便是這般心思,他們不會考慮孫聖做過什麼豐功偉績,只知道他們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不願意接受。

    最終,孫聖和軒轅太走到了太神廟的深處,在一座神聖的大建築前停了下來。

    這一路上,他們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甚至有人投來白眼,不過孫聖和軒轅太絲毫不在乎,理所應當的走過來,也沒有人阻攔他們。

    “我去,怎麼都沒個人出來接我們,讓我們坐冷板凳嗎?之前說的可不是這種待遇。”孫聖不禁嘀咕道。

    他要找古神廟的高層,討回自己應得的報酬。

    眼前這座巨大的建築,是太神廟的核心所在,門口供奉著一尊神像,那是妖族的領袖人物,竟然是一位女的雕塑,是白玉雕琢而成的,晶瑩剔透,縴塵無暇,但是白玉像的臉上,卻蒙著輕紗,只有眸露出來,雕刻的惟妙惟肖,活靈活現,別具神韻。

    “咦?奇怪?”孫聖納悶兒。

    “怎麼了?”軒轅太問道。

    孫聖道︰“這個女人的氣質……很像是一個人,是……”

    緊接著,孫聖一個機靈,想到了一個女人……蒼如月!

    沒錯,是妖神傳人蒼如月,那個禍國殃民的妖精,曾經和孫聖還生過一些關系。眼前的這尊白玉像,雖然和蒼如月容貌不可能一樣,但是神韻卻十分的相似。

    蒼如月現如今被困在長生殿,她是妖神傳人,而這尊白玉像供奉的乃是妖族的領袖人物,這讓孫聖想到了一種可能……莫非這就是那位妖神!?

    十有錯不了,原來當年的妖神,竟然也是一位女。

    想到這里,孫聖不禁想起蒼如月,也不知道那個妖精現在怎麼樣了,是否還在長生殿中,也許……她會被就這樣囚禁一生吧。

    “你們在這里做什麼?”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幾個人走了過來,為的那人,風采凡,頭生一根獨角,上面紫霞繚繞,宛如一口至強的神兵一樣,他看上去歲數不大,也是少年姿態,和孫聖差不多,英俊十足,身邊鶯鶯燕燕的跟著數位妖族的少女。

    這是一個少年,女人緣好得出奇,身邊跟著足足有七八位少女,每一個都是花枝爛漫,或是妖艷動人,或是嬌俏可愛,或是青春活潑,各有千秋。

    他生有一頭紫,眼楮也如同紫寶石一般,簡直比女的眼楮還要美麗。

    “你誰啊?”孫聖問道。

    “這句話不是我該問你嗎?鬼鬼祟祟的在這里做什麼?”那紫少年說道,眸清冷,閃爍著光澤,身上的法力氣息格外濃重。

    孫聖不禁心中一動,這個少年,法力竟然如此恐怖,修為竟然比自己還要高出去一段。

    “這位是我們太神廟烏日老祖的重孫。”這時候,紫少年旁邊的一位少女說道,語氣中帶著些許的自豪和驕傲之色。

    “什麼我曰老祖?”孫聖納悶。

    “你听錯了,是吾曰老祖。”軒轅太像是明白了解釋道。

    “這不一個意思嗎?”孫聖納悶兒。

    一時間,對面的人臉色不好看了,那紫少年眼神陰氣森森,一股殺意流露出來。

    “大膽,你們兩個外人,竟敢褻瀆烏日老祖!”那位少女脆聲喝道,怒氣沖沖。

    “誰褻瀆了?我們只是沒听明白而已。”孫聖道。

    “你們……是不是故意的,是烏日!”那少女氣憤道。

    “到底是誰曰!話都說不明白,懶得跟你們說。”孫聖翻白眼。

    “愛是誰是誰,辦正經事要緊。”軒轅太說道。

    “有理。”孫聖點點頭,轉身就走,不再理會身後的一群人。

    這群人,包括那位紫少年在內,全都是一愣一愣的,孫聖和軒轅太一唱一和,一個捧哏的一個逗哏的,也不知道是真明白還是假明白了,反正就是假裝明白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