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96章 土豆駕到

第796章 土豆駕到

    “ 當!”

    這座牢籠落下,當場把孫聖和軒轅太給扣在了里面。

    這座牢籠是一件無上瑰寶,堅固無比,是專門用來囚禁神級強者的,連神級強者都打不開,那冰冷的金屬,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所致,而且上面具有強大的法則,能壓制法力。

    “接下來的日,你們就在牢里度過吧,老夫會命人好好的招待你們的。”烏日老祖說道,聲音不容置疑,具有莫大的威嚴。

    “你這麼做……就不怕伊前輩追問下來?”軒轅太道。

    烏日老祖冷笑一聲,道︰“老夫已經說過了,伊前輩不會搭理你們這種小輩,他老人家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安安心心的做你們的階下囚吧。”

    孫聖冷哼,伸手抓住冰冷的牢籠,用力掙扯,想要將其打破。

    但結果,他現連強大的聖體之力竟然都扯不斷,而在這牢籠之中,他們的法力都被禁錮了,其他的手段無法施展。

    一時間,太神廟的人全都露出冰冷的笑容,他們早就期待這一幕生了,興奮不已,一個個全都朝著孫聖他們投去奚落、嘲諷的笑容。

    “這可是我族的禁神牢,神級巔峰強者都打不開,你覺得你們行嗎?”一些太神廟的人奚落道。

    “哈哈哈哈,剛才不是很威風嗎?打壓我族的弟,真以為我太神廟的前輩是擺設嗎?鎮壓你們根本沒商量。”更是有人肆無忌憚的放聲大笑。

    因為孫聖對他們已經不具備任何的威脅了。

    “打入大牢”烏日老祖說道,把玩著手中的人皇鏡,愛不釋手,這是一件強大而古老的兵器,讓他這種級別的存在都十分動心。

    孫聖臉色陰冷,他沒想到會是這樣,本來要激出太神廟的高層,與他們當面對質的。但卻沒想到,對方竟然無恥到了一定的境界,不但過河拆橋,而且恩將仇報,當真是不要皮不要臉了。

    現在,他和軒轅太都被困住了,想要鬧出點大動靜來驚動伊莫青都是不可能的了。

    “必須得想個辦法,不然就是死劫。”孫聖說道。

    他完全可以想象,自己和軒轅太被打入大牢之後,肯定會受到非人的待遇,對方為了套取斗戰神法,肯定會不擇手段的對付他。

    而且,孫聖身上的秘密遠遠不止斗戰神法,包括真龍法,神荒骨,那都是禁密,一旦被竊取,事情就鬧大了。

    “給我破!!”孫聖大喝,肌體上聖紋浮現出來。

    雖然他的法力被壓制了,但是肉身之力依然是可怕的,此刻爆出來,要打破這座牢籠。

    但可惜,這座牢籠實在是太堅固了,即便是聖體之力都打不破。因為這是專門來囚禁神級強者的,現在孫聖和神級強者還差距甚大。

    “哈哈哈哈哈,別做無力的掙扎了,身為囚犯,就要有囚犯的樣,乖乖接受懲治吧。”太神廟的一眾人哈哈大笑,盡情的奚落。

    他們現在都覺得揚眉吐氣,之前的抑郁之氣一掃而空,盡情的嘲諷,就好像是在戲弄困籠中的猛獸一樣,奚落,挑釁。

    孫聖心灰意冷,不禁有些絕望,這座牢籠,堅固不朽,如果他的法力再提升一個境界,與聖體之力結合,一定能打破,但可惜現在不行。

    很快的,兩位太神廟執法者走上前來,這是兩個人高馬大的人,本體不知道是什麼,看上去力大無窮,直接將這座牢籠搬了起來,打算送往大牢。

    “別掙扎了,你們的命運已經注定。”其中一位執法者冷笑道。

    “該死,這次栽了!”軒轅太咬牙切齒的說道,這一次,不但要經受牢獄之災,而且對他至關重要的一件兵器也丟失了,讓他恨欲狂,

    “汪!”

    突然,一聲犬吠響徹虛空,不知道什麼時候,遠處的虛空中,一條大白狗出現在那里,蹲在虛空中,搖晃著尾巴張著嘴,吐著舌頭,憨態可掬,白絨絨的,十分干淨。

    “土豆!”孫聖驚訝道。

    這只大白狗,可不就是帝清的寵物嗎它怎麼來這里了?這麼說……帝清在附近?

    “恩?哪來的畜生?”烏日老祖也現了大白狗,不禁眉頭一皺,因為這只大白狗出現的太神秘了,無聲無息,就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連他這位神級巔峰的人都沒有感覺到。

    其他太神廟的修士也是吃了一驚,望向這頭大白狗,目光都有些古怪。

    在所有人眼中,這就是一只普通的大白狗,跟土狗一樣,並不是多麼高貴的血統。但是又充滿了古怪,無聲無息的出現,誰都沒有覺到。

    “老祖,這畜生有古怪,不如鎮壓了查一下底細。”有一位太神廟的天才建議道。

    “恩!”

    烏日老祖點點頭,他也覺得有些古怪,當場伸手,朝著大白狗抓了過去,就如同剛才搶奪人皇鏡一般,動用了大神通,拘禁一切,看來烏日老祖也不敢大意。

    “嘿嘿嘿嘿……”牢籠中,孫聖笑了起來,因為他知道,小覷這只大白狗的下場,會很慘的。

    果不其然,烏日老祖一掌擒了上去,鋪天蓋地,但是大白狗卻絲毫不懼,猛地一張口,一只巨大的嘴巴從虛空中演化出來,嘴巴中是一個可怖的黑洞,宛如地獄的入口一般。

    “轟!”

    一片虛空當場浸滅了,這只大口一嘴咬碎了虛空,連烏日老祖的手掌都給咬進去了,鮮血噴濺,烏日老祖受傷了……

    “什麼!”

    “這……這畜生,好厲害,竟然傷到了烏日老祖!”

    一瞬間,太神廟的眾人震驚連連,全都漏出不可思議之色。

    烏日老祖是一位神級巔峰的高手啊,一出手震驚天地,任何生靈都莫敢不從,此刻竟然被一只狗咬了,這要是傳出去,可真是天大的笑話啊。

    此刻,烏日老祖臉色一青,迅的收手,即便是剛才他是演化的神通,但他的本體也受到了傷害,一條手臂鮮血淋灕,被要掉了一大塊肉,咕嘟咕嘟的冒著鮮血

    “該死!怎麼回事!”

    下一刻,烏日老祖震驚,因為他現這傷勢根本無法修復,被大白狗咬傷的傷口,鮮血淋灕,上面有法則的侵蝕,竟然無法恢復,即便是烏日老祖這位神級巔峰的強者都不行。

    “老祖!”

    太神廟的一眾人也在驚呼,實在難以顯現,他們族中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祖,竟然會被一只狗咬傷,這一幕簡直是滑稽,而且是奇恥大辱。

    “該死的畜生,不管你從那里來,老夫必宰了你!”下一刻,烏日老祖惱羞成怒,從來沒生過這樣的事情,他竟然被一只來歷不明的土狗傷成這個樣,這要是傳出去,還不被別人笑掉大牙?

    堂堂一位神級巔峰的強者,被狗咬了,這好說不好听啊,沒有人會去想那只土狗多厲害,因為問題的關鍵不在這里。

    神級強者被狗咬……這才是重點。

    “轟!”

    當場,烏日老祖出手了,再次一掌拍向了大白狗,而且他很明顯的動怒了,大神通展現,驚天動地,天地之間黯淡無光,有可怕的神威蔓延出來。

    “汪汪汪!”

    大白狗呲牙,也在生氣,它陡然間化作一道白光,竟然遁入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轟!”的一聲巨響,烏日老祖那一掌落下,將虛空浸滅,卻失去了大白狗的影,根本沒有攻擊到,大白狗消失無蹤。

    “這……”烏日老祖瞳孔緊緊地收縮起來,他圓睜二目,瞳孔中有驚人的光束,射穿虛空,洞察四周。

    此刻,牢籠中的孫聖也吃驚的目瞪口呆,他以符道天眼觀摩,竟然也沒有現大白狗的蹤跡,它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是人間蒸了一樣。

    “這傻狗……不會是跑了吧?”孫聖小聲的嘀咕道。

    “汪!”

    但是下一刻,孫聖意識到自己錯了,大白狗再次出現,來到了烏日老祖的身後,大口一張,咬了上去,出手度……不對,出口的度快到了極點,宛如一抹極盡的光。

    “啊!”

    烏日老祖慘叫一聲,因為大白狗這一口,咬在了他的屁股上,這突如其來的一下,讓烏日老祖痛不欲生。

    他幾乎是本能的震動渾身的法力,結果卻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那可怕的法力像是根本傷害不到大白狗,它依然緊咬著不放。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烏日老祖大叫著,從來沒受過這種屈辱,一連被狗咬了兩次,而且這一次,直接咬在屁股上,讓他在虛空中活蹦亂跳,鮮血四濺。

    “哈哈哈哈,土豆,干得好。”牢籠中,孫聖大聲笑道,這一幕實在是很解氣啊。

    “這……這狗是哪里來的,好恐怖。”軒轅太也說道,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大白狗,驚嘆于其實力,竟然可以咬的一位神級巔峰的強者這麼狼狽。

    “啊!!萬法焚天!”烏日老祖大聲喝道,法力驚人,爆出來,並且施展出大神通,終于把大白狗給逼退,但是,這也讓烏日老祖痛不欲生的大叫。

    因為大白狗嘴下毫不留情,竟然從烏日老祖的屁股上撕下來一大塊肉,鮮血淋灕,叼在口中,但並未吞下去,而是吐在了一邊,並且一臉嫌棄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