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97章 帝清出手

第797章 帝清出手

    堂堂神級巔峰的強者,此刻出糗真的是出大了,這簡直就是百萬年不遇的事情,但卻生在了烏日老祖的身上,讓他丟盡了顏面。

    此刻,烏日老祖滿屁股的鮮血,屁股上被大白狗咬掉了一大塊肉,那叫一個疼啊,一般人是體會不到的,即便是神級巔峰的強者,此刻也是疼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老……老祖……”太神廟的一眾修士此刻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眼前的一切,讓他們如同置身在夢幻中一般,不敢相信。

    烏日老祖捂著自己的屁股,鮮血淋灕,而且傷口還修復不了,不但疼痛,而且屈辱,讓他仰天長嘯。

    “啊!!畜生!!”

    他大吼著,怒沖冠,動用了莫大的神通,朝著大白狗轟了上去,無窮無盡的紫色殺光浸滅虛空,遮天蔽日。

    “汪汪!”

    大白狗狂吠一聲,口中吐出一物,是一個巴掌大小的陶瓷器皿,類似于缽盂,迎空放大,竟然將烏日老祖所有的攻擊都給吸了進去,那些紫色殺光,一片片的飛了進去,竟然被煉化掉。

    隨後,大白狗再次消失在虛空中……

    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它又出現了,依然是在烏日老祖的身後,大口一張,咬向了烏日老祖的另一半屁股。

    “啊!!該死的土狗!!”烏日老祖大叫著,他真的怕了,不顧一切的逃竄。

    “汪汪汪!”

    大白狗追在後面,血盆大口張開,吐著舌頭,對烏日老祖窮追不舍,這一人一狗,在虛空中轉開了圈,宛如貓捉老鼠一般。

    烏日老祖捂著自己的屁股,施展高的身法,將度提升到了極限,一路狂竄,他真的怕了,不想再被咬一次。而偏偏,大白狗還窮追不舍,得理不饒人,攆著烏日老祖兜圈。

    這是多麼滑稽的一幕,不曾想到會生在烏日老祖這種神級巔峰強者的身上,這是歷史上不曾生的事情,估計烏日老祖會成為歷史名人,被譽為第一個被狗咬的神級至尊強者,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天吶,怎麼會生這樣的事情,這只土狗到底是誰家養的,太恐怖了。”太神廟的一眾人臉色灰白,簡直不忍直視。

    這還是他們族中德高望重的老祖嗎?此刻簡直滑稽如小丑一般,讓人心醉啊。

    “哈哈哈哈,干得漂亮土豆,給我咬死他!”孫聖欣喜若狂,大白狗飆,是十分恐怖的,即便是神級至尊又如何?還不是照樣抱頭鼠竄?

    “不可思議,真的是不可思議,這狗是什麼品種。”軒轅太震驚的直呼“不敢相信”,他是從來沒見過這種逆天的……土狗。

    “天地神域!!”

    這一刻,烏日老祖被逼到了極限,動用了自己至強的手段,一片神域籠罩下來,以烏日老祖為中心,這片區域化為了一片可怕的地帶,神光亂舞,浸滅虛空,可怕的法則彌漫出來,化作道紋。

    終于,大白狗妥協了,沒有追上去,畢竟神級巔峰強者一怒,還是十分可怕的,簡直天地浸滅,讓大白狗不得不止步。

    但即便如此,這只大白狗也足夠可以的了,能把烏日老祖這種級別的存在逼到這個地步,足以成為一段佳話了。

    大白狗沒有繼續進攻,而是沖向了另一邊,來到了孫聖和軒轅太被關押的大籠前,張口一咬,“嘎 嘎 ”,這鐵籠上的枷鎖寸寸崩斷,竟然被咬破了。

    這一刻,連孫聖都震驚,大白狗真是好牙口啊,要知道,這是連聖體之力都掙不斷的牢籠,卻被大白狗一口咬斷,簡直不可思議。

    但現在,孫聖顧不了這麼多,一腳踹開了牢籠,和軒轅太從里面脫困出來。

    大白狗毛茸茸的,憨態可掬,渾身雪白,沒有一絲雜毛,只有眼楮如黑寶石一般,咧著嘴,漏出白森森的牙齒,伸著舌頭,怎麼看都是一只普通的土狗。

    孫聖伸手在大白狗的頭上拍了拍,笑道︰“土豆,我真沒想到你能厲害到這種程度,看來當初我沒惹你生氣是對的。”

    此刻,孫聖都不禁唏噓,幸虧他當初在帝族的時候和大白狗關系處的不錯,要是自己當初一不開眼,把關系搞的惡劣了,估計自己的下場就跟烏日老祖一樣了。

    照大白狗的這牙口……即便是聖體他都能咬破吧。

    “你到底是什麼來歷!”此刻,烏日老祖暴怒道,眼楮通紅的嚇人,快恨瘋了。

    即便對方只是一只土狗,但有這樣的實力,烏日老祖相信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生靈,要說它是土狗修行上來的,打死他都不相信。

    大白狗沒有回應,竟然很人性化的冷嗤一聲,似是很不屑,掉頭朝著遠處跑去。

    大白狗腳踩虛空,化作一道白光,跑到了遠處的一座山峰上,安靜的蹲在了那里。

    這座山峰上,生長著一株落英繽紛的紫花樹,這是一種十分罕見的品種,名叫紫仙花,是仙道靈根,一般都是種植在仙家福地的,後來太神廟的一位強者闖入了一片仙家遺址,將這顆樹給移植了出來。

    而此刻,在這住紫花樹下,不知何時出現了一位美妙的佳人,她一身潔白,翩然出塵,宛若一朵白蓮一般,烏黑亮的青絲垂在背後,白皙的肌膚,晶瑩剔透,完美無瑕,她有著一張精致的容顏,美的出塵,不食人間煙火,一縷縷仙氣纏繞在她的身邊。

    此刻,這位白衣佳人靜靜的站在紫花樹下,仿佛外界的一切她都沒有興致,望著滿樹的紫花出塵。

    “清祖”孫聖呼喚道。

    這位白衣佳人,赫然便是帝清,孫聖早就知道她來了,因為大白狗現身,她肯定會在。

    只不過,沒有任何人知道她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也許她早就來了,安靜的站在那里賞花,兩耳不聞窗外事,但卻沒有任何人現她的存在,即便是烏日老祖。

    “帝……清……”這時候,烏日老祖也是臉色一陣難看,盯著那位白衣佳人,從嘴里吐出兩個字。

    顯然,帝清這個名字仿佛頭特殊的意義,當初朱四海看到的她的時候,也是這種表情。

    一時間,太神廟的一些人議論紛紛,他們絕大多數人並未听說過“帝清”這個名字,因為對他們來說,還未涉及到某個層次,沒有听說過一些事跡。

    但此刻這位白衣佳人的出現,卻讓所有人心中一動,她凡脫俗,氣質空靈,是一位真正的仙,即便不顯露任何的氣息,依然給人一種特別的感覺。

    這種感覺,不是壓力,但卻讓人安靜,任何閑言碎語都說不出來。

    這時候,紫花樹下,帝清動了,目光望來,十分平靜,她的眸中纏繞著仙氣,如一汪湖泊一般,即使隔著很遠,依然能感覺到那對眸夢幻、空靈。

    下一刻,帝清向前邁步,刷的一聲來到了虛空中,一步步走來,裊裊婷婷,身材婀娜,宛如踏波而行的仙一般,大白狗也跟了下來,安靜的陪在帝清身邊。

    烏日老祖眼神凝重,此刻格外肅穆,盯著面前的白衣女,眼神中有忌憚、有冷酷、也有一絲驚慌,十分復雜。

    帝清,是一個傳奇女,她曾經跟隨一位大人物做過驚天動地的事情,但最終,那位大人物隕落,而帝清卻遭到了慘烈的追殺,險死還生,最後被削掉了一身的修為。

    她在一處古地閉關,多少年後,平平靜靜的出關,卻把自己的仇人一夜之間盡數誅殺,留下了一段恐怖的傳說,最後隱居在了帝族。

    直到不久前,她再次出來行走了,一些輩分到達一定程度的老人,似是都意識到了什麼。

    “清祖,你何時來的。”孫聖迎過去問道。

    “恩,剛來不久,沒受傷吧。”帝清語氣平靜的問道,聲音格外空靈,如飄渺的仙音一般。

    “額,還好,多謝清祖趕來搭救,哦,還有土豆。”孫聖笑呵呵的說道,朝著帝清行了一個大禮。

    畢竟,這一次如果帝清不來,那他真的完犢了。

    “恩,待我處理一下。”帝清依然是平靜的點頭,而後目光轉過去,望著烏日老祖。

    烏日老祖臉色嚴謹,盯著帝清,道︰“帝清,你今日親自到訪,就是為了這個少年?”

    “恩,沒錯。”帝清點點頭,而後縴縴玉指抬起,手掌晶瑩奪目,綻放出仙光,沒有任何征兆的就朝著烏日老祖動手了。

    “你……”烏日老祖咬牙,完全沒想到,帝清會這麼干脆,一上來就對他動手。

    但是,烏日老祖也不是等閑之輩,畢竟是神級巔峰的強者,立刻反應過來,同樣鼓動強大的法力,拍出一大神通來,與帝清仙光奪目的玉掌抗衡在了過去。

    “轟!”

    兩只手掌踫撞在一起,光芒奪目,法力波動震動九天十地一般,無數的先天道紋飛了出來,震碎虛空。

    “恩……”烏日老祖悶哼一聲,一條手臂痙攣,極的後退出去,臉色瞬間漲紅,喉嚨間滾動,像是一口鮮血馬上就要噴出來。

    堂堂神級巔峰的強者,在一個照面之下,當場被壓制了,這一幕,震驚了在場所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