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798章 兩大高手

第798章 兩大高手

    烏日老祖強行壓下去一口鮮血,即便是強如神級巔峰,依然在和帝清的一己之力下遭創,這個結果,讓人們膽戰心驚。

    即便是孫聖都是眼皮狠狠一跳,忍不住唏噓起來。

    “我今天是過來討個說法的。”帝清平淡的開口道,聲音清脆,空靈︰“我族帝聖,帶出九天塔,立下汗馬功勞,是眾目睽睽之下的事實,伊莫青也曾答應許給他的報酬,你族的一個領頭人也點頭了,如今你們非但出爾反爾,還要恩將仇報,動我族的人,圖謀不軌,今日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說法,我不會離開太神廟。”

    此言一出,烏日老祖的臉色難堪到了極點,多少年了,何曾有人敢在太神廟說出這樣的話來?孤身一人上門討說法,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但是,這個人是帝清,容不得他大意,因為都知道這個女人不簡單,尤其是前段時間傳出的消息,“八仙令”在這個女人的手中。

    “帝清,你這話說的未免太獨斷了,難道這個小輩打壓我族人,就一點罪過沒有嗎?老夫給他一點教訓不應該嗎!”烏日老祖冷哼一聲說道。

    “那是他們該打。”然而,帝清的回答卻十分的簡練。

    雖然這是一位夢幻空靈的仙,聲音也不具有威嚴,但這輕描淡寫的兩個字,未免太霸氣了,孫聖和軒轅太听在心中,都是一陣心潮澎湃。

    孫聖也從來不知道帝清這麼霸氣,平日里都覺得這位前輩很好說話,平易近人,沒想到對待外人如此的任性。

    “你……好!很好!我佩服你的勇氣,在我太神廟的領域當中你都敢這麼無禮!”烏日老祖恨得咬牙切齒,臉紅脖粗,眼中殺意濃烈。

    “無理又如何?”帝清說道,再次出手了,潔白如玉的手掌再次拍了上去,宛如上蒼之手一般晶瑩無暇,朝著烏日老祖迎去。

    “別以為你拿到了八仙令,你就是真仙了!”烏日老祖暴喝,惱羞成怒,他再次施展出自己強大的手段,演化出天地神域,那是他自己的法,最強的神通。

    “嗡!”

    但是,帝清這一掌探下來,有無數的仙道符文出現,每一枚符文,都像是斬開天地的絕世飛劍一般,撕裂一切,即便是烏日老祖的最強之法,在這一刻都受到了強烈的打擊。

    一瞬間,那天地神域千瘡百孔,烏日老祖慘叫一聲,遭遇重創,被帝清一掌拍中,半邊身血肉模糊,當場橫飛出去。

    “這……”

    太神廟的一眾人看的目瞪口呆,那可是他們的一位老祖啊,功參造化,竟然一擊就被人給擊飛了!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修為,怎麼如此這般的恐怖!

    孫聖也嚇了一跳,沒想到帝清厲害到這種程度了,即便烏日老祖全力反抗,依舊被一掌劈飛,難道說她現在是隱世聖人級別的了嗎?

    “如何?”帝清白衣前塵不染,猶如一朵白蓮,夢幻、空靈,美的不食人間煙火,她邁步向前,朝著烏日老祖逼去。

    這一刻,烏日老祖也是驚慌失措,帝清的實力讓他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強,自己即便是施展出最強之法,都毫無還手之力,她現在究竟是什麼境界?

    “帝清,你未免太過分了!”

    突然,虛空中又傳來一道聲音,一位老者直接出現在那里,同樣須皆白,歲數很大了,滿頭的白飛舞,有種仙風道骨的氣息,眸很亮,瞳孔中造化神機,顯然這也是一位可怖的強者,最起碼檔次不在烏日老祖之下。

    這也是太神廟的一位老祖,名號坤雲老祖,身份和地位,與烏日老祖旗鼓相當。

    “帝清,你現在雖然持有八仙令,但並非是八仙中人,以為這樣就可以目中無人嗎?我太神廟也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這時候,又是一道聲音響起,虛空中出現了一名老嫗,同樣到了一定的歲數了,瘦得皮包骨頭,但是眼神卻格外的犀利,她身材鞠樓,但身上卻籠罩著一層神秘可怕的氣機。

    “啊!無月老祖,這……這位老祖已經有上千年沒有現身了,一直在閉關,此刻竟然強行出關了。”

    一時間,太神廟的一眾人全都驚呼出聲,這名老嫗的出現,給了他們很大的震動。

    同時更加驚訝,這個白衣女到底是什麼身份,能驚動無月老祖出關。

    這位無月老祖,身份地位甚至還要在其他兩位老祖之上,平日里根本見不到,常年閉關,恐怕只有一些天縱之才,才會得到這位老祖的親自召見,指點一下,在太神廟眾人的心中,這老嫗的身份和地位,絕對非同凡響,讓人敬畏。

    而且,這位老嫗也即將成為隱世聖人那個級別的存在了,是一個恐怖的存在。

    此刻,孫聖和軒轅太的臉上都是震驚無比,太神廟竟然有這麼多恐怖的高手,他們每一個都有著神級巔峰的境界,都是一方霸主。

    這種勢力和底蘊,簡直可以和帝族相提並論了。

    孫聖在自身所在的“帝族”,只見到了兩位神級的至強者,一個是帝清,一個是天宗的帝坤。還有一個是未曾露面的帝月,帝小曼和帝欣雨稱之為月祖。

    也許“帝族”還有其他的老祖沒有現身,但此刻太神廟所展現出來的底蘊,絕對不比“帝族”差,甚至可能還要過那個沒落的“帝族”。

    “我為討說法而來。”帝清依然很平靜,像是根本不把這些人放在眼中。

    “說法,為了這麼一個少年,難道你還想殺我族的一位神級巔峰不成?”無月老祖冷森森的笑道。

    “正有此意。”帝清的回答依然十分簡練。

    依然如故的表情,並沒有因為幾位太神廟老祖的到來而又絲毫妥協,依然我行我素。

    “帝清,你以為憑你一人就可以這麼猖狂?當初老身沒有去追殺你,不然豈有你今天?”無月老祖冷笑道,顯然並不服氣,尤其是提到“八仙令”的時候,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她的眼中有嫉妒之色。

    “你來了也是一樣,平添一具尸體而已。”帝清冷淡的說道︰“況且,我也不是一人前來的。”

    這一章是自動更新的,下午去趕火車了,沒法寫第三章了,抱歉。

    “恩?”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驚,太神廟的幾位老祖也是眉頭一皺。

    帝清不是一人前來?那還有誰?他們明明沒有感覺到其他高手的氣息,眼前除了帝清之外,只有一條大白狗了,雖然這條土狗實力也很強,但它算一個人嗎?

    要知道,他們的修為都是通天動地的,靈覺何其的驚人,方圓一切的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們,並沒有感覺到任何陌生的氣息,哪怕是一絲一毫都沒有感覺到。

    “錚錚錚錚”

    就在這時,一段九揚的樂曲傳來,不是琴聲,不是笛聲,而是一種二胡的聲音,這聲音,委婉,滄桑,又帶著淡淡的淒涼,但是曲的深處,卻還透著一股鋒銳的氣息,有著一種不屈不服的意志,像是神劍在激鳴。

    “啊!那是……”這時候,有人現了聲音的來源,同樣是一座山峰上。

    在那座山峰的頂端,一塊布滿青苔的大石頭上,一位老者盤坐在上面,雖然道骨仙風,但卻老態龍鐘,身著簡單的粗布麻衣,白蒼蒼,他安靜的坐在那里,閉著雙目,手中拉著一管二胡,樂曲委婉九揚,聲聲入耳,但卻明明之中,有一種絕世鋒銳之氣。

    仿佛,此刻在這老者手中的,不是一件樂器,而是一柄絕世神劍一樣。

    “什麼!他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所有人都是一驚,這位神秘的老者,與帝清一樣,出現的無聲無息,像是憑空而來一般,即便是太神廟的幾位老祖都沒有感覺到。

    “是誰!”這一刻,所有人都是心中驚慌,他們絕對相信,這是一位級高手,竟然能避過在場幾位大人物的靈覺,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那里。

    而且這二胡的聲音,讓人忍不住心醉在其中,似是被勾動了所有的心緒,受到了牽動,即便是修為再強的人都無法抵抗,會被這聲音所控制。

    這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需要高深莫測的法力和手段,甚至需要一種前的境界。

    “人……人皇前輩。”孫聖驚呼道。

    這位神秘的老者,赫然便是軒轅人皇,此時的他沒有一代皇者的氣概,就像是一位普通的老人一樣,席地而坐,進入到自我的世界中,對外界的一切空無一物,手中的胡曲古老而滄桑,委婉而九揚,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情愫。

    孫聖沒有想到,連人皇都來了,難道他和帝清認識?難怪他當初可以這麼悄無聲息的進入“帝族”的領域,看來是帝清的老相識了。

    “父皇……真的是你嗎?”軒轅太激動道,他只知道自己的父親未死,但並未真的見到。

    如今,人皇就在他的面前,軒轅太激動的渾身顫抖,手指都在抖,眼圈有些泛紅,嘴唇都在顫動。他很想過去相認,但知道現在不合適,不易多說什麼。

    山峰上,老人盤坐在那里,拉著二胡,曲音九揚。

    “錚!”

    猛然間,曲調變了,雖然是同樣的曲,但意志卻變得大不相同。此刻,這曲沒有了古老,沒有了滄桑,也不再委婉九揚,而是透出一種絕世鋒銳,不屈不撓。

    霎時間,那胡曲的聲音仿佛化作了成千上萬道驚世劍氣,而且無形無相,但人皇周圍的虛空,卻一下千瘡百孔了,宛如馬蜂窩一樣,無數的虛空黑洞出現,仿佛連接著虛空的最底層。

    “嘶!”

    這一刻,所有人都頭皮麻,即便是烏日老祖、坤雲老祖和無月老祖這三位大人物都忍不住臉色一變,這是什麼手段?讓他們看不透,但卻感覺道一種冰冷的殺機,深入骨髓。

    “你又是誰?想要多管閑事嗎?”無月老祖陰沉著臉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