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805章 行刑時間

第805章 行刑時間

    孫聖驚訝,怎麼會如此?這第九層的內部封印著一位少女,她身著黃金甲冑,身材曼妙,即使是盤坐在那里,依然可以看出其凹凸有致,玲瓏曼妙,身材幾乎是完美的。

    此刻,這位少女緊閉著雙目,面容精致,是一位少見的美人兒,似是在沉睡,長長的睫毛十分迷人。

    孫聖不禁皺眉,這位少女,應該是妖族的人,怎麼被封印在這里,她好像是在沉睡,可即便如此,依然能從她身上感應到一股驚人的法力氣息。

    “神級!即便不是,也接近神級了!”孫聖驚訝道。

    太神廟之中,竟然有這樣的年輕後輩嗎?實在匪夷所思。

    孫聖嘗試著靠前,卻現根本做不到,那一輪金色的大日周圍,有可怕的禁制,孫聖無法靠前,擅自闖入的話,肯定會遭遇強烈的打擊。

    最後,孫聖只能作罷,而是來到了雲端之上那座巨大的行刑台前。

    這座行刑台,高有萬丈,被兩根巨大的石柱支撐著,走近一看,這石柱上竟然雕刻著一些古老的圖案,像是在記述一些事情。

    在這上面,孫聖看到了一些驚人的畫面,果然不他所料,這座行刑台,是用來斬殺天神級別,甚至是比天神更強的存在的。

    那石柱的刻畫上,孫聖看到了許多的生靈,有強大的天神以及至強的生物,有些生物還是孫聖從來沒有見到過的,他們都曾死在這座行刑台之下,被斬滅了肉身,誅滅了元神。

    這是專門葬送天神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什麼修行之地,而是大凶之地。

    孫聖抬頭,望著那頂端雪亮的大鍘刀,足足有數十米,橫亙在上面,格外醒目,讓人毛骨悚然,那冰冷的氣息,像是讓人肌體都要裂開了一樣。

    “嘩啦啦!”

    而就在這時,詭異的事情生了,那行刑台上的幾根枷鎖,此刻竟然飛了起來。

    這些枷鎖都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鑄造而成的,宛如黑金一般,嘩啦啦作響,像是具有生命一樣,朝著孫聖纏繞過去。

    孫聖吃了一驚,想躲,已經來不及了,“ 嚓! 嚓!”,那幾根枷鎖直接將孫聖扣住,而後一股不可抵擋的力量將孫聖拉扯到了行刑台的下面。

    “你大爺的!”孫聖破口大罵,這特麼怎麼回事,自己不就是站的近了點嗎?怎麼就把老給捆在這里了?

    下一刻,這座巨大的行刑台光,一股滔天的肅殺之氣爆,震動這片雲端,讓這一方世界都給驚動啦。

    孫聖從頭涼到腳,他明白了,並不是這座行刑台有自己的生命,而是它有一種本能的記憶,去誅殺一些強大的存在。孫聖剛才站得太近了,行刑台本能的將孫聖扣住,要將他誅殺當場。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這個地方是誅殺天神等一些強大生物之處,一般人在這里,如何能承受得住?

    “轟!”

    行刑台光,震動這片天地。

    這股肅殺之氣,把沉睡在雲端深處的那位少女都給驚醒了,金色的大日內,那位黃金甲冑少女動了動,長長的睫毛抖動了幾下,竟然睜開了眼楮,她有著一雙深邃的眸,此刻張開,這對眸瞬間光,像是化作了兩輪金色的太陽一般,格外耀眼。

    “ 嚓 嚓!”

    就在這時,那行刑台上,萬丈之高,那雪亮的大鍘刀動了,緩緩的墜落下來,要誅殺孫聖。

    一股肅殺之氣震動天上地下,讓孫聖都感覺到頭皮麻,這一刀若是斬落下來,那還了得嗎?

    但是,現如今,孫聖只能硬著頭皮其抗衡了,如若不然的話,自己定然會被斬殺當場。

    “錚錚錚!”

    下一刻,那口大鍘刀爆出無量光,猛地墜落下來,度比剛才快了數十倍,勢不可擋,朝著孫聖斬落下來。

    “來吧!”

    這一刻,孫聖也豁出去了,他沒有辦法,若是不能承受住,便是身死道消的危險。

    當即,孫聖動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聖體之光爆,聖紋彌漫在肉身的各個角落,與此同時,真龍法力爆,化作一條大龍,纏繞在孫聖的身上。

    他要動用自己至強的力量,來對抗行刑台,爭取一線生機。

    沒有任何的懸念,那雪亮的大鍘刀落下,開始行刑,劈在了孫聖的身上。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座太古山脈墜落下來,壓在他的身上,同時鋒銳難擋,要把他的肉身從中間劈開。

    火星四射,像是斬在神鐵上,但同時伴隨著金色的血液飛濺,孫聖的肉身被斬開了,強大的聖體,往日里堅不可摧,但在這一刻卻瞬間被打破,險些將孫聖給活劈掉。

    這就是誅殺天神的力量,讓人絕望,但是這一擊,並未真的將孫聖劈開,他的肉身還是十分可怕的,沒有被一擊必殺,而且紫府完好無損,因為這大鍘刀落下,他的紫府和元神都被那神秘龜殼給保護住了,並沒有傷到孫聖。

    “這……”孫聖驚呼,按道理說,這一擊,足以將他擊殺,什麼都留不下,沒想到,關鍵時刻那神秘龜殼起到了作用,保全住他的紫府,沒有受到丁點的傷害。

    一時間,孫聖對這神秘龜殼更加驚異,這龜殼到底是什麼來歷,竟然能抵擋住誅殺天神的力量。

    而且,古老而神秘的龜殼,上面依然沒有被斬出痕跡來,它堅固不朽,像是什麼力量都不能傷它。

    只要有這神秘龜殼保護,那麼任何力量都別想擊穿他的紫府,傷到他的元神。

    除非是有人刻意為之,先收走這枚神秘龜殼。

    “ 嚓 嚓……”

    雪亮的大鍘刀抬起,緩緩上升,再次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孫聖抓緊時間借助這個機會療傷,生字卷和九色樹的力量全都被他利用起來,肉身快的愈合,被劈開的地方,有肉眼可見的度愈合著。

    雖然不能一口氣將傷勢全部治療好,但最起碼,需要保持肉身的完好。

    同時,孫聖心中明白了一點,這行刑台,並沒有動用誅殺天神的力量,不然的話,這一刀下來,自己的肉身即便再強,也應該化為灰燼了。

    因為那種力量越他太多,他的聖體還沒有真正的成長起來,不可能承受得住那種力量的。

    所以,孫聖猜測,這行刑台應該還沒有全面爆,不然那股力量是不可想象的。

    “錚錚錚!”

    這一刻,大鍘刀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再次開始積蓄力量,大約過了盞茶的功夫,那大鍘刀直接斬落下來,依然至為恐怖,蘊含著必殺的意志。

    孫聖抬頭,望著那口雪亮的鍘刀墜落,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這一次,他撤去了真龍法力,只動用聖體的力量抗衡。

    因為,孫聖的聖體現在被鍛造的已經接近第三次蛻變了,只要再突破一次,就能打開第三道肉身寶藏。

    而眼下,這不正是聖體進階的最好的地方嗎?借助這行刑台的力量,讓聖體經歷一次次的重鑄,蛻變出來,脫胎換骨,打開第三次肉身寶藏,這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這一次,孫聖放開手腳,以聖體之力抗衡,借助這個機會來進行自我鍛造。

    “噗!”

    大鍘刀落下,這一次,孫聖當場被活劈了,金色的氣血飛出來,肉身被從中間劈開,慘不忍睹。

    但是,他並未就此死去,紫府依然完好,神秘龜殼替他抵擋住了所有的傷害,讓元神無恙。

    可即便如此,孫聖依然苦不堪言,肉身被劈開,這種痛楚,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但是,他必須要忍,因為孫聖知道,聖體每一次進階都十分的困難,需要承受常人不可能承受的痛苦,只要承受了這份痛苦,他才能一路高歌。

    ……

    接下來的過程,可以說是非人的折磨,孫聖借助空隙的機會,抓緊時間療傷,肉身一次次的愈合,血液倒流,但結果,那大鍘刀落下,他的身體當場就會被劈斷,鮮血噴涌。

    這等同于一次次的被斬殺,痛苦不堪,能把一個人的靈魂給折磨瘋。

    而且,孫聖每一次肉身愈合,實際上都要承受莫大的傷害,有一些傷是不可能這麼快就修復的,那是暗傷,需要大把的時間來治療,即便是有生字卷和九色樹相助也不行。

    而且,這持續性的被斬殺,他的暗傷可以說是越積越多,如此一來,後面孫聖所遭遇的下場更加淒慘。

    當那口大鍘刀斬下第八次的時候,孫聖差點四分五裂掉,這種感覺,即便是神魂都要給撕裂掉了,痛不欲生,即便是孫聖,都竭嘶底里的慘叫起來,難以承受。

    “轟!”

    第九次斬殺緊隨其後,根本不給孫聖太多修復的時間,而且這一次,那雪亮的大鍘刀落下,力量更強,令人窒息,上面甚至浮現出無數的天神和至強聖靈的影,他們渾身上下鮮血淋灕,像是地獄的惡鬼一樣,糾纏在上面。

    “這是……真正誅殺天神的力量!”這一刻,孫聖頭皮麻,心驚肉跳。

    第九次斬擊,這行刑台爆了所有的力量。

    “啊!!你祖宗的!!”孫聖惡毒的咒罵起來。

    “轟!”

    結果,這一擊落下,孫聖肉身爆開了,即便是強大的聖體,都四分五裂,炸碎開來,金色的血液宛如長河一般,鋪滿這個地方,無數的碎肉,金光閃閃,足足有數千塊,分散在各個角落……

    這一次,孫聖覺得自己的神魂也被撕裂了,難以拼湊,甚至有種靈魂離體的感覺,能從第三視覺看到眼前的一切,一堆碎肉,散落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