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807章 畢月羞

第807章 畢月羞

    對于太神廟來說,這些日里意義非凡,各族的強者紛紛光臨此地,他們自然要做足了面。

    關于不久前帝清的到來,所有人都絕口不提,這件事也沒有外傳出去,不然太神廟丟人可就丟大了。

    各族高手,受到伊莫青的邀請,來此共同研究九天塔,這是一件難得的仙器,十分古老,對研究十幾萬年前的歷史有著重大的意義。

    太神廟不可能一個人獨吞,也吞不下去,畢竟各大族這麼多雙眼楮呢,都在看著他們,他們就算想要把九天塔據為己有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是一次賞塔大會,來的都是各族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多是老輩角色,同時也有各族的天才和年輕至尊大駕光臨。

    連兩大帝族都有人前來,紫凰族這次來的,無意外,是凌霄河以及凌煙兩位天之驕。而敖來山來的,則是一個沒見過的年輕人,那個曾經在至尊大典上曇花一現的金魁並沒有出現。

    他們都受到了太神廟的重點對待,待遇絲毫不比那些老輩人物差,其他的一些年輕至尊,都多多少少有些差距。因為他們代表的是年輕至尊當中的領頭人,佼佼者,意義自然不一般。

    而這一次,太神廟也出動了幾位天才人物負責接待這些年輕至尊,當然,這幾位所謂的天才人物,比他們弱了一個檔次。

    因為太神廟真正的幾位天才,包括畢羅在內,全都沒有出面,他們被孫聖的封仙術給封去了一身的法力,無法露面,只能在這個關頭躲起來,需要孫聖親自出手才能釋放他們。

    本來這件事,太神廟也打算極力隱瞞的,但是並未隱瞞得住,畢竟來了這麼多人,各族年輕至尊都有到訪,而太神廟的一些知名天才卻避而不見,這里面耐人尋味,肯定有問題。

    很快的,有人得到了消息,問出了究竟。

    “什麼,太神廟的一眾天才都被打傷了,封去了法力,這是怎麼回事?”

    “連畢羅都沒有出現,他可是太神廟的一位年輕至尊啊,不比那些帝族的天才差,甚至猶有過之,為何沒有出現?”

    “我拿一葫蘆廣靈丹作為代價,從太神廟的某人那里得知,他們的幾位強大天才,不久前被一個少年挫敗,數位天才全都被鎮壓了,被封印了法力。”

    “封印了法力?莫非是……封仙術!”

    有人提到,頓時大吃一驚,想到了某個人。

    幾個月前,至尊大典上,曾有一個少年展露鋒芒,像是一匹黑馬一樣殺出來,其中以封仙術傲人,多位年輕至尊都在這種神通下吃癟,失去了至尊大典爭霸的資格。

    而且,不久前那個少年確實被伊莫青邀請到太神廟來了,如此想來,眾人不難推測出這是誰所為,一定是他!

    “那個該死的小丑!”人群中,凌煙站在那里,如仙一般,容顏絕美,但此刻卻恨的咬牙切齒。

    “又是他!在這里為禍,這一次尋到他,一定要將其鎮壓,以報當日之仇。”凌霄河也說道,想到當日的種種,他們就恨得牙根癢癢,渾身哆嗦。

    “哦?那個少年就在這里嗎?正好,我正四處尋他呢。”另外一人說道,這也是一位年輕人,與眾不同,他生有一頭銀白色的長,背生一對潔白的羽翼,雙足如鷹爪一般,不是正常人的腳。

    但是,這個年輕人卻十分的可怕,身上籠罩著神光,尤其是那對潔白的羽翼,十分鋒銳,像是能斷時空,令人噤若寒蟬。

    這是一個讓其他年輕至尊都忌憚的存在,傲來山,是傲來山的年輕強者。

    眾人都知道,傲來山的另一位年輕強者白神蟻沈慕白,曾被孫聖鎮壓,而且當成坐騎,這讓整個傲來山都跟著蒙羞,難怪這個背生雙翼的年輕人對他殺意這麼重。

    “沈慕白雖然被追回了,但失去了法力,我傲來山的一位老祖曾囑托我,若是在這里看到那個少年,定斬不饒。”那背生雙翼的年輕強者說道,充滿傲氣。

    “蒙兄,要有個先來後到,那小是我們的獵物。”這時候,紫凰族的凌煙說道,語氣不善。

    這背生雙翼的年輕人名叫蒙奇,本體是一頭白獅鷲,是一種洪荒異種,有遠古神獸的血脈,十分強大,實力絕對要在普通的年輕至尊之上。

    聞言,蒙奇冷冷一笑,道︰“當然,如果你們沒有那個實力拿下他,我會親自出手。”

    凌霄河和凌煙臉色都十分冷漠,看樣,他們和蒙奇並不和睦,各路年輕至尊之間都有競爭,這並不奇怪。

    人群中,還有一位白衣龍女在,身材高挑,白衣如雪,有著傲人的身材,,十分惹火,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

    這白衣龍女,赫然便是龍吟雪,她也來了,但卻不知道是代表的哪一方勢力到來的。她的身邊,還有一位女,這位女,萬中無一,世間少有,倒不是因為她多麼美麗,也不是多麼神聖,而是……很接地氣。

    她相貌看不清,被一層氣機籠罩著,與龍吟雪站在一起,即便看不清楚相貌,但從飾可以看出,這是個女人,只不過身材高大,肌肉隆起,很難想象一個女人怎麼會長成這個樣,吃激素還是吃化肥長大的?

    不多時,太神廟中走出一人,身材火辣,凹凸有致,她面蒙輕紗,惟妙惟肖,腳踩著一片火光而來,宛如而生的仙一般,給人無限的遐想。

    她有著一雙火紅色的眸,瞳孔如紅寶石一般,但又有一種水澤之氣,十分迷人,讓人忍不住陶醉。

    “小女畢月羞,來供應諸位,帶大家參觀我太神廟的名勝古跡。”這位仙一般的女說道,她歲數應該不大,也就二十歲出頭,聲音清靈,宛如百靈鳥一般。

    一時間,眾人驚詫,這就是畢月羞?那個太神廟天之驕女!

    畢月羞,和畢羅一樣,都是畢方一脈的傳承者,她的名氣很大,甚至還要蓋過凌煙那種人,被稱之為太神廟的第一人,很多人都知道她。

    別看畢月羞名字嬌滴滴,而且相貌動人,看似楚楚可憐,但實則強大的一塌糊涂,曾經最知名的一戰,便是一個人鎮壓了十位年輕至尊。

    名副其實的一個打十個的好吧,而且打的還都是年輕至尊級別的存在,這樣的人……想不出名都難啊。

    “听說太神廟的羽化之地很有名,不知道我等有沒有那個榮幸去參觀一下。”凌煙說道。

    這句話,讓許多人心中一動,絕大多數人都听說過太神廟的造化之門,想要親眼目睹一下,此刻凌煙這麼一說,自然讓許多人都動心。

    “有何不可?諸位都是我族貴賓,莫說是去參觀一下,諸位如果願意的話,完全可以留在那里修行,對大家免費開放。”畢月羞笑容迷人的說道。

    這一下,眾人不禁心馳神往,竟然有這樣的好事,要知道,造化之門進去一次,都要付出昂貴的代價,太神廟這一次竟然免費開放,看樣這一次這個大族真的把面做足了。

    ……

    這個時候,身在羽化之門內閉關的孫聖,絲毫不知道外面生了什麼事情。

    此刻,在羽化之門的第八層,那座混沌木建造的巢穴之中,孫聖安靜的盤坐在那里,被混沌氣圍繞著,他的體內散出淡淡的仙光,像是一位羽化飛升的仙人一般。

    在他的身邊,有一些殘骸,那些都是一些罕見的天材地寶遺留下來的,被孫聖煉化掉了里面的精華,扔在地上,堆積成了一座小山。

    此刻,在孫聖的體內,有一縷火苗在跳動著,這是真仙火種,是孫聖從囚戟之地帶出來的,十分罕見,里面具有仙道法則,是一位真仙留下來的火種,價值無量,雖然是殘缺的,但依然對人的修行有著巨大的幫助。

    毫不過分的說,單單是這真仙火種,便能讓天人境的修士一口氣邁出好幾步,提升數個段位。

    孫聖這次閉關,關鍵就在于這顆真仙火種,只要有這枚火種,實際上就已經足夠了。

    當然,這次閉關,孫聖是想做一次蛻變,他要讓自己的修為境界一口氣提升上來,不見得非要突破,完全可以壓制住,等需要的時候在突破。

    通俗一點來講,就是……只存經驗,不點升級。

    這就不是一枚真仙火種可以滿足的了,需要大量的修煉資源才可以。

    混沌氣繚繞,孫聖盤坐在混沌木巢穴當中,格外出塵,像是一位即將舉霞飛升的仙人一般。

    不知過了多久,孫聖體內的真仙火種熄滅了,里面所有的精華都被孫聖攝取了個干干淨淨。

    這一刻,孫聖被仙光包裹著,他口中默誦仙經,那是在至尊大典的獲取的完整的仙經,一時間,整片天地都是誦經的聲音,讓這片天地變得更加凡。

    而就在這時,第八層的入口處,有人進來了,赫然是畢月羞帶領的各族的年輕至尊,他們來到了造化之門的第八層。

    一進入這片天地,這些人全都被吸引住,即便他們都是身份高貴,見多識廣,但這種修行之地,對他們來說也誘惑十足。

    而且,很快的,人們便看到了第八層深處的混沌木巢穴,因為那里太凡了,而且有經文聲音響起。

    “那是……什麼?天吶,有人在那里飛升嗎?”有一位年輕人張口叫道。